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月光光,心慌慌
  • 我在阴司当差
  • 梦游北海
  • 2017字
  • 2021-10-26 09:21:17

大秦。

滨海市。

“深夜电台,用故事抚慰你的心灵,下面就让我们的小鬼老师说说最近都有什么有趣的新闻吧!”

“大家好,我是大家最喜欢的小鬼老师,由我给大家播报接下来的新闻。”

“据说城南那块由凌霄公司承包的工地,挖掘过程中发现了大量尸骸,听说是某位诸侯的大墓,那些尸骨其实是人殉陪葬。”

“这件事情官府已经介入,但尽管如此动工那天也死了好几个人。”

“朝阳小区的业主纷纷投诉有人在小区里搭建戏台唱曲,曲声哀怨婉转,讲真唱的挺好听的,只不过都是每天晚上十二点开唱,着实令居民们不寒而栗。”

“住在幸福街道的王先生投稿,每天下班回家,一进家门就能看见桌子上摆着自己的黑白照片,一碗米饭三炷香……”

“有热心网友投稿,他一个朋友去黄金路约会女网友,结果今天晚上路人穿的都是红色连衣裙,根本就分辨不出哪个是女网友,在线等……比较急!”

“滨海路的一家废弃学校,经常传出……”

啪嗒,

电台按钮被按掉。

略显昏暗的车厢里,一抹火光转瞬即逝,车窗下降,一口浓雾吐出。

李馗嘴里叼着烟,看着手里的羊皮纸,一行字缓缓显露出来。

“滨海路三百六十五号、希望小学,还请鬼差速将张光宪缉拿。”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人声。

李馗瞥了一眼后视镜,只见一行四人,两男两女说说笑笑径直走了过来,眸光一闪,嘴里不知嘟囔了一句啥。

……

……

“张曼曼!都怪你磨磨蹭蹭的,现在都几点了,这附近连个网约车都叫不到。”

一穿着短裙的女大学生,手里拎着红色小包,不满的抱怨道。

“宋婷!”听到这句话,张曼曼姣好的面容闪过不忿,直接怼了回去,“我都不愿意来,是你非要拉着我来,现在倒好,还怪起我了?”

‘为了个蠢男人,三更半夜打电话叫我出来,见色忘友……哼。’她心里满是恼火。

“好啦,好啦,两位大美女不要生气了,你们看前面路口不是停着一辆出租车,我们赶紧过去吧。”

出声打圆场的是一位模样帅气的男生。

倏忽。

“我能不能不去啊。”一道违和的声音从走在最后头的男生嘴里说出,他戴着眼镜,看着前方十字路似乎联想到什么,声音都在颤抖。

只是三人明显无视掉葛华的意见,自顾自往前走去,而他的神情满是为难,看着乔俊的背影,咬着牙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哎呀,你看那辆车熄灯了!”宋婷喊了一声。

就在四人马上走到出租车近前时,但见车上的顶灯从绿色闪成了红色,引擎发出轰鸣,正要离去。

“师傅,师傅,你等等……你等等……”

乔俊一看立马就急了,跨步冲刺到出租车前,张开双臂拦住,身后的三人也趁此连忙来到车前。

车窗摇下来,李馗一手握着方向盘,嘴里叼着烟,直接拒绝道:“下班了,不拉客。”

“师傅~”

宋婷一见心上人被拒,立即踩着高跟鞋来到窗前,又嗲又温柔地说道:“我们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这附近半个小时都不见得能约到车,您发发善心,载我们一程嘛~!”

说话间还不忘朝张曼曼使了个眼色,后者欲言又止,叹了口气也跟着帮腔道:

“司机大哥,这附近确实不好打车,您帮帮忙吧。”

“我们愿意付双倍的车费。”乔俊补充道。

李馗打量着这四个人,问道:“你们要去哪?”

“滨海路,希望小学。”

“三百六十五号。”

这是葛华的补充。

“那地方我认识,是个废弃多年的小学,你们四个大半夜去那里做什么?”

李馗嘴角划过一抹玩味。

“……”

三人沉默,最后还是宋婷厚着脸皮一阵哀求,说有急事必须要去一趟。

“呼——”

烟草迅速燃烧,亮起星火,李馗撇头吐了出去,浓烟一时遮挡住了他的面容,只听冷淡的声音娓娓传来:“上来吧。”

四个人鱼贯上车。

乔俊和宋婷坐在一块,张曼曼靠着车窗,挨着宋婷,葛华则坐在了前头。

启动、踩离合、挂挡,黑色的出租车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

…………

…………

车内。

宋婷时不时用眼角余光偷看乔俊,奈何后者拿着手机不知道给谁一直发信息,顿感气结,又偏头看向张曼曼,这家伙倒好倚着车窗闭目养神。

闲着无聊,左顾右盼。

“呀,刚才急着上车竟没发现这位司机师傅长得好帅!”宋婷眨了眨眼睛,透过后视镜看到了李馗的相貌,却是不由花痴起来。

看过去也就二十五六,棱角分明的面容,短发更显精悍,剑眉薄唇,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总让人感觉有什么特别的故事藏在里头。

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宋婷好似发现了宝藏般拍了拍张曼曼的手臂,两个女人交头接耳,随见张曼曼的目光时不时看了过来,轻微的嬉笑在车厢里回荡。

咔,

后视镜被李馗扭到另外一个方向。

相比较于后座交头接耳的两人,坐在前头的葛华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仿佛有一股淡淡的寒意萦绕在脖颈,特别是从音响里传出来的音乐。

“明月吐光,阴风吹柳巷,是女鬼觅爱郎……冤鬼风里荡,夜更深雾更寒。”

为什么大半夜听这种歌啊?

葛华心好慌,扭头看向窗外,漆黑如墨的夜色仿佛更令人心颤,无奈看向李馗,语气带着哀求:“师傅,能不能换一首歌啊?”

“行!”

李馗很爽快。

随着略显幽寂的旋律响起,歌声缓缓道来。

啊啊....

“夜静更深对朗月,朗月清辉亮,行遍天涯离开家园,沉痛看月亮……”

葛华无言,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须臾。

一辆黑色的出租车在滨海路三百六十五号停了下来。

乔俊四人付钱下车。

看着眼前矗立于黑暗深处的校园,齐齐咽了口唾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