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如升楼

夏小天独自坐在神之围楼中间的井口旁,他仔细端详着这个井口,有些搞不懂水龙到底是怎么从这个小小的井口之中钻出来的。

而且那条水龙只有亲眼见到了才能感觉到水龙的震撼,那条水龙充满灵性,身上的鳞片虽然是水组成的但是颇为逼真,看上去就像是真的鳞片一般,若是他能利用他的能力召唤出如此强大的水龙,也许鲲也不会死了吧。

“系统,查询我的情绪值。”夏小天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得看看情绪值的数量,想要将海水掌控提升到中级需要6000情绪值,所以他必须尽快收集足够的情绪值。

“宿主:夏小天,情绪值:2200。”

才2200啊,离6000还有好远呢,夏小天有些气馁,不过他又很快振作起来,这部动漫之中最不缺的就是让人情绪波动的地方了,他肯定还有机会集齐足够的情绪值的。

不过他环顾四周,发现整个海底世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这么安静,好像还在外面活动的就只有他一样。

天色并不好看,乌云遍布,他怀疑那些居民都是回家去了,可是他连他的家在哪都不知道。

不过从没有人接他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没有家的,既然这样,那也省的去伪装了,就这么睡在外面也挺好的。

夏小天躺在井边,他将手放入井水之中,一边休息一边练习海水掌控,他有种预感,一旦他对海水的掌控能够到达一个层次,那么海水掌控的威力将会倍增。

天上的乌云不知道为何还在旋转,旋转的中心正对着夏小天,只是他并不知道,他以为是对着他身边的井口。

此刻的平静皆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安宁,他还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引发怎样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椿就去了朝源楼看望她的爷爷,丿爷爷。

朝源楼中间有一棵大树,这棵大树上有一只体型庞大的凤凰,而这只凤凰便是椿的奶奶。

“奶奶早,爷爷醒了吗?”椿问道。

凤凰轻轻鸣叫了一声,用脑袋指了指朝源楼的楼上。

当椿来到丿爷爷的房间时,丿爷爷正在窗户边上望着外面的风景,地上都是他苍白的头发和胡须。

“爷爷,人死后会去往哪里?”

椿问道,她没有发现当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丿爷爷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一些,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身体会变成泥土。”丿爷爷转过身来缓缓说道。

“那灵魂呢?”

“灵魂会游到最北边的如升楼,然后化成小鱼由灵婆看管。”

丿爷爷的眼睛望着窗外,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我们也会死吗?”

“那当然了,生死有道嘛,爷爷的大限也快来了。”

丿爷爷和蔼地摸了摸椿的头发,他仿佛对于大限的来临毫不在意,就像是将生死看淡了一般。

椿抱住了丿爷爷,语气低沉地说道,“爷爷,我不想你走……”

丿爷爷笑了笑,说道,“傻孩子,这是自然规律,对我们来说,死是永生之门……”

椿还想和丿爷爷多呆一会,但是她现在心里还有别的事情,不得不先去往北方的貔貅崖查找通往如升楼的道路。

夏小天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在椿来拿到了形状类似核桃但却是能发出声音的陶响球之后也来到了这里。

貔貅雕像对于他和椿呈现截然相反的态度,不论夏小天如何呼唤貔貅的名字也无法引起貔貅的回应。

“喂,貔貅,回答我的问题,我要怎么做才能去如升楼?”

夏小天问道,他已经问了貔貅雕像三遍了,如果不是知道这个雕像是能说话的他都要觉得自己是个傻子了。

在他问完第三遍之后,貔貅雕像的眼睛冒出了红光,它终于不打算再装了。

“少年,你想去如升楼干什么?”它的声音粗犷且浑厚。

“你之前把那个什么东西给了椿,让她子时来这里就能去如升楼对吧?”夏小天并没有废太多的话,他并不打算让椿去如升楼。

“是的少年,莫非你也想去?”貔貅雕像有些惊讶夏小天为什么能知道的那么清楚。

“是的,而且你明天能不能不让她去?”

