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爱情和努力的种子

樱良看着自己更大的牌高兴地说道,“是我赢了。”

“我问你,真相还是挑战?你就先回答我真相。”

“真相。”

“那开头先……你觉得班上哪个女生更可爱?”

智贺春树感到有些奇怪,“你忽然说这个做什么?”

“就是这种游戏呀,要是你不想回答的话就选择挑战,但是你就必须听从我的一个要求。”樱良说完从桌上拿起了自己的杯子。

“先提醒你,要是你选挑战,我可不会手下留情。”随后樱良喝了一口酒。

“这是什么恶魔一样的游戏……”志贺春树有些无奈。

“还有,你不许提色色的要求。”

樱良说完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嫣红。

“你是傻子吗?”

樱良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随后追问道,“那么,刚才哪个问题的答案呢?”

“真要说的话,我觉得那个女生挺漂亮的,那个数学特别厉害的女生。”

“啊,雏对吧?你喜欢那种女生啊。”樱良若有所思地说道。

“好,继续继续。”

第二次又是樱良赢了,不出意外的志贺春树还是选择了真相。

“那我呢?你觉得我是班上第几可爱的?”樱良凑上前,期待地看着志贺春树。

他看着身穿睡衣,满脸期待望着自己的樱良,思考了一会说道,“仅限于我能记得的人,大概第三吧。”

樱良听后眼神迷离地望着他,一只手拖着下巴发出非常温柔的声音,“诶?原来我在你眼中是第三可爱的呀。”

“虽然是我自己要你说的……好羞耻啊。”

志贺春树的脸上又泛起了红晕,不过比起樱良要好多了,她甚至都红到了脖子上。

“你果然是笨蛋。”他说道。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认真回答。”樱良捂着脸不敢抬头,她的脸通红。

随后她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酒,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吓死我了。”她感叹道。

“还要继续么?”智贺春树问道。

“当然要了。”

“我觉得不当然也行,那么真相还是挑战?”他问道。

“真相,还挺让人心跳加速的呢。”

志贺春树短短地思考了一会问道,“你,小时候是怎么样的。”

“诶?这样就好了吗?”樱良期待地小手一下就放下了。

“不知道怎么的,想知道你这个人是怎么成长的。”

“你不是对人没有兴趣吗?”樱良反问道,“顺带一提,我本来都做好告诉你三围的觉悟了。”

“真烦。”

樱良笑了笑便回答起了他的问题。

“小时候吗,经常被人说有多动症,也跟班上块头最大的男生吵架,总之就是一个问题儿童。”

她说完露出了阳光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的背后并不是那么简单。

有的时候,小时候不开心的经历并不会遗忘,只是没有特意去回想起来。

人的记忆很有趣,开心的事情很容易就忘记,但是伤心难过或者让人尴尬的事情却记得特别清楚,也许隔了好几年也能记得当初做的傻事。

也许等你老了,也能记得当初和初恋的经历,对于樱良来说同样如此。

“你坚持最久的一个爱好是什么?”

志贺春树再次问道。

“真要说的话,一直都喜欢看电影。”

“你觉得自己的长处与短处是什么?”

“长处是能跟大家好好相处,短处是注意力容易分散吧。”

他们一边回答问题,一边玩闹,扔罐装酒然后接住。

“你至今最开心的事是什么?”他问道。

“应该是遇见了你吧。”樱良说道。

“你至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一直陪在身边的小狗死了,我说,这是面试嘛?”樱良趴在桌上被志贺春树的问题问的有些烦。

“还剩下两次。”志贺春树走到牌堆边掀起了一张牌,“11,你要哪张牌?”

“最靠近我的那张。”樱良趴在桌上动也没动。

“13。”

“好耶!”樱良高兴地站了起来,高举双手。

也许是因为酒喝多了,她一个没站稳摔在了地上。

“没事吧?”

樱良坐在地上说道,“虽然有点犯规,这次我真相跟挑战都先说,你选一个好吗?”

