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赌约

“你是想试试灵婆我的身手么?我这副身子骨已经许多年没动手,这一下动起手来可能会不知轻重。”

灵婆的话语已经很明显是在威胁了,夏小天也没有恼羞成怒,而是继续赔上笑脸阴阳怪气。

“不,不会,这怎么敢呢?毕竟您可是高高在上的灵婆呢。”

夏小天将高高在上这四个字咬得很重,任谁都听得出来这话外音。

“我相信灵婆大人说话不会不算数吧?”夏小天再次重复道,他就是拿捏准了灵婆说话做事说一不二的特点,只要不表明想要开战,玩玩文字游戏,独处几百年的灵婆又如何是以前在网上冲浪的夏小天的对手呢?

“哼,既然这样,我还是收取一半的生命,不过要是你们能阻挡住违反规则而产生的灾难,那我就还给这一半的寿命。”灵婆冷哼一声,她还是头一次在一个小辈上吃瘪。

“成交,谢谢灵婆大人。”夏小天恭恭敬敬地朝着灵婆鞠了一躬,还拍了拍一旁的椿让她一起。

夏小天知道这应该是灵婆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他的名字不在生死簿里,所以灵婆根本就不能抽取他的寿命,所以现在他要求让自己顶替椿可以说在无理取闹,但偏偏这非常符合灵婆话里的逻辑。

再加上灵婆虽然狡诈,但是作为一个商人他的诚信非常有保障,这也是让夏小天敢如此和灵婆辩解的原因。

灵婆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夏小天,随后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呃!”强大的力量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夏小天被提到了空中,后背紧紧贴着墙壁,尽管他奋力挣扎,但是灵婆的力量跟他比起来就像是汪洋大海遇上了一滩小小的水洼,他在灵婆面前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交易的事情完成了,但是你冒犯我的事情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灵婆眼睛一瞥,夏小天脖子上的力量消失不见,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记住,这次是个小小的教训,下一次没那么简单。”灵婆收回了视线,对她来说,万物皆是平等的,或者说在操控生死簿的他面前都是卑微的蝼蚁。

若不是因为夏小天的特殊,恐怕她连搭理都不会搭理一下他,毕竟没有人会因为一只蝼蚁而生气。

“好了,跟我来吧,去找那个你们想要的人吧。”

灵婆领头朝着通天阁走去,这里藏着所有人类死后的灵魂,这里的灵魂数都数不清。

“你们能找到他吗?”灵婆问道。

椿平静地对着灵婆说道,“我记得他的样子。”

随后,夏小天和椿便在通天阁里找了整整一个晚上,六个钟头,才在一个鱼缸中找到了头上带有疤痕的鲲。

灵婆操控法术将椿的灵魂抽了出来,椿的灵魂是一朵海棠花,灵婆将海棠花的一瓣花瓣摘了下来,放进了鱼缸中,让变成小鱼的鲲重新焕发了生机。

“我会把他的灵魂交给你,注入你的灵魂才能让他苏醒过来。

从此你们将性命相连,你必须时刻保护他,度过重重磨难,直到他长成大鱼回到人类世界才能死而复生。

一旦上路你就不能回头,否则他的灵魂就会永远消散。

你,懂吗……”

“嗯,我懂……”

天亮了,太阳重新升起。

椿抱着装有鲲的鱼缸正兴致勃勃地自言自语。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海岸边那条红色的海豚。”

“你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我帮你取个名字吧?”

“我妈给我取名,椿,她希望我以后能接她的班掌管海棠花的生长。”

“我希望你以后,我希望你长大,长到比玻璃缸还大,比镜子还大,比桌子还大,比床还大,整个屋子都装不下你,围楼也装不下你!”

