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成年礼

夏小天看着熟悉却又陌生的湫和椿感到无比兴奋,这一次他可以大显身手了,有了掌控海水的能力,他一定可以在这次剧情当中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不过怎么操控海水?

他可没有学过这种技能,虽然有了初级的掌控海水的能力但是他一次都没有使用过呢。

夏小天坐在木筏边看着海面,海面上倒映着他的脸,这脸实在是太帅了,标志的五官,这小眼神贼拉酷,还有这有些中二的蓝色头发,身上穿着蓝色的短袖和蓝色短裤,而且年纪还变小了。

身上也没有多余的赘肉,这小肌肉练得杠杠的,这副身体要是能带到现实里,那妥妥的小鲜肉啊。

虽然被自己的外观迷住了,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学会如何使用海水的力量。

他将自己的双手放入海水之中,心里开始想着让一小部分海水聚成一个水球。

果然,随着他的心念一动,双手之中果然形成了一个深蓝色的水球,只是还没坚持一会就散开了。

“看来自己还得多练练啊,这海水掌控怎么不是购买了就能学会呢?”夏小天忍不住嘀咕道。

“什么?夏,你在说啥?”湫听到他的嘀咕有些奇怪地问道。

“啊,没事,没事。”

夏小天连忙摆了摆手,这要是被湫听见了不得怀疑自己是个神经病?

这时,天上飞来了一只巨大的白鹤,一个英俊程度不下于夏的男人盘腿坐在白鹤上,看上去潇洒无比,让夏小天羡慕死了。

“成年礼快开始了,你们快一点。”松子哥高冷地说道。

“知道了,谢谢松子哥。”

听到了椿的回应,大白鹤一扇翅膀就飞走了。

椿和湫同时对着岸边正在洗衣裳的嫘祖姐姐喊道,“嫘祖姐姐,我们能借三匹马吗?”

高雅温柔的嫘祖姐姐笑着点了点头,“你们自己挑吧。”

椿和湫两人快速从木筏上冲到了岸边,他们走到了马匹的身边开始挑选起来,二人几乎没有废什么时间就挑好了自己的马。

椿的是一匹高大的白马,有着白色的鬃毛身上还有火红的标记而湫的马是一匹威猛的黑马。

二人骑在马上等待着夏去挑选,可是他夏小天连马都没骑过,挑马还能怎么挑?随便挑一匹最大最帅的就行了呗,不过也不知道这些马通不通人性。

夏小天选中了那一匹最高大威猛的白马,这匹白马还有着一对白色翅膀,这不香吗?

嫘祖姐姐看到夏小天选到了这匹白色飞马出言提醒道,“夏,这匹飞马的脾气可不太好哦,你可要小心点。”

“哈哈,放心吧嫘祖姐姐,我没问题的。”夏小天并没有将嫘祖姐姐的话放在心上,一个翻身直接落在马背上。

可谁知,这马跟嗑了火药一样,原地不停的跳跃,直接将夏小天给甩了下来。最后他在嫘祖姐姐的帮忙下乘坐一匹赤红色的马前去神之围楼参加成年礼。

路上椿兴奋地问道,“湫,人类世界好玩吗?”

“好玩啊,去年我差点就不想回来啦。”

“那你就别回来了。”

……

看着二人有说有笑,夏小天心事重重地跟在身后,椿你可长点心吧,这一次成年礼可就是灾难的开端啊。

神之围楼很快就到了,这里可是传说中天神住的地方,整个建筑是呈一个完美的圆形,神之围楼的中间是一片空地,上面刻满了各种图案,最中心还有一个类似水井的凹槽。

“夏,快上来。”神之围楼的楼上有人呼唤着夏小天的名字。

夏小天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叫他,还是湫推了他一下才醒悟过来。

“来了。”夏小天回应道。

喊他名字的竟然是椿的爷爷,这个能力掌控树木的老爷爷,实力恐怖得很,几乎可以说整个灾难就是靠着他才避免了覆灭的命运。

在椿的爷爷面前,夏小天有些紧张,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作为外来者的身份能不能被看穿,更不知道为什么椿的爷爷会突然叫自己过来。

年迈的丿爷爷慢慢梳理着自己长到遍布整个房间的胡须,他那双充满了智慧的眼睛望向了夏小天。

“夏,这次的成人礼,你可要多加注意,椿,可就拜托你了。”

丿爷爷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让夏小天有些不知所措,什么意思?难道说他看出来了?还是说这只是随口一说?

