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吾名夏

鼠婆子被夏小天算计心情很是糟糕,她心中充满了怒火,但是为了去往人间她不得不配合夏小天。

“鼠婆子?你怎么在这?”

椿疲惫地抬起头看向站在高处的鼠婆子。冰洞的温度很低,这让椿和湫的感觉都不算很好。

“哟,小娃娃,看来你的好朋友对你还挺好的呢。”

鼠婆子看着一脸迷糊的椿和湫感觉他们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正是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鼠婆子才会觉得奇怪。

多新鲜啊,你们的朋友为了你做的错事去费力买单,结果你这个罪魁祸首却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叫做夏的年轻人是你们的朋友吧?”鼠婆子询问湫和椿道。

“是的。”二人齐齐点头。

鼠婆子笑得更夸张了,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那你们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二人一脸茫然,纷纷摇头。

“哈哈哈哈,他还真是个奇怪的人呢,明明年纪不大,胆子和心思却非常成熟,他看上去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前几天就找到我想要跟我做交易,想要我出手帮他阻止天罚。”

“什么?”湫震惊了,他没想到平日看起来和他差不多的夏竟然默默做了这么多。

椿若有所思,她想起了那日在如升楼里夏小天的举动,那个时候他的身型恍若天地之间最为坚固的顶梁柱,灵婆在他面前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一般。

“他用什么和你交易?”椿问道。

“没什么,帮我回到人间罢了。”鼠婆子摆了摆手,“其实我更好奇的是,他和你们的关系。”

“你身边这个男孩浑身都是对你爱的气息,但是那个小娃娃可不一样,他身上的气味我什么都闻不到。”

湫被鼠婆子一语道破了心意有些扭捏,但是椿没有去在意,她想起了灵婆对夏说的话,他的名字不在生死簿上,他的特殊看来不光是一点,而是他全身都被一层迷雾盖住了。

鼠婆子坐在冰山上原本想继续跟这两个娃娃唠唠嗑,结果她突然感知到了什么,如升楼的那个老家伙竟然出手了!

如升楼前,灵婆站在台阶上看着海底世界说道,“下边脏东西不少,该好好洗洗了……”

突然,她的眼前闪过一个画面,那是夏和鼠婆子见面的场景,灵婆赶忙施法想要继续看下去但却被屏蔽了。

“夏,你可真会令人讨厌。”灵婆的眼里充满了对夏的嫌弃。

灵婆非常讨厌夏小天,夏小天让他吃瘪,这让她感到十分不爽,但偏偏他不能出手,如升楼就像是一个囚牢将她紧紧所在了这里,她无法前往海底世界或者别的地方。

“你以为,你能抵抗天罚么?小娃娃,我告诉你,天罚,是不可抵挡的,你的一切小计谋在天罚面前就是螳臂当车!”

灵婆双手摊开,她出手了,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注入上天,她在给天罚施加威力,也在加速天罚的降临,她对于这个不存在于生死簿的夏充满了杀心。

身在冰洞里面的鼠婆子感应到了灵婆的出手,她的眼神望向远方仿佛和灵婆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并且产生了大量火花。

下一秒灵婆直接带着所有的老鼠离开了冰洞,她要开始行动了。

椿和湫来不及做任何阻拦只能看着鼠婆子将他们丢在这里。

“我们要出去。”湫说道

“我来施法。”

椿冲着冰洞的一个冰面上开始施展法术,一朵巨大的海棠花出现,它快速生长直接捅破了冰洞。

“快……我们……走。”椿力竭了,她本就有些疲惫,施完法术更是直接晕了过去。

湫也控制秋风将椿和鲲送了出去,当他们来到外界的时候被外面的天空给震惊了。

煌煌天威,众生皆畏。

湫看着咆哮的天空心里充满了害怕,但是当他看向椿的时候,眼神又充满了坚定。

他背着椿,揽着鲲在风雪之中徒步朝着一个围楼走去,风雪之中他的身影单薄弱小,仿佛一片随时能被大风撕毁的纸片。

在一个坡上,他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顺着雪坡滚了下去,椿和鲲都摔在了雪地中。

“椿……”

湫的视线有些模糊,但是他还是努力从雪地里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椿的身边将她背了起来,他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瞥见了一旁的鲲。

带他走么?

