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天罚

“吾名,夏!”

随着夏小天将最后一句说完,天空突然炸响。

一声大到就像在耳边将两个巨大音响全力输出的雷声炸开,这一声直接作用在了所有生灵的心头,他们感受到了苍天的愤怒!

大水随之而来,从天际的山脉间一路奔涌而来,这一次的洪水来势比原剧情更加疯狂,比山都高,比海还宽的洪水如同一匹奔袭的白马,迈着矫健的步子朝着他冲了过来。

夏小天的酒醒了,这次的洪水好像大的有些离谱,悬崖上都不安全了,这大水一定会把酒馆都给冲走的!

“不好,快跑!”

夏小天着急地大吼,这次的大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比原剧情的大水要高出一倍!

鹿神也来到悬崖最前端,他双手冒起了绿光,无数藤蔓互相交织在悬崖前面形成了一面盾牌来抵挡水势。

看着大水袭来,夏小天抓住了湫的肩膀,“湫,你相信我吗?”

湫看着夏小天,点了点头。

“好,去帮我将你奶奶的龙王面具拿过来,我有办法对付天罚。”

湫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小天,对他的办法非常震惊。

“去,快去!相信我!”夏小天推了一把湫,让他离开了这里。

此时的悬崖上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就剩下了夏小天和鹿神。

他走到了鹿神身边,浑身亮起了蓝色的光茫,他打算帮鹿神一把,只要将第一波冲击抗下,那么后面的洪水都无法冲破藤蔓盾牌。

“夏,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鹿神对着夏小天问道。

他知道鹿神在指刚刚他冲着上天说的那些话。

他没有紧张,而是反问道,“鹿神,难道我这么做,天罚就不会降临了吗?”

鹿神没有多说下去,眼神又看向了藤蔓护盾,他还在不断施法加固。

夏小天也没有继续闲聊,双手的蓝光几乎就要变成实质了,他在看大水冲来的时间。

“时机来了!”他大吼一声,全力施展法术,在藤蔓护盾之前召唤出了一股洪流冲着洪水来的方向,这样能够减少洪水的冲击,至于能不能行就得看鹿神的了。

夏小天的洪流在庞大的洪水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它的出现像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朝着悬崖冲来的洪水突然停顿一下,整个冲劲都为之一顿。

在身后大量的洪水冲击下才继续向悬崖发起了冲击。洪水撞击在了藤蔓盾牌上,鹿神闷哼一声,显然他并不轻松。

不过,好在现在悬崖是安全了,夏小天离开了悬崖,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干。

与此同时,荒废的围楼里,椿和鲲被人们发现了,带头的正是后土长老,身后还有祝融以及椿的爸妈。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椿正骑着鲲在雨中飞行,一道火球直接砸在了鲲的身上将他击落。

随着鲲一声悲鸣,他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椿的母亲,凤焦急地走向椿说道,“椿,我找了你多久你知道吗?”

“听妈的话,把这怪物交给我们。”

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张开双手为鲲辩解。

“他不是怪物!我不准你们伤害他!”

凤看着椿十分恼火,“我真是白养你了。”

随后凤开始施展法术,数根藤蔓朝着椿蔓延过去。

“妈,对不起了。”

椿看着凤艰难地说道,她不想和母亲作对,但是她不得不这么做。

椿同样施展法术,许多海棠花的花藤在他们面前形成和凤的冲击撞在一起。

若是凤全力以赴椿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但是凤心软了,她停下了攻击。

椿利用法术在身下生长出了一朵巨大的海棠花将鲲拖了起来。

“凤,你怎么不动手了?给我拿下!”

祝融看着凤停下了攻击大手一挥,两头猛兽朝着海棠花就咬了过去。

“还是让我来吧。”凤想要让祝融收手,但是哪有这么简单。

“让开。”祝融根本就不理会凤。

猛兽咬在海棠花的花枝上,椿的身上也同样出现了疼痛,她能感受到海棠花受到的攻击。

如果他们继续留在这里,鲲极有可能被杀掉,他们必须离开。

“鲲,我们快走。”椿大喊。

“别让他跑了!”

句芒说道,手一伸,一道绿色的法术朝着鲲射了过去。身旁的祝融也同样施法,一道火焰法术朝着鲲射了过去。两道高级法术一旦击中鲲,鲲将必死无疑!

