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斩草要除根

事情的起因是微博上一个叫做“耳听八方”的大V发的一条微博。

“这两天大家除了关心陆倩倩的演唱会之外,最关心的想必就是刘芒和陈潇的即兴写歌比赛了。

我也在实时关心他们的比赛。

但是刘芒不论是第一轮的歌,还是第二轮的歌都让我觉得特别熟。

作为一个音乐行业的从事者,我怀揣着对于音乐的热忱,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去还原了一下刘芒演唱的两首歌的谱子。结果事实让我大出意料,我先说结论。

1:刘芒作为歌手,常年吸烟酗酒导致他如今的基础功甚至不如普通人。普通人上个C#4也是十分轻松的,但他却可以唱到破音。

2:按照华夏的法律标准,音乐连续相同超过8小节就算抄袭,刘芒刚才演唱的《飘渺》对李家庆李老师的《像我一样疯狂》构成实质性的抄袭,高达9小节连续相同,与《极夜》有5小节相似,不构成实质性抄袭。三首歌曲谱对比如下。[图片][图片][图片]

3.刘芒先前控告陈潇所出示的证据均为经过处理的无效证据。陈潇目前演唱的歌曲无构成抄袭部分,刘芒对陈潇的控诉属于诬陷行为,传播谣言并对被害人造成实际损失者最高可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刘芒经过修改的曲谱全谱如下。[图片][图片]”

这账号粉丝原本并不算多,只有二十余万。但微博一经发出便直接冲上了热搜第三名,点赞都超过了五十万,“耳听八方”的粉丝也一举突破了三十万。

刘芒愣了,看到这条微博的他面如死灰。

一个又一个的广告向他发出了解约通知,他竟然憋出一声冷笑来。

刘芒的手微微颤抖,从兜里掏出最后一包香烟,最后一个打火机。

他抽了根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我还有公司!公司还没放弃我!只要公司没放弃我,我就是有翻身之日的,对!”

皇冠娱乐:“即日起,本公司将不再履行与刘芒先生的合约义务。”

话虽少,但字字都直击刘芒的心坎。

他红了眼眶,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头困在生锈的铁笼里的凶兽。

烟盒里的香烟被他为了压抑情绪一根根抽完,如同凶兽在强迫自己接受困在牢笼里的事实。

刘芒眼眶通红地抽掉最后一支香烟,然后放声嚎哭起来。

将这套公司给他租的房里的东西砸的粉碎。

开始他的头脑里还满是对于陈潇的怨恨,恨得牙痒痒。

随着紧握的拳头一点点松开,心中的嫉妒慢慢地化成悔恨的泪水流了出来。

他的心里再次燃起了仇恨的怒火,这一次,是皇冠娱乐。

可不到一会儿,他眼里愤怒的光芒就瞬间化为乌有,无助的眼泪奔涌而出。

他拿什么跟皇冠斗呢?

“阿芒,你还好吗?”

听到电话里的一声“阿芒”,刘芒的心里泛起无限酸楚。

只是他哭到不能自已,根本说不出话。

电话对面的李素花没听到刘芒的说话声,只能听到一阵一阵的抽噎。

她本不愿再和刘芒有交集,但看到他一天之内变得如此落魄,还是起了一丝垂怜。

毕竟相识十七载,难以陌路人为之。

“花姐……我……”

“好了,你别说了。”李素花假装平静地说道。

“公司不允许我再和你联系了,你要是肯好好做人,以后我有时间会来看你的。”

李素花把“好好做人”四个字咬的特别重,这几个字充满了她对于刘芒的期待。

“我会的。”

挂断电话,刘芒脑子空空,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滋味。

他想起了五岁那年,父母听到他总是跟着隔壁家拉二胡的大爷学习,便让他系统性的开始学音乐。

七岁那年,母亲受了父亲的家暴,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信。

十二岁那年,父亲给他找了后妈。虽然那之后父亲从未少过他的金钱,但却从未给过他一分爱。

从那时,他就是个爹不疼没娘爱的孤儿了。直到十六岁偶遇了同样情绪低迷的李素花。

李素花几乎在他身上倾注了所有对于儿子的爱,刘芒也终于得到了从小缺失的母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也许是从后妈撺掇父亲问自己要钱上赌场的时候,亦或是为同父异母的弟弟买房子的时候,他对音乐的热爱不再是那么纯粹了。

