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危险来临

他坐在了春天咖啡店靠窗的位置,突然收到了樱良的短信。

樱良:“抱歉,刚刚出门。”

他:“恭喜出院,我在cafe spring等你。”

樱良:“你还记得那家店啊。”

他:“我现在正在想你呢。”

樱良:“难得你会说这么让人开心的话。”

他:“和你不一样,我可健康了。”

樱良:“好过分,伤害到我了,作为惩罚,快夸夸我。”

他:“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等了许久,樱良一直没有回应……

另一边,夏小天开着一辆组的车停在了医院的门口,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夏医生,你要用呼吸机干嘛?”助理跟在夏小天的身后询问道,今天的夏小天在他眼中非常反常,平日里没有手术都要进行手术的夏医生今天竟然破天荒地推掉了所有的手术,而且要请假一天。

本来请请假也是没什么,但是他竟然还要偷偷将备用的呼吸机和其他几样大型医疗设备全部带走,这让助理十分难做。

虽然这些东西都是备用的,而且不止一件,但是就这么被一个医生毫无理由地借走一旦发现他的职业生涯几乎就彻底毁了。助理做了这么多年的助理,他很清楚即使这辈子再努力他也只能当个小医生,不像夏小天,年纪轻轻就成了做了数十上百场手术的外科医生,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助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这些我都明白,但是现在我需要你替我保密,因为这件事只能你知我知,好吗?我只需要一天,一天之后就会还给医院。”

夏小天郑重地说道,之前偷偷摸摸将一些药品什么的都偷偷带回了出租屋内,现在几件大型医疗设备他只能通过汽车运送,而且必须要助理的帮忙。

“这……好吧,夏医生,我希望你不要去做傻事。”助理点了点头,答应了。

随后他们在仓库里面将几件大型医疗设备包装好了,两个人合力运送上了夏小天租来的面包车里。

“好的,谢谢你,助理,今天晚上到明天凌晨我就会还回来的。”

夏小天感激地说道,他知道这样的行为不亚于偷窃,这对于助理来说是职业履历上的一个黑点,一旦被发现他的职业生涯就完了。

“没事,夏医生,有什么事你就去做吧,我相信你不傻,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助理帮着将最后一件设施抬上了车之后准备和他分别。

“嗯?夏小天,你这是在干嘛?”院长看到正准备驾车离开的夏小天连忙走了过来询问,今天他突然要请假让院长可是非常担心他的情况。

“啊,院长,没什么事,就是来拿些行李,院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现在赶时间,哈哈哈。”夏小天打着哈哈发动了汽车。

“行,你走吧。”院长招了招手,夏小天也对着后视镜招了招手,随后开着车离开了医院。

院长,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等面包车离开了视线后,院长一脸阴沉地看向了一旁的助理,低着喉咙问道,“老实告诉我,刚刚在干嘛?”

助理一下就蒙了,“没干什么……就是……拿个行李。”

“放屁,你当我老糊涂了连呼吸机的包装都分不清?我干了几十年的医生,你不要把我当傻子!”院长有些生气地凶道。

“现在,立刻,告诉我,他带了什么东西走!”

“好……好吧,院长……”

夏小天开出医院之后就直奔樱良家,今天是樱良会出事的日子,她会在前往春天咖啡馆的路上被歹徒刺死,所以他只要跟在她的身后就有办法阻止歹徒,然后将樱良带上车。

外面的天气很不错,阳光明媚,蓝天白云,任谁都会怀着非常好的心情出门逛逛,可惜的是今天却是原剧中樱良的死期。

樱良的死对于她的朋友们来说太令人难过了,对于志贺春树来说更是无异于晴天霹雳,艰难地打开心门之后却发现推门之人已经死去,这种痛苦足以要了一个人的性命。

不论是为了樱良,又或者是志贺春树,他都有必须救樱良的理由,而且不单单是从歹徒的手中救下她,还要撬开病魔的魔爪,让樱良逃脱。

夏小天到达樱良家的时候,看到了打扮靓丽的樱良刚刚从家里走出来,双手按在手机上正在发送着短信,樱良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临怎样的事情。

夏小天开着车悄咪咪地跟在她的身后,他看到了樱良的后方有一个男人带着帽子穿着大衣将自己的脸挡了起来。

应该就是这个男人了,这个该死的歹徒!

夏小天一脚油门直接冲到了樱良的前面,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了樱良身前,他迅速从驾驶室冲了下来。

“嗯?”樱良被突然停下的面包车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就想往身后跑。

“樱良!别跑,是我!你后面有危险,快过来!”夏小天一下车就大喊,拼命地朝樱良跑了过去。

樱良停下了脚步,大脑一时间还没有转过弯来,但是身后的歹徒意识到了不妙,但是他没有就此放弃,他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他的面行凶!

“快跑!”他大喊。

樱良的脚步向前迈动,夏小天朝着她冲来,身后的歹徒亮出了刀子也冲着她而来。

“啊!救命啊!杀人了!”周围围观的群众看到了歹徒手中的刀子大喊。

千钧一发之际,在刀子即将捅进樱良的心脏的时候,夏小天一把拉住了樱良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随后他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铁棍,一棒子直接挥在了歹徒的脸上,饱含愤怒的一击直接将歹徒打昏在地。

正当他以为一切都安全的时候,身后竟然再次冒出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歹徒竟然不止一个!

夏小天来不及救樱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歹徒将匕首捅进了樱良的身体。

樱良的眼神突然失去了聚焦,她听到了身体传来了被什么东西刺进去的声音,随后腰上传来了一阵剧痛,她被刀刺中了腰部!

“该死的混蛋!”