湫看了看背后一脸安宁的椿,咬了咬牙,将鲲也带上了。

在他们抵达废弃围楼之后,湫将椿和鲲放在了围楼里面,刚好有一个小水池可以暂时将鲲放进去。

他悉心照料着椿,他多么希望椿能够对他像对鲲一样好,只可惜,现实残酷的让人绝望。

外面风雪交加,湫在一旁升起了一堆火,他看着椿开始自言自语。

“我从小没有爸妈,奶奶一个人把我带大。”

“从小没人管我,天不怕地不怕。”

“可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害怕的,就是让你受苦。”

“我没想到会这样,我没想到他对你这么重要。”

“我很害怕,我怕他们伤害你。”

“你醒来好吗?”

湫说完了,自己坐在一边靠着墙,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只知道只要对椿好就行了。

在椿的梦里,她梦见了从天而降许多大鱼,他们在空中遨游,像是在嬉戏。

身后的鲲也一跃而起和他们一起玩耍,他看上去是那么欢乐。

椿看着他们越飞越高,她顺着围楼慢慢向上跑去。鲲注意到了椿,他用法力让椿漂浮在了空中。

鲲和椿靠在一起,椿抱着鲲的脑袋心里得到了安宁,久久没有分开。

他们缓缓下降,当椿的脚触碰到了地面时,她醒了。

椿看到了一旁的鲲说道,“鲲,我知道是你把我叫醒的,你长大了好多,我真不想跟你分开。”

椿在池塘边抱住鲲,一人一鱼紧紧靠在一起。

湫站在门外紧紧咬着牙齿,他恨,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是鲲,为什么现在和椿抱在一起的是鲲而不是他。

他向风雪之中跑去,拼了命得跑,他不想要再看到这样的画面,心中最爱的女人不光对他毫无感觉,还愿意为了一条鱼付出她的生命,他的心中彻底失衡了。

湫心中坚持的信念这一刻突然动摇起来,他不敢相信椿醒来之后第一反应是鲲帮了她。

鲲只是一条鱼!现在还是法力低微的一条鱼!他做了什么?他根本什么都没有为椿做,凭什么椿要如此将他的功劳放在鲲的身上?

走在茫茫的雪地上,湫感觉自己的心如同这天气一样,如果心中也会下雪,恐怕他的心现在已经被冰雪给填满了吧。

大雨来了,雨夹雪愈演愈烈,湫的头发被打湿了,他的身上都是雪花,他想要找个地方一个人安静一会。

悬崖边上的一座酒馆里,湫垂头丧气地走了进去。

这家酒馆的老板是鹿神,传闻他这里可以买到任何你想要的酒。

“我想忘掉一些事情,怎么也忘不掉。”

“忘不掉就别忘了,真正的忘记是不用努力的。”鹿神语气平淡,静静擦拭着木碗。

湫的表情很糟糕,他继续说道,“我觉得很痛苦。”

“痛苦有时候是好东西啊。”

湫问道,“有没有能忘掉痛苦的药?”

“我只有一种药,能让你忘了所有的痛苦和美好,世人叫他孟婆汤。”

鹿神拿出了一坛孟婆汤,推到了湫的面前。

湫看着这坛孟婆汤陷入了沉思,他不忍心忘掉美好,不忍心忘掉和椿度过的美好时光,尽管那些痛苦皆是因为这些而起。

他想起了当初和椿还小的那段时光,他们是那么开心,无忧无虑,无拘无束地在一起玩耍,而湫也是在那时便开始喜欢椿。

他可以为了让椿开心,不惜让自己变得卑微,去满足椿的一切要求。他陪了她16年,整整16年,但是他没有想到,一次成年礼短短七天的时间,却让他彻底失去了椿。

如果他早知道这一切会发生,他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会将椿留在海底世界,不让她去人间。这样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他不得不往下走,往迷茫的前路继续走下去。

