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和志贺春树类似的人,他们封闭自我,将自己孤立于社会,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引起他们的共鸣。

孤立无援的老奶奶和女店长,看到了却默默路过的小情侣和西装白领。

他们没有做错,也没有做对,只是做好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很多类似的霸凌事件正是因为人们的忽视,或者看到了也当作没看到才会愈演愈烈。

当樱良做了这个出头的人后,许多心里还担心老奶奶的人们纷纷围了上来,虽然他们并没有直接帮助老奶奶和樱良,但是他们站在那便是一种无声的支持。

我们可以不出头,可以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走下去,但是当他人站了出来,我们可以跟在他们的身后,支持他们。

就像那句话一样,如果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更美好。

春天咖啡店里,两人相对坐在大厅的位置上,樱良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不由得感慨道,“真是发现了一个好地方呢。”

“樱花在春天绽放的理由,你知道吗?”

“其实樱花凋零后,三个月后就会开始长新的花芽。”

“当到来年天气变暖,然后才一口气盛开。”

“樱花在等待盛开的时机,很美好不是吗?”

樱良美美地说道,随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樱花在等待盛开的时机,樱良同样在等待一个时机。

志贺春树喝了一口咖啡,没有去作答。

樱良拿出手机将这家店的名字告诉了恭子,打算下次让恭子和志贺春树一起来这家店喝咖啡。

“对了,把邮箱告诉我吧。”樱良询问道。

“才不要。”

他几乎没有思考便拒绝了。

“真是的,把手机拿过来,这可是到死为止的短暂的交道,要是不能紧密地联系的话可不好。”

樱良就这么突然闯进了志贺春树的世界,一点道理都不讲,直接打开了他世界的大门。

晚上回到家中,他的母亲正在看新闻,电视上播放的是最近发生的命案。

“确认到了被刀具刺死的女生,现在还在为找寻犯人而搜查中。”

听上去离他很遥远的新闻却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当天晚上,志贺春树收到了樱良的短信。

【今天谢谢你陪我,我很开心哦,到死为止都要好好相处哦,再见!】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第一次他用手机和朋友聊天。

另外一边夏小天已经离开了图书馆,他同样知道了这个新闻,但是现在并不是出手的时候,他还需要这个凶手。

夏小天径直走向了那家未来樱良会入住的医院,他需要经验,大量的手术经验,只有医院才有这样的条件,所以当他学完了所有的手术知识后就立马去准备进行实践。

他进入了医院,由于是晚上,病人并不算多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招收人手。

“你好,我想来应聘。”夏小天对前台的小姐姐说道。

“应聘?好的,请跟我来。”前台小姐姐领着夏小天前往了医院内部的办公室,这里正是进行面试的地方。

“系统,有没有大学毕业的文凭?帮我伪造一个比较牛的大学文凭?”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一无所有,连个能证明自己懂医学知识的证明都没有,这要是自己跟个二愣子一样去应聘,他们要是能应聘都有鬼了。

“可以,扣取100点情绪值正在兑换哈佛大学医学专业毕业证书,正在传送……”

夏小天的手上突然多出了一份毕业证书,身前带路的小姐姐回头一看脑海中多了些疑惑,刚刚好像这个男人手上没有东西的吧?算了,管他的。

随后夏小天便走进了医院的院长室,这里面坐着的正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您好。”

“您好。”

夏小天和白发苍苍的院长打了声招呼,两人相视而坐。

“你想应聘什么职位?”院长开门见山地问道。

“外科医生。”

院长来了些兴趣,这么年轻就想当外科医生的小伙子可不常见,“你有什么资历能让你觉得你能胜任么?”

