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受伤

正在雨中沉迷于自己的失败中的志贺春树突然听到了有人喊他。

“喂。”

路对面是撑着伞的隆弘。

隆弘朝着他走来,两人面对面站着。

“原来你住在这附近。”他说道。

“不是的,你为什么在这里?”隆弘问道。

他低下了头,没有回答,但是下一秒隆弘替他回答了。

“是因为樱良吧?”

“回答我是不是因为樱良!”隆弘怒吼道。

“樱良怎么会和你这种人……”

他继续朝着家的方向走去,绕过了隆弘说道,“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隆弘推了一把他。

“两个人吃饭,去旅行,今天还去家里玩!班级里都传开了!”隆弘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怒火。

志贺春树没有办法解释,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总之不是你或班里人想象的那样。”

隆弘咬牙切齿地说道,“就算如此,樱良还是和你在一起共度时光,为什么会和你这种社交困难又阴暗的人……”

志贺春树闭上了眼睛,听着隆弘对他的评价没有作声,默默地往家走。

“等一下,我还没说完!”隆弘看着他竟然这么快就想走咆哮道。

“那个,我告诉你一件事,应该会帮到你。”他回过头对着隆弘说道。

“她讨厌死缠烂打的人,之前的男朋友好像就是这样的。”

志贺春树的话让隆弘失去了理智,他直接冲上前就对着志贺春树的脸来了一拳。

志贺春树直接被打倒在地,但是隆弘并没有收手,他骑在了志贺春树的身上开始一拳拳往他的脸上砸去。

隆弘可是篮球队的,有着一身肌肉,力气本来就大,志贺春树本来就反抗不赢,更何况现在的志贺春树心凉得彻底,比起寒冬的冰块都要更加冰冷,他没有反抗,而是任凭隆弘一拳又一拳重重地砸在他的脸上。

“死缠烂打?你这种人能懂什么!”隆弘一边殴打他一边怒吼道。

志贺春树只觉得自己眼前出现了一颗颗小星星,视野变得模糊,脸上是火辣辣的疼痛。

也许,这才是他应该获得的待遇,友情对他来说太奢侈了……

志贺春树的脸上满是鲜血,但隆弘没有丝毫想要收手的想法,他的眼里充满凶光,他竟然想要将志贺春树打死!

这时,樱良一手撑着粉色的雨伞一手拿着志贺春树的黑色雨伞追了过来。

可是眼前的一幕让她震惊,志贺春树竟然满头是血地被按在地上打,而施暴者竟然就是隆弘,这个班长!

“你们在做什么!快住手!”

樱良的声音让隆弘恢复了理智,他连忙整理了自己的衣衫摆出一副优雅的姿态,声音也变得无比温柔。

“樱良,你来的正好,我们刚刚在谈你的事。”

但是樱良压根就没有去管他,她直接绕过了隆弘来到了志贺春树的身边。

现在的志贺春树已经神志不清了,他的眼睛里面都是血,看都看不清。

“你没事吧?血,你出血了!好多血!”樱良焦急地说道。

隆弘神色不对地转过头来,“樱良?为什么要管那种人。”

“那种人?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伤害他!”樱良愤怒地怒吼道。

“他缠着你很烦,我帮你解决掉了啊?”隆弘脸上满是无辜的表情。

“你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吗?我告诉你隆弘,我现在非常讨厌你,请你马上离开这里,不然我现在就报警!”

樱良丝毫不客气地对着他说道。

隆弘听后也慌了,连忙骑着自己的脚踏车就离开了。

樱良小心地抚摸着志贺春树的脸,嘴里不断呼唤着他的名字。

“志贺春树?你醒醒啊?回答我好不好?”樱良慌张地问道,她很怕他会和她一样死去。

她连忙掏出了手机,颤颤巍巍地拨打了救护车电话。

她跪在志贺春树的身前大哭,“你醒醒啊!你醒醒啊!我不允许你死!你快点醒醒!”

