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当烟花点亮世界

出了医院,雨还在下,这时候樱良才想起来自己的衣服湿了大半。

但是当她看向志贺春树的时候,他的身上不光湿透了,上面还沾着血迹,加上那一脸的绷带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回我家吧,我给你拿一身衣服,你现在这样可不能直接回家。”樱良用手整了整他的衣服,用手将褶皱的地方摊平。

白衬衫上面的血迹很显眼,尽管樱良已经为此伤心过了一次,但是她还是为此感到深深的歉意。

回到樱良家后,志贺春树对着樱良说道,“我是按照书籍摆在书架上的顺序读的,会花很多时间的。”

“一年后还给我就好了。”

樱良说道,这其实也是她的一个愿望,希望一年后她还活着能和志贺春树在一起。

“到死为止都要好好相处哦。”樱良看着他的脸说道,这是她跟他的约定。

“嗯。”他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一起喝咖啡一起吃拉面,他们一起努力完成着樱良共病文库上的想做的事情清单。

打保龄球,一起拍大头照,去ktv一起唱歌……

在做完了一半想做的事情后,志贺春树再次不得不注意到她的现状。

突然,她住院了,在她那明快笑容阴影下所隐藏的东西,在不断侵蚀着她的身体,他早就知道的。

刚刚放学,志贺春树便来到了樱良的病房外,他拉开了房门,看到了在窗前正在跳舞减压的樱良。

“嗯哼哼……诶?!”樱良跳着跳着突然一个转身看到了站在门口盯着她的志贺春树。

一瞬间,内心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她连忙跑到病床上拿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有精神到都让我觉得白担心你了,真是太好了。”志贺春树坐在床边轻声说道。

“完全没问题,只是数值稍微有点奇怪。”樱良小脸红红得说道。

“所以爸爸妈妈担心我,闹出这么大动静,我没事的。”

“比起这种事,暑假的计划都给浪费了!周末的祭典也去不了了,真是糟透了。”樱良想着自己不能出去玩就不停地埋怨道。

他出言安慰道,“旁边的城镇也会办的,那个时候再去就好了。”

志贺春树对樱良问道,“你是怎么对你的挚友说住院的事情的?”

“说是盲肠的手术,让医院也这么告诉她了。”

樱良和他在病床上打起了扑克牌,“班上的人说了什么吗?”

“说你不去上课是因为我在跟踪你,真让人无奈。”

志贺春树说完樱良被逗笑了,缓了缓之后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因为我和你在一起?”

“才不是,是因为你不和大家好好交流,只要你和大家交流,大家也一定会明白你是个有趣的人。”

他视线低了低,说道,“没有人会想要和不起眼的同学说话吧?”

“你还在想象大家是怎么看你的吗?你也差不多该放弃这个兴趣了吧?”

樱良继续说道,“我果然还是觉得你应该和班上的同学好好相处。”

他反驳道,“我不会做这种对谁都没好处的事。”

“又说这种话,我希望你和恭子也能好好相处。”

樱良嘟着小嘴说道,看上去像是正在撒娇的小猫咪。

“那个……”

“怎么了?”他问道。

“那个啊,能和我玩一次真相还是挑战吗?”樱良请求道。

“为什么?”

志贺春树问道,但是樱良并没有回答,他也就直接同意了。

“好。”

樱良惊喜的问道,“真的吗?”

“嗯。”

“谢谢!”

这时,医院的大厅又出现了一个身影,恭子来了。

病房里,志贺春树赢了第一回合,他可以问樱良任何一个问题。

“来吧,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要听我初吻的故事吗?”

“喂,不要无视我啊,再稍微对我有点兴趣不行吗?”

“你首先就应该对其他人抱有兴趣才对……”

樱良的话说到一半,志贺春树说道,“对你来说,活着是什么?”