椿爱上了一个人类,为他付出了那么多,背叛了天条,伤害了自己。湫爱上了椿,为椿背叛了所有神灵,背叛了上天,只是为了她。他好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会感觉十分荒唐。

但是当他的脑海中又想起了儿时和椿在一起的时光,他又找到了答案。所有现在糟糕的事情最初看上去都是美好的。

看着当初的美好,你有了继续走下去的动力,即使往前会粉身碎骨,会坠入深渊,湫也会义不容辞,一切皆因为他爱她。

现在被痛苦纠缠,但如果他能忘掉椿,湫就能解脱,摆脱痛苦。

他做得到吗?他忍心抹除一些关于她的记忆吗?

身后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湫的肩膀上,夏竟然来到了他的身边。

“给我们来壶酒吧。”夏小天说道。

鹿神点了点头,他认识这个胆大的夏,转身拿了一壶酒递给了他们。

“走吧,去喝酒。”夏小天拉着湫到了悬崖边上,身后是高大的瀑布,疑是银河落九天,身前是一片山川。

夏小天打开酒壶就饮下一口,他可没尝过这海底世界的酒。

一口下肚,夏小天感觉自己身体都飘飘然了,这酒劲也太大了,一口就差点倒了。

夏小天醉了之后拿着酒壶酒给湫灌酒,“来,喝一口。”

“等会,我没喝过酒,我需要醒酒……”湫连忙拒绝,但是直接被夏小天给拿酒壶堵住了嘴。

一口下肚,湫立马就晕乎乎的,他明显醉了。

“啊!!”

醉了之后的湫发出一声大喊。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个天神的爱!”

“他背叛所有的神灵去爱你,为你忍受一切痛苦带给你欢乐!”

湫大喊着,想要将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喊出来,他憋了太久了,这壶酒就像是压崩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彻底爆发。

夏小天醉醺醺地看着湫发泄,在酒劲之下也想要发泄。

湫醉了,但是他还有些理智,看到夏小天竟然还要苦要诉,他倍感好奇。

“夏,你也有烦恼么?”湫非常好奇地问道。

“有啊,当然有。”

夏小天想当然地说道,他站在悬崖边,眼神眺望着远处的山脉。

“天罚!你个该死的鳖孙犊子!”

夏小天的第一句就是冲着上天骂道。

这一下醉了的湫一下就醒了酒,我的夏,你干啥呢!

酒馆里的顾客和鹿神都吃惊地看着这个对着天骂骂咧咧的家伙。

天上也传来一阵阵轰鸣,上天仿佛听到了他的辱骂。

“我说你是个鳖孙你就是个鳖孙!有人触犯天规你就去惩罚触犯天规的人!你这样一下就要毁了世界的架势打算干啥!”

“怂包!我看你就是憋了太多年,没有地方发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方发泄!”

夏小天手指天空破口大骂,湫在一旁都看傻了。

乌云之中闪电交加,紫色的闪电在云中跳舞,上面充满了毁灭的气息,看上去好像在威胁夏小天。

周围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将酒馆的灯笼吹得乱飞,这一家小酒馆竟然在大风中开始摇摆。

鹿神连忙施法将自己的酒馆稳住,随后走出了酒馆想要阻止夏小天继续发酒疯。

但是他还来不及阻止,夏小天就继续说道。

“天罚!在我面前,你就是一个弟弟!你觉得你高高在上可以随意主宰所有人的性命,但在我的眼里,你根本就是不入流的家伙!”

“这一刻,我将向你发起挑战,历史上没有人撑过你的天罚,那么我将重新续写历史,就让天罚掉下神位的历史从现在开始!”

“记住我的名字!我将是掀起波澜的第一颗石子,也是将你拉下来的第一只手。”

夏小天伸开双手,任凭大雨打在他的脸上,任由强风吹动他的衣襟,他将要挑战这个所有人都畏惧的存在,天罚。

“吾名,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