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拜访鼠婆子

夏小天其实知道剧情大致的走向,但是他并没有出现去改变,而是悄悄地跟在二人身后。

他躲在暗处看着湫被迫跟鼠婆子跳起了舞,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虽然这是湫自己愿意的,但是还是感觉他好惨,希望之后等椿将鲲送走后要么湫自己醒悟,不要那么卑微了,要么椿再忘了鲲吧。

而且他觉得他有必要帮湫一下了,按照湫这么卑微下去,恐怕他就彻底没希望了。

当舞蹈跳完之后,鼠婆子将一个老鼠玩偶打开了,里面钻出了大量的老鼠,它们蜂拥涌去地下,那一片污浊的液体当中,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带了出来。

鲲也被一只大老鼠给带了出来,椿看到鲲高兴地不行连忙跑到了鲲的身边将他抱在了怀里。

“鲲,你还好吧?”椿担心地对着鲲问道。

可是鲲没有任何反应,椿连忙将鲲的鲸笛拿了出来开始吹奏。

在鲸笛的声音下,鲲有了反应,他睁开了眼睛和椿的视线交织在了一起。

鼠婆子看着鲲上下打量了一会。鲲全身雪白,嘴巴和额头带有一些赤红的色彩,而且额头还有一根短短的角。

“好纯洁的灵魂啊,将来这可是一条大鱼啊。”

鼠婆子看着鲲露出了笑容,她隐约能看到这只大鱼背后会引发怎样的灾难了。

违背了自然规律,强行让逝者复苏必定会带来上天惩罚,到时候身为漩涡中心的椿必定会被牵连,这些掌管万物规律的天神们被上天惩罚,想想鼠婆子都有些兴奋。

等二人离开后,鼠婆子站在原地看着入口处的黑暗。

“行了,出来吧,有什么事找我吗?”

鼠婆子慢慢悠悠地问道,她此时还不知道来人是谁,但是从对方的身上她感觉到了灵婆的气息。

“鼠婆子,你好,久仰大名了。”

夏小天抱着拳头向鼠婆子示意道,在他的计划中,鼠婆子超强的实力可以拿来借用一下。

鼠婆子因为违天规被贬下界,掌管人类恶灵所化鼠群,住在地下粪池旁,终日生活在黑暗中,无法与阳光接触,但她内心是十分渴望回到人间的。并且在原剧情里她还成功了,不过现在她可不知道这些,利用好信息差就有可能将鼠婆子请出来帮忙。

“你是谁?”鼠婆子有些意外竟然还有一个如此不怕她的人类。

“鼠婆子,你可以叫我,夏,我来这里是为了一场交易。”

夏小天说完心里有些紧张,如果鼠婆子同意进行交易,那么他将有足够的把握让鼠婆子同意这项交易。

“嗯?交易?你可以去找灵婆那个商人,为什么要来我这里呢?”

鼠婆子本没有轻易相信夏小天的话,对于一个修行了不知道几百年的人来说,相信一个人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

“因为这份交易只有您会有兴趣,因为这份交易是违背天规,能够帮助你脱离黑暗……”夏小天还没说完,鼠婆子突然施法将地下整个都封了起来。

“谁告诉你的!”

鼠婆子十分愤怒,夏小天的话让她想起了这几百年受的苦,这就像戳中了她身上的伤疤让她震怒。

“你不想脱离黑暗吗!我有份交易你就不想听听吗!”

夏小天鼓起勇气大喊,他在赌鼠婆子对于出去的欲望无比强烈,赌鼠婆子不会恼羞成怒对他出手。

果然,即使鼠婆子的伤疤被戳到虽然非常愤怒,但是她没有对夏小天出手,而是慢慢冷静下来恢复了最初平静的姿态。

“说说你的交易。”

夏小天平复了一下心情,刚刚鼠婆子发威起来着实恐怖,心里忍不住害怕,这是对于危险来临的反应。

“鼠婆子,我需要你帮我阻挡即将出现的天罚,我会打开海天之门然后给你人间的物品让你成功回到人间。”

听完夏小天的话,鼠婆子没有回答,她闭上了眼睛好像在休息。

“鼠婆子,你觉得怎样?”夏小天试探性地询问道。

“你让我这个因为违反天规的人去帮你阻拦天罚?你不觉得这有些好笑吗?”鼠婆子没有行动,她指挥着老鼠人偶到了她的身边给她当起了座椅。

“可是,逃去人间,不也是违背天规么?事多不压身,何况鼠婆子你本来身上也背负着重罪,再多一条也无所谓。”

鼠婆子听到夏小天的话不由自主地开始笑起来。

“你这个小娃娃,倒是有趣,但是你如何证明你能做到?”

