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的胰脏给你吃哦

志贺春树指了指坐在一边奋笔疾书疯狂学习的夏小天,这是他们第二次遇见他了。

“有的人一直很努力,因为他们正在为逝世前能做的事情奋斗。”

樱良看到了当初那个被他当作痴汉的夏小天,连忙鄙夷地说道,“他会不会是装的啊?”

志贺春树摇了摇头,“他每一天最早来,最晚走,从进来图书馆之后,没有一分钟休息,整天泡在医学书里。”

樱良听完露出了吃惊地表情,“真的会有这种人吗?”

她的视线望向夏小天,画面也跟着对准了奋笔疾书的夏小天。

这是第一次,大的画面中出现了小画面的主人公。

可惜的是,夏小天因为一直低着头奋笔疾书,过眉的长发将他的面貌很好地遮挡起来了,这让一直好奇的人们炸锅了。

【为什么他一直在学习啊!我感觉他看书跟翻书一样,每一页就停留那么几秒钟,他真的有看进去吗?】

【不要吧,怎么他一头的长发!不是说学医的会掉头发么?怎么他的头发长到低头可以遮住脸!弄得我都没有办法看清他的脸了!】

【真的有看书这么快的人么?我觉得这速度都超过我看小说的速度了,可是我是看那种我非常喜欢的爽文,为什么他看那么多复杂的医学书还能这么快?】

【这可能便是普遍医学生的学习状态吧,难怪当医生这么难呢,原来这么辛苦。】

【咳咳,其实,我身为一个医学生,其实并没有拼命的,虽然我们都很努力学习,但是像他一样的太少了。】

【他的状态就像是我即将期末考试临时抱佛脚复习的状态,拼命地看书,但是我就算复习也没有这么快呀,他是不是正常人??】

【有可能是脑子非常好使吧?毕竟有天赋的人总是和别人有所区别。】

……

关于夏小天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但是他现在根本无心去管外界的情况,甚至连樱良和志贺春树都没有注意到,他只是一心沉迷于医学的世界。

解剖学,人体学,手术注意事项,手术入门,胰脏如何移植等等一系列跟樱良有关的书籍。一个星期的疯狂阅读,让他掌握了大量的基础知识,这颗医学脑袋真不愧是医学脑袋,学得任何跟医学有关的知识几乎过目不忘。

再需要一点时间,他就能彻底了解所有的手术知识,到时候他就该去想办法去试试手,增长一些手术经验。

夏小天揉了揉自己满是血丝的双眼,他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眼球更是通红无比,这些天他几乎没有休息,闭上眼睛大脑中也在不停播放手术知识,他在大脑中模拟一个人的手术,一次又一次。

他没有放弃的打算,也没有休息的想法,他的时间不允许他去浪费,哪怕一秒也不行。

画面短暂地停留在了夏小天的身上,很快又回到了志贺春树和樱良的身上。

“话说起来,这个里面的列表写着在逝世之前想做的事情,”樱良举起了她手中可爱的日记本,连忙凑到了志贺春树的身边,“可以特别让你陪我一起做!”

志贺春树显然有些不相信,对于陌生的朋友他一直都是那么谨慎。

“突然说什么呢,和刚刚说过的话矛盾了。”

樱良没有继续志贺春树的话,而是反问道,“等会你有约吗?”

很快她又自问自答道,“你没有朋友所以闲着的吧?”

“抱歉,容我拒绝。”

志贺春树说着就像继续自己的工作,刚准备拿起书籍就被樱良的手给直接按了回去。

“咦?是你叫我去过我自己所喜欢的生活的,不是吗?”

“诶?那个可不是这个意思。”

突然樱良的脸凑到了他的面前,“我想让你陪我。”

志贺春树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人生中,第一次……

放学后,在一家烤肉店里樱良高兴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太好吃了!”她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坐在对面的志贺春树说道,“烤肉店的话跟家人来啊。”

“别说那种话,吃内脏吧,内脏。”樱良用筷子夹起一块块烤内脏放入他的盘中,看上去就像是正在照顾另一半的女朋友一般。

“等等。”志贺春树用筷子夹起了一块烤内脏放在眼前仔细端详。

“那是烤胰脏,胰脏哦。”樱良嘴里还在咀嚼,含糊不清地说道,说完又继续吃了一口饭。

“难不成吃牛的内脏也是治疗的一环吗?”他有些好奇地问道。

“只是喜欢吃烤内脏而已,要问我爱吃什么的话,会回答烤内脏哦。”

“老板,再来点牛肚和牛心。”

“好的!”

