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不懂放弃

信,出来吧,我做好了将你扑在身下的准备,你将无法带着贵树对于明里的情感逃跑。

此刻在夏小天的眼中,大风停止了,大雪也停下了,他的世界仿佛就剩下了那装有信的口袋,它会出来的。

出来吧,迎接你的命运,我会改写这个剧情的。

口袋中露出了信的一角,那一抹白色就像是赛场上的信号灯,他准备好了,喉咙发出低吼。信露出的部分越来越大,他要行动了,后腿猛然间发力,全身舒展开来,直奔着信的方向飞了过去。

他看着自己的前爪距离刚刚飞出口袋的信越来越近,仿佛下一秒就能用自己的爪子将这封信给拍在脚底。

但是一种奇怪的感觉降临在了他的身上,他就像是突然被按了慢速的电影一般,周围一切都是那么快,唯有他的动作无比的缓慢。原本能够抓到的信从他的爪间飞走,被大风吹向了站台之外,吹向了雪中荒原。

刚刚发生什么了?他怎么突然行动就变慢了,这并不正常,甚至可以说简直就不是一般的能力能够影响的,唯一的解释就是系统了。

“系统!你出来,告诉我怎么回事!”夏小天的心中怒吼道,他无法接受胜利就在眼前,但是他却因为第三方插手的原因而失去了胜利。

“抱歉宿主,刚刚的剧情属于必定触发,宿主无法阻止必定触发的剧情发生,所以动漫的力量会影响你的动作。”

系统的解释让夏小天火不打一出来,这动漫的必定触发剧情真是恶心,让他刚刚那么多准备都功亏一篑,不过也侧面反映出了这一封信对于整个剧情一定非常重要,他必须要拿回来!

“信!”贵树也看到了被风吹走的信,他只来得及伸出手想要抓住信的动作,就像是抓住明里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些可怕的想法,他觉得明里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彻底离开他。

夏小天也顾不上自己腰上的疼痛了,立马就飞奔出去,朝着信飞走的方向狂奔,这一封信他要拿到,他一定要拿到,这是贵树对明里的心意,他把所有东西都写在了信里,他不能放弃这一封信。

(回来!回来!给我回来!)

“喵,喵,喵!”

夏小天看着信飞出了站台,面前是一片漆黑的雪中荒原,背后是充满光亮的站台,他是义无反顾地奔着那封信前去,还是就此收手回到贵树的身边?

原剧里没有信,二人在这时候的感情也意外的好,甚至还彻底成为了情侣,信不信的好像并不重要。

但是夏小天知道,没有信,那么结果就可能跟之前一样,即使儿时的误会消除了,他们的结局可能还是不变的,只有将一切的错过都弥补回来才有将结局逆转的可能!

所以,很抱歉,贵树,接下来的路程可能得你自己经历了,我不会放弃的。

夏小天在即将跳出站台的刹那,他回头看向了贵树,眼神里是充满了鼓励,贵树,加油,接下来的孤单你可以承受的,就像原剧情里一样,独自忍受了几个小时的寂寞,和明里一样。

“黑猫!别!”贵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猫的身影从站台飞跃出去,消失在了大雪之中。

现在又剩下了他一个人,孤独的一个人。

夏小天从站台飞跃出去后,腰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他在空中失去了平衡直接在雪中摔了个狗啃泥。

“呸。”

他吐出了口中的雪,抬起了头开始寻找信的方向,好在他是夜视动物,不然在这漆黑的雪中还真不好看到几乎和雪一个颜色的信封。

“找到了!”

夏小天大喜,连忙撒开四肢就开始奔跑,他的腰又疼了起来,现在他恨死了那个踹他腰的中年男人,若不是那个男人可能现在他都抓到信了。

每跑几步他就不得不踉跄一下,腰上的伤变得严重了,他甚至都无法自如的转身了,仅仅将身体转一点点腰上就传来了强烈的疼痛感。跑步也无法放开了奔跑,基本都是前腿在发力,他的后腿用不上力,腰伤的严重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信,你别再跑了,我快要追不上你了……)

“喵,喵喵喵。”

大雪飞舞的夜晚,一只跑步姿势十分奇怪的黑猫在足以没过他身体的雪地上拼命奔跑着,他奔跑留下的痕迹很清晰就能看出来,因为那是一条被蹭平的痕迹,就好像一个轮胎驶过留下的痕迹。

而之所以会留下这么奇怪的痕迹,则是因为他的后腿几乎是如同瘫痪了一般被前肢拖着在雪地中前行。

夏小天感觉自己的身上都着起了火,越来越烫,从腰间到了整个后背,再到自己的双腿,一阵阵炙热的灼烧感在他的身体传来,说一句实话,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般痛苦,想不到自己会在一只猫的身上体会到。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会在忍受这样的痛苦之下继续前行。

“系统,我可以换一个身体吗?再来个猫。”夏小天问道,这副身体太拖累他了,要是能换一只健全的猫,他一定能够抓住被风吹着跑的信封。

“抱歉宿主,由于宿主干扰了必定触发的剧情,惩罚宿主这一次的动漫拯救行动无法进行任何情绪值消费。”

系统冰冷的声音划过他的脑中,这一瞬间他有无数句问候想要跟系统诉说,但是他的大脑已经容不得他想那么多了,因为胡思乱想他可能会撑不住一口气而倒下去,而一旦倒下,很可能他就无法爬起。

如此不想我完成动漫拯救吗?你在害怕我吗?秒速五厘米,你是有多不想让我完成遗憾,你看不到那么多人在期待剧情发生改变吗?

