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当人们还在忙碌于生活的时候,天空突然响起了一个非常有磁性的男声。

“对你来说,活着,是怎么样的事呢?”

“活着,就是和某个人心灵相通,认可某人,喜欢上某人,变得讨厌某人,和某个人在一起会很开心,和某个人牵手,这就是活着。”另一个如银铃般的女声回应道。

听到声音的人们纷纷抬头看去,这突然出现的声音极有可能是天空再次出现了异象。而有些人光是听到了这句台词便隐隐猜到了这接下来将要出现的动漫。

城市里的樱花树突然疯狂掉落樱花,魔都里大量的樱花形成了一片樱花海向着天空飞去,同时天空的四面八方都有粉色的花海飞来,最后所有的樱花汇聚在了一起,它们像是拼图一般一块一块地落在天空的木板上。

最后在天空上形成了一副图案,一个身穿校服的可爱女生转过身看向画面,她的前方是一个穿校服男生的背影,身旁是一片片粉红色的花海。

她叫樱良,他叫志贺春树,它叫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小时候你可能听过这么一个脑筋急转弯:

什么东西,明明是自己的,却总是要被别人用?

——答案是名字。

但如果,一个人没有朋友,整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的名字还会被使用吗?

志贺春树,一个极度自闭常年将自己封闭在自己世界中的男生,从来没有朋友,对于人和人之间的交际关系从来只会在脑中幻想的男生。

在整部动漫里,他几乎都没有名字,仅仅在结局的时候,他的名字才被说了出来。但在那之前,他对世界抱有相当程度的冷漠,不愿意交流,名字逐渐变成了一个没人用的东西,没有人希望知道他的名字,也没必要写出他的名字。

他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少年。

而樱良和志贺春树是完全相反的一个人,她外向,积极,每天看上去都充满活力,好像没有任何烦心事,但是她却身患重病。

她的未来是渺茫的,当别人能幻想自己以后能否找到一份好工作,找到一个好对象的时候,她的幻想是那么的简单朴素,她只想活下去……

她是一个没有未来的少女。

一个没有名字的少年和没有未来的少女相遇了,他们各自的选择让他们之前多出了许多故事,最后,没有名字的少年有了名字,没有未来的少女却不在了……

如果虐心能够分成几个等级,那么这一部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一定在前列,不去想的时候,它像是一块亮晶晶的宝石,但当你去触碰它的时候,宝石上面的棱角格外尖锐以至于让你下意识去放开它。

也许它最好的结局便是放在记忆的尘埃中不去管也不去碰,就让它被埋藏在记忆沙漠的深处,作为一处等待被挖掘的宝藏。这宝藏里没有金银珠宝,有的只是刻骨铭心的伤感和钻石般的眼泪。

所有看过这部动漫的人在看到天空的图象时,他们一边哀嚎,一边拍手叫好,因为这一部让他们伤心许久的动漫终于要被重新定义结局了。

【这又是有生之年系列,请允许我献上我的膝盖,球球了,千万要把这部动漫给改变啊!】

【如果我想吃你的胰脏不能改变,恐怕改变了一切也无法平复我心上的创痕,请老天一定要改变它!】

【这是我之前看过的动漫,我非常喜欢,甚至将它放在了我心中的第一,第二名我看过了无数遍,但是这部动漫,我只看了一遍……】

【还不知道有没有勇士会二刷或者三刷,怕是要哭成泪人了,致郁电影的名声可不是吹的,这是有了成千上万的受害者才被冠以的名号。】

【许个愿,希望樱良一切都好,不会死亡,希望樱良和志贺春树在一起,希望他们会白头偕老。】

【不得不说,看着一个半年后就要死掉的女孩,在你面前活力满满,时不时地拿自己的寿命开个小玩笑,眼底全部都是青春的可爱样子,很少有人不会心动。】

【救救樱良!一人血书求拯救她!】

【+1+10086】

……

许多人找好了位置,搬来了一盒又一盒的纸巾还有毛巾坐在空地上,这一切准备都是为了预防即将出现的泪点,他们生怕自己看哭了没有地方擦。

许多高楼上都将顶楼改造成了露天观影台,只是上面没有幕布,他们看的就是天上那一块最大的幕布。

随着画面继续变换,偌大的天空荧幕分成了两块画风一致但是内容完全不同的画面,大的画面是樱良和志贺春树他们的画面,另一块小的则是一个第一人称视角,画面上的主人公正在不停翻阅着枯涩乏味的医学书。