志贺春树看着大吃特吃的樱良忍不住问道,“你没有饮食限制吗?”

“基本上没有,不过这似乎都是多亏了最近十年地科学进步。”

樱良手上将生肉放进烤炉,嘴上也继续说道。

“人类的力量真是厉害呢,虽然得了病,不过完全不影响生活。”

这时老板也端着牛肚和牛心上来了。

樱良看着烤架上被烤得金黄的内脏说道,“我讨厌火葬。”

刚准备吃下烤肉的志贺春树一愣,“这是适合一边吃烤肉一边闲聊的话题吗?”

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人被火葬时炙烤的画面。

“我的胰脏给你吃也无所谓哦。”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樱良笑了笑,接着说道,“那之后我查了一下,外国好像有一种信仰,胰脏被吃掉,灵魂就会继续活在那个人心里哦。”

“我不要啊,你的灵魂好像会很吵闹。”

樱良听了哈哈大笑,不得不承认好像真的如此。

“说起来,班上没有和你关系好的人吗?我感觉对你的事情完全不了解。”

樱良的问题让志贺春树有些难回答,不过他还是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樱良。

“估计大家觉得我是个不起眼的同班同学,或者评价只会更差。”

“那是他们本人告诉你的吗?”

志贺春树突然抬起了头,表情有些诧异。

“没听他们说哦,不过我觉得他们就是这样想的。”

樱良看着志贺春树的眼睛说道,“这样子是不会知道的吧?只不过是想象的而已吧,又不一定是这样。”

“不管正确还是错误都无所谓,只是我喜欢这样想而已。”

“我喜欢想象别人是怎样看待我的。”

樱良吃下一口饭瞪着大眼睛望着他,“那你觉得我是怎么看你的?”

“一样的吧?不起眼的同班同学。或者是,藏有秘密的同班同学。”

樱良做出思考的表情,最后笑了笑说了句,“谁知道呢。”

“所以对我来说哪边都行。”

“可是,你为何会浮现出这种想法?”

“知足者富。”志贺春树突然冒出一句文言文。

“嗯,那是什么?”樱良歪了歪脑袋,看上去十分可爱,只是志贺春树并没有欣赏的念头。

“我把家人之外的所有人际关系在脑海中想象好了,被喜爱或被讨厌都只是我的想象。”

“只要对自己无害,不管喜欢还是讨厌都无所谓,所以我对别人没兴趣,于是别人也对我没兴趣。”

这一刻,志贺春树埋藏心底多年的话终于说出了口,他积压了多年的寂寞和孤独在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听他诉苦的对象。

在他的世界中,他便是那被所有人孤立的对象,不会有人喜欢他,他也不会喜欢上别人。

自卑,胆小,害怕社交,恐惧社交,到现在一点社交都没有,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孤立的个体。

从志贺春树的话语间能看出他现在的完全将他的内心封闭了,和他人的交际关系都是依靠想象,这得是有多么孤立才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

“我有兴趣哦。”樱良郑重地看着志贺春树说道。

“什么?”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才不会约自己没兴趣的人出来玩呢,不要把我当傻子。”樱良气呼呼地说道,小嘴也嘟了起来。

志贺春树突然开始发楞,他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竟然真的会说出这样让他不敢相信的话。

心情突然变好的他还难得地开起了玩笑。

“虽然有时候,我觉得你很傻,但可没有把你当傻子。”

志贺春树看着一边听着自己说话,一边赌气拼命往嘴里塞烤肉的樱良感觉世界好像开始发生变化了。

“你可能是觉得没把我当傻子,但是我就是不高兴!”

樱良开始拼命夹起烤炉里面地烤肉往志贺春树的盘子里夹,看架势好像不把烤肉都夹给他都不罢休。

“我吃不了那么多!”

