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被打开的心门

樱良突然意识到了这个一直被她选择性遗忘的点。

志贺春树并不是和别人一样,那么开朗活泼外向的,他还是深陷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走出来。

世人用伪装让自己看起来坚强,志贺春树没有伪装,一直都是将自己最为单纯的一面展现在了别人眼前。

只不过,他拒绝了任何可能的友谊,没了友谊生活便没了来自朋友的乐趣,同样也不会伤害到自己。

这是他用来保护自己的方式,有点愚蠢,也有点可怜。

樱良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丝严肃,她知道如果要严肃,那么眼前这个男生可是能比自己无趣很多。

她开怀大笑回应道,“是的呢,完全相反呢。”

“安静点,这可是图书馆。”

在志贺春树的提醒下她才想起来周围的环境,连忙小声说道,“话说回来,你也去吧。”

“哪里?”

樱良一笑,“Paradise(天堂)。”

画面一转,他们来到了一家名为Paradise的甜品店内,店里人声鼎沸看上去好不热闹。

“这里我推荐水果蛋糕。”

“所以说,这种店跟女性朋友一起来呀。”

志贺春树有些埋冤地说道,这甜品店里放眼望去男生实在是太罕见了,几乎都是女孩子。

“我说啊,你想变胖吗?还是想让我变胖?每次都是自助。”

樱良吞下口中的甜品说道,“两边都不是哦,只是想要吃想吃的东西。”

“欸,你对女孩子感兴趣吗?”

“你突然说什么啊?”

“刚才开始可爱的女孩子走过都不看一眼的,你有过女朋友嘛?”

志贺春树微微低下头,“怎么可能有,连朋友都没有过。”

“一直这样?朋友女朋友都没有想要过?”樱良的语气听上去十分震惊,尽管之前有猜测,但是听到志贺春树亲口承认还是意外的。

“要是有朋友的话,可能会很开心。但我相信,比起现实,还是小说的世界更有趣。”

“所以才一直看书啊?”樱良这才知道了他一天到晚都在看书的原因。

听完志贺春树介绍自己,樱良也讲起了自己的生活。

“我呢,之前跟男朋友分手了。”

这让他有些吃惊,“因为你就快死了?”

“才不是呢,怎么可能对男朋友说这种事?他也是你认识的人哦,就在我们班上。”

“不过就算说了名字你可能也不记得。”

樱良继续说起她的前男朋友。

“他呢,当朋友的话,是个很好的人。但是变成恋人之后就不行了呢,有很多啰嗦的地方。”

这时候甜品店大门的几个女生发现了和志贺春树坐在一起的樱良。

“恭子,那边。”

顺着女生手指的方向,恭子看到了相对而坐正在攀谈的二人,她立马就有了行动。

“樱良。”恭子喊道,随后像是保镖一样站在了她的身旁。

“恭子也来了呀!”樱良看上去很是惊喜,连忙对志贺春树介绍起了恭子。

“这就是我的挚友,恭子。”

他点了点头,对于一个略有自闭的人来说,对一个刚刚认识的人打招呼实在有些困难。

但是恭子可看不惯,一脸难以置信地指着志贺春树问樱良,“樱良,你真的跟这家伙关系很好吗?”

“嗯,今早不也说了吗?”

恭子又回头看了看正在吃甜点的志贺春树,脸上写满了我很生气四个大字。

“那什么,樱良,也不是对你有什么意见,但是啊,连着两天两人独处,在交往吗?”说到最后恭子的声音都不自觉小了下去。

“不是哦。”

“那是什么?”

“所以说,是关系好呢。”

“哈?什么关系好啊?”恭子在一旁发着牢骚。

准备接着吃甜点的志贺春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眼睛一直注视着樱良。

门口恭子的朋友等急了,开始催促起了恭子。

“恭子,要走咯。”

樱良人畜无害的一笑,“不去的话,可以吗?”