椿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攻击焦急地大喊,“鲲!快飞!”

但是鲲现在的飞行速度非常缓慢,根本躲不掉攻击。眼看着即将被击中,一条水龙突然出现将祝融和句芒的法术挡下了。

“椿!快走!我来帮你送鲲回家!”围楼顶部,湫戴着龙王面具正在挥舞着法棒。

湫没有将面具交给夏小天,而是自己单独前来帮助椿,他太担心椿了,甚至有的时候都没有考虑其他的。

后土长老看着无法无天的湫不由自主感叹道,“苍天啊。”

“椿!你必须跟鲲一起走,快!”湫说完开始注入法力进行开天。

“湫。”椿感动地看着湫。

“湫别乱来,你现在的法力还不能开天!”凤担心地说道。

“啊!”但是湫根本不在乎,他全力操控开天,一条海水漩涡从天而降来到了废弃的围楼中间。

“不得了了,快点去找湫奶奶。”后土长老看着强行开天的湫连忙喊道。

“快点飞啊,我快撑不住了,快啊!”

湫艰难地支撑着开天,他终究还是太弱了。原本夏小天想要他将龙王面具给他,让他来开天,中级的法力足以开天。可谁知道湫没有听夏小天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跑来帮助椿。

“鲲!快飞啊!”椿看着艰难支撑的湫急忙催促道。

“真是造孽啊……”后土长老没想到椿和湫这两个孩子竟然如此荒唐。

鲲挤进了海水漩涡,逆着水流开始拼命向上游去。巨大的阻力让鲲寸步难行,拖得时间久了,湫的法力被消耗一空,天门被关闭了。

空中的海水漩涡没了法力支撑向下冲去,整个荒废的围楼被灌满了海水。

这时,丿爷爷出手了,他的身上长出了万千根枝条朝着人们抓去,丿爷爷出手十分及时,所有人都被救了起来,除了椿和鲲。

他没有去帮助鲲和椿,反而用树枝推着他们远离了人群。

丿爷爷没有去强行消灭鲲,在他眼中,椿这么做一定会有她的目的。她在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是只要她的心是善良的,那么他愿意让这个孙女放手一搏,他也可以在身后帮助他们。

现在大半个海底世界都被海水灌溉,赤松子载着句芒和鹿神四处寻找落难的人。

赤松子的大白鹤快要坐满了,他们回程的时候却还发现了庭牧和他的妹妹。

“庭牧!快来!”赤松子大声呼喊道。

庭牧看到了白鹤上几乎坐满了人,一旦人数超载很有可能让白鹤脱力,到时候大家都得完蛋。

所以庭牧没有上去,而是将妹妹高举过头顶,“先带我妹妹回去!”

“好,你坚持住!”赤松子也知道若是庭牧上来白鹤很有可能支撑不住,所以载着妹妹飞速往回赶。

突然天空破了好几个洞一般,又有大量的海水顺着洞口倒灌进了海底世界,水位又升高了了,水流变得无比湍急,庭牧在大水之中像是一只蚂蚁一般,一个大浪打过来他就失去了身影。

等赤松子再次赶来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庭牧的身影,无奈之下只得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去了。

“庭牧,失踪了。”赤松子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众人。

庭牧的妈妈崩溃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竟然就这么离开了自己。

庭牧的妹妹嚎啕大哭,她刚刚还在哥哥的保护下被救了起来,没想到下一秒哥哥就没了。

她还能想起在大水之中他的哥哥安慰她道,“别怕,有哥哥在,你会没事的……”

她觉得这个时候的哥哥是那么伟大,觉得在哥哥的身边安全感十分充足。谁知道,现在她的哥哥失踪了,在茫茫大水中失去了踪迹这让她如何不伤心。

祝融的火爆脾气立马就爆发了,让赤松子载着他就往海上出发,他恨不得现在就将那只该死的鲲给烤了!

