第51章 我会用命去救你

院长的手机上也收到了这条新闻,他十分诧异地看着上面的面包车,这不正是夏小天之前开的么?

夏小天竟然会去绑架女孩?这怎么可能?

让一个前途光明的外科医生去绑架一个女高中生?这不是在说笑话吗?

但是现在事实就是,这辆面包车带着女高中生消失不见,下落不明,极有可能是绑架。

院长不相信夏小天会干傻事,他相信夏小天一定有什么隐情,他一定要搞明白还夏小天一个清白!

“助理!你跑哪去了!看新闻没!”院长火急火燎地跑到食堂将还在吃饭的夏小天助理给抓到了办公室。

“怎么了院长?怎么这么急?”助理看着急地满头是汗的院长感到奇怪,院长都多久没有这么着急了。

但是当他看完新闻后,整个人也出了一头的汗,“这怎么可能?他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助理在办公室里大喊,院长赶忙捂住了他的嘴,现在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他们两个,他们必须要帮夏小天做些什么。

“那个女生,你认识么?”院长指着樱良的照片问道。

“嘶,这个女生我看着好眼熟,好像是来过我们医院,还是最近来的。”

助理看着樱良越看越觉得眼熟,他觉得自己肯定在哪看过她。

“查!给我将最近几周的入院记录都查清楚,一定要搞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院长大手一挥直接开始行动,两个人在两台电脑上疯狂得浏览者入院病人的信息,终于,助理找到了。

“我找到了!这个女孩叫樱良!患有胰脏癌症,前不久因为数值异常来我们医院住院了,而且好像还认识夏医生。”助理终于想起来了自己在哪里见过樱良,他的喊声吸引了院长的注意。

樱良的病例非常简单,胰脏癌,但是光这一个癌症就足以判她死刑,想要彻底治愈,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移植!

“她的胰脏有没有配型成功?”院长问道,他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好像……没有。”助理说完,他仿佛也明白了夏小天的想法。

“夏医生的血型是什么?”院长沉重地问道。

“不知道啊……我们没有为他做体检。”助理小心翼翼地说道。

“怎么可能!我们医院的医生不是都要求要做检测么?”院长大发雷霆,要是有了夏小天的血型,多少还能推测一下他想干嘛,但是一无所有让他们怎么推断?

“可是……院长,他是通过您直接进来的……”

助理唯唯诺诺地说道,这句话倒是噎住了院长,好像还真是他直接将夏小天招进来的。

“不管怎么样,先去找到他。”为了掩盖自己的尴尬,他带着助理驱车赶往面包车经过的路线,只要找到面包车就能找到夏小天。

出租屋内,夏小天深深叹了一口气,他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将樱良的伤口处理完了,现在她的状态很平稳,因为打了麻醉,所以樱良现在睡得很香。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因为接下来的手术,他是要拿命去完成,没错,就是字面意思,拿命去完成。

“系统,将我的胰脏换成和樱良匹配的胰脏。”他将一块毛巾放在嘴中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

“宿主,你确定么?一旦更换不可更改,并且更换的胰脏现在会和宿主的身体产生排斥,宿主极有可能死亡。”系统提醒道。

夏小天沉默了几秒,他没有办法,若是想要通过正规途径,他要提前好几个礼拜更换配型才能给樱良替换,但是不要说几个礼拜,一旦换了一天时间他都会没命。

至于说买一个全新的匹配的胰脏,更是需要一百万情绪值,他根本买不起,所以只能更换自己的胰脏,将自己的胰脏切下来,移植给樱良。

这个手术光是听着就觉得恐怖,但是他别无选择,他要清醒地将自己的腹部切开,将胰脏完好的切下来移植给樱良,中途不能打麻药,为了确保他的手术不会出偏差,他不能打麻药。

“系统,先帮我购买十个小时的精神强力药,然后帮我更换胰脏。”

“收到,扣除宿主一万一百点情绪值,宿主剩余情绪值:200。”

夏小天感觉自己的精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好,整个人人清气爽,这是好事,同样也是坏事,因为切除胰脏的时候会十分疼痛。

