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传说

祝融将巨型双头蛇消灭之后眼神复杂地看着夏小天,他现在有些确定鲲就是夏了。

不然根本没有道理去解释为什么夏的实力提升地这么快,明明几天之前还是初级,现在却成为了中级,而且看上去威力不容小觑,若是放任他继续下去,指不准他的实力会突破到高级。

保险起见他打算先将夏小天给带回去。

这时椿跑到了夏小天的身边,她看着周围凌乱不堪的战斗痕迹有些担心他。

“夏,你没事吧?”椿关心地询问道。

夏小天刚准备勉强说自己没事,下一刻全身的冰甲散了个粉碎,他的冰甲早就不堪重负了,只是在他的强行维持下才保持了原样,现在一放松就彻底烂了个稀碎。

冰甲之下他的身体几乎没有好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就连他最最珍惜的脸上也多了些许划痕。

不过比起原剧情里的湫要好得多,他可是被双头蛇咬了的,硬是拿丿爷爷的命换来的。

但是椿可不知道,在她一生中,战斗都没有见过几次,唯一见到的死亡还是溺死的鲲,对于伤口简直反应吓人。

“你……你怎么伤得这么重?我带你去找我爷爷治疗,他治疗很厉害的。”椿不由夏小天去解释就准备带他去找自己的爷爷。

“且慢。”

还没等夏小天拒绝,祝融突然插手了,这一操作把他看傻了,为什么祝融突然插了进来?

“夏,跟我回去一趟。”祝融手一动,夏小天就不由自主地飞到了祝融的身边。

“可是,祝融长老,现在夏需要治疗。”椿倔强地说道,夏是为了保护他们才受伤,应该要先疗伤才对。

祝融说道,“放心,我知道,很快就会将他带去丿爷爷那里疗伤的。”

椿心中就算再想要夏先进行治疗,她也没有办法去阻挠祝融将夏带走。

夏小天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要将自己带走,他只得乖乖的在祝融身边站着,跟着他一起回到了神之围楼。

他们进入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面竟然都是大佬,后土,丿爷爷,鹿神,嫘祖,赤松子等等人物,他夏小天在这些人面前就是个弟弟。

丿爷爷走到了夏小天的面前,他的手放在了夏小天的头上,眼睛和夏小天对视着。

“你,是不是鲲?”丿爷爷问道。

“鲲?我不是。”夏小天否认道。

“那你知道鲲在哪么?”丿爷爷再次问道。

“……不知道”

“你怎敢欺骗我们!”后土一拍桌子怒斥道,“你不知道鲲在哪,那你是怎么知道鲲的?”

夏小天被突然暴起的后土吓了一跳,他想要解释却被丿爷爷阻止了。

“大家,听我说,夏,不是鲲。”

听到了丿爷爷的解释,这些人都难以置信,他们对于丿爷爷是极度信任,但正是相信丿爷爷才对这个事实产生了怀疑。

“我知道你们有疑问,相信你也有疑问吧?夏,听我慢慢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其几千里也。鲲的数量非常稀少,但是每一个鲲的诞升都是违背了自然规律而诞生的,鲲的出现会给一个地方带来灾难,但同时也会带来希望。”

“但是在历史上,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承受住天灾的来临,他们全部都被除名了,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上,唯一一次撑过了灾难的地方却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而失传了。”

“所以,你懂我什么意思么?”丿爷爷看着夏说道。

“嗯,懂了。”他点了点头。

“他真的不是鲲?”后土有些难以置信,他之前几乎就是认定了夏是鲲。

最近这些反常迹象正是天罚的前兆,鲲一定出现了,只要将鲲除去,天灾将会消散,但他没想到他一直以为的夏竟然不是鲲。

“行了,后土,给这个孩子一些时间吧,我还在这呢,天灾也没那么可怕。”

