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我与你同在

海水倒流的速度更快了,夏小天得身体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身上那耀眼的青光逐渐黯淡。

“鼠婆子!这是你的信物,拿好!”

夏小天的身上一个鲸笛飞向了鼠婆子,她一把抓住了鲸笛,脸上还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就这么给她了?她还以为夏小天变成青龙之后会毁约,没想到,她这个一直生活在世界阴暗的人也会享受到光明的待遇。

海水越来越少,整个海底世界大部分的海水都回流进了天空,而他的身体也在逐渐变得虚弱。

“椿,你也去人间。”

夏小天的话让椿有些惊讶,她都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提出来。

椿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当然是和鲲在一起,她最初就是为了鲲才违背自然规律,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险些将海底世界都毁了,都是为了鲲,若是最后没能和鲲在一起之前做的那些努力不是都白费了么?

“可是,夏,我不能去人间……”

椿小声地说道,她在海底世界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她本打算在海底世界好好赎罪,如果去了人间她对于家人造成的伤害会让她内疚一辈子。

“没事,我有办法,相信我,我会让你能自由出入海底世界。”夏小天说道。

这个办法是他变成青龙之后得知的,龙身上有十二万九千六百片鳞片,但是这么多鳞片有一片是最为特殊的,因为它是倒着生长的,俗称逆鳞。

逆鳞是一条龙身上最坚固的鳞片,同时也是龙身上最为神奇的地方,它往往有着许多奇妙的用处,而夏小天身上的逆鳞则有着让人能自由穿梭海底世界的能力,只要将逆鳞摘下来,让椿拿着她便能自由出入海底世界了。

“可是,这样的话,代价会很大吧?”

椿还是有些不确定道,她对夏小天的话非常动心,这不正是她想要的么?人间和海底世界两不误。

“没事,我可是真龙,没有什么能够杀死我的,何况我给你的只是我的鳞片罢了,没有什么代价的。”

夏小天装作毫不在意地说道,他从地面飞了起来,来到了空中,这条青龙尽管身体缩小了,也不如之前那般威严,但是他在人们的眼中更加伟大了。

“鼠婆子,麻烦你将椿带走。”夏小天望向鼠婆子。

“放心吧,夏,这个女孩,我会照顾好的。”鼠婆子拍了拍胸脯,她阴险狡诈了一辈子,但是这一次她想要诚实守信一次。

鼠婆子带着椿朝着海天之门飞去,凤和树依依不舍地看着椿。

“椿,有时间常回来啊!”凤大喊,虽然她的女儿还能回来,但是她还是十分不舍。

“行啦,凤,又不是回不来了,别那么伤心。”树搂着凤安慰道。

空中的椿听到了母亲的话,她看向了这些生活了十六年的家人们,张开嘴大喊,“知道了,家人们,我会回来弥补我做得这些错事的,谢谢你们原谅我,我真的,真的,特别感谢你们。”

她泪眼汪汪地看向这些熟悉的面孔,看向了脸上挂着笑容却还有些不舍的湫,看向了眼神里充满鼓励的丿爷爷,最后看向了空中那条浑身是伤的青龙,夏。

“谢谢你,夏,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她心中默默念着,这条天地间最为伟大的龙。

“灵婆!我按照约定完成了赌约,你是不是该兑现承诺!”

夏小天仰天长啸,他可不会忘了椿还有一半的寿命没有拿回来。

正在天上窥探的灵婆发出一声冷哼,随手将椿的寿命还了回去,一瓣透明的海棠花从天而降回到了属于它的地方。

这下所有都完美了,他也放心了,既然这样,那便燃烧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吧,让光和热充满这个世界。

夏小天将自己后颈的逆鳞摘了下来,这一片逆鳞几乎算得上是一条龙身上最为珍贵的东西了,将它摘下来的时候感觉全身的筋都被切断了,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带血的逆鳞在夏小天的控制下缓缓飞到了椿的手里,鼠婆子见椿拿到了鳞片,带着椿就朝着海天之门飞去。

在即将离开海底世界的时候,天上突然落下了一道闪电,灵婆竟然再次出手了!