现在世界的画面已经彻底变了,夏小天的视角变得非常大,志贺春树的画面反倒变得十分小巧。

【这个人好厉害啊,他竟然会做手术!】

【你怕不是一直就没有看过他的画面哦,他之前可是一直都在做手术呢,而且手法极其精湛,绝对不输一些大师。】

【看了这么久他到底想做什么?他不知道自己现在都要被通缉了么?治好了就赶紧带着樱良去医院啊?】

【搞不懂为什么他不去医院,带着她来了自己家里,还把自己家打扮得跟手术室一样,真是怪人。】

【好奇怪,难不成他早就知道樱良要出事就准备了个假的手术室来治疗?可是这样根本说不通为什么不去医院啊?】

【等等,你们想想樱良还有什么病?】

【胰脏癌?难不成他想要现在救她?可是不是说要有配型正确的胰脏么?带到自己家干嘛,难不成他有?】

【我觉得,有个很离谱的想法,他现在将自己的上半身给提前包扎了起来,而且还躺在了另外一张病床上,反光镜还有各种工具他都拿到了身边,可以说进行手术的所有需要的手术设备他都准备好了……】

【你是说,他想要将自己的胰脏切下来给樱良?】

人们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会如此疯狂,动手术不打麻药的狠人他们见过,关公刮骨疗伤也听过,但是自己给自己做手术,还要将切下来的胰脏移植给另外一位病人,而且全程就自己一个人,这多么骇人听闻!

若不是真的看到夏小天正在做这些事情,他们都会觉得是天方夜谭。

回到出租屋内,夏小天深吸了一口气,他躺在了病床上周围的手术工具都准备好了,他看着上方的镜子准备开始了。

“噗……”随着锋利的手术刀划开他的腹部,他紧咬着毛巾身上更是青筋暴起,他的视线紧紧看着上方的反光镜,两只手在自己的腹腔里开始寻找胰脏的位置。

疼痛,剧烈的疼痛,如果不是买了精神强力药他可能都要疼昏过去,但是一直清醒着也让他每时每分都在忍受这样的痛苦,他的双手紧紧捏着手术刀,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双手不让自己的手打抖。

找到胰脏了!

他开始十分小心的将胰脏进行切除,那种亲手切下来自己身体一部分的感觉也许只有他能懂了。

“嘶,嘶,嘶。”他紧紧咬着毛巾,发出剧烈的呼吸声,毛巾上开始一点点泛红,他的牙齿沉受不住这种程度的咬合开始渗血,若是张嘴会发现他现在满口腔都是血液。

鲜血从腹部漫了出来,他利用仪器一点点将血液吸走,这样血液就无法挡住自己的视野,然后继续切着自己的胰脏。

……

在经历了度秒如年的手术后,他成功地将胰脏切了下来,这颗胰脏要保存在专有的地方,但是他根本搞不到这种东西,他必须要立刻进行移植手术!

没有休息,不能休息,一旦休息将胰脏暴露在空气中极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所以他赶忙草草将自己的腹部缝合包扎之后就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一个刚刚经历了手术的病人,你能想象他能立马就从床上起来吗,但是他现在不光站了起来,还要继续一场手术,这一行为在世界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这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有谁知道这个人想干嘛?他不要命了吗?】

【刚刚给自己做完手术一刻不停就要去给别人做手术?还是将自己切下来的胰脏换到别人身体里?】

【天啊,来个人阻止他吧!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得要多么伟大的人啊,虽然我真的舍不得樱良死,但是这么拿命去救她看着也太心痛了。】

【太可怕了,这个人是谁!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对啊,好像整部剧情都没有出现过他的名字!他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觉得他对于樱良的感情超出了一切啊,换一个人来谁能愿意这么做?】

【他,太伟大了,我的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医生,为了救病人的命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

……

夏小天站在樱良的病床前,他的腹部已经开始渗血了,果然,那点粗糙的缝合还是会出问题,不过现在也没时间去拆了重新缝了,直接开始吧。

他举起了紧紧握着手术刀的手,整只手现在已经麻木了,好像手术刀就长在手上,从出生起就是一直握着它。

这把刀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变得神圣无比,它好像变成了一把来自天堂的权杖,正在施法救助眼前这位少女。

