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失败的恶作剧

充满温馨夕阳的列车里,志贺春树喝樱良紧靠着坐在电车的长椅上。

他们之间的关系变了,回想起当初在海边的时候,志贺春树坐在樱良隔壁的位置上,那时他们之间还有着距离,这一次他们不再拥有距离,真正地心与心紧靠在了一起。

平静的电车内,樱良说话打破了这略有些尴尬的寂静。

“感觉时间过得好快。”

“嗯。”志贺春树附和道。

“这件夹克很适合你。”

“别取笑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志贺春树回答道,这件夹克是樱良给他买的,一路上樱良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说得他都有些害羞了。

“嘿嘿。”

很快,电车到站了,志贺春树该走了。

“我在这下车了。”他打着招呼说道,提着行李离开了座位。

“啊呃,下次再去旅行吧?”樱良有些慌张,她没有料到志贺春树会如此早就下车,她慌慌张张地补充道。

“等冬天再去吧。”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好像还答应了恭子暑假要陪她的,加上了一句。

志贺春树停在原地,看着樱良答应了下来。

“行,也挺好。”

樱良有些不习惯,她问道,“怎么这么坦率?是不是这次玩得很开心啊?”

他闭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了微笑点了点头,“嗯,很开心。”

志贺春树说完便离开了电车,独留樱良一个人在电车上发出疑惑的感叹声。

“诶??!”樱良感觉自己对于他的印象被颠覆了,他竟然变得跟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

窗户外,志贺春树穿着她买的新夹克和帽子走在路上,她甜甜地笑了,她知道他变了,变好了。

回到家度过了一如既往的几日后,志贺春树猛然发现,他在等她联系他,每天,每时,每分,每秒。

他将樱良买的夹克和帽子挂在自己的衣架上,这是上面仅有的两件衣物。

但是假期结束后,等待他的却是她‘家长’的抗议。

阴沉沉的雨天,他端着一本书正在楼梯上仔细地阅读,这时候恭子却从楼上走了下来,看上去就是专门来找他一样。

“你怎么想的?居然擅自和她去旅行?”恭子的语气十分生气。

志贺春树只是默默地看着恭子,一言不发。

“她虽然有时候大大咧咧,但她其实很脆弱。”

“在初中的时候,她和男朋友分手后,整夜以泪洗面,失落到让人以为她再也无法振作起来。”

“最喜欢的老师调职的时候也是,父母吵架的时候也是……”

“你听见没!!”

恭子冲着他咆哮道。

“樱良比你想象的要敏感的多,她需要有人陪在身边看着她,你能做到吗?”

恭子的话让他想起了当他洗澡刚出来的时候,樱良一脸木讷的表情看着夜景的时候,她的眼神充满了忧伤,表情像是僵硬了许久的冰块,没有一点温度。

在最后一次真相还是挑战的时候,樱良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要是我说,说我其实特别害怕死去的话,你会怎么办?

她当时是有多么害怕啊,或者说她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这种恐惧,她真的很需要人陪她,每时每刻地陪她。

包里的那些药虽然是救她命的,但是也每时每刻在提醒着她,她会死,随时会死,就像头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也许下一秒死亡就会来临。

她怕,她很怕,非常怕,每分每秒都在怕,她多么想自己能就此死去,但是对于生命的渴望让她坚持着。

她平日的笑容不是因为她真的随时都想笑,而是她在自己鼓励自己,让自己坚强起来。

这份笑容不仅仅是给别人的,更是给自己的。

“你到底把樱良当成了什么!”恭子质问道。

志贺春树没有回答,而是叹了一口气将头瞥了过去。

恭子上前直接揪住了他的领子,将他按在护栏上。

他手中的书一个没拿稳从楼上掉了下去。

“你要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就不要再接近她!”