夏小天愤怒地大吼一声,抡起铁棍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接砸在了另一位歹徒的脑门上,歹徒只有机会发出一声哀嚎便直接昏了过去。

樱良的手颤颤巍巍地在腰上摸了摸,满手的鲜血,她感觉自己正在越来越虚弱,死亡仿佛正在跟她招手。

“救命啊!快报警!这里有歹徒当街行凶!”

“她出血了!怎么办!快让救护车来!”

“这两个歹徒太无法无天了,一定要让警察抓起来!”

“唉,谁能想到竟然有两个歹徒,那个小哥尽力了。”

周围的人群陷入了混乱,夏小天知道现在必须得赶紧离开,一旦人多起来,或者警察多起来,他将没有机会去救她了。

“都让开,我送她去医院!”他冲着人群大喊,随后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将樱良的腰部绑了起来,用外力阻挡她的出血。

“快快,都让开啊。”

“对对,都让开,让小哥带这个女孩走。”

“救人要紧,这两个歹徒我们来看着,小哥你放心走。”

……

夏小天抱着樱良放入车内,随后坐上驾驶室一脚油门驶向自己的出租屋。

一个路人有些疑惑地摸了摸脑袋,他看着面包车离开的方向有点疑惑,医院不是在反方向么?

一路上,夏小天紧踩油门,在马路上风驰电掣,他现在在跟时间赛跑,一旦樱良失血过多,她很有可能会死。他现在只后悔为什么今天车上没有带点医疗物品,仅仅装了这些大型医疗设施。

“樱良,你撑住,我能救你,我能救你!”

夏小天一边开车一边对着表情痛苦的樱良说道,他生怕樱良就这么睡过去。

“我……不行……”樱良有气无力的说道,腰部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浸湿了。

“说什么傻话,我有办法救你的胰脏,想想你的志贺春树,他还在春天咖啡店里等你,你愿意就这么离开他吗?”

“我可告诉你,他要是没了你会痛苦万分,你将他从深渊中拉了出来,难不成还要将他重新扔进去吗!”

夏小天红着脖子大吼,他必须让樱良保持清醒,否则一旦出了什么事就真的挽回不了了。

“等……我……”樱良挣扎着说道,也许是志贺春树让她重新燃起了坚持的希望,现在只要一点点时间就能到出租屋了。

马路上,一辆面包车逢车便超,逢弯道便飘逸,逢红绿灯便闯,在这辆车上根本看不到一点点正常行驶的影子,限速八十的路上它飙到了一百八。

“喂,警察吗!路上有一辆面包车开得跟他娘的赛车一样,管不管了?”

“喂,警察吗?我要报案,现在路上有一辆面包车的速度都超过了一百五了,这是市区啊!他以为在赛道呢?”

“警察!我要报警,路上有一辆面包车超速了啊,刷的一下就不见了,这简直就是开飞机呢?”

……

一路上大量的车主报警,警察局也立马行动起来,对于这辆在马路上飙车的面包车他们绝不能放过!

终于,在闯过了数个红绿灯之后,面包车终于抵达了出租屋。

“坚持住,我接下来要为你做手术!”夏小天抱着樱良就往出租房内跑,将她放在了早就准备好的病床上。

整间出租屋一点没有房间的模样,这里面除了医疗设施就是各种药水药品,看上去跟手术室差不多,周围摆放着各种手术刀具。

将樱良放在病床上后,夏小天先是检查了刀伤,那个歹徒太狠了,刺进去的时候绝对是卯足了劲,根本就没有想着留樱良一条命的想法,完全就是奔着杀人而来。

樱良的肾脏被刺伤了,他必须要先解决被伤到的肾脏。

随后他急忙跑到车上将医疗设备卸到了出租房内,以最快的速度装好后便开始进行手术,他要先解决樱良的伤口,接下来才有时间进行胰脏的手术。

与此同时,外界已经闹翻了,先是两个歹徒光天化日之下持刀伤人,而且这两个人赫然就是之前命案的始作俑者,随后便是在路上飙车的面包车将交通秩序彻底扰乱,多条街道陷入拥堵,水泄不通。

警方将飙车的面包车和救人的面包车放在一起进行比对,发现这竟然是同一辆面包车,刚准备放过飙车这件事的时候,医院传来了消息,所有的医院竟然都没有收到病人!

这辆面包车到底想干什么?!将歹徒打倒之后竟然带着伤者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是想害死受害者么?

准备对面包车进行追捕的时候发现他走的那条路基本没有摄像头,根本不知道面包车去了哪。

这种天大的事情很快便播出在了电视新闻上,手机上也传来了这条新闻。

全城通缉这辆面包车,这辆车上载着一个伤员,时间紧迫,若是不赶紧找到它伤员极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这条新闻被大肆转发,很快就席卷了所有的社交平台,志贺春树的手机上也收到了这条新闻,抱着闲着没事看看的想法他打开了新闻。

但是入眼的第一张照片就让他不敢相信,照片上是樱良被人刺中的那一瞬间,樱良的脸很清晰地被照了下来,他霎时间就认了出来,这就是樱良!

旁边那个拿铁棍的身影看上去很眼熟,但是因为聚焦不当,他的身影很模糊,加上并没有看到脸他没有认出来。

他快速地阅读了整篇新闻,樱良竟然被歹徒刺伤了,随后竟然被一个不知道有什么目的的人开着面包车带走了,现在下落不明。

“不……不……不会的,这怎么可能!”

志贺春树不断摇着头,他不敢相信樱良竟然会出事,但是这条新闻将血淋淋的事实甩在了他的脸上,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

“樱良……樱良!”他大喊樱良的名字从春天咖啡店跑了出去,他要去找到樱良,他一定要找到樱良!

他在大街上不停地跑,一路朝着新闻上提到的面包车开过的路线跑,他发誓一定要找到那辆面包车!

樱良,樱良,你可别有事啊,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