病人常会求神拜佛,但往往救他们的是那些白衣天使,他们在用自己神奇的医术去和上帝掰手腕。如果真的有神迹,那也绝不会是神制造出来的,只会是人。

他看着樱良的脸,天使般的面庞,来到人间受到上帝的嫉妒,让她身患重病,但是现在他要将她变成一个健康的天使,代价沉重,也许他会死,但他不怕,这就当救助天使要受的报应吧。

手术开始,他全神贯注地一点一点进行着,他的每一刀,每一步都十分沉稳,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医生一般,眼里只有恒定的沉着和冷静。

手术一直进行着,夏小天感觉腹部传来一阵阵疼痛,他现在腹部里面一定堆满了血水,包扎的绷带都被血染红了,一旦缝合的线绷断了,恐怕他的腹部就会一瞬间血流成河吧。

身体的异样让他即使用了精神强力药也有些吃不消,他的精神是饱满的,但是身体却无比虚弱,有的时候甚至有些用不上力,只能勉勉强强保持手的稳定。

眼皮也会不自觉地落下来,他必须得用力睁开眼睛才能不让眼皮垂落。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的状态越来越差。

他实在是太疲惫了,如果没有强力药恐怕现在就能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他的精神状态只剩下最后4个小时了,如果身体还能动的话。

手术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六个小时,现在外面天都黑了,街道上到处都是警车,志贺春树和院长他们也都在不停地寻找着面包车。

“樱良,你在哪啊?你有没有事,还好吗?”志贺春树看着天上的月亮询问道,他找了六个小时了,还没有找到,他感觉腿都快跑断了。

“夏医生,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汽车上,院长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不断在一辆辆车辆中寻找面包车。

警察们也在一条街一条街地排查,要不了多久就能发现夏小天的出租屋了,他们每家每户的上门查看,担心夏小天可能弃车逃离。

又过去一个小时,夏小天的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线被绷断的声音,腹部的伤口被撕裂了,大量的血水从线被绷断的地方涌了出来。绷带已经挡不住这些血水了,不断有血液从腹部流出,顺着裤子一直流在地上,短短几分钟就在地上形成了一片血洼。

“不能倒下,还要继续……”他强行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他现在连站住都会打晃晃,不得不两只手同时握住刀来保持自己的手不会摇晃。

突然,他的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在了血水中,他双眼怔怔地看着天花板,他感觉整个人都在慢慢失去知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已经死了吗?还是还活着?

血液溅到他布满血丝的眼球上他也没有一点反应,他实在是太累了,累到他的大脑都要停止工作了。

现在手术几乎到了最后关头,新的胰脏已经移植进去了,只要在缝合一下伤口,再做一些其他的措施就能结束了。

他想要就此放弃,但是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让他站起来,告诉他樱良还需要他,他必须要站起来。

他用手颤颤巍巍地将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因为乏力,他的手臂不断打抖,身体也是不停地再打抖,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

终于,他站了起来,他将身体压在了病床上,因为他实在没有力气去支撑自己站起来了,甚至连呼吸的力气都要用尽了。

他趴在病床上继续手术,鲜血顺着他的身体将整个病床都染红了,画面太过凄惨了,不少世界的人们看到了都忍不住为之肃然起敬,眼泪献给了这位不知道名字的医生。

终于,手术完成了,时间刚刚好,十个小时的强力药到时间了。夏小天再也没了力气,眼睛一闭从病床边摔了下来,倒在了自己鲜血中。

我完成了,我完成了,我完成了……

闭眼前,夏小天脑子里满脑子都是这句话,他,做到了。

这时候,出租房的门也被踹开了,大量的警察冲了进来,志贺春树,院长和助理都来了。

“樱良!”

“夏医生!”

“不许动,举起手来!”

他们冲进来后想象中的绑架画面并没有出现,而是一副血淋淋的手术室场景,一个男人倒在了血泊中,他腹部的绷带变成了红色的血带。

樱良躺在床上面色平静,胸腔正常起伏,除了身上的两个绷带看上去像是一个睡着的少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