“最大的鱼叫什么,你就叫什么。”

此时的椿还不知道在这之后鲲的体型真的如她所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大半个海底世界都装不下他。

“这里是不能养鱼的。”窗外湫的突然出现吓了椿一跳,她赶忙将走到窗前将窗户关上。

“关你什么事啊,跟屁虫。”椿有些慌张自己偷偷养鲲被发现,跟普通的小女孩一样被发现了心事后的恼羞成怒。

湫哪能就这么放过这个机会,俩人有了共同的秘密关系岂不是一下就亲近了好多?他怎么会放过这么个好机会呢?

“哎,我会帮你保密的。”

可惜椿还是将窗户关上了,并不打算多跟湫说什么。

“喂,我知道一个好名字。”

这句话果然让椿动心了,她走回了窗前示意湫继续说下去。

“你先把窗打开。”

椿也没犹豫,立马就将窗户打开了。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古树上写的。”

听到这句话的椿愣住了,这句来自古书上的话是那么符合她心中对鲲的定义。

椿关上了窗,也不管湫还想说什么,抱着鱼缸就放到了梳妆镜前。

“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鲲。”

睡梦里,椿仿佛看到了一片如镜子一般的水面上,一只头上长有犄角的大鱼从水下跃出。

她兴奋地跑到大鱼落水的地方,却发现刚刚落水的大鱼已经不见了踪迹,等她抬起头的时候,天际的夕阳下,鲲的人身出现在她的眼前。

“鲲……”

椿的行为违背了天的法则,也违背了自然规律,海底世界的‘天’会降下惩罚,但是所有人除了夏小天以外都没有意识到。

反常的暴雨,几乎天天都有的乌云,夏小天知道,这是天罚的征兆,再过不久天罚就会真正来临,到时候便是整个海底世界的灾难!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椿每天都跟着鲲在一起玩耍,他们在雨中共舞,坐在围楼上看天空,鲲也在一天天长大,一开始的玻璃缸都装不下,不得不放进木桶里。

椿陪伴鲲的日子湫都会在身旁,一般的女孩子早该发现湫的反常了,只可惜,椿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鲲的身上,只是湫不知道,或者不愿意放弃。

突然一天椿发现她房间里的鲲不见了,她焦急地到处寻找。

她问她的母亲凤道,“妈,你进我房间了?”

“我进你房间怎么了?”凤有些生气,她的女儿竟然在家里养了一条不知道从哪来的鱼。

“你把他放哪了?”

“扔了,真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凤抱怨着,继续埋头吃着自己的饭。

椿的泪水一下就涌了出来,她生气地冲着母亲凤大喊。

“妈!那可是条人命!”

椿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丝毫不顾身后母亲说了些什么。

这一刻,这个少女的心像是碎了一般,被她视若生命一般重要的鲲竟然被扔掉了。她的世界好像崩塌了一般,就像现在的海底世界一般,满天都是黑压压的乌云,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彻底崩溃。

身后的湫听到了动静跟在椿的后面,他看得出来椿现在十分伤心,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戳中了,当下就准备帮忙。

“我妈把鲲扔了。”椿回过头用带有泪水的眼睛和湫对视。

湫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鲲,只要还在椿的身边,那么椿便永远都不会属于他,除非奇迹出现。这些天和椿的相处,他看出来了椿的所有心思都在鲲的身上,她根本就不在意湫。

鲲消失了,也许椿的心里会有湫,但是湫那无比善良的心是不会忍心看着椿这么难过的,他不忍心看着椿伤心,不忍心看着她掉眼泪,他只希望椿能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

他对椿的爱达到了一种程度,那种宁愿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层次,而且即使你不回以同样的待遇对他都行。

只要他能陪在你的身旁,他就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湫,椿还有鲲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公主,骑士和王子之间的关系。公主喜欢王子,王子迎娶公主,骑士保护公主。

湫保护椿,椿喜欢鲲,鲲喜欢椿,唯独没有人喜欢湫。这种自己全心全力付出,却只能看着心爱的女人心里一直都装着别的男人,甚至愿意为另外一个男人付出生命的伤害实在是太深了。

如果不是湫不是真心喜爱椿,恐怕他早就放弃了。

最终,湫还是将自己的话说了出来。

“你别急,我知道在哪找到他。”