恭子放下狠话便松开了抓住他衣领的手。

“你要是伤害了樱良,我真的会杀了你。”恭子眼神犀利地看着他。

全程志贺春树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只是默默地承受了一切,就像他以前那样。

他不知道如何去反驳朋友的朋友,他以前甚至连朋友都没有,他只能默默地承受着恭子的怒火。

楼底,他从地上捡起了被雨水打湿的书本,随后便回到了图书馆。

樱良看到姗姗来迟的志贺春树埋怨道,“真慢,我都把工作都做完了。还回来的书我都放书架了。”

“抱歉,和别人谈了一会。”

“不过雨这么大也没法去外面玩,今天来我家吧?”樱良提议道。

见他没有反应,樱良又喊了他一句,坐着椅子直接滑到了他的身前。

“听见没有?”

“诶?”志贺春树像是刚刚才反应过来。

樱良趴在他前面询问道,“来我家玩吗?家里没人。”

他眨了眨眼睛,拒绝道,“你家和我家是反方向,不想去。”

“别这么说嘛,虽然我不怎么读书,但是从小我就有一本喜欢的书。”

“想不想知道是什么书?”樱良问道。

“有点兴趣。”志贺春树点了点头,对于从不读书的樱良来说,她有一本从小就看的书还是让他非常感兴趣。

“喜欢的书会反映出一个人的为人,是哪本书?”他问道。

“《小王子》知道吗?”她一脸期待地看着志贺春树。

“圣·埃克苏佩里?”志贺春树秒答道。

“诶?你居然知道?我还以为外国的书就算是你也应该不知道,我还那么得意,亏了。”樱良语气有些落魄的说道。

“会认为《小王子》不出名,你对书有多不了解就很明显了。”

樱良听完他的解释还有些半信半疑。

“是吗?这么说那你应该也读过了吧?”

樱良有些小失望,不过接下来志贺春树的回答又让她焕发了激情。

“不,其实我还没读过。”

“这样啊!那我借给你,现在来我家!很有意思的,读完告诉我感想,来吧!”

樱良说完便拽着志贺春树的手臂离开了学校。

樱良的家远远看过去像是一个小教堂一般,房子很大,但是只有一间有光亮,显然今晚只有她一个人在家。

画面来到樱良的房间,粉色花纹的墙纸,粉色的床单,墙上还有小花小草装扮,整个房间看上去都十分可爱,就像樱良本人一样。

本来说好要拿书,但是现在他们已经玩上了电视游戏,一人一个手柄正在玩着赛车类游戏。

志贺春树问道,“不是要借我书吗?”

“别着急别着急。”

樱良询问道,“那个,我之前就好奇了,你想交女朋友吗?”

“不想找女朋友,也不觉得自己找得到,因为我连朋友都没有。”

“女朋友先不谈,交几个朋友吧?”

樱良一边操控手柄一边说道。

“等我有兴趣了。”

“等有兴趣了吗?”樱良说道,她的两条腿紧紧贴在一起,一只脚放在另外一只脚上,看上去十分紧张。

“那个……”

“嗯?”

“无论怎样都不会让我当女友对吧?”

“嗯?”志贺春树听清了,但是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游戏也顾不上看向了樱良。

樱良看着游戏里撞车的他笑着喊道,“撞车了!”

“你在说什么?”

但是显然他认真了,他想要继续那个话题,但是没想到樱良又在转移话题,他很在意她的每句话,但是傻傻分不清什么时候是玩笑,什么时候是认真,他并不喜欢这种忽而这忽而那的感觉。

“我只是确认一下。”

“不会。”志贺春树赌气地说道。

“太好了,我放心了。”樱良心不在焉地说道。

“把书借我,我要回去了。”

他站起了身,放下了游戏手柄,他现在有些生气想要一个人静静。

“诶?再玩一会吧?”樱良挽留道。

但是志贺春树已经拿起了背包准备离开。

他走到了书架面前开始搜寻《小王子》,但是下一秒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樱良竟然从后面突然扑了上来,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身体,他能感觉到樱良温热的气息在自己的耳边吹拂。