海天之门下,椿抱着浑身是伤的鲲心里十分心疼,现在只要鲲逆着水流向上游去就能突破海天之门回到人间,也就是说,她要和鲲分离了。

“鲲,从认识你,到跟你性命相连,我从没后悔过。”

椿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十分不舍,但是终究要离别。

“你必须从这里飞上海天之门。”

鲲听了用头轻轻蹭了蹭椿。

“别担心,我没事。傻瓜,你快走啊,快走。”

椿不停地催促道,鲲这才依依不舍地朝着海天之门飞了上去。

白鹤的身上,祝融指着海天之门下的鲲大喊,“怪物在那,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他。”

赤松子说道,“救人要紧,先找到庭牧。”

但是这个时候的祝融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满脑子都是杀了鲲的想法。

“不能让它逃走,它会引发更大的灾难!”

“唉。”赤松子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祝融是对的,只能让白鹤朝着鲲的方向飞了过去。

祝融在白鹤上使用法术,几颗火球带着火焰尾巴朝着鲲砸了过去,远远望去就像是天降火焰流星一般。

犹豫距离过远,火球没能砸中鲲的身上,但是鲲此时也不得不加快了逃跑的速度,一旦真的被火球砸中不死也会重伤。

鲲拼命向上飞去,祝融在白鹤上不停进攻,耀眼的火光在一片昏暗的世界中格外刺眼。一颗火球穿过水流击中了鲲,好在有水流的阻挡让火球的威力下降了许多这才没让鲲受太严重的伤势。

椿在水中十分担心,这个时候凤凰来了,椿的奶奶来了。凤凰将水中的椿托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背上,随后带着椿前去阻止祝融。

祝融好不容易抓住机会释放火球即将命中鲲的时候,凤凰突然出现挡下了火球的攻击,这让他非常恼火。

“你们放过他吧,他是无辜的。”椿祈求道。

“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赤松子也无法平静他的情绪,椿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他们杀了鲲,让整个海底世界都陷入了危难。

“他因为救我而死,我要把命还给他,他妹妹还在等他。”椿说道。

“你知不知道庭牧被水冲走了,他的妹妹也在等他!我们所有人的家都没了,你不光将命还给了他,还把我们所有人都还给了他,这些够吗?”祝融大吼,他感觉心底都有一团火在燃烧。

椿仿佛现在才意识到后果有多么严重,眼神空洞洞的,她做错了么?

突然,天空再次破了一个巨大的洞,这个洞非常大,大量的海水从大洞之中倒灌下来,偏偏这个洞距离丿爷爷他们非常近,海水几乎就砸中他们身边。

后土长老连忙筑起了一面土墙挡住了海水,“大家快跑!”

丿爷爷知道他们必须转移了,现在水位越来越高了,若是不及时动身恐怕要遭殃。

“快!造桥去最高的山上去!”

丿爷爷组织大家全都施展法力进行造桥转移,他的法力雄厚无比,大量树枝互相交织在了一起初步形成了一座木桥。

所有拥有一定实力的村民都在卖力地朝着木桥施放法术,木桥形成地速度越来越快,一些实力低微的人先上了木桥朝着另一边走去。

两座山,一高一低,中间有着数百米的距离,一条闪着绿光的木桥正在一点一点向另一端攀爬过去。

“糟了,那边有危险,我们快回去!”

赤松子看到了天上有一个大洞就在村民聚集地的身边,大量海水正在朝着他们的方向冲击,连忙骑着白鹤往回赶。

椿在凤凰的背上望了望正在搭桥的人们,那是她生活了16年的同胞们,回过头看了看正在向天门努力向上游的鲲。

“我不能送你最后一层了,我要去帮助我的家人。”椿含着泪水乘着凤凰前去帮忙。

当祝融和赤松子回到了悬崖上,庭牧的母亲和妹妹连忙跑到他们身边,焦急地问道,“找到庭牧了吗?”

“我们没有找到。”赤松子眼神落魄。

“什么?”

“我要哥哥,我要哥哥!”庭牧的妹妹在一边大哭,这个画面是那么熟悉,她救了鲲,却害了自己的家人,她做的错了吗?

她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她的妈妈眼里含着泪水望着她,随后将脸别过去,没有再看她。

“妈,我来帮你们。”椿刚施展法术却被庭牧的母亲泼了一身水。

“我们不需要你!”庭牧的妈妈哭喊道。

后土长老从身后走了过来,对着椿说道,“孩子,你走吧。”

椿伤心欲绝,她为了自己的爱情,抛弃了自己的家人,害的所有人都陷入灾难,现在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多么愚昧,可是,一切都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