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全性来了

  • 一人之中当异人
  • 青天u
  • 2007字
  • 2021-09-18 20:23:00

张楚岚只能拍着地上的单士童说道。“醒醒,醒醒,你没事吧?”

单士童很快就秘密刚刚的醒了,但是刘科的一脚快准狠的落在了后颈,还没有完全醒过来的单士童再一次昏迷了过去。

张楚岚看着刘科问道:“你干什么?”。

刘科冷静的说道:“不能让他醒,他太闹腾了。”

“你们....?”张楚岚彻底的无语了,先跑过去一把把冯宝宝的铲子扔了说道:“先别挖了。”

张楚岚拍着单士童说道。“醒醒,先醒醒。”

单士童迷迷糊糊之间醒了过来,还没等看清张楚岚,又是一脚。

但是这次没踢中,张楚岚挡下来了。

等单士童看清楚了张楚岚的脸忽然大叫了。

但是嘴里面塞着布,根本叫不出来,刘科还专门把舌头顶起来压得布。

他想自己吐出来都不行。

张楚岚直接把绳子解了把布摘了。

刘科抱起暖壶猛地给自己灌了一口,对着蹲在旁边的冯宝宝示意了一下。

冯宝宝抱起来就是吨吨吨的喝着,没一会,就把刘科暖壶里的水全喝完了。

张楚岚对着蹲在一旁看戏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别动,别说话。”

刘科无奈的摇摇头,大概也知道张楚岚要干什么,但是他也懒得管。

张楚岚来之前就说过,要隐藏实力,既然要隐藏实力,当然是遇到的人越少越好,所以刘科才带着冯宝宝来埋人。

但是想着张楚岚又来这么一出,刘科能做到的也只有,把这个单士童放了,并且让他方封口。

而事实和刘科的预想分毫不差。张楚岚确实是用了一些特殊的底牌。

两个人简单的对上了几招,这次就以一种疯子一般的样子震住了单士童。

张楚岚连着接了单士童几十张符箓,并且都在无伤的情况下破掉。

单士童也知道了自己打不过张楚岚,很快也就服气了。

张楚岚也对单士童没什么恶意,所以就直接把单士童放走了。

但是单士童走了之后没一会,刘科和冯宝宝追上去,以互相都没有伤害的方式封了口【威胁】

第二天。

老天师在做题那就公布了三十二强,而这三十二个人并没有水分,每一个都很强。

虽然都有些入不了刘科的眼就是了。

刘科就是第一场的比赛选手之一,完全不用去看其他人的比赛。

刘科的对手是一个紫色头发的小女孩,虽然看着和刘科一边大,但是对手的真实年龄,要比刘科大不少。

她的异能比较特殊,是能给吞食其他人的炁。

遇到这种对手刘科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刘科的炁就算任她吃,吃死他恐怕都吃不完。

刘科入场的时间其实很晚,对面很早就到了,看着刘科确实饶有兴趣的样子。

刘科刚刚准备卸面具,好好打一场,对面的人就急忙喊道:“欸,我认输。”

周围的人,包括刘科都是一愣,这个操作,所有人都没有看懂。

女子挥挥手示意借一步说话,

而刘科摇摇头,示意不用这么麻烦,响指一打,金光笼罩住两人。

“你想跟我说什么?这里他们听不见。”刘科说道。

对面的女子说道:“其实很简单,我们需要公司的力量。”

刘科摇摇头说道:“我做不了主,你们应该找徐四。”

对面的女孩自然也知道这一点,说道:“不是我要跟你说,而是传话,我代表陆家。”

刘科一愣,陆家,就是十佬之二,陆谨的势力。

这个分量确实足够,刘科也知道对方的要干什么。

刘科说道:“夏禾来了,我汇报过了,你们其实不用......”

“夏禾也来了吗?”对面的人打断刘科的话,警惕了起来。

刘科一愣问道:“你们原来没有察觉到吗?”

“我们只是没有想到。”对面的女子说道。

刘科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肯定不止....”

刘科的话戛然而止对着对面的女孩传音道:“不知夏禾,也不止全性。”

刘科说道,掀开了金色的圆球的一个门说道:“这个给你当零食吧,关键时刻也有用。”

走出比赛场之后,刘科就开始了散步。

张楚岚的比赛不用看,冯宝宝的也不用看,对手也不算什么。

刘科看似随意的走着,其实也在观察四周。

刘科早就发现了一群人跟踪着自己,这座山上,至少有一半的人跟全性有关。

至于目的,刘科不能确定。

虽然目前的怀疑指向着张楚岚,可是如果只是为了张楚岚,完全不至于这样。

这个疑团,完全没有人可以回答刘科,能够回答的,大概只有灵魂。

“可恶,又丢了。”一个人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空地说道。

但是,那个人身后,一只手忽然的抓住了那个人的头。

那个人浑身突然抽搐不止,右手上蓝色的光芒吸收着那个人身体里的某样东西。

刘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协会这招的,就像是脑子里忽然出现的一样。

左手掌体,右手握灵。

双全合一,无人可入。

这个就是这个东西的介绍,刘科也不知道这个法门叫什么,只是好像很方便。

刘科现在的身体其实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但是刘科却不愿意,因为左手的力量狂暴。

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变不回来,而且由于破坏力也不小,刘科也怕一不小心把自己玩死了。

不过也可以用来医治一些伤口或者断肢重生。

刘科也想过为老爷子田晋中治疗,但是如之前所说,太过狂暴。

一不小心涨过头了就不好了。

那个人的记忆慢慢的进入了刘科的脑海之中,刘科也看见了他们的计划。

就是搅乱龙虎山,具体要干什么,不知道,是代掌门的意思。

这个代掌门又是谁,不知道。

刘科一把把昏厥过去的人扔到了地上。

这个人已经没用了,刘科把一个蓝色的珠子从自己的脑袋里取了出来。

这就是这个人一生的记忆,人的大脑存储是有限的,刘科可不像被这种垃圾占了空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