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这一次我赌上我的命

【明里这是结婚了吗?为什么手上会戴着戒指?她真的结婚了吗!这也太可怕了!】

【真结婚了么?那明里和贵树不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不,在左手小拇指上戴戒指多半是表示自己为单身的情感状态。还透露出一个人为不恋爱主义者或者是不婚主义者,习惯一个人的生活和独来独往。】

【那这样不还是说明贵树和明里没有希望了吗?明里若是不恋爱主义,那明里和贵树多半也回不去了。】

【但至少说明还有机会啊,只要明里还是单身,不就还有机会么?一切都有可能的。】

【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是不恋爱主义,那是从精神上就已经不愿意谈恋爱了,她不可能去谈恋爱的。】

【都别争了,明里现在只是戴了枚戒指罢了,现在妄加猜测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我们只能静静观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是的,虽然左手小拇指戴上戒指是表示自己单身且不想恋爱,但是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万一是因为好看随手就戴上了呢?所以我们不用去费力猜想,静静等待就好了,剧情会告诉我们答案的。】

网友们的猜测漫天飞舞,甚至在各大网站上都掀起了一波讨论投票风暴,各种可能都有,但是最主流的猜测终究就一个,他们最后在一起了。

这个猜测不仅仅是猜测,更是所有投票之人心中对于他们的寄望,对于这段感情的憧憬,他们希望这段爱情能够延续下去,因为它才刚刚开始……

这段爱情从小学的萌芽,到中学的生根,本应该继续生长下去的爱情之花却因为现实而不得不停止生长,现在机会来了,所有人都期待着这朵爱情之花能够继续成长最后盛开,绽放出爱情的芳香。

夏小天也看到了明里手上的戒指,他心中并不清楚戒指戴在小拇指和无名指的区别,他一度以为自己又失败了,心中的落差瞬间传来,这种饱含希望却又在一瞬间破灭的感受抽走了他全身的力气。

可是剧情并不会因为夏小天的颓废而停下,他再次出现在了剧情的画面中,这一次,是在一条火车轨道的旁边。

硬邦邦的黄色土地硌得夏小天的后腿生疼,他还是无法抬起后腿,甚至连系统都无法治疗伤势,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前去追逐了那封本该彻底消失的信。

不过他并没有后悔,因为这都是他必须做的,对于两人的感情来说,他们一共相见就三次,若不能在前两次就把他们相见的遗憾填补,可能到了最后就算他把这最后一次相见变得再完美,可能也回不去了。

在原剧情里,明里和贵树会在这个火车铁轨偶遇,等他们走到了铁轨两侧,贵树想要回头看的时候,一列火车将贵树的视线阻挡了,最后火车走了,明里也走了,他们的爱情就这么中断了。

夏小天用前肢将自己撑了起来,抬起他漆黑的猫脸看着两边盛开的樱花树,那绿宝石一般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悲伤和一丝坚持。

他没想到自己做到这种程度,明里的左手小拇指都戴上了戒指,他以为这是明里结了婚的代表,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这最后一次相遇有没有任何意义了,无非是让二人在多一次见面的机会。

贵树啊,贵树,我真的是帮你够多了,看看我这几乎瘫痪的后腿,我可真的是为你拼尽全力了。

明里啊,明里,你和贵树的爱情真的无法战胜现实吗?时间,距离真的能打败一份如此深厚的感情么?

唉,算了算了,为了你们俩,我再用这具猫的身体帮你们最后一次吧,反正在这之后我就不用这具身体了,让你们有一个圆满的结尾吧。

夏小天没有在原地等待着明里和贵树的相遇,他不想看到二人擦肩而过最后留下遗憾的画面,他往列车铁轨的方向走去,他想去阻止列车的到来,就算不能阻止也得要延迟一下。

至于如何延迟列车,他这具身体已经给了答案了。

樱花飘落,象征着希望的阳光洒在地面上,粉红的樱花瓣在空中飘荡,贵树带着期待的心情走向他们约好的平交道,这一刻有许多种可能,贵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回到当初。