“行了,别傻站在这里了,快去喝汤吧,你的成人礼要开始了。”

丿爷爷手轻轻一挥,夏小天就被一条木藤环绕着推出了门外。

“好的,我记住了,丿爷爷。”夏小天在门外喊道。

这时,成人礼开始了,后土爷爷站在最下面念起了咒语,他的声音洪亮又庄重,听上去让人忍不住严肃起来。

“明明上天,临照下土。”

“神之听之,介尔景福。”

“你们将去人间巡游七日,观察我们掌管的自然规律,绝不能与人类有任何接触。”

“天规在上,永不可违。”

“海天之门,开!”

随着一声令下,一条水龙从地面的水井中飞了出来,它的速度极快,气势磅礴,一声霸气的龙吟回荡在天敌之间。

“吼!!”

它围绕着神之围楼转了一圈,随后扶摇直上苍穹,一头钻入了满天的乌云闪电之中。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海底漩涡从天而降,塞满了神之围楼的空地,远远看去仿佛倒过来的水天相接,赤红的太阳被海底漩涡挡在了身后,它是那么宏伟,那么壮观,这画面简直太绮丽了,这便是天神的成人礼么?

汤来了,两个戴着面具的圈圈一上一下走来,下面的圈圈端着托盘,上面的圈圈往托盘的碗中倒入汤。

这种被称作汤的东西被他们喝下后,他们就会变成一条海豚随后进入海底漩涡,这条唯一能让他们进入人类世界的通道。

夏小天喝下了汤,他的身体正在向海豚转变,只是让夏小天有些想不到的是,他所变成的海豚竟然不是和其他海豚一致的红色,而是独树一帜的蓝色。

夏小天的特殊情况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就连坐在围楼顶部的湫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蓝色的海豚?”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的反应和神之围楼的其他人差不多,这是第一次出现蓝色的海豚。

不好,他们不会发现了吧?

夏小天心里十分担心,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当他看到椿也变成了海豚进入了通道之后他也紧随其后跟上了椿。

火神祝融看着夏小天化身而成的蓝色海豚问旁边的后土。

“后土,你看到了么?”

后土搓了一把厚厚的白胡须点了点头道,“看到了,你也想起了那个传说么?”

火神祝融沉吟了一会,说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呵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鲲的颜色好像有蓝色吧?”

后土的眼睛微微眯起,他一直盯着夏小天游入人类世界才移开了视线。

“我们不能因为颜色去定义是否为鲲,因为鲲也有红色。”祝融淡定地说道。

“他,会是鲲吗?”后土问道。

“我不知道,如果他是,我希望他不是,如果他不是,我希望他是……”祝融模模糊糊地回答道,虽然别人不清楚,但是后土一下便明白了祝融的意思。

“哈哈哈,祝融,没想到有一天你也会这么说话,真是难得……”

二人的谈话听得人们云里雾里,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在指什么。

人类世界的海面上,许许多多的红色海豚探出了头来,他们兴奋地看着人类世界的天空,呼吸着人类世界的空气,所有的一切都对他们来说是那么新鲜。

夏小天来到了椿的身边,这里这么多海豚他只认识椿一个。

“嘿,夏,你快看啊,那个太阳就是人类世界的太阳吗?”椿兴高采烈地问道。

“啊,是的呢。”夏小天为了不打搅椿的兴致也装出了一副兴奋的模样,他可是另外一个世界来的人,比起人类世界他反倒是对海底世界更加好奇。

在这些红色海豚出现的海边,有一个高高的悬崖,悬崖上是两个人影,夏小天看着上面的那对兄妹心里充满了警惕。

鲲,你出现了,不知道我能不能阻止剧情的发展。

夏小天连忙开始练习起自己的海水掌控能力,他对于海水的操控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甚至还可以利用能力将空气中的水分凝聚出一颗小水球。虽然初级的海水掌控威力有限,但是对于夏小天来说现在勉强够用。

悬崖上,鲲的妹妹指着红色海豚们大声说道,“哥哥快看啊,那些红色的海豚又来了,每年他们都来。”

“来,和他们打个招呼。”鲲和他的妹妹走到了悬崖边朝着他们大喊。

“喂!你们又来了!”