直到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恶作剧对他的伤害有多么深,她多么想时光倒流,不开那个玩笑,或者就此吻上去。

“樱……良?”志贺春树模模糊糊间听到了樱良的声音,下意识喊出了她的名字。

“你醒了?我帮你叫了救护车,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呜呜呜……”樱良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滴在了他的脸上。

志贺春树感觉自己晕乎乎的,脸颊,鼻梁,眼角传来一阵阵剧痛,刚刚被打的时候疼痛还没有那么强烈,现在却像是感觉骨头都被打断了一样。

没过多久,救护车来了,樱良一路牵着他的手,不断地出言询问他的情况。

这一刻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女孩开始手忙脚乱地照顾起了这个男孩。

被送到的医院正是夏小天所在的医院,也是未来樱良会来的医院。

好巧不巧这时候别的医生都没有空,刚好夏小天刚刚结束一场手术有时间,护士们就将他送到了夏小天这里。

当樱良看到夏小天的那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她再三确认后发现就是当初图书馆里见到的男生。

“求求你,救救他吧!救救他!”樱良哭喊着央求道。

夏小天自己都懵了,现在的剧情是什么情况?怎么志贺春树满脸是血的被送到了医院里?明明应该是樱良才对,更何况现在的时间根本就不对,一定是出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变化。

夏小天先是安抚了樱良的情绪,他可不想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哭泣,在保证了智贺春树一定会没事之后樱良果然好了许多。

这个可怜的少女对于死亡和受伤太敏感了,她看到别人受伤的第一时间就会想到死亡,这让她非常缺乏安全感。

还好,志贺春树受的伤不重,带着志贺春树去了房间内清理了一下伤口之后便开始慢慢对他进行包扎。

这时候,志贺春树也清醒了,尽管脸上还是火辣辣的,但是比起之前要好得多了。

志贺春树看到夏小天的反应和樱良一样,一开始觉得不可思议,但在和夏小天的交谈时得到了他的肯定后整个人都震惊了。

夏小天问道,“你朋友呢?”

这个问题很明显就是指樱良,因为据他了解,志贺春树只有樱良这一个朋友。

“我……没有朋友。”他迟疑了一会说道。

“怎么可能?我可是听说你和她可是非常要好的。”夏小天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对。

“那是以前……我想,樱良并不想要我这个朋友了,我做了错事,我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樱良是一个天使,她应该和同样是天使的人在一起玩,而不是和我这个来自地狱的魔鬼……”

“我觉得,我并不适合拥有朋友,因为我总会搞砸一切,我搞砸了我和樱良的友谊,也许孤独终老才适合我……”

夏小天看着他一脸内疚的表情一下就明悟了,能让他如此懊悔的一定就是在樱良家里的那次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故,但他觉得他有办法将志贺春树拉回正轨。

“你啊,人家樱良可是心急如焚地将你送过来,看你伤得这么严重哭得跟个泪人一样,你要说樱良不想当你的朋友我可不认为。”

“而且,你怎么能说你不适合拥有朋友呢?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朋友,有了朋友,生活才有了乐趣,你不会一直孤独下去的,相信我,只要你愿意相信你自己,你就可以的。”

“天使和天使之间都是同类,就像我们看其他人一样,所以天使的使命是来到人间,将幸福欢乐带给普通人的,而你的天使,就是樱良,不要让她失望,她不会离开你的。”

夏小天看似不经意地说道,实际上他就是想让志贺春树回到之前跟樱良十分要好的时候,这一对情侣可不能拆散了,他来这剧情就是为了保护这对情侣茁壮成长呢。

“真的吗?”智贺春树有些难以置信。

“是啊,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如果她不喜欢你,我把头剁下来给你。”

夏小天开着玩笑说道,果不其然听到这话这个小男生害羞了,虽然被包扎了看不出脸红,但是他能猜到志贺春树脸红了。

“好了,没事了,你的小女朋友在外面等你呢。”夏小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志贺春树还想解释什么,就被夏小天打断了。

“哎呀,行了行了,去吧。”

夏小天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爱情嘛,就是要误会误会的。

“等等,夏……医生,我还有个事想问你。”

志贺春树突然停下了脚步,严肃地看着他说道。

“嗯?什么事?”