夏小天坐在貔貅雕像的旁边,他对于这个貔貅雕像并没有太多敬畏。

“抱歉,我无法做到,如果你也想去,这个陶响球你便拿着,等子时再来摇响它,自然会有人来接你。”

貔貅雕像的嘴里掉出了一个和椿一模一样的陶响球,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地将它捡了起来随后便离开了。

貔貅,自古最受商人宠爱,皆因其只吃不拉。想要从貔貅手中拿到好处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只貔貅并没有那么简单,它不可能会大发善心就这么帮助椿和夏小天的。

至于为何,光是想想在如升楼里那可怕的代价,还有坐地起价的本事就让人望而生畏,比起灵魂摆渡人,这只貔貅更像是一位为如升楼拉客人的招财猫。

不过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得去,不然放着椿一个人去只会被狠狠地骗去一半的寿命,这个寿命的代价他可以代替,而且他完成这部剧情就会消失,要那么多的寿命没什么用,所以他来做交易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很快,子时便快到了,天空不巧下起了大雨,在屋檐下躲雨的夏小天很快便发现了撑着一把小伞一路小跑的椿。

此时的椿还没有注意到她的身后还跟着湫,她也不会想到湫看到了她竟然会跟上来。

夏小天先了椿一步抵达了貔貅崖,提前将准备好的陶响铃拿了出来摇动。

随着陶响铃一阵清脆的铃铛声,貔貅雕像突然动了起来,整个雕像都在颤抖,它的大嘴张开发出了一声震耳的咆哮声,这一声咆哮让还没赶来的椿和湫听到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湫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椿隐隐有些预感这应该是貔貅雕像的吼声,她必须快点赶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她的步伐再次加快,湫也紧跟上去。

貔貅崖边的浓密云雾之中,一艘小木船从雾中朝着崖边驶来,木船的身影渐渐清晰,船头站着一个身型高大看上去像是一颗萝卜的船夫冲着夏小天招了招手。

他敏捷地从崖边跳上了小木船,坐稳之后示意萝卜船夫可以开船了。但是萝卜船夫唯一的大眼睛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显然他是打算要等椿一起了。

“我来了。”

椿也到了,她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小木船,还没等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就发现坐在船舱的夏小天。

“夏?!你怎么在这?”椿满脸惊讶,她不敢相信夏小天竟然会出现在小木船上,难道他也要去如升楼么?

“椿,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眼见椿见到灵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夏小天打算换个方向努力。

“什么事情?夏,你说吧。”

椿看着夏小天严肃的脸下意识就严谨起来。

“不论如升楼里的灵婆向你索要任何东西,答应我,都不要答应他。”

椿看着神色认真的夏小天点了点头,她感觉夏的形象突然变得十分神秘,之前十六年的相处她从来就没有这么发现夏的神秘。

貔貅崖边,湫看着椿直接跳上了一艘小木船就开走了,只好就此打道回府,不过这个地方还有这艘木船他都记在了心里,如果椿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去将椿带回来的。

这艘小船穿过了浓密的云雾之后眼前便豁然开朗,一望无际的云海,时不时会有马身鱼尾的生灵突然从云层中跃出再回到云层当中,马脸的眼睛闪着吓人的白光,它们看上去并不好惹。

随着小船继续行驶,一栋圆柱形的小楼伫立在云海之间,这便是他们的目的地,如升楼。

小船慢慢靠岸,夏小天和椿下了船走到了大门前,门前有两个巨大的鱼头人身雕像,门正中央写着一个大大的生,整个如升楼给人一种古朴典雅的感觉。

门下方有着一个巨大的活猪头,仿佛在睡觉一般,夏小天摇响了手中的陶响铃,猪头睁开了双眼,门锁从中间打开大门向内自动打开。

他们走进了如升楼内,四只猫如人一般直立行走,抬着一个轿子停在了中间,门帘被掀开了一角露出了一个苍老的面孔。

“你们一起来的?”灵婆问道。

“嗯。”二人齐齐回答道。

“跟我来。”

灵婆话音落下,四只猫抬着轿子继续前行,夏小天和椿跟在轿子后面来到了灵婆办公的地方。

只有一只眼睛的灵婆从轿子上走了下来,坐到了她桌子后面的座位上。

“坐。”灵婆不咸不淡地说道,看上去一点情绪都没有。

“不用了,我们站着就好。”夏小天说道。

“他哪天死的?”