他们在火车铁轨的两边看见了对方,铁轨一共有两条,一条象征着时间,一条象征着空间,他们同时朝对方走去,他们越过了时间,跨过了空间,来到了中间。

贵树没有看向明里的眼睛,明里也没有看向贵树的眼睛,两人就像约好了一般仅仅是用余光偷偷打量着的对方,在这一刻,再次擦肩而过,走到铁轨的两侧。

这时,火车的汽笛声传来,一辆列车正在驶来,贵树连忙回过头,他想要再看看明里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若是现在再不去看看,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原本应该出现阻断两人视线的火车并没有及时出现,贵树看到了明里的背影,也看到了她回过头看向了他的眼神,和他一样,她也想再看看贵树的背影。

迟到了两秒的火车赶到了两人中间,将二人的视线切断。

“明里!”贵树着急地大吼一声,他怕火车离开过后明里会消失,他怕会彻底失去明里。

这么多年,明里在他心里的印记还是没有消失,但是若是现在再不去挽留,可能它终究会被时间和空间磨灭吧。

明里在另外一边并没有听到贵树的大喊,因为火车行驶的声音大过了贵树的声音,她以为贵树并没有挽留。

轻轻叹了一口气,把玩了一下自己左手小拇指的藤蔓戒指,随后便准备转身离开。

这时,她突然看到了一个浑身漆黑还带着血的黑猫躺在了火车铁轨旁,它的腹部剧烈起伏着,看上去极为痛苦,久久无法动弹。

那是,黑猫吗?她突然想起了数年前接连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黑猫,那只只要他们相遇就会出现的黑猫,没想到这一次它依旧出现了,只是它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伤得如此之重?

时间往回推几分钟,夏小天拖着自己下肢报废的身躯来到了贵树和明里相遇之前几十米的地方,他慢慢地爬上了一旁的栏杆,活动了一下身子骨。

一只小黑猫如何去阻止一辆行驶的列车呢?唯一能够引起人们注意的也许就只有它的身体和它是一只猫的本质吧。

它没有足够大的力气去将停牌放在铁轨上,也没有足够大的声音去让驾驶员停下,没有一部手机能跟工作人员打去电话,没有能够说人话的嗓子让他们停下。

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所以即使拿命去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切都是为了爱情的可能,只要能成功,任何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为了确保安全,夏小天再次问了系统一个问了不下几十遍的问题。

“系统,我在剧情里死亡不会影响到现实吧?就是那种无论什么情况或者处罚下,即使我在什么非常严重的处罚之下?”夏小天紧张地问道,这种拿命去拼的事情还是小心点好,不然做完这一幕之后可能就要大结局了。

“放心吧,宿主,任何情况宿主都不可能因为在剧情中死亡而影响到现实,宿主在剧情中死去影响现实的可能性为百分之零。”

系统再次重复了一遍,虽然这话夏小天听了无数遍,但是每次听还是感觉到心里充满了安全感。

“好,那我就放心去干了。”夏小天下定了决心,整只猫蓄势待发地站在了栏杆上。

“呜!”火车汽笛声传来,他看到了正在朝着这边驶来的列车,不断做着深呼吸,他接下来的举动非常疯狂,甚至疯狂到了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做到这一步的程度。

世界的人们看到了这只黑猫竟然面对驶来的列车不仅不怕,还做好了跳跃的姿势,一种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了他们心中。

【怎么回事?这只黑猫为什么要站在栏杆上?】

【不知道啊,看着好危险啊,黑猫你可别乱来啊!我都打算养一只和你一样的猫了,你要是没了我养猫的心情都没有了。】

【我有一个非常恐怖的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快点吧,别吧啦了,我们都等着呢,黑猫是打算干什么啊!】

【相信看过原剧的都知道,接下来的火车会挡住明里和贵树的视线,将他们两人中间分割开来,你们说这只黑猫有没有可能想阻止列车的行进?】

【非常有可能,这只黑猫跟傻子一样就想着帮明里和贵树,帮起他们那是一点都没有犹豫的。】

【我觉得黑猫确实是想阻止列车阻隔明里和贵树,但是它如果想要做到这一点,可能要付出的代价很大……】

【什么代价?它要怎么做?】

……

列车来了,它驶来了,跟夏小天的距离越来越近。

20米。

10米。

5米。

3米。

2米。

1米。

跳!

