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第一场
  • 一人之中当异人
  • 青天u
  • 2017字
  • 2021-09-18 20:04:10

不过真正让他们愣神的是因为刘科的模样熟悉,像是一个很久之前听过的名号。

不过看起来这么年轻,当时也不过来不到十岁吧,怎么可能是他。

刘科身上还穿着哪都通的制服,估计是个们出过门的雏,公司把大多异人保护的太好了。

所以公司里面出现这种人也不奇怪。

观众席左侧,凸出来的一个台子上站着的裁判对着比赛场地至之中大喊道:“比赛,开始。”

几个人一时间都动了起来,他们的目标很一致,把不该存在的公司踢出去。

刘科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时间就会被针对。

只来得及金光护体,一个铁链和一大堆符纸就飞了过来。

铁链虽然没有穿透金光,但是还是把刘科打退了几步,而符纸也在贴到金光的时候爆炸。

著名的有烟无伤定理也许没用,但是刘科确实在爆炸的烟尘散去之后,还是完好无损。

刘科完全不敢把金光撤走,蛊师就是这一点麻烦,金光之外,几只很难被察觉到的小虫子就在外面贴着。

刘科的金光慢慢蔓延,如同流水一般覆盖在场地的地面上。

几个人连忙往后退,但是刘科就是要覆盖全场,他们能怎么样。

蛊师靠着一些小虫子还能悬空站立,符师靠着符箓也能短暂飞行,但是用锁链的就惨了。

他只能不断地挥舞锁链去防御金水,但是金水可是水啊,就算防御在严密,铺天盖地的,又能防住多久?

没一会陆淮就因为被刘科的金水压住而落败,刘科直接把人扔上了观众席,得赶紧去救治。

裁判的素质很不错,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叫了两个人去把人送去救治。

本来金光出现的时候裁判就已经够震惊的了。

然后又是直接把是整个场地覆盖,这个需要极其庞大的炁才能做到。

再之后,他还能做到凝聚化形,这个又是需要十几年的道行。

裁判在看了看刘科的脸之后给出了两个字。、

可怕。

这也同样是在场大部分熟悉金光咒的人给出的评价。

刘科的所有金光都凝聚出一只只大手,对着天空中的两个人就像是拍苍蝇一般去打两个人。

拿符箓的和蛊师都不好过,蛊师培养出来的蛊死伤惨重,这可都是他精心培养的。

而符师,虽然为了这场大赛存了不少符箓,但是都是一些攻击用的符箓。

像是御空符这种辅助类的符箓他还真没多少,几分钟下来消耗了不少,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两个人都在想办法如何进刘科的身,但是光是躲避这些手掌就够他们眼花缭乱的了还找人?

蛊师很快就被一巴掌拍在了地面上,被刘科送了出去。

宗文鑫在场地中乱飞,只剩下五张御空符,最多再支持五分钟。

宗文鑫干脆破罐子破摔,拿出一把符箓就对着一只巨手扔了过去。

巨手被压得掉落而下,化作了金水回到了刘科的身体。

宗文鑫也发现了这点,又是几张混合的符箓扔出,炸坏了另外一只手。

金水也再一次快速的移动了起来。

宗文鑫很快的看见了刘科,但是宗文鑫却忽然一愣,那个人在笑,他笑什么?

忽然,一个金光拳直直的对着宗文鑫就打了过来,宗文鑫催动两个破甲符,直接破开了刘科的金光拳。

当宗文鑫正准备扔出下一次符箓的时候,一丝不易察觉的雷电集中了自己。

宗文鑫瞬间失去了知觉,昏迷了过去。

刘科把所有覆盖场地的巨手收了回来,对着裁判招招手。

裁判也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宗文鑫,举手大喊道:“甲青蛇,胜者,刘科。”

“聪明。”风正豪不经的吐露出这两个字。

风星潼说道看着一旁兴奋的风正豪说道:“老爹,这就是你宁愿不看张楚岚也要来看的比赛?”

风正豪说却对着风星潼说道:“小子,你好好看着吧,这个小子可能还要比张楚岚可怕得多。”

风星潼看着风正豪说道:“是,这个小子的炁确实多的吓人,但是一开始就这么浪费炁,是不是也太蠢了点。”

他虽然还记得自己公司里那三个人被轻易击败的事情,但是那三个人绝对算不上高手。

甚至风星潼一人单挑三个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当时就是这三个人在跟自己对练的时候。

刘科他们就打了上来,所以,全盛之下去对上那三个,还真不算什么。

“蠢?呵呵,那是你。”风正豪忽然正色的说道:“确实,他用的是一种浪费又不明智的笨办法,但是这也是最好用的方法。”

“先占据地面的掌控权,把周围的人都逼上去,然后再慢慢绞杀,这是受到的伤害最小的办法。”

“最后再在对手认为是破绽的陷阱里击败对方,并且,在那个时候,我们是看不到他用的是什么方法击败的。”

“他达到了他的目的,第一,不受到伤害,保持完美的状态,第二,我们只看及拿了金光咒,完全没有看到他其他的东西,完美的隐藏了自己。”

“老爹,不至于吧,他有那么可怕吗?”风星潼不在意的说道。

“不止,你忘了你上次看见他使用了什么吗?”风正豪反问道。

风星潼忽然想了起来:“拘灵遣将。”

风正豪点点头说道:“没错,试问,一个十二年以来,未曾有任何修炼,隐忍十二年之后,还能轻易的压倒在场的所有人,这个,就是那个人最可怕的地方。”

“知道的挺多啊。”徐四叼着一根烟走了过来。

风正豪看着走过来的徐四说道:“徐四,好久不见。”

“什么好久,半个月前才见过。”徐四并不吃风正豪的这一套。

徐四似笑非笑看着风正豪说道:“既然你已经收集到了这么多,我不介意再跟你多说一点。”

而风正豪,也感兴趣的说道:“但说无妨。”

徐四说道弹了弹烟灰说道:“即便在十二年以前,所有的检测都告诉我们,他从来都没有碰过“炁”这个区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