丿爷爷护着夏小天,他作为年龄最年长,实力最深厚的天神地位十分高,所有的天神都无比尊重他。

“好了,去吧,忙你的事情。”丿爷爷将夏小天送了出去。

夏小天现在身上的伤全好了,丿爷爷的法术果然神奇,不知不觉就将他的伤给治好了。

后土一脸郁闷,他之前怀疑却不动手,一是因为不能确定夏小天是否就是鲲,二是因为他想要试试能不能抗住天灾,毕竟杀了夏小天有些残忍。

现在发现天罚的恐怖有点超出想象,他便想快刀斩乱麻地将夏小天给杀了,可没想到最后鲲竟然不是他。

夏小天从房间里出来后连忙朝着椿跑去,他知道现在鲲的存在已经被确认了,后土对鲲表现出的极大敌意一定会疯狂搜索整片海底世界,藏在废弃的围楼肯定藏不住多久。

当夏小天找到椿的时候,椿和湫还有鲲都在废弃的围楼中。

“夏,你来了。”椿迎了上去。

湫看见了,勉强露出微笑欢迎他。

“鲲的处境很危险,长老们知道了鲲,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抓住鲲的,椿,你把你的鲸笛给我。”夏小天对着椿说道。

椿听完并不愿意将自己的鲸笛交给他,她认为这是属于她和鲲之间的信物。

“够了!椿!麻烦你清醒一点!”等不下去的夏小天一声大吼。

椿被突然发怒的夏小天给吓愣住了,湫跑到椿的身边拍着椿的肩膀以示安慰。

“你私自逆转自然规律引来天罚,整个海底世界所有人都会被你牵连,你对鲲自责,为鲲的妹妹感到可怜,那么天罚来临,你将会害了所有的人,到那个时候你要怎么弥补!”

夏小天非常生气,他觉得椿现在就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完全没有意识到她这么做的后果。

“够了,夏!你不用这么凶巴巴的,天罚来临我们会去抵抗的。”湫为椿辩解道,这个男生到了现在还要和椿站在一起。

“挡不住的……挡不住的……”夏小天摇了摇头,如果能挡住,他也没有必要这么费力去逆转结局。

“我给你。”椿说道,将自己的鲸笛递给了夏小天。

他拿到了鲸笛放进了自己的衣服里,他知道逼着椿将鲸笛拿出来非常痛苦,但是他没的选择,如果不把鲸笛拿到手,他无法拉拢鼠婆子,到时候光靠丿爷爷肯定不行。

将鲸笛拿到手后,夏小天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他还有些事需要去神之围楼的水井确认。

“将鲲藏得严实一点,别被发现了,现在他们都在怀疑我。”夏小天临走前说道。

等夏小天走了,椿哭了,不知道椿是因为鲸笛被拿走而哭,还是因为夏小天说她会害了所有人而哭。

湫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只能傻呆呆地拍着椿的后背安慰。

接下来的几天里,夏日飞霜,季节已经错乱了,大难将至,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担忧。

夏小天独自坐在神之围楼的顶部看着鹅毛大雪,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被彻底盯上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正好需要一段时间呆在神之围楼中。

“系统,查询情绪值。”

“宿主:夏小天,情绪值:4800。”

他现在也算明悟了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去改变结局了,天灾来临,他必须将原剧里面所有造成牺牲的事情全部包揽过来,想想压力就大,虽然他不会真的死亡,但是死一次就算失败相当于就一次机会。

他已经和鼠婆子彻底沟通好了,不能出手帮助任何一个人,不能帮人查询大鱼的位置,而且大水一旦来临,她必须出手,作为交换,他会来帮鼠婆子开天门,给她人间的道具帮助她去往人间。

一切都计划好了,那么就静静等待吧,他任由空中的雪花飘落在他身上,一朵一朵覆盖在了他的身上,逐渐将他掩埋起来。

空气中突然有一股气流正在冲上来,后土,祝融,你们来找我了么?

“夏!快点告诉我们鲲的位置!”

