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矛盾频出(一)

就连作为导游的陈潇都放话了,哪怕徐雅和邵子珊德高望重,那也别无他话了。

在英雄广场上的小商店里,每个人都在挑选自己心仪的纪念品。

“导游,你过来看!”云依斐似乎看到了什么,声音里都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

“云姐,注意音量。”陈潇向云依斐走过去,小声提醒道。

云依斐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小嘴,陈潇在一旁看着云依斐下意识的反应,转过头去强忍住笑意。

“导游。”

“导游?”

“导游!”

云依斐叫了三声,陈潇才反应过来。

“啊?啊!哦,云姐,你要说啥来着?”

“导游~~!你看这店里好多精巧的小玩意儿啊!我都想买!”云依斐居然向陈潇撒起了娇。

天呐!这可是在镜头前,这要是被云依斐的粉丝看到了,不得杀了我!

陈潇心想着,满脸写着抗拒二字。

“陈导!”

不远处,又传来了另一个女生的声音。而且陈潇感觉得到,这个声音在持续地向他在靠近。

“依斐姐,你怎么哭了?”陆倩倩走过来,并没看见云依斐撒娇的场面,但却看到了她眼里闪闪发光的泪花。

“陈导,你是不是欺负依斐姐了?”

云依斐正愁这出闹剧不知该如何收场,于是便将计就计。

“倩倩,这个导游太抠门儿了!我看上了一只可爱的小猪猪,他都不给我买!”

云依斐向陆倩倩狂奔过去,马上开始了表演模式。

“我没……”

“你看他还狡辩……”还没待陈潇说完,云依斐继续表演道。

戏精!一群戏精!

“那……我买下啦……?”云依斐瞬间收起了先前撒娇时候软萌的表情,试探性地问道。

“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在华夏的乌孝城生产的……你打开看就能看见‘Made in China’。”陈潇说道。

“哎呀,小陈。小云想要,买下来就是了!管他在哪里生产的。出来旅游不就是为了花钱嘛!”庚子俊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便放下了自己正在观察的区域,过来劝了劝陈潇。

陈潇轻叹一声。

果然还是自己人微言轻啊。

“行吧,既然子俊哥也开口了……那你们买吧。”

“不过我有个条件……后天我们到了奥国,你们可得好好挣点儿经费!”

“不然我们连坐火车的钱都没了,就一路沿街乞讨吧。”陈潇苦笑道。

十五分钟后。

“别逛了,再逛我们就赶不上回酒店的车了。”

其他人都继续挑选着自己心仪的小物件儿,根本无人理会他。

陈潇盯着手表,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强压着火气催促道:“你们再不结账,我就先走了!”

见陈潇有些生气了,云依斐是真担心他走了,把她扔在异国他乡,赶紧收捡了些小东西提起就走。

见云依斐跟着陈潇是真有着要走的打算,他们才不紧不慢地一个个跟过来。

“女士,结账!”

“先生,一共37000福林。”见陈潇一行人不是白人面孔,知道这些人只是游客,女收银员便用英语说道。

“我查了一下,一欧元等于三百五十福林,就这么些东西居然要一千块钱,这是敲诈游客吧!”宁晓兰抱怨道。

“女士,我们来自华夏,身上钱不多了,接下来还有好几天的旅程,可不可以给我们算便宜一些?”陈潇用一口流利的匈语说道。

“你会说我们的语言?”

女子感到不可思议,惊讶得嘴都张大了。

“是的,我在匈国留过两年学。匈国也算是我的第二故乡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可不可以给我们算便宜一点?”陈潇露出了招牌式的温柔笑脸,那威力,任何一个女人都难以抵挡。

“那我就收你们三万福林吧。”女子面露微笑。

“美丽的女士,谢谢你,再见!”

陈潇笑呵呵地掏出三张大钞付了款,并用匈语像收银员告了别。

出了商店,只见所有嘉宾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陈潇。

“小陈,匈国可不是什么大国,你怎么会说匈语啊?”徐雅一针见血地问道。

“我在匈国呆了这么长时间,我的同事是一个匈国本地人,他每天下班都会教我学匈语,慢慢地就会了一些。”

陈潇随口说道,一时半会儿他还真编不出什么理由。总不能说我才刚来这里呆一个多月,听着听着就懂了吧……

“行了,大家也累了,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我们回酒店吧,酒店有自助晚餐。吃完了该睡觉准备明天的行程了。”

老实说,他是真累了。不止是体力上的,而是身心俱疲。

“这么晚了,我们八个人,已经找不到可以乘坐的公共汽车了。”邵子珊本想查一查这里的公交车多久发一趟,结果却发现已经过了公交车的运营时间了。

“啊?如果在国内,这会儿还是晚高峰,热闹着呢!”徐雅说道。

说完,徐雅话锋一转:“可是我们今天都这么累了,陈导,那我们是不是找两辆出租车打回酒店算了。”

“要不我们走回去吧,现在太晚了,什么车都没了。”

不比华夏,欧洲各国到了晚上都是一片死寂。

布达佩斯不是一个大城市,哪怕比起鄂城也小得多。从这里走回酒店五公里,一个多小时也就到了。

“你没搞错吧,陈潇,你有病吧!这么远,让我们扛着行李走回去?”尚英豪一听,连车也没得坐,心里的火一股脑窜上了脑袋。

陈潇心里憋了一天的火,可自己又不能怎么样。他人微言轻,空有一身才华也只是一介无名无辈的穷书生罢了!

而且这是在镜头底下,他们都是明星,明星发了脾气,有许多粉丝找借口洗地。他要是发脾气了呢?别说陈潇尚且还是个刚高考完的准大学生,哪怕自己拿了诺贝尔数学奖,那些个疯狂的粉丝该喷还得喷。

“小尚,小陈。你们别吵了,小陈说走路,那就走路吧。小陈也是为了我们未来这段时间过得好些,我这把老骨头了,还走得动。”

陈潇往后一看,又是徐雅!

装什么呢?才五十岁就走不动路了?装得好像自己行将就木了一样,他年近七十的爷爷今年还在积极报名参加老年马拉松嘞!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是会装。

长着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人前体恤小辈,话里面句句都是刺。

尚英豪对徐雅的话有些不满,他倒是不惧徐雅分毫,直接说道:“徐姐,这么晚了,走路?明早上能回酒店么?”

“没事儿的,我们买了这么多东西,就当锻炼锻炼了。”徐雅继续说道。

陈潇躲开镜头,哼哧一声。再没发出任何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