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无法抵挡的危险

椿朝着捕捞船的方向游去,她在海水中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这给她带来了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

她朝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加速游去却发现血腥味越来越重,那个方向有着大量的鲜血,她甚至还感觉到了同类的鲜血。

椿迎面路过了一只大海龟身上缠着渔网,虽然她才来人类世界七天不到,但是她知道这种渔网是用来猎杀海洋生物的,前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果不其然,当椿赶到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巨大的渔网将几十上百只海豚给捆了起来,那些海豚在渔网中呆的非常难受,它们不停挣扎着,殊不知它们根本挣脱不开这张命运的大网。

椿想要用嘴将大网拽下来,但是她微薄的力量根本不起作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张大网将那些海豚给捕捞上船。

椿难受极了,只能看着同伴们被捕捞走,无法拯救它们。她转头朝着漩涡游去,想要离开这个悲伤的地方,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些捕猎的人刚好在她回去的方向布置了大网。

椿一头撞在了大网上,刚刚同伴们被大网抓走的画面历历在目,她十分恐惧,大脑失去了理智开始在大网中拼命挣扎却不知道这网越挣扎捆得越紧。

这时夏小天赶到了,他发现了被困在大网之中的椿,他赶忙游上前用自己的嘴巴去撕扯绳网。

可是这种绳网明显经过特殊材料的加工,海豚的牙齿根本咬不破。

“椿!你冷静!我用我的能力救你,你必须冷静下来!”

夏小天对着椿大吼,现在绝不是文文静静的时候,他必须霸气一点将椿怔住。

“夏,你可以救我吗?我真的好害怕,真的……”

椿看到了夏小天的到来仿佛看到了救星,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总觉得夏会有办法拯救她。

“你别动,冷静下来,我会用海水将你身上的绳子切下来,只需要几秒钟,你等待一下。”

夏小天眼神坚定地望着椿,他开始疯狂催动起自己的海水掌控,一个飞速旋转还非常薄的海水漩涡形成在了绳子和固定的木棍边上。

这是他临时想出来的办法,只有制造一个类似切割机一般的海水漩涡才能切开这经过加工的绳子。

果不其然,他的办法奏效了,短短几秒钟绳子就被切开,椿轻轻一抖就将身上的绳子全部挣脱开来。

“夏,你能帮我救其他的海豚吗?”临走前椿询问道。

夏小天被椿的这个想法打败了,椿太善良了,但是现在根本就不是正确的时间,他知道现在若是不抓紧时间回到海底世界,天知道剧情会怎么发展去推动原本的剧情。

“不行,我们现在非常危险,必须先回去,你听我的,我们以后再来救,现在安全第一。”

夏小天操控水流强行推动椿朝着漩涡的方向前进,他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突然头上传来了人类的高喊声。

“嘿!快来,这里还有两条海豚,而且还有一条红色的稀有品种,快来人啊,千万不能放跑了!”

这是人类的话语,夏小天听懂了,但是椿一头雾水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危险之中。

“椿!快跑!往漩涡跑!”夏小天大吼,他知道剧情不会这么简单的,困难已经出现了!

椿看着夏小天那副都要吃海豚的模样立马甩甩尾巴救朝着漩涡跑去。

“哎!它要跑了!快来……”船上的人还来不及继续说下去就被甩进了大海中。

夏小天操控海水将他的船顶了一下,突如其来的颠簸让他毫无防备地摔入了水中。

解决了这条船夏小天就开始朝着椿的方向追了过去,现在绝对不能让椿出事,因为一旦椿出了事鲲一定会出现的。

果不其然,仅仅几秒钟没能在椿的身边就又有麻烦找上椿了。一条小渔船上有一个男人正拿着渔枪瞄准椿的位置准备射击,夏小天来不及提醒椿,连忙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椿。