他的声音听上去轻松,但是他的内心已经如同冰块一般寒冷。

他们顺着地洞来到了鼠婆子的家,这里面居住着数不清的老鼠。

鲲的声音从一个木板下方传来,而木板下面装着的是最为污浊浑噩的东西。

椿提议让自己下去,但是被心疼椿的湫制止了,他决定自己下去。

麻利得将自己得上衣脱去直接就跳了下去。

这里面的液体感觉像是泥潭,但是味道奇臭无比,根本就不是人闻的味道,湫不得不强忍恶心捏住自己的鼻子在这里面寻找。

“湫,谢谢你。”

头上传来椿的道谢声,湫停下了动作,自嘲似的微笑了片刻。

突然地下涌出了无数只大黑老鼠,椿害怕得后退,但是她首先担心的并不是湫,而是鲲。

“怎么办?老鼠会吃了鲲的!”

椿身后出现了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鼠婆子出现了。

“那是当然的了,一眨眼的功夫就啃完了。”鼠婆子发出奇怪的笑声。

这个时候湫刚好从下面爬了上来,身上还带有非常恶心的土黄色液体,上面散发着令人呕吐的味道。

但是这味道鼠婆子看来却是非常的香,“什么味道,好迷人呐。”

她走到了湫的面前用自己的鼻子嗅了嗅湫的味道,随后将湫的手拉到自己的鼻子前仔细闻了起来。

“原来是爱的味道啊。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吗?小帅哥。”

被湫身上的味道还有颜值迷住的鼠婆子拉着湫的手转起了圈。

“我,我在找一条鱼。”

“一条鱼?我见过那条鱼啊。”

椿听到鼠婆子的话问道,“真的?请问你能帮我找到他吗?”

“那可不是一条普通的鱼,是从灵婆那里换来的吧?”

鼠婆子轻易就看穿了鲲的来历,对他们这种修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来说,椿几乎没有秘密能够瞒住鼠婆子。

“好人死后变成鱼,归她管,坏人死后变成老鼠,归我管。我的小老鼠可比她的小鱼可爱多了。”

“你真的能帮我找到鲲?”

椿说完看到鼠婆子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情绪瞬间变得失落,谁知道鼠婆子接下来还跟了一句。

“除非,让你的小帅哥陪我跳支舞。”

满脸皱纹的鼠婆子露出了她那漆黑的鼠牙,笑得十分猥琐。

在鲲和湫中间选一个,椿甚至都没有犹豫地就选择了鲲。

“去啊。”椿催促道,她还伸手推了想要离开的湫一把。

湫眼神诧异地看着椿,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推向了鼠婆子,还是被椿推的,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只鲲。

湫感觉自己从所未有地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失败。

他陪了椿十六年,鲲陪了椿二十四小时不到,但是椿为了鲲可以做出一切牺牲,而他湫在椿眼里都无法跟鲲比较。

可是湫能有什么办法?他的错误就是他爱上了椿,而他最大的错误,就是明知爱下去毫无结果,却依旧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心献给椿,任由椿在上面随便挥刀。

按照夏小天世界的话来说,湫就是一只舔狗,还是终极的舔狗,那种对于女生爱到了极致,卑微到了极致的男人。

湫非常值得同情,但是我们却不能贬低椿。

喜欢谁是自己的自由,对于喜欢的人有偏向也非常正常,就像我们对我们喜欢的人包容,对我们讨厌的人刻薄,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椿是真心喜欢鲲,而湫也是真心喜欢椿,没有谁错谁对,只不过是时间不对,地方不对,人不对。

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错误的人,发生了错误的事,才会造成这么一个错误的结果。

人们被湫这种极为淳朴的爱情打动了,爱到极致是种什么感受?

卑微,非常卑微,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地为湫的遭遇感到可怜,他是一个好男孩,只是没遇上正确的女孩……

许多人剧烈的情绪波动给正在练习海水掌控的夏小天带来了大量情绪值,这一刻他的情绪值也成功突破了6000大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