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找录音棚

和摊主结算完分成后,陈潇被团员们团团围住。

“导游,你唱歌这么好听,为什么开始不唱给我们听啊!”

“陈导,你这瞒我瞒的可太苦了啊!”

陈潇不予理会,一心低头数着钱。

这钱啊,是真香!

“小陈,你之前唱那歌是原创的吗?”徐雅皱着眉头,十分认真严肃地问道。

“是啊!”陈潇点点头,手里还没有停下点钞的动作。

“就……完了?”

“不然呢?”陈潇淡定地回答道。

“你知不知道这首歌从立意上就远高于现在的流行歌曲,词和曲更是能让现在浮躁的人能够静下心来听歌?”

这次开口的不是徐雅,而是陆倩倩。

“知道啊。然后呢。”

陈潇终于数完了手里的钞票,激动得手都在颤抖。开心得说话声都高了八度:“一千七百六十五块七毛,发财了!”

“潇哥,咱中午是不是可以找个好地儿吃顿大餐了!”尚英豪笑道。

刚才,他已经彻底被《Imagine》这首歌所折服了,现在脑子里还在回荡着这旋律。虽然他比陈潇还要大上两岁,但这声“哥”他叫的是心甘情愿。

“走,咱吃大餐去!”陈潇面露微笑,挥手示意道。

……

“话说回来,小陈啊,你这首歌是什么时候写的啊。”徐雅坐在陈潇对面,十分悠闲地手持刀叉吃着牛排一边问道。

“哦,刚在塔顶上看见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有感而发。”陈潇十分淡定地回答道。

“意思是,现写的……版权啥的都没有?”陆倩倩试探性问道。

陈潇狼吞虎咽地吃着东西,压根没时间说话。于是点了点头。

不过这里的西冷是真的好吃。

徐雅一惊,手里的刀叉都没握住摔落在地上。

“徐雅姐,你怎么了?”

邵子珊坐在旁边,注意到徐雅眸子里闪过的一抹异色,便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儿。”徐雅气得嘴唇都在微微发颤。

小伙子心是真的大啊!这么好的歌都不提前注册版权,简直暴殄天物!

“徐姐,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陈潇语带关切地问道。

“不……不用了!”徐雅有些发紫的嘴唇慢慢恢复了红润,没有控制好情绪,大声呵斥道,“你小子,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徐雅姐,我怎么了?”陈潇摊了摊手,一脸懵地露出了黑人问号的表情。

“你小子,这么好的歌,居然不注册版权!你就不怕别人抢注?”徐雅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徐雅生活中虽然有些斤斤计较,但在音乐上她却是十分认真的。

“徐雅姐,您英文怎么样?”陈潇问道。

“满足日常沟通交流没有任何问题。”徐雅继续道,“怎么?”

“吃了饭我在附近找个地儿把版权注册了,您带着他们在附近转转,过会儿我来找你们。”陈潇答道。

“这样您是不是可以放心了?”

“可以,可以!”徐雅眼中的笑意已经掩饰不住了。

“那我先走了,徐雅姐,他们就都交给您了。”

……

走在维野那的马路上,陈潇还在想着徐雅的事情。

之前她在住宿方面的挑剔,拱火欺负人的事情是陈潇亲眼所见。今天在他开嗓唱歌以后,徐雅又是另一番模样。

她震惊的神情,欣赏的语气却又不似作伪。

“不想了,不想了!”

大不了当做一个老艺术家生活中的小毛病吧,或者说直接将她当做小区里的普通大妈。

对,就这样!

陈潇在大街上四处晃悠着,正愁没个头绪,他又来到了之前的摊位前……

“先生!”

“先生!”

陈潇这才缓过神来。

唉,等等,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

陈潇转过头去,眼神正好落在摊主白人大叔身上。

“大叔?”

“话说您知道附近有没有什么录音的地方么?”陈潇没带什么希望地问了问。

“前方一百米有家琴行,那里的二楼就是录音棚。我以前去过。”大叔替陈潇指明了方向。

“谢谢大叔!”

陈潇借着腿长的优势,连跑带跳十几秒就到达了大叔所指的那家琴行。

陈潇推开门,只觉得一阵凉风扑面而来。虽然维野那本就不算热,但这感觉实在是舒服!

“您好,您这里有没有录音棚?”

前台见陈潇长着一副黄种人的面孔,衣着简陋。

想到这里她便一阵嗤笑,开启了她的脑补之路。

“我们这里不欢迎来自华夏的乞丐。”前台冷哼一声,用德语说道。

“小姐,您是觉得我听不懂么?”陈潇收起温暖的笑容,表情逐渐变得冷漠,同样用德语回复道。

“哦,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前台有些怂了,她挑衅时万万没想到人家能听得懂自己的语言。

“那你又是什么意思呢?”

听闻楼下有动静,楼上的声乐总监便小跑了下来,见陈潇眼里充满了愤怒,他便神色冷漠地看着前台。

“亲爱的客人,她怎么惹您生气了?”声乐总监赔着笑脸说道。

“您是?”

“我是这家乐器行的老板兼声乐总监——约瑟夫•冯。”

“约瑟夫先生,您好。您家的员工歧视我来自华夏,衣着简陋,要赶我走。

我只是想来录制一首歌曲,她就对我恶言相向。还骂我是‘来自华夏的乞丐’。

难道我作为游客,连在旅行地消费的资格都没有了吗?”陈潇用失望的语气不紧不慢地回道。

“先生别生气,她是因为以前受过华夏男人的欺骗,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没关系的,我带您上去录歌,免费的,就当补偿您了,行吗?”约瑟夫回答道。

陈潇想了想,马上就明白了这老板的用意。

这可是金色大厅附近,想追求音乐梦想的人多了,可不止是奥国本地人,这要是让这些街头艺人都知道这家琴行搞歧视,这里还开得下去么?

陈潇倒也不是什么得理不饶人的人,得饶人处且饶人。

这老板来日必成大事!

弃卒保帅,这招还行。

约瑟夫带着陈潇进了二楼的录音棚。

“您要录什么歌?”

“我带来了一张曲谱,这上面的歌就是我要录的。您看看。”

“《Imagine》?”约瑟夫接过谱子,嘴里一直念叨着。

“您就是上午和徐雅女士一块在街头演出的陈潇先生?”

“是的,就是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