网友们纷纷表示并不理解,这怎么会突然多出一个画面,看上去还是路人甲的视角,怎么会突然多一个毫不相关的画面?

【是不是异象出了问题?比如什么误差,或者出了故障?导致弄了一个路人的视角?】

【不会吧,这是天地异象,又不是什么电脑系统,怎么可能会出故障?而且我看这本书上的图画好像是人体器官的?】

【咳咳,作为一名医学书,我可以告诉各位,这本医学书的知识都是跟手术和器官有关的,大概讲的是如何做手术之类的。】

【可是这跟剧情有什么关系么?我觉得没有一点关联呀,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这有什么,反正只要看到剧情的画面就行了,我还在等着剧情改变呢!】

【各位先看吧,不要过早下定论,反正来观看天地异象的都是对动漫抱有真心喜爱的观众,我们只要静静观赏就行了。】

【楼上说的对,都别吵了,一起来看吧。】

画面一转,镜头来到了一家大医院里面。

宽阔的医院大厅光线非常好,志贺春树手上拿着手机正坐在等候区等待。

今天他要去拆掉盲肠手术留下的线,所以并没有去学校。

医院的叫号已经到了52号,他看了看手中号码牌上的54号继续等待。他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波动,看上去如同一滩死水,很难想象如此冷漠的眼神会出现在一个本该积极活跃的男高中生身上。

身后突然跑来了两个互相嬉戏打闹的小孩,他们的热闹和志贺春树的平静仿佛一点不相通。

两个小孩打闹的过程中,不小心将对面椅子上的一本黄橙相间的日记本撞倒了。

志贺春树将其捡了起来,他四周端详了一番,并没有看到失主。出于好奇心,他翻开了日记的最后一页,看到了这本日记的名字。

“共病文库。”

他对这本日记更加好奇了,随手翻开了几页便有些吃惊,他那波澜不惊的眼眸第一次出现了波纹。

“胰脏?死亡?”他自言自语道。

“那个,是我的。”樱良背着双肩包穿着校服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

背后灿烂的阳光照在这个女孩的身上,像是想要驱走她身后的黑暗。

志贺春树有些发楞,没有想到自己随便捡到一本日记刚开始翻看就被失主发现了,更没有想到失主竟然就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樱良。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无比尴尬,但好在开朗的樱良很快便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

“吓了一跳吗?”

她说话的声音和刚刚丝毫不同,如果说刚刚听上去像是一个温柔文静的女学生,现在便是一个外向且豪放的女孩。

她朝着志贺春树跑了几步来到了他的身前,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对方的脸上。

“不如说,是我吓了一跳。”

“还以为弄丢了,慌慌张张赶过来找,你却拿着它。”

志贺春树又恢复到了之前处事不惊的模样。

“是吗?”

这时医生的叫号也来到了54号,到志贺春树了。

“那就这样。”志贺春树将日记归还给了樱良,随后便从樱良的身旁走过。

“你看过了吧……这本叫做共病文库。”

“自从知道了自己胰脏的疾病,我像日记一样带着它。”

樱良说了半天突然发现对方竟然一点表情都没有。

“嗯?难不成你以为这是开玩笑的!我可不是那种恶趣味的人。”

可是志贺春树还是自顾自地在整理自己的行李,这让樱良感觉到了一种名为被忽视的待遇。

“我的胰脏已经不行了,再过不久,我会死去。”樱良语气低沉地说道,她的双手紧紧握在日记上。

终于,志贺春树整理完了行李,他回过头像是对待陌生人一般回应道,“啊,是吗?”