“你这问题也太认真了吧?”樱良有些意料之中他会问一个特别正经的问题。

她站起了身,“活着……这个嘛……”

樱良一步步走到窗前,眼神望向窗外。

“活着,就是和某个人心灵相通,这种行为就是活着吧。认可某人,喜欢上某人,变得讨厌某人,和某个人在一起会很开心,和某个人牵手,这就是活着。”

樱良看向了窗外和家人聚在一起的老人,她坐在轮椅上,但是脸上却挂满了笑容,这就是幸福。

“如果一个人待着,那就没有办法认识到自己的存在。与其他人的关系就是活着,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的心在这里是因为有大家在,我的身体在这里是因为能和大家接触,所以,人活着才有意义。”

“通过自己选择,才能像我们一样,在这里活着。”

樱良说完后看向志贺春树,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背过身去,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里。

“奇怪,怎么了?”樱良问道。

他的手攥紧了,听完樱良的话让他为樱良的遭遇感到不公。

明明是一个对世界抱有美好期待的少女,为什么要让她提前离开人世?

如果有选择,为什么不选择他?他以前只是一个没有朋友的家伙……

他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他想救她,或者让她多活一会。

“真的,你真的会告诉我很多东西。”他说道。

“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种话?感觉好难为情啊。”樱良小脸一红,两只手扣在一起。

他站起了身,眼神清澈地看向了樱良,由衷地对她说了一声,“谢谢你。”

樱良走上前,再次和志贺春树抱在了一起。

但是关于之前那次不美好的回忆让他忍不住说道,“我说啊……”

樱良知道他想说什么,连忙打断道,“和之前的那个不一样,这不是恶作剧。”

“那是什么?”

“最近不知怎么的,很喜欢人的体温。”

“你有点奇怪吧?”

“没什么……只是,想要多体会一下你给我的真实和日常。”樱良轻轻地说道。

这时候,门被打开了,恭子看着抱在一起的二人大喊道,“等一下,你们在干什么啊!”

“恭子?”樱良松开了志贺春树,有些意外恭子的到来。

恭子手指着他们,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你这个人啊!之前的事情还没有……”

这时候樱良突然冲上前去抱住了恭子,打断了她的话。

“恭子!我好害怕啊!”

“吓死我了,突然说什么因为盲肠住院。”

这时候志贺春树从一旁走了过去,恭子连忙叫住他,“还有,你别跑啊!”

但是樱良抱着她更加用力了,“恭子一来我病就好了。”

他走到病房门口,回头看向樱良。

她一手抱着恭子,一手正在跟他打着招呼,恭子想要跟志贺春树说什么却一直被她缠着。

回到家中的志贺春树正在整理书架,他将整个书架的书都拿了出来,只剩下了一本《小王子》。

在那个病房中,他感觉到的违和感,之后他大概知道了违和感的真相。

他的手机收到了樱良的短信,短信中樱良说她的入院时间延长了两周并让他傍晚来医院看她。

刚一放学,他就立马跑到了医院,他真的,非常非常担心她,生怕会再也见不到她。

打开了病房,他发现樱良早就换好了外出的衣服坐在病床上等着他。

夜晚,樱良带着他出了医院,朝着一座山上走去。

“这到底是什么玩笑?”路上志贺春树问道,“擅自跑出医院没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这边。”

上山的小路上,周围安安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

“跑到这种没人的地方,是打算殉情吗?”他问道。

听到他话的樱良笑了笑,说道,“那也不错。”

他们来到了山顶,周围被一圈护栏围住了,樱良兴奋地趴在栏杆上冲着志贺春树说道。

“这里是我在医院发现的,当时就觉得这里一定是个好地方。”

“要看夜景的话,等出院之后也可以吧?”他有些不解。

樱良低下头,小声地说道,“不是今天就不行。”

志贺春树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他说道,“最近的你果然很奇怪。”

“诶,你不会死吧?”

听到他的问题后,樱良转过了头,“当然会死的,不论是我还是你。”

“我不是说这个……”

“胰脏出问题了也确实会死。”樱良一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摸棱两可地说道。

志贺春树心里很急,他一把抓住了樱良地胳膊将她拽向了自己,“我不是说这个。”

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对着樱良说道,“就算是我,也很担心身患重病的你!”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谁也没有说话。

安静了好一会,樱良摸着自己的胸口问道,“你希望我活着吗?”