鼠婆子睁开了眼睛,她现在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这个年轻人了。

不过就算夏小天说得很有把握,但是鼠婆子还是不太放心,她想要再试探一番夏小天。

“你的实力这么弱,怎么证明你能按照计划完成?”

夏小天深深吸了一口气,鼠婆子这是想看看他的实力,只是他海水掌控只有初级,根本就不够看啊。

“系统,帮我升级海水掌控。”他心中默念道。

“扣除宿主6000情绪值,剩余情绪值:500。”

系统话音落下,夏小天全身泛出了海蓝色的光茫,大量海水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周围,海水慢慢汇聚在了一起将夏小天围在了中间。

他的蓝色瞳孔发出了耀眼的光茫,他的眼睛就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海蓝色宝石。

这突然的变化让鼠婆子大开眼界,她不是没见过法力高深的人,而是没见过这种说变强就变强的人。

而且不得不说的是,夏小天的变强过程欺骗性极强,随便来个人都会觉得他极为强大和神秘。

他其实也没想到自己就是想升个级,结果还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看上去效果还挺好的,至少他都能从鼠婆子的眼睛里面发现惊讶的情绪。

这极为震撼的画面也被世界上数十亿人看到了,人们都不由得惊叹这种神奇的场面。

因为海水帘幕的画面太过优秀,观众们都像是在现场一般,带来的惊奇也更多。

【我的天!这个夏也太强了,我都有种感觉,这一部动漫之中他的戏份一定很足。】

【是啊,不亏是剧情之外的人,硬是靠着一己之力对剧情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了。】

【夏真厉害,突然嗑起了夏和椿的cp,虽然湫真的喜欢椿,椿真的喜欢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夏最帅了。】

【椿夏cp,椿夏cp,椿夏cp,真期待接下来剧情会怎么改变,之前一直觉得湫不值得,现在发现他是真的不值得,这就是对女孩子献出真心之后的模样么?】

【湫:我正在输液。椿:输的什么液?湫:想你的液。湫:晚安。湫:午安。湫:早安。这就是男孩子卑微的爱吗?】

【哎,我也是舔狗,平时舔喜欢的女生一点用都没有,谁说付出就能有回报的,我付出了那么多,啥都没收获。】

【舔狗日常罢了,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当舔狗,即使再喜欢。因为舔狗的爱情最终都会失败,他们感动不了女神,他们只会感动我们这些观众!】

【就是,湫在整个动漫里面最催泪了,看得也是最难受的,为什么偏偏要喜欢椿啊,老老实实当一个单身汉不好吗?】

【有的鱼是关不住的,因为他们属于天空。这句话说的既是鲲也是椿吧,有的人是留不住的,因为他们注定是属于别人的。】

夏小天的海水掌控升级特效不光折服了世界千千万万的人,同时也折服了鼠婆子。

鼠婆子和夏小天达成了约定,等天罚来临的时候,她会出力的。

得到了鼠婆子的帮助,夏小天感觉这即将来临的天罚威胁减少了那么一部分。就是可惜灵婆这方面估计是没有什么希望,因为她和鼠婆子不同,鼠婆子是被贬下来的,心中本来就怀有对于天道的憎恨,所以让她去违反天道几乎没有什么问题。