那平静的眼神让樱良有些不敢相信。

“诶!?就这样?”她大声说道,整个医院的大厅都能听到她的声音。

“你有认真听吗?一般来说会吃惊一下,说句美人薄命之类的安慰吧?”

“或者,你就没有其他反应了吗?”

她的眼神紧紧盯着志贺春树的眼睛。

志贺春树将脑袋撇到一遍,仔细思考了一番,简洁地回答道,“没有。”

樱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开始抱着自己的肚子疯狂大笑。

“真的假的?抱歉抱歉。”

“我要去付款了。”志贺春树没有再去理会樱良,而是离开了这里。

樱良回过头,一双清澈的眸子望向了他的背影,她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可惜谁也不知道。

志贺春树回家的小路上,他猛然发现那个医院里遇到的樱良竟然正站在自己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等着自己。

樱良像是刚发现他一样,挥着手跟他打起了招呼。

“真偶然呢!”

志贺春树的反应极其真实,他直接转身走向了另一边,还说道,“真抱歉,我不会跟你所谓的偶然打交道。”

有的时候,平淡的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表达出来,是非常单纯的一件事。

因为这里面没有人情世故,有的只有你心中所想。这个反应只有你会有,因为它就是你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樱良快步跟上志贺春树,“我说,那时我们两个第一次说话吧?”

她在楼梯上一蹦一跳的模样看上去像是一只活泼的小白兔,可惜遇上了如同冰块一般的志贺春树。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看书呢。”

樱良没有放过跟他搭话的机会,她像是一只叽叽喳喳粘人的鹦鹉,一直跟在他的后面。

两人从小路走上了一条被樱花树守护的林间小路上。

“今天怎么了?感冒吗?”

“好像是有流行性感冒。”

……

一向不擅于交际的志贺春树并不打算交朋友,他想要试图让樱良放弃搭话的想法,但显然他低估了樱良的决心。

“生病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告诉大家,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樱良说道。

志贺春树冷冷地说道,“不会说的,何况没有可以说的对象。”

“你没有朋友吗?”

樱良走到了志贺春树的前边,挡住了他前进的步伐。

蓝天白云下,这个呆萌可爱的少女对着这个好像冰块的少年说道,“我用剩下的时光,陪你一起玩吧!”

可惜的是,这个冰块般的少年拒绝了她。

他看着樱良竖起手臂说了一句了解便跑开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樱良并没有听懂他的话。

果不其然,第二个星期,他在图书馆见到了成为图书馆委员的樱良。

图书馆的前台,樱良费力地将一摞图书放在了台子上,抱怨道,“唉,真重,我说,这个每天都要干吗?”

“是的,这也是图书委员地重要职责。”

“你为什么要来?”

志贺春树问道,他平生第一次被人这么主动地靠近,从没有过朋友的他露出了很强的排斥感。

“没什么……”樱良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心不在焉地说道。

“说到底,你喜欢看书吗?”

“一点也不喜欢……”,樱良突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啊,漫画的话就经常看。”

“我说啊,剩下的短暂时光在图书馆度过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

“我觉得不可以。”

“那你说还有其他什么可以做的?”

樱良反问道,志贺春树思考了一会回答道,“去见一见初恋对象,到国外去搭便车旅行,决定最后的葬身之地之类的。”

“你说的,我也不是不懂,比如说,你也有在逝世之前想做的事情吧。”

“也不是没有。”

“可是你现在并没有做,明明说不定明天就会死去。”

樱良感觉自己第一次在和志贺春树的讨论上占了上风。

“从这点来说,我跟你肯定是一样的。”

“每一天的价值都是一样的,做了什么事之类的,并不能改变我今天的价值。”

“我像这样子做着普通的事情就很开心!”

樱良说完露出了一个非常治愈的笑容,一个足以温暖他人的微笑,这便是属于她的价值。

也许她做不到为社会或者国家做出什么杰出贡献,但是她可以给周围的人带去欢乐和幸福,这便是金钱也买不来的价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