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二幕

当第一次修改结束后,二人还是分开了,但是这一次远野贵树和篠原明里的心里不再遗憾,之前的谈话已经拉近了他们心与心的距离,分别仿佛不再可怕,因为他们心中都有着对方,只要心里记着对方,不论多远的距离也不能阻碍爱情的步伐。

二人的第二次相遇是在初中的第一年冬天。

这一年,贵树得知自己即将搬到更远的地方后,跟明里书信联系想要在明里家边的火车站见面,二人约定好了时间在晚上7:00。但是大雪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们见面的这一天下起了鹅毛大雪。

周围的画面一变,夏小天出现在了一个车站边,来来往往都是行人,他们行色匆匆,来不及注意脚下,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车站突然多了一只表情非常人性化的黑猫。

(现在是在哪?车站?我的第二次改变机会来了,这一幕应该是贵树去见明里的车站。)

“喵喵,喵喵。”

夏小天自言自语道,他开始在人群当中搜索贵树的身影,他知道这一次他们的见面将会十分艰难,四个小时的火车晚点,像是将这对情侣放在烤架上炙烤,只是这一次,能够改变的地方好像特别少,除非……

“系统,我可以不可以将大雪变小一些,或者让火车晚点的时间变短?”他心中默念道。

“宿主可以花费一百万情绪值来实现,或者自行解决。”

果然,系统还是那么‘没用’,还是得靠自己。

列车准备开动了,夏小天刚好看到了坐上列车的贵树,他连忙在人群的间隙中穿梭,猫娇小的身躯让他像是鱼儿如水一般灵敏矫健。很快他就跟在贵树的身后进入了火车车厢,贵树孤零零地站在最后,背靠在火车的铁门上,此时天色还早太阳还没完全落山,贵树也丝毫没意识到接下来会有一段极为煎熬的旅程。

火车上人群比较拥挤,夏小天只能小心翼翼地躲避其他人的脚,慢慢朝着车厢最后贵树的位置走去。

正在发呆的贵树视角中突然钻出了一只熟悉的黑猫,这不是一年前出现在他家然后又消失不见的黑猫吗?之前打完电话就找不到了它了,没想到时隔几年竟然在火车上碰到了它。

夏小天和贵树的眼神相对,可还没等贵树上前一个男人的脚突然踹在了他的腹部。

(啊,痛死我了!)

“喵!”

夏小天被一个中年男人一脚踹开,男人的脚没用多大力量,但是这对于体型瘦小的小猫来说不亚于从几米的高度摔下来,腹部传来一阵疼痛让他连起身都做不到,只能躺在一边等待疼痛缓过去。

“真是!什么野猫都跑到火车上来了,也没有人阻止!”中年男人一脸嫌弃地看了看在一旁不动弹的黑猫,从口袋中抽出了一张餐巾纸弯腰擦拭自己刚刚踢夏小天的鞋子,就好像有多么肮脏一般。

黑猫的作用人们可是很清楚的,若不是黑猫的存在,可能上一个片段贵树和明里的剧情根本就不会改变,注定好的结局也将没有半点悬念。当中年男人脚踹夏小天时,人们都炸锅了。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对待一只猫咪!这是虐待!怎么能直接用脚踹可怜的猫猫!?】

【看得我也太生气了,怎么能对我们的猫猫功臣如此,他可是正在拯救动漫的超级猫猫!】

【这个男人凭什么去伤害猫猫,还一副如此嫌弃的模样,我作为一个兽医可以用职业去担保,这只猫猫绝对没有任何疾病,十分健康,他没有任何理由去如此对待一只猫咪。】

【太让人生气了,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算火车上不能让动物进来,也不应该直接拿脚踹啊,他难道不知道这么做会对猫咪造成多大的伤害么?】

【好心痛啊,黑猫现在都不动弹了,是不是伤得很重啊,会不会伤到骨头?我刚刚看到那个男人踹在了黑猫的腰上了。】

【好可怜啊,希望黑猫没事,这个中年大叔太可恨了,要是被我遇到了肯定要跟他没完!】

不光是人们感到愤怒,贵树更是直接冲了上来,一把将弯腰擦鞋的中年男人推倒在地,蹲在夏小天的身边轻轻用手在夏小天的腰部抚摸,他的眼中充满了焦急。

“黑猫,你没事吧?”

夏小天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被人踢一脚,猝不及防之下被踢中了最柔弱的腰部,差点让他一口气没喘上来。

(没事,贵树,你让我躺躺。)

“喵喵……”

夏小天有气无力的猫叫声更让贵树感到了心碎,他想去帮助夏小天,但是他不是兽医,不是医生,根本不知道如何救治他,甚至连他受了什么伤都不知道。

被贵树推倒的中年男人恼羞成怒地站了起来,怒视着远野贵树,他壮硕的身躯面前,仅仅刚上初一的贵树看上去就像是独自面对沙尘暴的白杨树,用自己的身体守护着身后的净土。

“小屁孩,你刚刚为什么推我!”中年男人怒气冲冲地走到远野贵树的面前,大手一推将远野贵树推倒在地。

远野贵树小小的身体涌出了巨大的勇气,他毫不畏惧地站了起来,挺起了胸膛大声说道,“你凭什么欺负小动物!”