“灵婆!你想干嘛!”夏小天震怒。

“我只不过是惩罚鼠婆子罢了,按照天规她不得离开海底世界!”灵婆没有在意夏小天的怒火,自顾自地将闪电劈向了他们。

鼠婆子看着很清楚,这道闪电就是冲着椿来的,她现在可以选择将椿放开,这样自己将不会承受这道闪电,也可以选择保护椿,自己去扛。

“哈哈,老了,有的时候还去相信承诺这种东西……”鼠婆子自嘲道,随后眼神变得无比尖锐,她,不会放手!

灵婆本来都做好了说劈歪了的说辞,没想到这个阴险的鼠婆子竟然没有抛下椿,而是选择自己去硬抗,这是为什么?

他不懂。

蕴含了灵婆杀意的一击并没有那么轻松抵挡,鼠婆子拼尽全力还受了重伤才扛了过去。

“哈哈哈,灵婆,多少年了,你还是这么死板,该改改了!”鼠婆子冲着天上的灵婆大喊,随后带着椿穿过了海天之门,回到了人间。

在穿过海天之门的刹那,夏小天听到了椿的声音。

“夏,你要好好保重……”

目送二人离开了海底世界,夏小天知道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要来临了。

山顶上的神之围楼居民们没有意识到夏小天即将死亡,在他们眼中,龙是世间最强大的生物,死亡仿佛并不存在。

确实如此,想要杀掉一条龙需要的代价非常大,但是若一条龙愿意献祭自己,死亡的来临将会非常简单。

海水回到了人间,但是天上的窟窿还在,这些窟窿并不是法力能够修补的,只有生命才能修复,而且还得是他这个领域的生命,才能去填上这个窟窿。

鼠婆子走了,丿爷爷不能死,能够做到这些的只有夏小天了,所以在一开始,其实他的死亡便已经注定了。

“夏,快回来,我们一起开个庆功宴!”

“是啊,夏,多亏有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还能变成一条龙呢!”

“夏!我想摸摸你身上的鳞片!”

“夏身上还有伤呢,等会让丿爷爷帮忙治疗吧。”

“夏,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下来!”

……

人们轻松了,死亡的威胁过去了,他们又恢复了往日的乐观和积极,这一切都是因为夏,他们非常想好好犒劳一番夏。

夏小天摇了摇头,他的眼睛里含着泪水,尽管只来了几天,但是他对于这些可爱的人已经有了些感情。

“湫,没了椿,你可要好好加油,你的能力远比你想象的要大。”

“丿爷爷,其实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你们了,你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和蔼的长辈。”

“后土长老,你对于族群的牵挂我理解,但是有的时候,你的脾气和祝融一样臭。”

“祝融大哥,以前我觉得你在我心中应该是实力最强的火神,结果你竟然和后土长老一个实力。”

“其实,椿也不知道她做的这些会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大家能够原谅她最好不过了,给她一些时间,她会补偿大家的,还希望大家不要记恨。”

……

“该说的也说了,希望大家能够幸福快乐地生活,好好享受每一天。”

夏小天认真地看着人们说完了对于他们每个人的心里话,再不说可能就要没机会了,这部在他心中有着特殊地位的大鱼海棠,就要结束了。

“你在说什么啊?夏!”后土长老感觉到了一丝不太对劲,这番话听起来像是离别之前说的。

“对啊,夏,你搞什么?还不快下来?”

“夏哥哥,你要走了吗?我舍不得你走!”

“夏,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们说,不要去做啥事!”

