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偶遇乔治

。。。。“你们看,陈导来了!”

陆倩倩提醒道。

陈潇走近一看,他们几个都是无精打采的,心里暗笑一声:“怕是昨晚上吵得太晚了。”

“导游,今天我们要去哪里?”

“今天天气好,我们去坐摩天轮吧。”陈潇回答道。

全场鸦雀无声。

“好啊!我最喜欢站在高处眺望远方的感觉了!”庚子俊有些尴尬地笑道。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无非是觉得现在没钱了,再花钱坐这种东西后面连饭都吃不起了。对吧。”陈潇笑了笑,着重观察了下他们的反应。

“可是我敢保证,如果你们不去的话一定会后悔的!”

“现在不想坐摩天轮的,举个手,我先把你们送到下一个目的地。然后我们晚上乘坐轮渡去维也那。不仅便宜,路上还可以看看两国的夜景。”

这激将法果然靠谱,不消太多废神废口舌,一个个全都毫无怨言地跟着陈潇走了。

之前他一个人的时候就在想,到底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他们一个个心甘情愿的听话,到现在总算有了一个主意。不论好坏,秩序算是稳定下来了。

布达佩斯之眼位于西岸,据说最初是为了仿制伦敦眼。布达佩斯之眼是整个匈国最高的摩天轮,天气好的时候,坐在上面可以将整座城市的旖旎风光一览无余。

陈潇一行人带着整个摄制组包下了整辆观光车,这辆观光车比昨天的公共汽车还要开得慢,在这路上,众人也没有多说话,难得出来一趟,在没有必要吵架的时候,都在一心观望着窗外的风景,陈潇也一样。

虽然他在这座城市呆上了两个多月,可他是为了上班,真要说出来玩倒没有,他穷得一清二白,没有乔治请他去中央大市场买些东西吃,他只怕是两点一线的生活吧。

沿线都是欧式的建筑,看上去比较古老,或者说有一种陈旧的感觉。路上看不见一栋高楼大厦的影子,如果不是路上来往众多的汽车,真让人不敢相信这居然是一座现代的城市。

最后观光车在一栋低矮的民房前停下了车。

这让徐雅有些气愤,她觉得自己被耍了。

“司机,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要去的是伊丽莎白广场,你怎么给我们开到这么老旧的小区来啊!”徐雅气愤地用英文说道。

司机有些无辜的看着徐雅:“女士,你别生气啊!布达佩斯之眼就在前面,你往前面看!”

司机说完,大家往前面看了下,的确是看到了一个很高的摩天轮。

全场沉默。

陈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前几天做功课的时候有问过乔治,乔治的答案是:“摩天轮一定要去的,只不过那里人有点多,你们可能要排队。”

“呵……合着人多,是这么个意思?”

“居民倒是挺多的。”

他们来到布达佩斯之眼底下,爽快地交了门票钱,排队时,陈潇还见到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Hi,你是华夏人吗?”一个嘴唇很厚,皮肤黝黑的男子拍了拍陈潇的肩,露出了十分纯朴的笑脸,用十分不标准的华夏语言向陈潇打了个招呼。

“yes!”尽管被吓了一跳,陈潇根本不想理这个男人,但还是礼貌地应了一声。

这个小插曲儿很快就过了,但真正让他惊讶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

一个男子冲上来拍了拍陈潇的肩膀,他以为又是哪个奇怪的男人,转过头去吓了他一跳。

“Hi,Luis,不记得我了?”男子笑笑说道。

“George,怎么会是你?”陈潇惊讶地问道。

“陈导好像认识这个男的。”

“这个男的也好帅啊!不过看起来比陈导大一些!”

……

嘉宾们在陈潇后面,窃窃私语道。

“旅行社派我到维野那出差,我前几天看到你的计划,你也是今晚要去奥国,那我肯定要来蹭你一趟啊!”乔治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乔治,你……”陈潇刚想喷一下乔治的狡猾,转念一想,这不是个好机会么?

“乔治,我们已经没有钱了。坐完摩天轮之后我们晚上坐火车的钱都没了,只有坐船。”陈潇卖惨道。

“Luis,你看这样怎么样。中午我请你和你的朋友们吃饭。你晚上去维野那可不可以带我一个!”

“成交!”

陈潇转了转眼珠,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不说了,乔治。你在下面等我,我们要上去了!”

……

八人分作两个包厢上了摩天轮。一上去,在陈潇这边就引起了不小的好奇心。

“这里的包厢居然是半透明的!”陆倩倩开心地说道。

这也是陈潇两天来,见到陆倩倩的表情幅度动的最大的一次。他多少还是有些成就感的。

“哇!好刺激啊!这摩天轮开的好快!”云依斐同样十分兴奋。

陈潇要做的自然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自己是个导游,也是个翻译。

“摩天轮最高点可达65米,可以欣赏到布达佩斯室内所有的景点。从布达山上的圣彼得堡前的小船一直到哥大教堂塔尖儿上的人群都能尽收眼底。”陈潇介绍道。

从摩天轮上下来,之前还有些困意的嘉宾们此刻倦意全无。多半是见到了更加广阔的天空,拥有了更加开阔的视野,心灵也被洗涤了。

“Luis!”

乔治向陈潇他们下来的方向挥了挥手,喊道。

“我看到你了!”陈潇做了示意他不用喊了的手势。

“走,Luis,我带你们去吃我们匈国最好吃的饭店。”

“Hi,this is George?”邵子珊问道。

“Yes!”

“让你请吃饭多不好意思啊,你还是个学生吧!”庚子俊说道。

“不要紧的,我也是打暑假工。而且,Luis是我的朋友,所以你们也同样是我的朋友!”乔治憨厚地说道。

陈潇本以为乔治请吃饭也就是路边随便找个小店,这会儿听他说要请最好吃的店?

这可不行,同样都是打暑假工的学生,拿的同样的工资。他这一走,下次回匈国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甚至他和乔治都不一定能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华夏人重人情,他怎么会让自己在异国他乡欠这么大一个人情?

“No,George!我们不需要!”陈潇连忙拒绝道。

乔治又露出了招牌式的憨厚笑容,有些尴尬地解释着:“我想……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你不是说要请我们吃匈国最好的午餐吗?”陈潇说道。

“是啊!但最好的,不一定就是最贵的啊!”乔治笑了笑,“我知道一家物美价廉的饭店,我带你们去吧!”

陈潇回头看了看邵子珊的脸,黑得像煤炭似的。yy了半天,感情是自己误会了。

虽然他也误会了些意思,但按照他对乔治的了解,或是对整个西方人的习惯了解,到那种高档的饭店,怕是一个菜也请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