果不其然,后土长老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他的声音十分洪亮,整个神之围楼都能听得见,椿和湫听见后纷纷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查看情况。

“后土长老,您来了。”夏小天不慌不忙道。

他从雪堆里面坐了起来,轻轻担了担身上的雪。

“我没有时间跟你废话,快点告诉我鲲的下落!”后土气势磅礴,他打算强行压迫夏小天。

“抱歉,后土长老,我做不到。”他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声音不大,但是铿锵有力。

“你可知道,现在全世界都会因为鲲而大难临头吗?只有彻底铲除那只鲲,世界才能太平!”

后土的声音在神之围楼中回荡,所有人都被后土的话给震惊了,椿和湫眼神黯淡,因为他们正是罪魁祸首。

“后土长老,如果我说,我有把握应对天灾,你信么?”

“哼,无知小儿!再不说,休怪我不客气!”

后土开始操控法术,夏小天感觉到了周围的一股强横的力量正在朝他而来。

“既然如此,就让我见识一下,后土长老的厉害!”

谁都想不到,夏小天的回应竟然如此刚烈,他丝毫不怂就是刚!

椿和湫他们也知道现在应该干什么,必须立马去转移鲲,把他带到更远的地方才不会被发现。

无形的力量像是一只大手朝他拍来,夏小天双手合十,身后出现了四只海水手臂和无形大手撞在了一起。

原本实力不如后土长老的夏小天借助了大雪的力量来强化了自身,他的海水手臂看似全由海水组成,但实际上里面全是冰雪。

第一下硬碰硬谁也没能奈何谁,后土长老倒是吃了一惊,明明离最初见到他仅仅几天时间的间隔,为什么他的实力增长起来如此迅速?第一天还是初级,现在竟然能借助天气硬撼高级,假以时日岂不是一个一定要跨越高级的人?

后土生出了爱才的心思,他其实比谁都要在乎海底世界这一片家园。当初想让夏小天成长是图谋传说能让他们的家园变得更完美,没想到天罚来得如此迅速,他们没法抵抗,为了家园的安全他又不得不除掉夏小天。

谁知道他竟然不是鲲,如果不除掉鲲那么家园就会毁于一旦,他必须去找到鲲的下落,谁知道鼠婆子和灵婆竟然都说不知道,无奈之下他只能来找夏小天了。

“夏,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鲲的下落,你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后土长老退在空中警告道。

“抱歉,后土长老。”

还是同样的回答,他不会告诉后土鲲的下落。

后土刚准备火力全开让夏小天吃吃苦头,丿爷爷插手了,一根细长的藤蔓将两人阻隔开来。

“好了,该来的总会来的,后土,我们先商量对策吧。”

丿爷爷的话果然好用,后土长老几乎没有犹豫就去了丿爷爷那边,夏小天也得以安宁,他看着遥远的天边那黑漆漆的乌云心里无惧。

椿和湫此时刚刚来到荒废的围楼中,之前他们十分幸运,没有人来看这边,但是现在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必须去转移他。

一只大白身体红脸老鼠正在这里等着他们,它便是鼠婆子派来的引路的小老鼠。

“你们快点跟我来,去后山冰冻的河里,那里安全。”

大白老鼠突然说了人话吓了两人一跳,不过在得知它是鼠婆子派来的后便放心地跟着大老鼠去了。

此时天气寒冷,河水的温度都在零度以下,两人一鱼跳入河水中几乎没了任何抵抗能力,在数十只老鼠的护送下来到了岸上。

“鼠婆子,为什么叫我们来这?”湫有些疲惫地问道。

“为什么?当然是拿走属于我的东西啊!”

鼠婆子的眼里充满了戏虐,她挥挥手许多老鼠就爬上了湫和椿的身上将他们给摸了个遍,出乎鼠婆子意料的是,她竟然没能找到椿之前吹奏的鲸笛。

“为什么不见了!你!告诉我,之前那个人间的玩意去哪了!”鼠婆子愤怒地指着椿说道。

“给别人了。”椿回答道。

鼠婆子听到后哪能猜不出这个人是谁?

“哈哈哈,夏,你倒是玩得一手好本领,是我小瞧你了,没想到一个娃娃做起事来这么谨慎,哈哈哈哈哈!”

这一刻,椿才隐约明白了夏当初拿走她鲸笛的原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