夏小天将手中的毕业证书递给了院长,封面上正印着哈佛大学医科的英文,这家世界顶尖大学的毕业证书足以证明他是一个优秀的人才。

“你拥有丰富的理论知识,但是缺乏手术经验和实践理论。”

院长一眼便看出了他的问题所在,可以说夏小天现在的理论经验足以在整个医院里都排得上号,但是论起实践,他可能连一个昨天刚来旁听的实习生都不如。

“是的,这正是我想要应聘的理由。”夏小天也没有否认这一点,他确实缺乏实践经验。

“行,现在开始,你便是松下医生的助理,去外科找他,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旁听,一个星期后你亲自进行一场手术,到时候我会旁观。”

院长的话夏小天表示双手同意,虽然学历是假的,但是他的理论知识已经达到了一个峰值,论将图书馆里所有的外科医科书看完并且全部记住他的理论知识将有多么丰富,怕不是一个人形的外科图书馆。

在外科,夏小天见到了正在准备手术的松下医生,他走上前冲着松下医生打了个声招呼。

“你好,松下医生,我是新来的助理。”夏小天恭敬地说道。

松下医生带着口罩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让夏小天跟上他,马上就要准备手术了,他必须得现在前往手术室。

夏小天穿上手术室的衣服,站在松下医生的旁边准备尽起自己助理的职责。

其实松下医生打一开始便没有将夏小天看作助理,而是将他看成了一个托关系的实习生,能不添麻烦都不错了,至于帮忙那还是算了吧。

当手术开始,夏小天的脑袋开始飞速运转起来,这颗为了医学而生的脑袋从现在开始疯狂地将脑海中的知识一点点运用到现实中,工具,位置,注意事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所有的知识这一刻在他的大脑中刮起了头脑风暴。

“帮我拿……呃……”松下医生刚准备指挥夏小天去拿他需要的工具,没想到夏小天竟然早就准备好了工具在一旁等着自己。

松下医生惊愕归惊愕,但还是像往常一样拿起了工具进行手术。

整场手术,松下医生从来没有觉得手术会如此顺利,只要他下一步需要的工具或者辅助,夏小天都会立马配合起来,出了偶尔有些小失误,手抖以外,这个助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进行了几十年的老医生一般。

松下医生结束了手术坐在休息室里,夏小天也满头大汗地坐在一旁开始回顾刚刚的手术经历,他刚刚几乎是用大脑将整场手术的所有细节和过程都记了下来,同时还要配合松下医生的手术,他的脑细胞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

“嘿,你的名字叫什么?”松下医生主动询问到。

“夏。”

“夏?真是奇怪的名字,不过,你的工作的做的很不错,希望下一次你还是我的助理。”

“谢谢松下医生,我会努力做到更好的。”夏小天感激地点了点头,只有不断实践他的理论知识才能化为实践经验,不然就算他有机会直接操刀可能也会出大乱子。

深夜,当松下医生离开了医院后,他独自一人来到了一个进行上课的房间。

没错,即使作为医生,他们有的时候也会一起上课,这里面有着许多人体模型还有假的工具,这些都是用来演示讲课的,但是现在却成为了夏小天最好的模拟工具。

他将人体模型放在了桌子上,将今天手术学到的知识一点点运用在了上面,他必须得尽快学会如何一个人做手术,一个人做一场手术的难度和一群人做手术的难度完全就是两回事。

在他大脑的模拟中,每一次都会因为太过仓促而让病人受到伤害,他不断地改进自己的手法,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最快,一双手眼花缭乱地在人体模型上比划,手术刀在他手中像是在飞舞一般。

准备下班回家休息的院长路过了用来进行授课的教室,他看着教室里面的灯光心里有些奇怪,“这么晚了,怎么灯还没关?”