“夏?!”椿被突然出现还压在她身上的夏小天震惊了。

还没等椿多看几眼夏小天,渔民开枪了,一把十字形枪头刺进了夏小天的身体,一时间鲜血弥漫在了他们的身边。

“夏!!”椿一声尖叫,她不敢相信夏竟然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朝她射来的渔枪。

“别废话,快走。”夏小天使劲挣扎,想要挣脱这十字形枪头,但是他根本就做不到。

受伤的夏小天连海水都无法全力操控,而这渔枪又是专门用来捕猎海豚的,他根本逃不掉。

想不到剧情刚开始自己可能就要完蛋了,没想到还是死在了人类的手上,真是讽刺。

哪知道椿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意思,她一直守在夏小天的身边,她催动这她操控海棠花的力量,但是这大海上哪来的海棠花呢?

“该死,这只蓝色海豚什么时候出来的?害得我没射中那只稀有的海豚。”船上的渔民看自己的渔枪本来都要射中那红色的海豚了,结果不知道哪窜出来了一只蓝色的海豚挡住了这一枪。

不过当渔民看到红色海豚还陪在蓝色海豚身边时高兴地大笑,“哈哈哈哈哈,还有机会,这条傻海豚还没走!”

烦人的家伙!

夏小天不顾身上的伤势强行催动海水的力量,将海水化作一柄水箭朝着渔民射了过去。

渔民哪里想到会突然出现一根水做的箭矢射向自己,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射中了大腿倒在了渔船上嗷嗷直喊。

“椿,走吧,我走不了了。”

夏小天看着椿说道,他已经彻底没有了反抗的资本了,椿留在这里就是白送人头。

“不,我不走,我能帮到你的。”

椿无论夏小天怎么劝说都不肯离开,摆出一副夏小天不走她也不走的架势。

好吧,夏小天劝不动椿了,这次剧情估计就要崩了。

可是,超出了夏小天预料的是,这个时候鲲竟然来了,他带着一柄短刀来到了他们身后用短刀不断切着连着枪头的锁链。

不知道是鲲的小刀太锋利了,还是锁链太脆了,短短几秒这条锁链就被鲲给切断了。

“好了,你们走吧。”鲲看着两条颜色不同的鲸鱼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不得不说这一招来得太及时了,就连夏小天都有些感动了,更别提椿这个女生了。

夏小天身上虽然还卡着那个十字形枪头,但是现在他游回去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但是这时无人操控的渔船在一个大浪的推动下撞在了鲲的后脑勺上,倒霉的鲲瞬间昏死过去沉入水中。

“不好!他有危险!”椿连忙上前想要托起鲲,但是那渔船又朝着椿撞了过来,椿不得不先避让,但是这一躲开就错过了最佳救治鲲的时候了。

当一个人昏迷得很死的时候将他扔进海水中,几乎要不了几秒钟他就得没命。

这种情况同样适用于鲲,等椿在海底的石头上发现鲲的时候,他已经没了呼吸。

“喂?喂!你醒醒啊!”

椿发出海豚的声音去呼唤鲲,但是鲲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用自己的鼻子去拱了拱鲲的手臂,又拱了拱鲲的脸颊,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夏小天心情沉重地游到了椿的身边,他也十分不好受,任谁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下一刻就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心里都会阴沉沉的。

这大鱼海棠可真狠,夏小天刚刚对鲲抱有感激之情,下一秒鲲就死在了剧情的控制之下,明明可以是一个甜美的剧情,为什么非要弄得如此遗憾?

椿将鲲的鲸笛含在嘴中往岸边游去,夏小天紧随其后。离岸边近了,他们还能看到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的小女孩在岸边等着他的哥哥回家。

这个小女孩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就要让她失去至亲,就为了将剧情推向悲剧吗?

