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再见

“再见了,约瑟夫老板。”

录完了歌曲,陈潇带着原件离开了录音棚。

说实话,他对这个老板的印象不错,对音乐的理解很合他的胃口。只不过,他只是个游客,是来这旅游的。不然的话,他倒是准备和这个老板认识认识。

“你们的电脑可以借我用一下吗?嘤嘤嘤……”陈潇看着正在处理视频文件的工作人员,瞬间化身嘤嘤怪。

“好吧好吧!别嘤嘤嘤了!”王先军一脸不耐烦地将他的笔记本电脑递了过去。

陈潇接过电脑,插上装有《Imagine》歌曲的原件U盘。

“你想干嘛?这玩意儿不会有病毒吧?”王先军见陈潇插了个陌生的U盘到电脑上,便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这是我刚从录音棚里带回来的录音原件……”陈潇无语道。

王先军知道原委后,也没再说话。

陈潇着急着将《Imagine》上传至国际版权局以及华夏版权局注册,以免被有心人钻了空子。

“王导,谢谢你了。电脑还给你。”

陈潇将电脑递给王先军,便去找队友们集合了。

王先军蹲坐在墙角打开电脑,看到了之前陈潇没有关掉的一个页面,上面赫然写着:“您申请的歌曲类版权已通过审核。”

王先军不经意间从嘴角流出一抹笑意:“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简单!”

……

在维野那并不算宽敞的街上转了一小圈,陈潇在金色大厅附近的一座建筑旁看见了摄像师周宁,他便追了上去。

“宁哥,他们人呢?”陈潇追上去问道。

周宁指了指后方的建筑物:“喏,不都出来了吗?”

“小陈,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徐雅有些惊奇。

“嗯。录音棚老板对音乐的理念跟我挺契合的,就很快。”陈潇点了点头,随后问道,“徐雅姐,带他们逛得怎么样了?”

“嗨……哪儿逛啊!整条街上余音袅袅,我们就是在这街上听一下午歌也就当看了场演唱会似的。”

“天色还早,我再带你们去金色大厅那边看看吧。说不定还能赶上末班演出。”陈潇看了看表,随后转过头来,微笑着对后面跟上来的队友们说道。

“不好吧……”陆倩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听说那里看演出要钱的!”

“要钱?我们现在又不是没钱!”

“我们是出来旅游的,又不是来搞荒野求生的,肯定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再说了倩倩姐,你是一个歌手。金色大厅不应该是歌手们所追求的最高殿堂之一吗?”

陆倩倩对这个提议自然是心动得不得了,只不过是不愿意给团队添麻烦不敢直说罢了。只是陈潇劝了句,他便点了点头。

陈潇带着整个团队快步走到金色大厅的建筑群身前,便引起了徐雅和陆倩倩的兴奋。

天无绝人之路,陈潇买到了今日份最后一波音乐会演奏的门票八张。

“王导,我们就先进去看演出了。您得替我们看好行李。”

金色大厅禁止带行李入场,因此陈潇此时的语气颇有几分讨打的感觉。

王先军恨不得当场捏死他。

妈的,我不仅得带着人天天跟着你们吃亏,临了你们连听个音乐会这种福利也不带我!

“王导,别生气了。我们不也没去成吗?”王远好像看穿了王先军的心事,便劝了句。

“我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吗?”王先军恼羞成怒地问道。

“是……不是,不是!”

王远和周宁点了点头,眼瞧着王先军脸色不对劲儿便连连摇头。

“这还差不多!”王先军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

其他人完全不知道此刻外边发生了什么,只在这富丽堂皇的金色大厅里欣赏着这建筑的艺术,等待着下一场演出的正式开始。

奥国的金色大厅与奥国的国家大剧院侧重不同,金色大厅侧重的是纯音乐的音乐会,而国家大剧院则是侧重于歌剧以及音乐剧,但它们都是这个世上最知名最顶尖的艺术殿堂之一。

没等太久,一大堆看起来十分有个性的艺术家们拿着属于自己的乐器走了进来。

今天的收尾表演是由奥国本地乐团表演的海伦的《童年记忆》。

表演期间,真的让在场无数的观众朋友感受到了音乐的威力以及它的魅力。虽然只是一段连歌词都没有的纯音乐。但它也能让人切身处地地让人回忆起起自己的童年。

高光时刻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闭馆的时间。可这曲子却还在陈潇的脑海中萦绕。他想,这海伦也许就相当于地球上的贝多芬,亦或是莫扎特吧。

……

一周后。

他们已经来到了旅行的最后一站,汉斯猫家。

三天后,他们就要从法兰克福回到华夏,但今天,却已经有人起了个大早急着收拾行李。

这人就是陈潇。

昨天夜里,他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说是家里出了事儿,让他必须赶紧回去一趟。

电话里,他听到了从不抽烟的父亲一边吸气一边生疏咳嗽的声音。

“那,子俊哥,接下来的导游任务就交给你了。”陈潇瞬间松了口气。

“保证完成任务!”庚子俊行了个军礼,打趣儿道。

“等我们都回了国再聚啊!”徐雅说道。

“嗯。”陈潇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似乎是这次旅程受累受得太多了。

“王导,祝你们拍摄顺利啊。”

“慢走,我们就不送了。”

“好,等回国了,我再请你们吃饭赔罪!”

“再见了啊,各位!”

陈潇微微鞠躬,说罢便拖着行李头也不回地走了。

……

“陈潇才18岁,他是不是太成熟了啊?”周宁在一旁抽着烟,脸上有些疑惑地说道。

“你也觉得吗?”

“别想多了。”王先军掏出根烟,摸了摸兜,然后瞪了王远一眼,“借个火!”

王远唯唯诺诺地替王先军点上了火,然后瞪了周宁一眼,嘴里嘟囔着:“瞪我干啥啊,分明是周宁蹭走的。”

“你当我听不见啊!”王先军深吸一口,“这孩子年纪轻轻会那么多门语言,懂点人情世故也不奇怪。”

“我只是感觉,他好像太全能了,这次旅游里面,我好像没发现他有什么缺点。”

“是啊。会多国语言,会写歌,会画画,能当导游,甚至还会做菜!”

“都没发现吗?他其实有一个最大的缺点。”王先军将烟头按进烟灰缸里。

“什么?”

“他太轴了,在这个团队里,除了最开始跟着我们去别的地方找尚英豪以外,他好像从来没有妥协过。”王先军继续说道,“我一开始只觉得他是个演艺圈的好苗子,现在看来他要是在演艺圈里只怕是会死的很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