“你有没有办法,治疗胰脏的癌症?”

听到智贺春树的问题,夏小天乐了,这不就是自己最近都在努力的事情么?

不过他没有给予志贺春树肯定的回答,而是摸棱两可地说道,“医学是伟大的,奇迹也是存在的。”

也许是他的话让志贺春树有了希望,他的精神面貌一下就起来了,好像之前那个抑郁得不行的少年不是他一样。

当夏小天带着志贺春树走出病房时,樱良连忙冲上来保住了志贺春树,脸埋在对方的胸膛上,不断地说着对不起。

让志贺春树这个嘴笨的人说些什么那也太为难他了,还是他夏小天自己来吧。

“咳咳,樱良,刚刚他在病房里说了,他原谅你了,只是担心你不愿意跟他做朋友了。”

有了夏小天的补刀,樱良直接就说道,“傻瓜,我们还是朋友,要做到死之前都要好的朋友。”

果然,当月老的时候还是非常爽的,看着樱良和志贺春树的感情之路被缩短了一大截,他觉得自己还挺强的,满满的成就感涌上心头。

还没等他舒服多久,他的助理就继续呼唤他的名字让他进行下一场手术了。

“那个,你们继续啊,我先走了,还有手术,哦对了,樱良,你最后一句话可能要换一句说法了。”夏小天慌张地说了几句话就跑去继续给别人做手术去了。

最后一句话,应该要换成,一辈子的好朋友了,因为他会帮助你们的。

樱良听到了夏小天的话赶忙松开了志贺春树,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还是非常害羞的……

不过,他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自己的最后一句话要换一种说法?

搞不懂的樱良也没有去在意,她牵着志贺春树的手问道,“你们刚刚发生什么了?为什么隆弘要打你?还把你伤得这么重?”

樱良伸出手碰了碰志贺春树的脸颊,却让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现在他的脸是相当的痛了,碰都碰不得。

“哎呀,对不起……”樱良自责地说道。

“没事,樱良,我有个问题。”他将缠满绷带的脸对上了樱良的脸,即使有了夏小天的帮助,他心里还是有些话想要跟她说。

“为什么,要是我,明明有那么多比我优秀的人,而我只不过是在医院里和你偶然相遇罢了。”

“不,不是的,不是什么偶然。”

“那是什么?”志贺春树问道。

“我们都是自己选择走到了这里,我们会在一个班也不是巧合,也不是什么命运。”

“那……只是你自己的解释。”他在等一个解释,一个能说服他的解释。

夏小天的话只能让他重新恢复和樱良交朋友的信心,但是他搞不懂,这是为什么,明明他是那么不引人注目,为什么樱良会选择和他成为朋友?

樱良看着志贺春树认真的眼神,她想起了自己之前的那个玩笑,那个让她无比后悔却又伤得他非常深的玩笑。

樱良的声音带着哭腔,“为了写共病文库,我选择了那本书,喜欢书的你出于兴趣拿起了它,然后你听从了我的请求。”

“你至今为止所做出的选择,我至今为止所做出的选择,我们至今为止所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积累在一起,使我们相遇,所以我们现在才会在一起。”

“之前的事……对不起……”

“但是我真的高兴你能出现在我眼前,所以,我希望你能继续陪我……”

医院的大厅里,她再次抱住了志贺春树,这一次她不想要去管别人的眼神,只想好好享受这个温暖的怀抱。

志贺春树没有说话,只是他的嘴角轻轻向上一翘,他知道,这就够了,这样的解释,就足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