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现在的情况,这是第一次他被人拥抱,来自荷尔蒙的冲动正在腐蚀他的理智。

他们谁都没有动,直到樱良说道,“死之前想做的事之一,和不是恋人也不喜欢的男生做不该做的事。”说完樱良又将嘴贴上他的耳朵,话语伴随着热气涌进他的大脑,“是你的话,可以哟,这是拥抱。”

随后樱良松开了手,但是志贺春树的脑袋即将爆炸,理智即将被吞没,荷尔蒙的冲动正在侵占他的整个大脑,她的身体几乎就要不受控制地听从本能的需求了。

这时候,樱良将他的身体转了过来,用手抓住了他的肩膀,脸凑上前说道,“不该做的事现在才开始。”

他看着樱良的小嘴一张一合,他的理智正在消退,他宁愿就此彻底放纵,让身体的本能操控身体吧。

樱良的脸越来越靠近,越来越近,马上就要亲到了,这时候,他看到了地上的那本书,想起了恭子对他说的话。

“她需要人陪在她身边,你能做到吗?”这句话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你能做到吗?

你能做到吗?

你能做到吗?

我想,如果是樱良的话,我可以!

他在这一刻彻底将死死紧守的心房打开了,这里面不再是空洞洞的虚无,而是樱良的身影。

正当志贺春树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樱良的动作停下了,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笑道,“开玩笑的,一言不发的弄得像真的一样了,有没有心跳不已?哈哈哈哈,但是恶作剧大成功!”

樱良的话像是晴天霹雳,那在他心房中的身影像是一颗超级炸弹,将他的心房炸了个粉碎。

一种名为被背叛的感觉突兀地涌上心头,明明都做到了一切,他都打算交出自己的一切,结果却告诉自己是开玩笑的!

大脑瞬间被冲动霸占,他变成了一只野兽,什么狗屁理智,他不需要,他需要的只是去发泄满脑子的荷尔蒙冲动。

这时樱良还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她还在重复着说道,“开玩笑,开玩笑,就是平时的恶作剧。”

“你想怎么样?”志贺春树问道。

突然,他冲了上来,野蛮地将她扑倒在了床上,双手将樱良的双手按在床上,整个人大口大口地喘气,胸腔剧烈地起伏。

他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现在完全没了思考。

樱良瞪着大大的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如野兽一般的志贺春树。

“等等,你怎么了?”樱良问道,她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放开啦,疼,是要陪我开玩笑吗?”樱良询问道,她的心越来越慌张。

“差不多放开……”

樱良意识到了他想做什么,她突然感到无比的惊慌。

“你怎么?”

智贺春树一直没有回答,但是握着她的手越来越用力。

“你适可而止!你怎么能对女孩做这种事!放开我!”

樱良开始挣扎,但是在身为男性的志贺春树面前挣扎一点用都没有。

“住手!我说住手!”

樱良大吼,突然,她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眶中流出,她带着哭腔说道,“不要……”

这一声直接让志贺春树的荷尔蒙消失得不见踪影,他的理智回来了。

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的志贺春树连忙起身,捡起了地上的书包连伞都顾不上就跑出了她家,只留下樱良一个人在床行抽噎。

外面下着大雨,他走出樱良家后便垂着头开始往自己的家走去。

外面的大雨就像他的心情一样,糟糕透顶,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同时也为自己失去理智的举动感到愧疚。

为什么会这样?

我和樱良的友谊就此结束了么?

我就知道会这样!我本来就是一个不该拥有朋友的人!

我就是一个混蛋,将一份友情搞得一团糟,为什么会如此愚蠢,干出这种事!

志贺春树,你就是个混蛋,你就是个流氓,你就是生来应该独来独往的可怜虫!

友谊不属于你,爱情也不属于你,你想要的一切都不属于你!

所有人都讨厌你,现在连你唯一的朋友也会讨厌你,接受这个现实吧,令人厌恶的志贺春树!

雨水打在他的脸上,泪水混合着雨水从他脸颊流下,滴落在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