“也行。”

“真相的话,请列举出觉得我可爱的3个地方。挑战的话,把我抱到床上去。”

突然她的眼前伸来一只手,“搭你一把手了,来吧,站起来。”

樱良的表情有些木讷,她好像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会同意。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将腿摆成萝莉跪的模样手撑着大腿撒娇道,“我站不起来啦,我腿完全没有力气了,所以跟你说了,抱,我,过,去。”

志贺春树弯腰伸手直接将她公主抱了起来,樱良的表情非常惊讶,被志贺春树抱起来之后更是害羞得不行。

她用手挽着他的脖子,将脑袋埋在了他的胸前。

樱良悄悄地抬起了头,从下而上看着志贺春树的脸,一个不留神就看入迷了。

他没有那么帅,也没有那么优秀,但偏偏他就是最适合她的。

樱良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被志贺春树温柔地放在床上后她道了一声谢谢。

“下次就是最后了,你稍微喝点水好点。”

樱良没有听他说的话,而是捂着脸在床上滚了一圈,一边笑一边说道,“吓死我了。”

“你要选哪张牌?”志贺春树站在桌子边问道。

“我想想,在我杯子旁边的那张。”

他拿起了最后一次的牌,樱良赢了。

志贺春树拿着一瓶矿泉水朝着躺在床上的樱良走去。

“要水吗?”他问道,但是樱良躺在床上看上去已经睡着了,没有回应。

他将灯关了,刚准备走向沙发就听到了樱良的声音。

“真相还是挑战?”

“真相。”

“要是我说,说我其实特别害怕死去的话,你会怎么办?”

昏暗的灯光下,樱良的手指紧紧地抓着被子,她的心这一刻无比煎熬。

志贺春树刚准备喝水的动作僵住了,随后慢慢将手中的矿泉水放了下来。

他的脑海中又浮现了樱良行李包里的画面,一捆捆的药片,胶囊,一袋袋注射器,各种各样的药品堆在一个小包里面。

如果这句话是别人说出来的,他可能会觉得对方在开玩笑,但是从樱良嘴里说出来让他无比郑重。

谁不害怕死亡呢?更别提是一个花季少女了,人生最精彩的时间才刚刚开始却要满怀遗憾地凋零,谁不会害怕?

樱良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啊,只可惜上天对她并不公平,给予了她最严重的疾病。

不过幸运的是,她遇到了非常棒的朋友,从初中就是朋友的恭子对她非常爱护。还有在高中时候遇到的志贺春树,她感觉他就像是生命中那个她等待的人,那个跟她完全不同的男生。

在梦刚刚开始的时候,疾病给了她最为响亮的一巴掌,掐住了她的脖子告诉她一切都会离开你,你会失去整个世界,会离开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属于你的。

友情,爱情,亲情都会随之而去,她要面临的是无尽的孤独和寒冷,死亡,是什么感觉?

也许只有死去的亡灵知道。

志贺春树怔怔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樱良,一句话都没说。

许久过后,才说道,“挑战。”

他不敢去回答,或者说,他不愿意去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让他无法回答,因为他并不希望她死,他想要救她,但是他发现他好像救不了她。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连那些医生都做不到救樱良,他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怎么救?

他好像根本就帮不到樱良,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就算他拼尽一切努力也只能站在一旁看着樱良死亡。

束手无策的感受太难受了,看着你心里放不下的人,在你的身边慢慢死亡,这种感受会有多么痛苦?