在大鱼海棠的剧情控制下,他感觉到了大鱼海棠这部剧情的‘强大’,好像怎么改变都会被它强行圆过来,不过他还有机会。

因为大鱼海棠的剧情就算再强,它也只能影响剧情内的东西,夏小天的行动它预测不到,也控制不了。

这就像一盘几乎被定了死局的围棋却还有一步活棋可走,而他夏小天便是这一步活棋。

当棋子落入棋盘当中,它的使命便不光光是作为一颗棋子,它的使命比它要重要得多,因为它还肩负着盘活整个棋局的责任。

走得好,绝地反杀,走得差了,满盘皆输。

小女孩看着红色的海豚嘴里的鲸笛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她的哥哥怕是永远都回不来了。

年幼的小女孩只能捂着眼睛哭喊着,“还我哥哥,还我哥哥!”

夏小天内疚地低下了头,他本来想阻止剧情的发生,但是他还是失败了。

他太大意了,如果不是因为掉以轻心,也许鲲根本就不会死,这个小女孩也不用承受失去哥哥的痛苦。

椿的感受和夏小天差不多,甚至还要更加内疚,因为不论是鲲还是夏都是为了她而受伤,若不是因为她,可能夏就不会受伤,鲲也不会死亡了。

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他们能做的就是继续让剧情发展下去,不过这一次夏小天会承担起交换寿命的责任,绝不会让椿去献祭生命,这样后面的悲剧应该也不会发生。

夏小天和椿揪心,世界上正在观看的人们也很揪心。

【为什么会这么难,明明夏都拼命了,他都那么努力去改变了,还是没能成功。】

【这些捕猎海豚的实在是太可恶了,这种大小的捕猎网根本就不抱着放过任何一条海豚!】

【唉,鲲还是死了,不论怎么样都逃不过一死的命运啊,这就是命中注定么?】

【小女孩好可怜啊,看上去和哥哥的感情那么好,结果现在哥哥不在了,她得有多伤心?】

【恐怕天塌下来形容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唯一的依靠倒下了,她的世界也倒下了。】

【对啊,这种哥哥妹妹相依为命的,哥哥就是妹妹的全世界,一旦哥哥出了事,妹妹的全世界就崩塌了。】

【好心疼妹妹啊,好想把妹妹抱在怀里安慰她,呜呜呜,看着她伤心的模样我都要哭了。】

【椿和夏也很难过啊,最怕这种感受了,全力以赴,最后的结局却以失败告终,一切的努力化为灰烬,那些对于成功的期待变成匕首扎进了自己的心中。】

【也许在在13月星期八第25小时第61分的时候,我能成功吧?看着椿和夏的处境,我想到了自己的生活,不也是全力拼搏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么?】

【生活的委屈像吞进了玻璃的碎片,满口的鲜血却吐不出来,甚至还得强迫自己往下咽。】

【世事无常,谁又能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

椿和夏最后还是回到了海底世界,这时的神之围楼空荡荡的,只有椿的父亲,树,和母亲,风在等待着椿的回归。

看着椿被父母接走,偌大的神之围楼再没了一个人,就剩下了夏小天一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椿忘记了夏……

夏小天身上还带着那根十字形枪头,变成了人形之后,他用自己的手将它拔了出来,鲜血顺着伤口溢了出来。

“嘶。”拔出枪头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没有人帮他,他只能自己使用操控海水的能力去将自己的伤口覆盖,这海底世界的海水不知道为什么不仅不会恶化伤口还会慢慢修补。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丿爷爷想要出手帮助却被后土和祝融拦了下来。

“他受伤很重。”丿爷爷说道。

“我们知道,但是他必须靠着自己,历经磨砺才能成长,现在帮他就是害他。”

后土和祝融同时拦下了丿爷爷,他们语气严肃地说道,“夏的能力百年难得一遇,必须靠他自己去使用让他的能力得以强化,不然当天灾来临他首当其冲必死无疑!”

“唉……你们说什么是什么吧……”丿爷爷放弃了,他深深叹了一口气离开了。

后土和祝融看着一个人独自疗伤的夏,他们也不想这样对夏,这样的经历太过残酷,但是他们不得不这么做,只有历经磨砺才能成长为真正的,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