“嗯,非常。”他认真地说道。

樱良闭上了眼睛,脸颊上多了一丝红晕。

“怎么了?”他问道。

“自己被这么重视,我觉得很幸福。”

她将手放在了志贺春树的胸膛上,告诉他:“没事的,死的时候,我会好好告诉你的。”

这时候,旁边突然亮起了彩色的光,樱良兴奋地说道,“开始了。”

他转过头去,看见一束金色的火花冲天而起,在空中绽放出了一朵巨大的烟花。

随后,越来越多的火花冲上了天,大量的彩色烟花在天空绽放,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

当烟花骤然绽放,璀璨了整个天际。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直落,等待着人们许下心愿,那玉树琼花的世界,在夜色中重现天宫的花园。紫色烟花妖娆的展开笑脸,与漆黑的夜色相映成晖;绿色光圈羞涩的回眸一笑,与黄灿的烟花共组一个笑脸。

仰望天空,看着那形态各异,色彩缤纷的烟花,那绽放的烟花就象多情的流星雨淅淅沥沥,又似降落伞从空中降落,也如萤火虫般在夜空中偏偏起舞。

也许烟花就是从天堂流泻下的瀑布,将我们的心推向了美好的环境。即使我们无法看到仙境,但是在我们的心中却能感受到它,它便是我们内心世界对于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合集。

“之前我说过的吧?想要去看烟花,所以不是今天就不行,幸好来了吧?”樱良说道。

志贺春树的心放下了,之前心中的那股危机感被打消了,原来就是樱良想要带自己看烟花罢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一层迷雾笼罩着,让他始终无法彻底放下心来。

“我不否定。”

“哼,真不直率。”

樱良张开了双手,对着他说道,“来。谢谢我。”

志贺春树脸上扬起了微笑,他走上前去抱住了樱良,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去拥抱樱良,他的怀抱被樱良装满了,他的心也被樱良装满了。

“因为让你白担心了,作为道歉等出院了就和你一起去海边。”

“说是道歉,还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你不喜欢?”

“没有不喜欢。”

在烟花的陪伴下,他们紧紧抱着对方,仿佛想要抱着对方一生一世,永不分开……

出院后的约定,志贺春树还担心这会不会成为什么事件的伏笔,结果只是他多虑了,她出院的日子很快就到来了。

志贺春树收到了樱良的短信,“上午就会出院,一起吃午餐吧。”

外面的天气十分美好,看上去就像是特意为他们这次约会准备的。

路上,志贺春树再次遇到了黄发男生。

“要出去吗?”黄发男生问道。

“和别人有约。”

“什么吗,又是樱良?真好啊。”黄发男生话语间露出了一丝羡慕。

看着志贺春树要离开,他连忙问道,“诶,吃口香糖吗?”

“不用了。”他拒绝道。

这时候黄发男生的弟弟举着水枪跑了出来,对着黄发男生一通乱射。

“刚刚哥哥自己吃冰淇淋了吧?太狡猾了。”

“狡猾,狡猾。”

“住手,住手啊,不买那东西买冰淇淋就好了吧?”

“住手,行了,给你们买。”

黄发男生投降了,只能答应给他们买冰淇淋的要求。

志贺春树看着这一副画面心情十分轻松,他改变了想法。

“口香糖,还是给我一个吧。”

“接着,哈哈哈,接的好。”

黄发男生对着接住口香糖的志贺春树夸赞道,“行了,去好好享受吧。”

他看了看手中的口香糖,这是他走出的第一步。

“谢谢。”

他感受到了变化,向来对别人没有兴趣的他,不知何时被她改变了。

不,用她来说的话,是他自己选择了变化吧,选择了去拿到被落下的共病文库,选择了接受她的邀请,然后选择了与她并肩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