夏小天奋力一跃,这一跳他几乎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就连一直无法移动的后腿和腰他都不顾一切地拼了上去,他都听到了腰和后腿传来的骨头发出的咔咔声。

黑猫飞到了空中,朝着列车冲了过去,四肢舒展到了最大,它的身体撞在了列车的车窗上,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声响,随后像是一块石头被弹开。

夏小天在空中转了好几圈,他看到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天空是那么的蓝,还有那正在飞舞着的樱花瓣,想要伸爪去触碰,却发现自己好像根本无法动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了。

随后开始下落,他摔在了地上,像是一只普通的猫一样,不知死活的朝着列车冲了过去,最后被撞飞,在空中转了几圈最后落在地上,给生命画上了句号。

列车的驾驶员被这只突如其来的黑猫吓了一跳,连忙将车速减慢,这才有了明里和贵树得以对视的那两秒钟。

明里抱起了这只满是鲜血的黑猫,它的脸是那么好看,体型修长,如果没有受伤可能是一只人见人爱的小猫,可是它为了帮助他们,生命提前走到了尽头。

“黑猫……”明里将黑猫抱在了怀里,心里十分急切,她看得出来黑猫伤得很重,她想要现在就将黑猫送去治疗。

夏小天可不想因为自己让明里离开,连忙伸出舌头舔舐明里的手背,满是鲜血的爪子倒向了列车另一边的贵树,他拼尽全力去让自己的爪子动,但是他伤得太重了,全身的骨头几乎都断了,内脏也受了重伤,若不是他还有一个执念,可能现在就闭上了眼睛。

“黑猫,你想要我去找贵树吗?”明里看出了夏小天的意图,她将夏小天抱在怀里,一点不顾他身上的血迹会弄脏她的衣服。

夏小天没有力气回应,只能是眨了眨眼睛。

“好,我会等贵树的,你可千万别有事啊,黑猫。”明里的泪水在眼眶打转,这只陪伴在她和贵树感情里的黑猫为了他们将命都交了出来,她有什么理由不感动。

火车另一半的贵树还不知道黑猫所做的一切,他在火车的另一边大喊着明里的名字,心里不断希望这列火车能够快点离开。

终于,火车驶过了,贵树顾不得还没升起的栏杆急忙朝着另一边的明里跑去。

“明里!”他大喊,贵树看到了明里怀里抱着的黑猫,他有些难以置信,黑猫怎么出现了?

“贵树,你快来,黑猫受伤了,很严重的伤,我不知道怎么办,你快看看!”明里焦急地说道,她不敢有大动作,生怕怀里的黑猫会受到二次伤害。

“黑猫?黑猫!它怎么了?”贵树一脸担心的看着明里怀里满身是血的黑猫。

“不知道,我刚刚在火车铁轨旁边发现它的,它好像不行了,我该怎么办啊!”

明里哭得难受极了,原本以为再没有见面机会的黑猫竟然再次相遇,而这一次见面竟然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黑猫,你撑住啊,我们现在就去宠物医院,等着,等着啊。”

贵树立马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然后带着明里去打车。

贵树和明里都猜到了为什么黑猫会变成这样,这个从出现就是为了帮助他们二人的黑猫肯定还是为了帮他们才变成这样的。

夏小天看着明里和贵树脸上焦急的神态,心里不由得一颤,他们现在这样,看起来好像一对啊,不过这样就行了,明里结婚了,也没有必要了,做到这样就够了,他满足了。

随着视线越来越模糊,夏小天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即使被明里抱在怀里,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不断下陷,困意如潮水般涌来,最终他还是撑不住闭上了双眼。

等他们来到了宠物医院时,宠物医生很遗憾地告诉二人黑猫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