……

两人吃完烤肉后开始在街道上饭后散步。

樱良看着灿烂的阳光感叹道,“天气真好。”

“就在这样的时节里死去吧。”

一旁的志贺春树听见樱良说的话还以为她还在闹别扭。

“才没有……”

俩人进入了一条小巷子,在小巷子的出入口立着一个自行车禁止入内的牌子。

刚走进小巷里,他们就被不远处的吵闹声吸引了注意。

“奶奶,都怪你,我的一副都被弄脏了!”一个看上去是不良少年的人站在一个倒在地上的老人前说道。

他的表情写满了不耐烦和嫌弃,膝盖部位的裤腿湿了一片。

“清洗费,你会赔我的吧?”不良少年眼神威胁地看向孤立无援的老奶奶。

一旁的女店长看不下去了,出言帮衬道,“明明是你们骑自行车撞到的嘛!”

不良少年听到后立马就站起了身,凶巴巴地看向女店长,“明明就是这老婆子在马路中间站着吧,你能代替她赔钱吗?”

周围路过了许多人,有年纪较轻的情侣,有一身西装的白领,周围的店家也都跑出来查看情况,只是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

志贺春树微微叹了一口气,“从那边走吧。”

可是樱良站在原地没有离开,她紧紧握着书包的背带,心里做下了决定,连忙跑向他们。

不良少年凶神恶煞地朝着女店长伸出手讨要钱,语气十分不客气。

“喂!干啥呢!赶紧给我钱啊!”

突然,身边传来了一个突兀的声音。

“明明是你们不好吧!”

不良少年转头看去,说话的竟然是一个女高中生。

樱良跑到他们周围第一时间就蹲下来询问老奶奶的情况,看得出来她的心里十分担心老奶奶的安全。

“没听见吗!明明是你们的错啊!”

樱良看不良少年盯着她一言不发再次重复了一遍。

他感觉非常恼火,“搞什么,你这家伙……”

樱良站了起来,语气坚定地冲着不良少年说道,“这条商店街明明就禁止骑车,那个牌子你都看不懂吗?赶紧道歉啊!”

这一举动彻底将不良少年激怒了,他一把揪起了樱良的领子,朝着她怒吼道,“搞什么,臭小鬼,想挨揍吗!”

不良少年的声音很大,很多人都听到了,那些原本不去多管闲事的老板从商店里走了出来,想去帮衬帮衬。

“什么?还想用暴力?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上法庭了绝对是你们的错!”樱良仿佛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依旧挺起胸膛据理力争。

这时一旁的小路两个治安管理人员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嘴里还喊着住手。

不良少年一看到安保人员就有些害怕,樱良一笑,事情不妙,她往后蓄力,随后一脚踢出。

“这是老奶奶的仇!”

一脚直接踢中了不良少年的两腿之间,被命中要害的不良捂着裤裆痛苦地坐在了地上。

他的同伴还想出手教训樱良,却被周围的人阻止了。他们看着倒地不起的不良少年哈哈大笑,看到恶人受罚他们心里感到非常愉悦。

一声声赞叹从人群当中发出,志贺春树听到这些对于樱良的夸奖,心里仿佛有一根心弦被撬动了。

樱良和老奶奶道别后就急忙拉着志贺春树逃跑,他的手被樱良紧紧握在手中,一路被拽着一直到一家咖啡店才停下。

“干嘛,做这些多余的事?”志贺春树一边大喘气一边问道。

樱良歇了一口气像是后知后觉般说道,“拼死做的话,什么都做得到呢。”

志贺春树抬起头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你这话,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字面意思的呢。”

樱良走向了这家名为Cafe Spring(咖啡春天)的咖啡店。

“快看快看,这家店的名字很适合我吧。”

“好,就进这吧,说到春天的花,那当然是樱花了。”

“你在说你名字的事吗?”

“反正跑了这么远也口渴了,进去吧。”

樱良说了一个非常好的理由,随后直接走进了这家咖啡店,志贺春树也只能跟着进去。

他现在并不知道,这家咖啡店对于他和樱良会有怎么样的意义,未来的那一天还会再次来临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