“呵呵,原来是因为那只该死不死的野猫啊,你要是再敢对我大吼大叫,我就对你做一些我对那只猫做的事情。”

中年男人的手发出了咔咔的声音,他扭了扭脖子,整个人充满了暴力粗鲁的气息。

远野贵树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他没有继续喊下去,而是转头看向了周围的人,他们有的将头撇在一边装作看不到,有的只是冷冷地注视这一切无动于衷,在这充满了冰冷的车厢中,善良仿佛成为了一种奢侈品。

“哼,不知好歹……”中年男人看到远野贵树没有动作嘲讽了一句就慢慢离开了车厢,这期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助他,帮助一个受到成年人欺负的少年。

贵树在车厢乘客的冷眼注视下,蹲了下来,慢慢抚摸着夏小天的身体,感受着他腹部的起伏。

原本闭着眼睛的夏小天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在了自己的脸上,睁眼一看,贵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他死死咬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声音,只是单单用手抚摸着他的腰部。

贵树很委屈,但是他知道哭泣在这里没有任何用处,没有人会帮他,甚至会将他的眼泪当作一场笑话。他不愿意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料,所以他强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让他的委屈默默随着眼泪流失就好了。

这一切并不是没有人看到了,夏小天看到了,世界的人们也看到了,这个小男孩的坚强和倔强是那么耀眼……

【唉,车厢外是冰冷的,车厢内也是冰冷的,只是车厢外让人感到冰冷,车厢内让心感觉冰冷,挺身而出有的时候真的能让一个人感觉到温暖。】

【锦上添花永远没有雪中送炭来的深入人心,当有一天你在落寞需要帮助的时候得到了他人的援助,一定要将他记在心中,因为这样的人一生可能只遇到一次。】

【为什么他们都不愿意站出来帮帮贵树?就这么任由那个中年男人欺负贵树吗?他还只是一个初一的孩子啊!】

【我们不能强行要求别人挺身而出,这是对他人的道德绑架,当别人不愿意的时候,我们不能迫使对方去帮助他人,我们能管好的只有自己。】

【说的没错,我们只有管好自己,告诫自己当别人受到霸凌的时候,自己要挺身而出,不让作恶者逍遥下去,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不是去指责别人为何不去帮忙。】

【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么多随随便便,这个车厢里没有一个比这个中年男人还要壮硕的男人,也就是说,这个男人现在在车厢中就是物理天花板,想要阻止他至少需要两个男人的帮助。但是你怎么确保对方会跟你一起阻止这个男人?若是没有人帮你,一个人反而容易造成更大的冲突,倒不如让贵树受受委屈。】

【当你步入社会的时候,生活的重担落在了你的肩上,你也会发现有一天,你碰到了这种事情时,没有了当初的热血,也没有了当初的正义,昔日铿锵的热血现在已经冷却了,当然,若是还能坚持那一颗正义之心那必然是极好的。】

……

“系统,变成一只狮子,或者老虎需要多少情绪值。”夏小天问道,他想要变成一只拥有强大力量的动物,将那个中年男人踩在脚下,让他知道欺负人的代价。

“一万情绪值,宿主目前拥有情绪值:1700。”

系统的声音让夏小天不由得自嘲一声,果然呐,他还是很没用,限制多多让他只能使用猫的身体,他就像站在数千亩地中说要去将这数千亩地一个人耕耘完的普通人,除了无力就是无力。

列车继续行驶,太阳继续落山,一切都如往常那样,即使刚刚发生了那般事,车厢里的人还是在自顾自地聊天。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车厢里的人渐渐稀少,整节车厢就剩下了寥寥无几的人。

夏小天的腰也感觉好了一些,现在他能勉强活动了,为了节约体力,他来到了贵树的肩膀上,整只猫懒洋洋地趴在他的肩头。

现在窗外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大雪纷飞,列车开始不断晚点,在每一站的站点都会停留十到五分钟,时间越来越晚,很快就到了他们约定好的晚上7:00,但是贵树离目的地还差了很多站的距离。

他时不时看着手表,再看看车站的地图路线,他焦虑的神态将他内心的急切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看着车窗外陌生的雪中荒野,感受着缓缓流逝的时间,隐隐作痛的空腹让他越是觉得心慌。过了约定的时间,他知道,现在的明里肯定已经不安起来了。

贵树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封写给明里的信,这是他足足写了一个星期的信,上面承载着太多,他不得不对明里说的话,希望她能倾听的东西,真的很多。

在贵树肩上的夏小天死死盯着贵树口袋中的信,这是他第二次的目标,将这封信给送给明里。原剧中,这封信将会在一个车站被风给刮走,导致明里压根就没有看到过这封信,所以他打算这一次要好好保护这封信,将这封信安全送给明里,这样也能让二人的感情更加牢靠。

广播响起,在站台停留许久的列车终于再次开动起来,下一站,小山。

下一站刚到,贵树立马就朝着地铁站里面跑去,直到他听到广播,“尊敬的乘客请注意,两毛线由于下雪的关系,列车的行程将做大幅度的延迟……”

贵树跑步的动作停了下来,又一次延迟了,而且这一次延迟还是大幅度的延迟,他感觉他跟明里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夏小天看着周围站台上空荡荡的,冷风不断朝着站台吹来,他知道,在这里,贵树的信将会被风吹走,所以他必须打起十分的精神准备在信被风吹跑的那一刹那将信抓住。

站台上,大风夹着雪不断肆虐着,一旁有两个男人正在小商店里吃着热汤面。

贵树看上去跟这些人格格不入,倒是和这凄凉的风雪挺配,孤零零的,像是无家可归的小鹿一般。

贵树的大衣在大风下飞舞,夏小天从他的肩头跳了下来,他有预感这封信很快就会被吹走了。

这时,贵树动了,或许是因为他没有带足够的钱去购买一碗热汤面,又或许是他想留肚子去吃明里给他准备的晚餐,他没有去购买热汤面,而是走向了一旁的贩卖机,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商品默默挑选。

当贵树将手伸进了口袋准备掏钱时,夏小天整个猫肌肉紧绷,看上去如同一支随时可以释放的箭矢。

要来了,那封信要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