他不再想着好好创作好的作品,慢慢走上了这条弯路。公司为了赚钱,也是一只眼睁一只眼闭。只有李素花一直在劝说却始终不能让他听话。

一整瓶珍藏三年的伏特加干下去,刘芒红着眼眶睡着了。

“你好,你有什么事需要办理的吗?”

天亮了。

刘芒满身酒气地走进渝中分署,摇摇晃晃地回答道:“我是来自首的。”

“好,我联系一下我们现在正在值班的魏警官和周警官。”

周警官闻声赶来,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满身酒气的男子。

“你是酒驾了来自首的吗?”周警官看到停靠在外面那辆黑色的小轿车,结合男人的自首请求,便联想道。

“不,警官,我犯了诽谤罪,我损害了他人名誉。还侵害了他人的著作权,快把我关起来吧。”

“先生,这可不是你说想关就能关的啊!我们还得走程序啊!”

……

“大新闻,大新闻!”

“大金,你吼什么啊!我晚上还要去捧场,下午还要去定妆。很累的,让我多歇会儿吧。”陈潇打着哈欠,身上没有任何想从床上爬起来的动作,十分慵懒地说道。

“抱歉!只是太激动了。”姚鑫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们知道吗,刘芒这种没脸没皮的大恶霸,居然被公司解约了,而且还去自首了!”

“啊?他解约了?”陈潇瞬间清醒了过来,三两下就蹬开了被窝。

“是啊!”

姚鑫有些不解地问了句:“重点难道不在他自首了么?为什么你的关注点那么奇怪?”

“我去打个电话哈,稍等!”

……

“宋叔,这事儿,是您干的吧。”

陈潇眼里透露出自信的光彩,仿佛这事儿已尽在他掌控之中。

“什么事儿啊?”宋天和故作糊涂地问道。

“宋叔,跟我这儿您就别装糊涂了。聪明人咱打开天窗说亮话,您就说是不是吧。”

“我只是在直播开场前找了几个大V进去看直播,也不知道效果这么好啊!”宋天和叹了口气,“又得多花点钱了。”

“宋叔,我觉得他道歉就可以了。他这没脸没皮的,我们就算能让他坐牢也没有意义啊。”

“臭小子!你叔我征战娱乐圈二十余年,这点事儿我比你见得多了。斩草要除根,赶尽要杀绝,不能有什么活菩萨心肠。”

“陈潇啊,当今华夏娱乐圈皇冠、企鹅、东嘉、华安、魔方、幻影、昆仑娱乐七足鼎立,形成了一种巧妙的平衡,你知道为什么吗?”

陈潇沉默不语,他没有太多了解过这些东西。

“本来是皇冠、东嘉、华安之间三足鼎立,但是他们对于后来的小企业都没下狠手,等到最后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但现在他们竞争之间有合作,不会再让第八方势力去分他们的蛋糕了。”

“当然,叔不是教你去当什么资本家。叔是教你在社会上对待敌人的时候,千万不能心慈手软。”

陈潇沉默片刻。

看样子有的时候脑子里一时冲动的想法,也未必不能去实行啊。

“谢谢宋叔。等晚点你得来接我。”

“我寻思你这么大人了,咋就不能自己考个驾照开车呢?”

“我家祖传的没有驾驶天赋,我来魔都上学之前我舅还在协和医院的病房里跟伤者讨论赔偿事宜呢……”陈潇无语道。

“算了算了,我尽快给你找个助理。”

宋天和感觉,这脑袋是越来越大了。不然怎么这发际线越来越高了呢?

一定不是头发变少了,是天天被气的一个头两个大。

是头变大了,不是头发变少了,对,一定是这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