灵婆像是早已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第一句话便是问到关于鲲的事情上。

椿回答道,“谷雨的前两天,四月十八。”

“你可别弄错了,每天死去的人比猫身上的跳蚤还多。”

灵婆一边说道一边开始翻动生死簿。

“不会,那天是我生日。”

“天行有道,你这是要公然地与天作对。”

灵婆的声音逐渐变大,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激动。

“我不管,我一定要救活他。”

椿也丝毫不退让,她想要救活鲲的决心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你不管,逆天而行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无论是谁。”

“我欠他一条命,我要还清欠他的。”

“你本事挺大,我在这里修行了八百年,也没能还清当年我欠下的。”

“那是你不够……”

椿还没说完便被灵婆打断了。

“不许插嘴,我告诉你什么事最可悲,你遇见一个人,犯了一个错,你想要弥补想还清,

到最后才发现,你根本无力回天,犯下的罪过永远无法弥补,我们永远无法还清犯下的。”

灵婆一边说一边朝着椿走来,他的眼神里满是情绪的变化,说到最后更是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又回到了最初的不冷不热的状态。

“那你为什么说要帮我?”椿不解地问道。

“那是我可怜你,让一个死人复活,你晓得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什么代价?”

“用你身上最美的地方跟我交换,你的,眼睛,哈哈哈哈,怕了吧,舍不得自己漂亮的小眼睛?”

“或者,你可以把你一半的寿命给我啊”

灵婆的话充满了蛊惑,椿刚想脱口而出答应下来就想起了夏小天之前跟他说过的话,不论灵婆说什么,都不能答应他的交易。

夏小天也知道现在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他往前走了两步,将椿护在了身后。

“我觉得,我可以做这个交易。”夏小天的第一句话就让身后的椿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夏让自己不要答应灵婆,结果自己直接就应了下来?

灵婆原本有些挑衅的眼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认真。

“你终于没有继续旁观了,年轻人。”

夏小天与灵婆对视着,他有些搞不懂灵婆罐子里卖的是什么药。

“是的,我答应了这笔交易,用我一半的寿命换取鲲的生命。”他再次重复一遍,这次椿急地拉住了他的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被夏小天用眼神制止了。

“呵呵呵呵,年轻人,我可以询问你的名字吗?”灵婆没有回答夏小天的话,而是问起了他的名字。

“夏。”

“夏?”

“夏。”

灵婆眯着眼睛注视着夏小天良久,随后才继续说道,“不好意思,你的交易,我做不了。”

“为什么?”

“夏先生,我的生死簿里面,好像并没有你的存在……”灵婆微微眯起了眼,她这是第一次遇到生死簿里没有名字的家伙。

“可是,灵婆,你可是一个唾沫一个钉的人啊,说出来的话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夏小天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他一定不能让椿失去一半的寿命。

“是么?什么时候我灵婆做事也得让别人来教我了?”

灵婆不怒自威,他身下的衣袍无风自动,房间里的小猫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急忙跑开。

椿也有些紧张地扯了扯夏小天的衣角示意他不用这么嚣张。

但是夏小天可不会认怂,他心里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不能收取椿的寿命,你收谁的都可以,唯独椿不行。

“哈哈哈,正确的行为当然用不着别人来指点,只有错误的才需要,灵婆你觉得呢?”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谁也不知道他们下一秒会不会就撕破脸皮开战,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灵婆和实力低微的夏小天,谁也不看好夏小天能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