突然,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个曾经在图书馆里大量阅读医学书的男生,他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觉得这个男生可能会有办法。

这听起来十分荒谬,但这是他唯一能想到帮她的办法了。

樱良听到了他改变选择,说道“你也要在床上睡,不允许反对跟反抗。”

房间的大床上,两人相背而睡,同一张床,同一床被子将他们两人的心联系了起来。

这一刻,志贺春树的世界被樱良的身影占据了,他的全世界不再是书籍,而是樱良。

当他们入睡后,另一边在医院的夏小天刚刚完成了手术。

他脱力地坐在了手术室的地上,脱去了自己的手术室大衣,里面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看上去还以为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

夏小天拿起一瓶葡萄糖,用手直接捏破了瓶子,直接对着嘴喝了起来。身旁的助理看到他竟然为了补充体力直接喝起了葡萄糖,坐在他身边说道,“夏医生,去吃饭吧?休息一会。”

没想到夏小天摇了摇头,对着助理说道,“不用了,谢谢,还有下一场手术,哦对了,记得将葡萄糖的钱记在我的账上。”

夏小天开了一个小玩笑,随后又继续奔往下一场手术,他太拼了。

助理看着他坚定地步伐感觉这个男人身上好像背负着什么不得了的压力,压迫得他不能喘息,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他没有去问夏小天为什么这么拼,因为他知道,他问不出来答案的。

下一场手术开始了,夏小天再次全神贯注地进行自己的手术,他的大脑再次飞速运转起来,什么时候该怎么做,工具如何使用才能更快效率,什么步骤是多余的,如何才能将手术简单化,一个个问题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他在进行手术的途中不断修正自己的手法。

别人一场两个小时的手术在他这里仅仅需要一个半小时,并且中途大部分的操作都是他一个人完成。三四个医生合力完成的手术在他这里一个人就可以,他好像什么都知道,真让人怀疑他的大脑是怎么运转的。

突然,夏小天感觉到了头疼得厉害,他的大脑运转的太疯狂了,就像一台超负荷运转的引擎,他的大脑在告诉他需要休息。

“夏医生,休息一下吧。”助理也看出了夏小天现在的状态不好,提醒他道。

他摇了摇头,咬了咬牙再次捏破了一瓶葡萄糖往嘴里灌,他不能停下来,现在仅仅才进行了几个小时的手术,如果这就不行了那他极有可能在帮助樱良的中途就停下。

在一般的手术时,暂停一会并没有什么大碍,因为医生又不是他一个。但是当他只有一个人进行手术的时候,他停下来了就没有人接上去了,所以他必须要去习惯超负荷进行工作,同时还要保持自己的精确度。

一瓶葡萄糖,一个小时……

两瓶葡萄糖,两个小时……

三瓶葡萄糖,两个半小时……

一场手术又完成了。

“夏医生,休息一下吧?”

“不了,继续吧,我能行……”

第二天一早,樱良就收到了恭子打来的电话。

“樱良,你现在在哪里啊!”恭子的声音很大,连在洗手间里的志贺春树都听到了。

“早上好,恭子。”樱良半睡半醒地说道。

“你骗你父母说跟我一起去旅行了对吧?他们打电话来我家确认了,要瞒过他们我可是绞尽了脑汁!”

樱良从床上坐了起来,“不亏是恭子,谢谢你了。”

“而且你竟然瞒着大家一个人去旅行,又不是将死的猫!”

樱良坦荡地说道,“我不是一个人哦。”

电话那头的恭子傻了,“谁?男朋友?难道是,那家伙?”

“这件事总有一天会跟你说清的。虽然不一定能让你接受,不过原谅我吧。”

“我知道了,但是有条件,要平安回来,要给我买礼物回来,还有暑假要跟我一起去旅行。”

“嗯,我知道了。”

“还有跟那家伙说,敢对樱良做什么,我一定会灭了他的。”

樱良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了,下周见。”

讲电话挂断后,樱良对着在卫生间里的志贺春树说道。

“可能你已经听见了,恭子好像要灭了你。”

“那是我对你做了什么才会吧?你和她解释清楚我是清白的。”

“那公主抱呢?”

“诶?原来叫公主抱,我感觉只是当了一回搬家工人。”智贺春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无论如何,恭子知道了都会灭了你。”一旁的樱良幸灾乐祸道。

志贺春树手上拿着樱良给他买的帽子默不作声。

黄昏时分,他们坐在了回家的电车上,整个天空被太阳照成橙红色,天边还有大片的火烧云,看上去极为美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