听到动静的椿回头了,她看到了那两个人类,尤其是鲲,这一切就像是注定好了的一般,鲲走进了她的心里,一见钟情。

夏小天还没来得及阻止,一切就这么突然发生了。

这便是大鱼海棠的魄力吗?给你能力,给你空间去施展,但是我的剧情你改变不了,改是如何还是如何,你即使参与了也只不过当一个看客而已。

夏小天像是一个朝命运发起冲锋的战士,他知道命运被改变的难度,但是这有何惧?他已经改变了两部动漫的结局,这一部他也可以成功改写。

随后,海豚们四散而开,他们向着各个方向游去,去进行属于自己的旅程。

夏小天并没有跟别的海豚一样自己离开,而是跟在椿的后面,他担心剧情会因为自己的加入而提前,所以全程都远远地吊在椿的后头,若不是他对海水的掌控能让他远远感觉到椿在海水中的流动恐怕极易跟丢。

他跟在椿的身后,遇到了巨大的帆船,看见星空一样的灯火,还看到人们在许许多多的纸船上点着蜡烛为逝者护航,让他们的灵魂能顺着江河回归大海。

第六天,他们随着漂浮的河灯,顺着一条瀑布重回大海。

在这里,椿又一次遇见了鲲,鲲朝着椿奋力游去,这时的椿还是记着后土的话,严禁和人类接触,所以她仓皇逃走了。

夏小天急忙避开了椿,然后自己混入普通海豚群里,慢慢朝着鲲的小船靠近。

为了将鲲给送走不让鲲和椿继续见面,夏小天使用起了自己的海水掌控能力,操控着小船下方的海水一点点将小船推向陆地。

鲲很快便发现了不对,现在明明没有风浪,为什么他们的小船会突然朝着陆地移动?

“妹妹,小心点,周围有些不对劲。”鲲警惕地看着海水下,他以为周围是有什么庞大的生物盯上他们了。

好在一切正常,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他们被安全地送到了陆地上。

做完这一切的夏小天都要累坏了,果然自己的海水掌控能力还是太弱了,而且这种练习只能让他对于海水的操控更加熟练,根本无法加强海水掌控的能力。

而如果想要升级能力就必须去系统那花费6000情绪值将海水掌控升到中级。目前他是集不到如此数量的情绪值,只能慢慢等剧情发展来让人们产生剧烈的情绪波动。

过了几个小时,夏小天也休息得差不多了,他开始在大海中四处游荡,顺便寻找椿的踪迹。

突然,他听到了音乐的声音,这种声音是某种乐器发出的,而大海上哪里能发出器乐声?

“糟糕,那个鲲竟然又回到了海上!”夏小天大意了,他低估了大鱼海棠剧情的难度。

他开始加速朝着器乐声的方向游去。

但是他已经迟了,椿已经到那了。

平静的夜空下,淡雅的月亮发出浪漫的光茫,一种温馨的气氛在月光下弥漫着。

鲲坐在船上吹着鲸笛,悠长空灵的器乐声更是在这氛围上增添了更多浪漫的色彩,这对于椿来说简直就是致命一击。

椿浮上海面,慢慢朝着小船游去,她的心正在慢慢向鲲靠拢。

船上的鲲仿佛察觉到了椿的到来,他停下了吹奏,而椿在鲲停下的那一瞬间钻入水中。

椿还是听从了长辈的话,不要接触人类。但是肢体上没有接触,她的心已经触碰到了鲲,甚至鲲都住进了她的心里,已经没有办法再挽回了。

夏小天远远地躲在一边看着朝着另外一边游去的椿默默叹气,椿,到头来你还是爱上了一个人类,只可惜,你是天神,他是人类,你们注定是走不到一起的。

夏小天正在懊恼的时候,他的余光突然瞥到了一艘捕捞船的黑影。

捕捞船?现在为什么会有捕捞船?

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不好!椿有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