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偶遇校友

陈潇独自提着两大箱行李,一个人踏上了去学校的路程,不免行色凄凉。

遥想哥姐当年,学校在家附近……

但陈父陈母都是大学教授,随着快要开学,他们也开始忙起来了。加上最近家里不少的事情,根本走不开。

深夜的虹桥,还是能看见许多行色匆匆的人。明亮的灯光似乎可以让人忘了时间,仿佛这里的天从未黑过。

陈潇独自拖着行李从机场里出来,盘算着先回学校看看。

“小伙子,看这里!”

不远处,一个大叔十分热情地用着带有一口中原音的普通话向陈潇招呼道。

陈潇马上注意到了这个热情的大叔。

“小伙子,你是来上大学的吧?”大叔笑嘻嘻地问道。

“嗯……”陈潇点了点头。

“我儿子也是今年考大学,他等一会儿就出来了。”大叔春风得意,看起来十分健谈。

“小伙子,你是什么大学的啊?”大叔继续问道。

陈潇注意打量了一下大叔,双手长满了厚厚的茧子,脸上起的褶子并没有改变他的面相,反倒是多了几分亲和。想来应该是长期在外工作的农民工吧。

“叔……我是魔都交通大学的。”陈潇依据多年看人的经验,确定他没有什么坏心之后,便与大叔攀谈了起来。一会说不定还得蹭人家的车回学校嘞。

大叔哈哈大笑,激动时候还拍起了手掌:“好啊!我儿子也是魔都交通大学的。不嫌叔这车破的话,等下跟我一起走吧?”

“谢谢叔!”陈潇笑道。

“爸!”

远处一个收拾干净的白衣男孩儿拖着行李向这边跑了过来。

“大金!”

陈潇感觉自己像个电灯泡,正想不动声色地逃跑,就被大叔发现了……

“爸给你介绍一下……”大叔的手指向陈潇,“唉,小伙子,你别跑啊!”

陈潇尴尬得手脚并用能抠出一座东方明珠。

“爸,这是?”被称为大金的年轻男孩问道。

“嗨……!你好,我叫陈潇。耳东陈,潇洒的潇。”陈潇面带微笑,自我介绍道。

“哦……我叫姚鑫,这是我爸,姚建华。”

“叔,我还是自己打车回学校吧,不打扰你们了。”陈潇有些尴尬,看姚鑫的表情似有些冷漠,像是不太欢迎自己。

陈潇莫名其妙有一种“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的感觉……

“哦,爸忘了说了。他也是魔都交通大学的。你们是同学。”

“没事儿,你跟我们一块儿吧。这魔都我也不是没来过,机场外边接人的司机都是坑。”姚鑫说道。

“那我就谢谢你们了。”

“上车!”姚建华招呼道。

三人依次上了这辆看起来有些破旧的五菱宏光。

“俺都有点困了,这晚上还是不能太安静了。”姚建华故作自言自语道。

陈潇看得出来,他是觉得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想活跃气氛来着。

“小陈……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没事儿的叔,您随便咋叫。别把我叫老了就成。”陈潇笑道。

“那好,小陈,你是哪里人啊?”

“我是帝都的,叔,我没猜错的话,您应该是中原的人吧。”

“小伙子猜的不错,我是中原之中,平顶山人。”

“你是帝都的?”姚鑫有些惊讶,“帝都的怎么会来魔都读书啊?”

“帝都那些好的大学都搁那一块儿,离我家基本都是散个步就到了,想离开爹妈自己好好活几年。”

“陈潇……陈潇……这名字我很熟啊。”姚鑫低着头在思考些什么。

“小伙子,你很有名么?”姚建华有些疑惑地问道。

“稍等,我查查。”

陈潇心里七上八下,完了,瞒不住了啊!

“爹!我查到了!”

“他就是今年帝都高考的至高神啊!小语种西班牙语,地史政746分!”姚鑫十分激动地喊道。

“低调,低调!”陈潇嘘声道,“一次成绩不能代表什么,而且帝都的卷子是出了名的简单。”

“小陈,你考得这么好?”

“爹!这不是考不考得好的问题,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

“我高中三年这么读,最后只考了647分,全省第九名。我们中原省内的第一名也才697分。”

“大神啊,看到你,我突然想去复读,咋办?”姚鑫问完,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考得这么好,你爸妈怎么不来送你?”

“潇儿啊,你也长大了。该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陈潇学着他们的语气说道,“这是他二老的原话。”

“亲生的,没跑了。”姚鑫竖起了大拇指。

一时间车内的气氛就活跃了起来,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只不过魔都作为华夏乃至世界著名的不夜城之一,对于深夜的时间流逝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爹,停车!”

姚鑫看见了前方魔交大的招牌,便赶紧提醒道。

“哦!哦!”姚建华反应了过来。

“爹,您明天还得上班,赶紧回您住的地方去吧。”姚鑫和陈潇将行李运下车,随后便叮嘱道。

“行,那爹就不送了。在学校里你可得好好照顾小陈,多向他学习,听到没有!”

交代完了这些事,姚建华便开着车离开了这儿。

两人走到学校门口,校门紧锁,路灯也熄灭了。只有那刚翻修过的招牌上还泛着闪亮的金属光泽。

“姚鑫,今晚上这学校我们是进不去了。”

“那怎么办?”

“那还不简单?旁边不就有家酒店么?”

“住酒店?”姚鑫思虑了会儿,随后便拒绝了这个想法,“不行,不行,酒店太贵了,一晚就能花掉我半个月的生活费。”

“我请你,就当补上坐你爸车的车费了。”

“哪有坐车这么贵的,我受不起。等会我睡外边椅子上就好了。”

陈潇扶了扶额头,表示十分无语:“大哥,您这名字里这么多金,都白起了呗?咱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别睡在大街上影响市容啊!”

“行,不过这钱我会还你的。”姚鑫回道。

“还不还钱的以后再说,现在三点多了,再不睡觉我要猝死了。快点进去,别磨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