丿爷爷看着夏心里其实大概明白了他想干什么,声音喃喃道,“夏,你是个好孩子,希望,有机会的话,我们能再见……”

夏小天没有再去看众人,而是眼神坚定地看向了天空的窟窿,这些只能用生命去填补的窟窿。

“修复吧,破裂的天空。”夏小天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他自愿献出自己的生命去修补世界。

一条半透明的龙魂从他头顶钻了出来,它发出了一声属于龙的吼声,这一声龙吼象征着它的尊严,即使即将死亡,也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向整个世界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

夏小天的身体一点点开始石化,从尾巴开始慢慢爬上了爪子,再继续向上来到了脖子,一直到彻底覆盖整个头顶。

彻底石化的青龙从天上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身上的伤口甚至还能看到,被石化之前都没来得及进行疗伤。他的石像一点都不威风,甚至还有一些狼狈不堪。

夏小天在身体彻底死亡后,便以现实世界的身体进入了大鱼海棠,只是没有人能看得见他。

他看着人们为他哭喊,抱着他的身体,泪水滴落在他的身上,这一刻,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时候,天晴了,被挡住许久的阳光重新洒在了大地上,属于海底世界的光明重新回归,这段被阴暗覆盖的时间,一条龙出现了,又死去了,世界破碎了,又被修复了……

夏小天拿着相机来到了自己石像的面前,天空撒下的第一缕阳光不知道为什么,仅有一小圈的光明照在了石像的身上。

整个世界的第一片光明,从青龙石像开始,它身上让它狼狈的伤疤,象征着那残酷的战斗,那是它向世界发起挑战的象征。

“咔擦。”

相机的快门声,一张照片被存在了照相机里。

与此同时,来到人间的椿和鲲一同躺在了海滩上。

天空挂着的是人间明亮的太阳,一切象征着新生。

椿醒来后,将手放在自己的身前,她轻轻打开手心,里面躺着一片熠熠生辉的青色龙鳞。

“你应该感到庆幸,会这么做的人不多了,何况是龙……”鼠婆子变回了人身,她在椿的身边说道。

“什么意思?”椿不解道。

“哼哼,真以为龙随便一个鳞片就能让你自由穿梭海底世界?痴心妄想,那可是一条龙身上最为神奇也最宝贵的鳞片,这叫龙之逆鳞。”

鼠婆子见椿是真的不懂,索性开始解释起来。

“啊?这么珍贵?那我还是还给他好了,大不了我留在海底世界。”椿吃惊地说道。

“算了吧,这应该是他在世界上唯一能留下的东西了,逆鳞,不会在时光长河中腐化,也不会被任何凡人所破坏,好好保留吧。”

椿察觉到鼠婆子话里的隐含意思,但是她有些不确定,问道,“什么意思?什么叫唯一能留下的?”

“天空的窟窿,是自然规律被破坏留下的窟窿,只有像我这种实力的人的生命能够填补,而有能力去填补的,要么是丿,要么是我,要么是夏,而我和丿的生命可能得一起献祭才能将天补全,所以……”

鼠婆子没有说下去,她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靠椿自己去悟了,简单地和椿道别后便离开了海边。

椿呜咽着,她的眼睛忽然模糊了,她的眼眶中突然掉下什么东西,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滴在了那片龙鳞上。

一边的鲲醒了,也许是被椿的哭声吵醒了。

他撇过头看向了哭泣的椿,下意识地想要喊出椿的名字,但是张了张嘴又忘了自己应该说什么。

尽管他忘了经历的一切,但是他的心告诉他,这个女孩是属于你的,而你,也属于她。

“你醒了?”椿感受到了身边鲲的动静。

“嗯。”

鲲站起了身,椿也站了起来,看着这熟悉的身影,她抱了上去,鲲也下意识和椿抱在了一起。

苦命鸳鸯在这一刻终于相聚。

“你刚刚为什么哭了?”鲲问道。

“没什么,为了纪念一个非常伟大的人……”

春风吹过,寒冷的冬天过去了,春天重新到来,一切象征着新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