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暗度陈仓

历经一天一夜,陈潇从柏林回到了帝都。

陈潇心急如焚,提着三箱行李在机场里狂奔。

一边候机的乘客都忍不住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

“雯雯,你看,那边有个帅哥!”

“就那样吧!”女子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

“不行,我要拍下来传到网上去!”

此时的陈潇仍然行色匆匆,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

钥匙与插销发出不断碰撞的金属声音,陈家的大门开了。

“爸,妈,我回来了。”

……

屋内闪烁的灯光伴随的是鸦雀无声。

陈潇的笑容逐渐消失。

这,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啊?

别人家的孩子回家,爸妈不都是左拥右抱的吗?怎么他们这么淡定啊?

“哦,回来了啊,过来。”陈毅峰掐灭烟头,坐在沙发上向陈潇示意道。

陈潇将行李放在玄关,直接冲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

“爸!您怎么还抽上烟了?您以前不是最烦爷爷抽烟了么?”

“唉!”

“小潇啊,这两个月过得怎么样啊。”陈毅峰转过头来,眼睛直直盯住陈潇。

“挺好的。”陈潇强挤出一抹笑容,发出了他的连环疑问,“家里怎么了,妈呢?为啥提前叫我回来?我工资都没发,差点没钱买机票了……”

“你妈在医院呢,小欢开学了。”

“我妈她……”

“别多想,你舅舅撞了人,她拖着你舅舅去医院给人商讨赔偿事宜呢。”似是察觉到陈潇可能会想到别的地方去,陈毅峰及时打断了他。

“我舅?他不是没驾照么,咋撞了人?爸,您就为这事儿把我叫回来?”

“他前段时间不是去驾校学开车么,在练车场地把油门当刹车踩了,结果撞得人教练髋骨粉碎性骨折……”

“果然,没有驾驶天赋是能遗传的……我妈就是运气好点,上次没撞上。”陈潇轻松地笑道,“唉?爸,您就为了说这个啊?”

“我们家老房子要拆迁了……”

“这不好事儿么,您担心啥啊?”

“小兔崽子……能不能听你爹说完啊?”陈毅峰恼道。

“行,爸。您说,我听着。”

“你哥听说老房子要拆迁的事情,把自己想创业的事情跟我们说了。希望我们能从赔偿款里拿一部分给他创业,日后连本带利还给我们。”

“这好事儿啊,爸,这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们同意的话,我的那一份你也给哥先垫着。”

“你哥想创业,我和你妈自然不会反对。你也知道我和你妈夫妻二十多年,我们的家风是个什么样的。”陈毅峰眉目里不见半点笑意,只见得满目愁容。

“但是,这个臭小子!他先斩后奏啊!”

陈毅峰激动地一拳头砸在茶几上,疼得叫出了声:“啊~~~~!”

“爸,您没事儿吧。”

“没事儿。”陈毅峰接着说道,“他跟朋友合办公司,拿了他自己攒的全部积蓄,还跟银行贷了二百多万。”

“所以,他这是准备拿这笔赔偿款去填这个窟窿?”陈潇问道。

“他要是真这么做就算了,年轻人有理想,创业失败很正常嘛。及时收手就行了。”

“他是觉得失败了,是投资不够的关系!他还准备拿这笔钱加大投资!”

“您有没有问过,哥这公司是干啥的?”陈潇继续问道。

“他好像是说要搞娱乐传媒,太天真了!你爸我虽然是老了,但这娱乐圈我也还是了解一些的。不都是资本家的游戏,他一没背景,二没人脉,三没资本,凭什么闯出来?”陈毅峰长叹口气,继续说道,“这不,我劝他老实找份工作或者换个方向创业。他就直接赌气搬走了。”

娱乐传媒?

这不正好是自己的拿手绝活儿吗?

陈潇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你还笑!”

“爸,哥这个犟,还是像您啊。”陈潇偷笑道,“以前爷爷跟我说,您当初一定要考哈工大,直接把华清的录取通知书撕了。奶奶骂了你一顿,你在屋里三天都没吃东西。”

“有这回事儿吗?”陈毅峰恼羞成怒道,“笑什么笑,你到底帮不帮我劝你哥!”

“我去,总可以了吧!”

嘴上应答着,但陈潇心里却暗暗打着别的主意。

哥啊,你有我这么个弟弟,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回到屋里,陈潇给哥哥陈瑾拨出了一通电话。

“陈潇,你回国了?”

“嗯。爸叫我回来的。为了你的事情,他一辈子不抽烟的,家里的烟灰缸都给他用上了。”陈潇平静地说道。

“叫你回来劝我的吧。”

“你确实把咱爹气得不轻,他确实是叫我劝你。但我不是来劝你的。”陈潇回道。

“那你?”

“哥,爸有点说的很对,就那点拆迁的资金赔进去在娱乐圈里连个水花也漂不起来。”陈潇回答道,“你把你们的公司资料和运营方案给我看看。”

“你?你个小屁孩儿,毛都没长齐,你懂啥?”陈瑾觉得有些可笑。

“就我这年纪确实没多少可信度,但这时候,你还有别的选择吗?”陈潇笑道。

“我上学这么多年,有钱的朋友也不少,到处去借还是能借的到的。”陈瑾嘴硬道。

“别嘴硬了,哥。我做了你十八年的弟弟了。你是什么情况我还能不清楚吗?

你要是能借得到钱,还会想要家里分到的拆迁款?

这时候,你只有相信我了。”

“你想干嘛……算了,我发给你看看吧。”陈瑾问到一半,又收回了疑问。似乎是真没有什么希望了,这时候他竟然生出了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反正……最惨也就这样了。

陈潇收到了陈瑾发来的公司运营方案看了看,一直在默默地点头。

“运营方案不错。”

“你哥我可是经济学院出来的。”

“但问题是,你们没有资源。再好的方案,你们挖不到好的艺人,好的团队,也只是空中楼阁,困兽犹斗而已。”

“哥,我问一句,你们公司的股份分配现在是怎么样的情况?”

“我300万资金占20%干股,另外还有三个同学每人占了10%的干股,公司的后续建设都是他们在负责的。”

“我要15%的原始股,不要底薪。签约你们公司成为艺人,为期三年。”陈潇想了想,还是没有狮子大开口。

“我们公司没有艺人,签你当然可以。作为哥哥,我支持你追梦。但在商言商,问题是,我们凭什么给你15%的原始股?”

“凭我有实力能够帮助你们扭亏为盈,我之所以有底气拿这个原始股,是因为我有自信可以帮助你们在三年内上市。哥,不说别的,这15%已经是亲情价了。”陈潇话题一转,“我知道你爱看油吐笔,最近国外很火的《Imagine》你应该知道吧,那就是我的作品。”

陈瑾陷入了犹豫之中。

“如果你同意,就搬回来住。爸那边我来替你说,毕竟,接下来咱哥俩可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我去找他们商量商量!”语毕,陈瑾挂断了电话。

陈潇知道陈瑾一定是心动了。

果然,三十六计是古人千百年来的智慧,不论什么时候用都好使。

陈潇心里想着,面上带着微笑走出了房间:“爸,哥要回来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