灵婆则是为天道打工,心里并没有对天道有什么不满,想要唆使灵婆帮他,恐怕这个事情刚说出来他夏小天就被灵婆捏死了。

回到神之围楼后,鲲可不能再放到家里了,不然的话一定还会被发现的。所以椿和湫决定将鲲放到神之围楼几百米之外的一个水井里。

本来这个水井平时不会去人,但偏偏今天有一个娃儿跟同伴玩捉迷藏,到处闲逛恰好就发现了水井那边有灯火,好奇心上来就发现椿和湫将什么东西扔了下去。

这对于一个娃娃来说,想要不去看看水井里面是什么几乎不可能。

当他往水井里瞅的时候,身体白色头上带角的鲲吓了他一跳。

这个娃娃吓得赶忙就往神之围楼赶,夏小天蹲在神之围楼的屋顶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接下来应该就是湫和椿回去将鲲捞出来了。

但是等这个小娃娃都跑到了神之围楼里夏小天都没有看到椿和湫的身影。

“诶?那两个人呢?”夏小天突然发现湫和椿的身影迟迟不出现,现在这娃娃都快到神之围楼了。

他环视一圈,竟然发现湫和椿竟然回到了神之围楼里面,这岂不是说这小娃娃等会就能带着后土还有其他人发现鲲?!

这要是现在发现了鲲保不齐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为了剧情不会发生太大变化来保持他具有剧透的优势,他打算亲自去转移鲲。

他从围楼上纵身一跃,周围凝聚出了大量海水推着他向水井飞去。

好在现在夜色深了,除非仔细去看,否则根本无法第一时间发现夏小天的身影。

“后土爷爷!后土爷爷!有条鱼,有条鱼!”小娃娃一路大喊跑到了后土爷爷的身边。

后土爷爷脸色一变,他立马带着人跟着小娃娃朝着水井走去。

周围的椿和湫暗道不好,这个小娃娃不会看到了鲲吧?椿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她不敢想象若是被长辈知道了自己违背自然规律的下场,鲲一定会被他们送走的。

椿和湫紧紧跟上了后土爷爷,他们想要再确认一番小娃娃看到的到底是不是鲲。

夏小天从天而降来到水井边,操控井水将鲲直接从井底带了上来。

夏小天用一团水将鲲包了起来,还没来得及整理痕迹就发现身后隐约有人声传来,连忙操控海水跑向一处荒废的围楼。

井水边后土爷爷带着人们已经来到了井水边,小娃娃指着水井说道,“后土爷爷,就是这个井,就在这个井里。”

椿看着这个熟悉的水井魂都要被吓跑了,眼前这个水井不正是他们将鲲放下去的水井么?

一想到等会要被后土爷爷质问,椿准备自己先坦白了算了,这样也许还能有别的可能。

还没等椿来得及开口,小娃娃的声音再次传来。

“怎么没了?我刚刚明明看到有一条鱼的。”

听到这话椿的眼睛突然恢复神采,鲲不在这里?她刚想询问湫却发现湫也是一脸惊愕。

不是湫转移的?那还能是谁?

一个浑身水蓝蓝的身影出现在了椿的脑海里,难不成,是他?

后土爷爷尽管没有看到鱼,但是他在水井边看到了还未干涸的水渍,这些水明显就是刚刚出现的。

不仅有井底的水,还有海水,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难不成他真的是鲲?

“最近连日暴雨,海水倒灌,这是不祥之兆,一定要严加戒备。”后土爷爷说完看向了祝融,他们的眼神交流下,祝融明白了后土的意思。

可能他们的猜测是真的。小娃娃看到的一定就是鲲,之所以不见是因为鲲利用法术逃跑了。而刚好他们之前怀疑又一个人可能是转世的鲲,那个人又恰好能够操控海水。

那个人的名字不言而喻,正是夏。

后土爷爷和祝融产生了一个美妙的误会,夏其实并不是鲲,但他是来转移鲲的人。

但偏偏他们并不知情,只以为夏就是转世的鲲,而鲲的存在在传说中正是会带来灾难的,但谁也没有见过鲲,久而久之渐渐鲲的存在就成为了传说。

若不是因为夏小天变成海豚之后的颜色千百年来一遇,可能他们都不会联想到鲲。

一个如此巧合的误会让夏在后土爷爷和祝融的心里地位一升再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