这句话让恭子憋得难受,最后只能扔下一句明天让你坦白就离开了。

等恭子走了,樱良略有歉意地对他说道,“诶呀,没想到恭子也来了,我跟恭子从初中开始就是挚友了。”

“那孩子就如你所见,很强势,最开始以为是个很吓人的孩子呢,但聊了以后很快关系就变好了。”

“她是个好孩子,你也要跟她好好相处哦。”

樱良跟志贺春树说了恭子的性格,她正在洗刷恭子在他心里不好的印象,毕竟对她来说,两个人都很重要,最好其乐融融地相处才对。

从甜品店出来后,他们一路散步,不知不觉间竟然就到了海边。

现在正是傍晚时分,天空的晚霞正是最美的时候,暖阳色的光照在人的身上非常舒服。

樱良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脱下了鞋子和袜子便朝着沙滩上冲了过去。

现在的沙滩几乎没有人,偌大的一片区域仿佛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久违的自由和安宁出现在了他的心头,好像有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

樱良赤着脚在海水和沙滩的交界处蹦蹦跳跳的,看上去无忧无虑,像是一只享受生活的小鸟。

“不告诉挚友你的病情,这样好吗?”他问道。

“没事没事,那孩子很多愁善感的,说了话她每次看见我都会哭的。”

“那样的时光可不开心对吧?”

樱良在反光的海水中嬉戏,海水十分清澈,透过海面能清晰地看到海底的沙子。

志贺春树怔怔地看着樱良,这个女孩很特别,她就像来到一只在冰天雪地飞舞的燕子。

在冰冷自我的志贺春树面前尽情地将自己的光彩照进他的心中,仿佛想要驱走寒冷的冬天,带来温暖的春天一般。

停下了嬉戏的脚步,樱良对着太阳仔细打量着手中的小石头,它是翠绿色的,在阳光的照射下非常好看。

海风带着海水的清凉拂过她的发间,吹向静静坐在一旁的志贺春树。

他起身了,朝着在沙滩上写写画画的樱良走了过去。

“你。”

“嗯?”

“你真的会死吗?”

樱良转过了脸,那一副天使般的面容在暖阳的照射下,说出了回答,“会死哦。”

两人在沙滩上散步,樱良走在前面,志贺春树手里拿着樱良的鞋子和袜子跟在后面。

“这种事只能跟你说呢。”

“你的话,会是唯一一个,会同时给我真相与日常的人吧。”

“医生的话,一直只会告诉我真相。”

“家人会对我的话全部反应过度,想维持日常都难。”

“恭子跟其他人一样,知道了的话就会对我十分见外。”

“但是只有你,即使知道了真相,也会跟我度过日常。”

“所以呢,跟你玩,很开心。”

樱良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志贺春树提着鞋的手用力握了起来,他的内心显然并不平静。

樱良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光着脚丫在空中晃荡,“这么热也很棒呢,说不定是最后的夏天了,不好好享受的话……”

志贺春树将鞋子袜子放在了樱良的身旁,她道了声谢谢之后便继续说道。

“说到夏天的话,果然得是海水浴呀,烟花呀,祭典呢,还有一夏的恋爱冒险,一夏的恋爱,一夏的差错。”

志贺春树往另外一个相邻的凳子坐去,他并没有选择坐在樱良身旁的凳子上。

还不到,时间还不到,距离,也还不到。

“难得作为女高中生,经历一两次那样的事也不错呢。”樱良拍了拍手中的沙子说道。

“简单地说,你还有想要找个恋人的想法吧?”

他询问道,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樱良的回应。

“怎么了?”

他撇过头去看才发现樱良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自己。

“有想要找个恋人的想法的话,你会为我做些什么吗?”

“诶?”他有些意外。

“什么意思?”

志贺春树的脸颊隐隐有了泛红的趋势,不知道是因为夕阳的照射还是因为他脸红的原因。

樱良摇了摇头,回答道,“没事,没什么意思。”

“要是觉得我的发言全都有意义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樱良换上了鞋子袜子站了起来,随后轻盈地跳了起来,转身指着志贺春树。

“不要一个劲地当个书呆子,你要跟更多的人接触!”