他走到了门口,透过窗户他看到了一个年轻人正在全神贯注地进行模拟手术。

院长推了推眼睛,他认出了这个年轻人正是今天来应聘的夏小天,随后不得不感慨道,“怪不得人家能从哈佛毕业,就冲这份拼劲,什么做不到啊……唉,老了……”

院长离开了,临走前将门口的无人使用的牌子翻了个面,将请勿打扰放在了外面。

一夜过去了,志贺春树重新踏进了班级,他坐上了属于自己的座位,只属于自己,没有人来打扰的位置。

班上许多人正在讨论着什么,从他们不断朝着志贺春树投来的目光看来,这话题的中心应该正是他。

这时,樱良也来到了教室,今天的她换上了深蓝色的外套,头发也扎成了双马尾,胸前别着蓝色的蝴蝶结,看上去活脱脱一位青春靓丽的美少女。

“大家好!”樱良跟大家打起了招呼。

恭子气势汹汹地离开了坐着的桌子质问道,“樱良,你跟那家伙是什么关系啊?”

樱良看了看恭子,开启了卖萌的模式,憨憨一笑糊弄过去。

志贺春树的位置前,一个黄发学生坐了下来和志贺春树聊起了天。

“你呀,跟樱良关系很好吗?大家都在谈论你们昨天在一起玩呢。”

“没什么,只是偶然碰到了。”

“嗯?是嘛?”黄发男生像是想起了什么将口袋里的口香糖拿了出来,询问道,“口香糖吃吗?”

“不了,不用了。”志贺春树端着书籍回答道。

“哦,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要告诉我哟。”说完黄毛男生便离开了。

他的身后樱良正被她的伙伴们围着讨论着。

“明明可以介绍给你更好的男人的。”

“是啊,那家伙配樱良太浪费了。”

樱良解释道,“不是那样的,只是关系好呢。”

若是让他们继续说下去指不定还会说些什么呢。

“早安。”这时,帅气阳光的班长走了进来。

和无人问津的志贺春树比起来,帅气的班长一走进班上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同学们都和班长打起了招呼。

“樱良,之前提到的乐队的CD我在车站前的店找到了。”班长将一份CD递给了樱良。

樱良拿到CD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这不是绝版了的超稀有的吗?”

“我已经听过了,借给你吧。”

“Thank you。”

隆弘班长和男生们站在了一起,所有的男生都和隆弘关系很好。

樱良的朋友看着隆弘的背影说道道,“交往的话隆弘多好呀,体育万能,才色兼备,这种帅哥班长。”

“所以说才不是那样呢。”樱良说道。

“樱良你可是能选择的,好好地选一个。”

“没错啊!”

……

相比起樱良这边的热闹,志贺春树那边就像是无人问津的地方。

他独自坐在座位上,孤独地看起了自己的书。

昨日刚刚被撬动的心门又被紧紧关上了,也许孤独便是他最好的归宿。

下课后,他又像往常那样去了图书馆,今天他又看到了那个不停翻书的男生。

志贺春树隐隐有种感觉,对方可能是跟自己一样是一个孤独的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夏小天的身上总能看到一股拼命的感觉,志贺春树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夏小天会每天都一副与时间赛跑的模样。

当志贺春树开始整理书架的时候,樱良来了。

“今天,我也有个想在死前去的地方呢!”她来到志贺春树的身前说道。

志贺春树没有答应,“是吗?我的话就算了,又要被大家揶揄,很烦的。”

他其实也听到了同学的讨论声,在他们的眼中自己并不适合樱良,甚至他就像想吃天鹅肉的那只癞蛤蟆一样。

“哈,说起来我想起来了,你跟其他同学说,跟我关系并不好了吧。”

“嗯,怎么了?”志贺春树坦然地承认了。

“不是给你发邮件了嘛,死前要好好相处。”樱良有些哀怨地说道。

“我要只是被大家观察就还好,被搭话,问东问西的很讨厌。”

“也有不能暴露你病情的顾虑,且不说不夸我,我可没有被你生气的理由。”志贺春树补充道。

“不仅是对肉的喜好,我跟你的方向性还真是合不来呢。”

樱良站在原地说道,志贺春树听后停下了脚步,他非常认真地说道。

“可能是吧,我们是完全相反的。”

在他的世界认知中,一个孤独成了习惯的男生怎么会和一个人缘关系特别好的女生发生什么故事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