生活中也有从初恋开始相爱到天堂的例子,为什么剧情就无法多出那么一个美好的结局?这不单单是其他人的愿望,更是我的愿望,以前我做不到,现在既然我有这个能力,那我就会拼尽一切来逆转乾坤!

“喵!!!!!”一声气势磅礴的猫叫声划破夜空,像是在向什么发出挑战,这声音中充满了无畏,充满了破釜沉舟的精神,这是独属于他的坚持。

风雪夹带着信一路朝着远方飞舞,夏小天不远不近地吊在身后,他在用他的前肢奔跑,速度远不如四肢奔跑的时候,但是这一刻他没有办法,只有用他的前肢加速,加速,再加速。

那卷着信飞舞的风雪就好像一张人脸,它高高在上低头俯视着这只前肢奔跑的黑猫,眼里满是冷漠,恍若神话中的神明,他们沉默不语,静静观看蝼蚁挣扎。

冷漠的神明无动于衷,善良的人们百感交集。

【天啊,这只黑猫怎么这么拼,它会没命的啊,为了这一封信,值得吗?】

【值不值得我们说了不算,只有它心里才知道值不值得。我能感觉到它的想法,它想要改变整个剧情,我看到了它内心中的渴望,它内心中的坚持,我不知道这只黑猫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此刻我对它献上我由衷的敬意。】

【黑猫的坚持不懈去逆转结局多么像我们为了拼搏自己的人生啊,即使身受重伤,即使以泪洗面,也要在一刻强颜欢笑继续努力。】

【我们为了我们更好的人生,它为了逆转整个剧情,一切都是这么相似,但却是那么可怜和可悲,在生活的操控下我们只有更加拼命才能活出自己。】

【得此黑猫,生活何求?贵树一定想不到这一只黑猫为了他会拿命去拼吧,真希望未来我也能遇到一只这么好的黑猫陪伴我。】

【带上善于发现的眼镜,你会发现周围其实都是‘黑猫’。你不求回报的父母,每天体贴关心你的另一半,对你孜孜不倦提问耐心教授你知识的老师,为我们国家占守边疆的边防战士们,默默服务人民的警察,他们都是如此,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为你付出,为你服务,满足你的需求,满足大众的需求。】

【确实如此,没有他们,你就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没有一个美好的学校生活,没有一个稳定的居住环境,没有一个能够随时站在你背后做你最坚强的后盾的国家。】

【还记得护照背后的一句话吗,当你在海外遭遇危险,不要放弃!请记住,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泪奔,有这样的精神,我们怎么不强大,我们怎么不成功!黑猫加油,冲啊!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夏小天听不到也看不到世界的人们在为他加油助威,他的心中只有那一个念头,将那封信给拿下来。

大风还在不停地吹着,但是信的高度却在一点点下降,飞行的速度也在一点点降低,他仿佛看到了成功的曙光。

看着越来越近的信封,他忘却了身体上的疼痛,忘记了他的身体其实早就到了极现,忘记了他的前肢早已酸疼的快断了,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信封一点点接近夏小天,最后掉落在了离他十米远的雪地上,这最后十米,他几乎是一点一点用手撑着将身体挪过去的。

看着这一封让他拼尽力气的信,夏小天笑了,眼前模糊起来,一滴滴红色的液体从他的身上滴落,雪白色的雪上沾上了红色的血渍。

“这是,怎么了?”夏小天有点不解,怎么会有血渍呢?

他回过头一看自己来时的路,身后的雪地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他流血了么?

夏小天抬起了自己的爪子,原来自己的爪子流血了啊,可是怎么感觉还在滴呢?

啊,原来自己的鼻子和嘴也流血了……

怎么感觉后腿没有直觉了呢?

啊,原来自己的后腿已经鲜血淋漓还被冻僵了……

没事,没事,我还能行动,我的身体还能坚持住……

“扑通。”

他倒下了,身体压在了信封上,防止信再一次被吹跑,到失去意识前一刻,他都还在想着那一封信。

无人陪伴的旅途是孤独寂寞的,贵树为了和明里见面,只能放弃继续等待黑猫回来,坐上了属于他孤独的列车。

耳边是列车行驶在铁轨上的声音,他眼神迷离地看着窗外,这时,列车再次停下了,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8:54,距离他们约好的时间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

贵树蜷缩着身子,紧靠着窗户,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了明里给他写的信。

“贵树同学,你好吗?”

“社团活动很早,这封信是在电车里写的。”

从明里的信来看,不知为何觉得她总是孤单一人。

这之后电车在荒芜的野外停了两个小时,他不知道这两个小时他是如何度过的,只知道心里的孤独像是大海一般一次又一次将他的心淹没,每一分钟对他来说都无比漫长。

时间带着明显的疲惫,缓缓在他的头顶流逝。

他看着自己的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内心不知道为何突然出现了明里独自一人跟他一样孤零零地坐在车站等他的画面,她看上去是那么孤单,那么可怜,但是她的表情却是那么坚定,好像不等到贵树就会一直等下去。

“明里……请你……别再……”

“回家就好了……”

贵树深深叹了一口气,像是将自己所有的期待都吐了出去。

列车继续开动,等到站了,天空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他不知道明里是否还在等待他。

此时他的内心是十分纠结的,他想要明里出现但是又不忍心看到明里出现。他与约定的时间晚了4个小时,他不忍心看到在座椅上等了他整整四个小时的明里。

但他的心中隐隐觉得这个傻丫头可能真的会还在等他,就像他一直在等她一样。

贵树走下了空无一人的列车,外面的大雪依旧没有停下的迹象,天气是那么的冷。

当他走过了检票处,他看到了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孩,这一刻他的心是那么暖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