樱良说完又露出了她那治愈的笑容,发出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他抬着头,半张着嘴,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少女,他的世界被解封了。

蒙尘的心被她温柔地用手指擦去了一抹灰尘,露出了如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心灵。

时间一转,画面又回到了教室。

志贺春树站在窗边看着正在聊天的同学们,突然身后再次传来了那个声音。

“要口香糖吗?”黄发男生第二次问道。

他又是像之前那样拒绝了黄发男生的好意。

“你呀,果然在跟樱良交往吗?”

正在擦窗户的志贺春树头也没回说道,“没有。”

“但是最近关系好像不错嘛,发生什么了吗?”

志贺春树停下了手上的活,开始思考。

但是这个时候黄发男生突然不打自招了起来。

“话说你不会以为我是因为喜欢樱良才问的吧?不是哦,我呢,我喜欢更加文静的女孩子呢。”

他的脸上隐隐有汗水流下,这副表情想让别人相信都难。

恭子一脸凶相地从他的身后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一袋垃圾。

“在这偷什么懒呢。”恭子问道,一脚踹在了黄发男生的屁股上。

“哎呀!”黄发男生捂着屁股大喊,“才没有偷懒呢,只是在想给他个口香糖。”

“果然在偷懒嘛不是,能帮我倒了垃圾吗?”

“交给我吧。”

黄发男生一手提着垃圾一手捂着屁股走了,看得恭子都不自觉地怀疑道,“我没踢得那么重吧?”

然后她又转过身眼神犀利地看向志贺春树,“你也好好打扫卫生啊。”

随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看着恭子离开,刚准备继续打扫卫生突然看到了讲台前樱良正在比划着一堆手势,他看了半天也没看懂,索性继续擦起了窗户。

夜晚,志贺春树在家中,他的手机又收到了新邮件,发件人的姓名正是“山内樱良”。

正在看书的他放下了书本,开始阅读起了邮件。

“明天开始就是连休了,我就直说了,有空吗?”

“连休我想坐电车出远门,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他回复道,“在你死去之前,去你想去的地方就好。”

“那就,明天早上在车站集合,绝对不可以违约哦。”

两人对于双休的安排就这么定下了。

与此同时,刚刚从医院走出来的夏小天看了看时间,他猜到了明天的连休应该就是志贺春树和樱良出去玩的日子了。

说起来他来到剧情里好像就没有和主角做什么互动,刚好他从晚上才开始才亲自进行手术,白天还是可以去送送他们的,而且那家春天咖啡店他也很有兴趣去看看。

来到了剧情的世界中,总得要去去一些自己之前一直想去看看的地方吧。

深夜的星星很亮,在漆黑的天幕上非常显眼,夏小天吹着夏日深夜的凉风,呼吸着这夹带着樱花香气的空气,深深吐了一口气。

他的实习日期终于过去了,在院长的陪同下和助手的辅助下,成功一个人完成了一台小手术,这才合格地从院长那里转正了。

接下来的时间,从明天晚上之后,他将变得异常忙碌,因为他要全身心投入手术中,拼命汲取手术经验,在樱良出事前能够独立完成一个换内脏的大手术。

不客气地说,这几乎不可能,因为在他的打算中,他并没有要在医院里面进行的意思,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擅自帮病人进行手术。

他唯一的办法便是将工具拿走,放到自己住的地方给樱良进行手术。

而能够光天化日之下将人带走的途径很少,但是救护车就是一个。

而能有机会派上用途的,就只有一次机会,他必须确保在那之前一切都万无一失。

这个疯狂又看上去可行的计划在他的大脑中演练了很多遍,现在只要将准备工作都完成就好了。

“樱良,你不会死的,因为这是我说的。”

夏小天的手放在了腹部的左上方,对着天上最闪亮的星星轻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