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开学前一天

翌日。

许多学生在家长的陪伴下进了学校。

学校附近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连附近的交警都来帮保安维持交通秩序了。

不过,偶尔也有几个形单影只,独自拖着行李迈入新校园的同学。

陈潇看着路上不少学生和家长插科打诨,心里还是很羡慕的。

前世他上大学时因为双亲早已去世,不得不懂事独立。但如今他却因为过于懂事独立,父母对他十分放心,连哥哥姐姐所拥有的送出家门的待遇都没享受到。

这时候他才深切地明白一个道理:“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想啥呢?”姚鑫从后边儿跟上来,见陈潇情绪不太好,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啥。”陈潇压下心里那些不太愉快的情绪,“你是哪个系的?”

“我是学计算机的。”姚鑫回答道,“你呢?”

“我也是。”

“大哥,我给跪了,你选的地史政,完了报个计算机?”姚鑫有些惊讶地说道。

“超越下自己有什么不好的。而且我也不止报了光学工程。”陈潇笑道。

“你还报了啥?你报了俩,学分能修完么?”

“等开学你就知道了。”

陈潇和姚鑫一前一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你住哪个宿舍啊?”姚鑫问道。

“啊?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不会吧。学校分配的宿舍在学校群里都看得到的啊,你不会没加群吧?”

“什么群?”

“就录取通知书里写的那个就是群号啊。”姚鑫突然反应过来,“你不会没看过录取通知书吧?”

陈潇哭笑不得:“前两个月我在国外打工,录取通知书都是我妈给我收下来的。我哪有时间看啊。”

“我现在加,你等下我,我拿通知书看看。”

“你晚点再加吧,这会儿再加已经晚了。我给你看看,我记得那张图有介绍每个学生的宿舍信息的。”姚鑫慌忙掏出手机。

“那麻烦你了。我学号是1109。”

“找到了……1109,陈潇……哎,卧槽!3宿舍304。”

姚鑫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

“怎么了?”

“3宿舍304,我也是这个宿舍的。而且听说这栋3宿舍是去年开工今年刚投入使用的新宿舍!”姚鑫介绍道,“不对啊,你都没了解过你报的学校的条件吗?”

“不用报啊,我是报送的。当时他们说这学校饭好吃,住宿条件也很好,那我就来了。”陈潇随口说道,“而且我前两个月在欧洲打工……没时间了解这个。”

姚鑫听着在一旁默默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先回宿舍吧。外面好热啊!”陈潇提议道。

陈潇目前还只是个素人,但今天,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成了全国准大学生圈子里最靓的仔。

“在家怎么教你的!怎么还是这个鬼样子!”

“爸!学校又不是你以前的魔鬼训练营!”

陈潇刚推开304的宿舍门,便听见了里头的争吵声。

“Hi~!”陈潇笑着打了个招呼。

年长的男人停止了嘴上的训斥。男孩儿转头看见了新来的两个舍友,便也笑脸相迎道。

“宁宁,那我就先走了。你给舍友们带的礼物,也记得给他们啊!”

“你们好,我叫楚攸宁。”

楚攸宁看上去有些天然呆,搭上高冷男神的书生气质,长着一张校草的脸,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萌。

“你好,我叫陈潇。”

三人客气一番后,第四位舍友也随之而来。

他大大咧咧地推着行李进了宿舍,身后的老母亲肩扛了两大旅行包。

“这新宿舍就是不好!一股甲醛味!小智,你一定要找老师换个宿舍,这宿舍睡久了对身体不好!”

嘴上抱怨着,女人还是替他开始收拾起了床铺。

“妈!这哪有什么甲醛味啊!这栋楼都空半年了!”

“小智,你要听妈的!我听人家说,这甲醛在室内要三五年才能挥发呢!万一你得了白血病,妈还活不活了?”说着,女人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

“你又来了!我查过了,1宿舍去年刚翻修了,2宿舍3年前翻修的。照您的标准我还得退了学再复读一年?”男孩眉头紧皱,“妈,您能不能别信那些什么搜猫千度,俗话说,千度查病,癌症晚期起步,要都信,我都转生轮回几十次了。”

“就知道瞎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可不能说了啊!妈能给你的东西就这么多了。以后你要好好学习,好好保护自己,听到没有!”

其他三人在一旁看着,一个一米九的汉子,体重没有一百八也有二百,除了脸看着稚嫩些,就这体格,谁能欺负他?!

“好了,好了。妈您快走吧!”

“好,小智,你要记得妈说的话。多跟聪明人玩,那个戴帽子的看起来不太聪明,你要离他远一点。”

陈潇和姚鑫在一旁憋得可难受了,这会儿眼眶憋得通红。陈潇的眼神朝着楚攸宁瞥了一眼,好像没有什么反应。不愧是“不太聪明的亚子”。

“好了,妈!您快走吧!”

男孩发出了近乎绝望的声音。他在心里默默祈愿,只求室友们心胸能够开阔一些,不然他恐怕真的只能申请换宿舍了……

“好了,妈走了!你要好好的,听到没有!”

女人千叮咛万嘱咐,一步三回头,总算是放下了牵挂的心,离开了这里。

叫小智的男孩也放下了心。

他已经在幻想他妈再在这里呆一天,他第二天血溅宿舍的场面了。

“你们好,我叫吕智昊。”

“我向刚刚被冒犯的哥们儿鞠躬道个歉。我妈是农村妇女,从小就比较直爽,见啥说啥不过脑子。希望你不要放在心里。”

见状,楚攸宁赶紧接受了道歉。

他从小接受他爹的魔鬼式训练,几乎从没人对他有过任何歉意。突然有人对他鞠躬,他还真觉得有些受不起。

“哦,对了。这是我爸要给你们的礼物。”楚攸宁在行李箱中翻找着。

楚攸宁拿出一个红色的礼盒,他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父亲不让他打开。

“卧槽!”

楚攸宁打开礼盒,忍不住大叫一声。

“《华夏党史》。一人一本。”

“我爸跟我说,这是男人应该看的东西。”楚攸宁回道。

“这礼物很有意义啊!我很喜欢!”陈潇乐呵呵地收下了这份厚礼,“攸宁,你爸是做什么职业的?”

“我爸是戍边军人,后来我妈去世了,他才退役回家照顾我和我妹。”楚攸宁回答道。

“怪不得他对你要求这么严格,他给你起这个名字也是希望你一生能够平安顺遂啊!”陈潇感叹道。

“还有我爸妈带的礼物。”姚鑫在行李里翻找着,“我是中原的,我爸妈害怕我在外地吃不惯,给我带了些胡辣汤,豌豆凉粉的原材料……他们说我可以做给你们尝尝。”

“我寻思着,他们怎么觉得宿舍里可以开锅……”姚鑫有些无语地吐槽道。

“还有我妈的礼物,我妈带了香肠。”吕智昊从旅行包里掏出一袋黢黑但看上去很有食欲的东西。

“我是自己来的,东西太多了。没有给你们带礼物。”陈潇说道。

“那我请你们出去吃饭吧。也促进下宿舍的感情,就当团建了。”

“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