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街头演出(一)

“导游,我们身上还有多少钱啊!”云依斐问道。

“刚刚又花了50坐车,现在就200左右。省点儿花吧。”陈潇答道。

云依斐感觉到陈潇的语气里不再像前两天有些让步,反而有些不怒自威的意思了。

“陈导,你看,这路边好多街头艺人啊!”陆倩倩有些兴奋。

“这不算什么,维野那是音乐之都!你们做歌手的,所熟知的什么莫扎特、贝多芬等等,都来自这座城市。自然有不少年轻人怀揣着梦想从这里出发,向他们的偶像看齐。”

“导游,您会唱歌吗?”

陈潇没有回答,只是轻嗤一声,微微挑了挑眉,随后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哥哥姐姐们,我们快到了,该准备下车了。”陈潇群发了一条短信。

由于奥国是说德语的,汽车上的播报也是德语播报,除了陈潇,团队里没有人懂这个。

他们都看到了陈潇发来的消息,做好了随时准备下车的准备。

……

“到了!”陈潇提醒道。

“走,我们下车。”陈潇向坐在后排的团员们挥手致意,示意他们跟着来。

“圣斯蒂芬大教堂位于维野那市中心的正中心位置,因此也被誉为维野那的心脏。教堂塔高136.7m,其高度仅次于科隆教堂和乌尔姆教堂,居世界第三。教堂始建于公历十二世纪,最早的建筑部分是现在的大门和左右两侧的门墙,为罗马建筑风格。”陈潇向众人介绍着面前这座富丽堂皇的大教堂。

“小陈,我们没多少钱了,这种地方要花钱的吧,我们就别进去了,留点钱中午吃饭吧!”徐雅说道。

这话,乍一听很有道理。再一听,陈潇十分想笑。

“徐姐,圣斯蒂芬大教堂是不收门票的,我们可以去顶点拍个照再下来。也就一百多米,没事的。”

“我们从南塔爬上去吧,可以一睹维野那整座城市的风光。”陈潇缓了缓继续说道,“南塔有三百四十三级台阶,如果有谁累了,可以从北塔坐电梯上去,欣赏一下那一口用奥斯曼帝国的枪炮碎片铸成的大铜钟也是不错的选择。”

“我们从南塔爬上去吧!”徐雅自然是不会轻易服输的,十分认真地提议道。

“是啊,我们刚刚在车上歇了那么久,这会精神头足得很!”邵子珊应声道。

两位带头老大姐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还能怎么说呢?

将近半个小时的攀爬,他们总算是全员登上了三百四十三级台阶的南塔,将维野那内城的景观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你们看,那里就是金色大厅……”徐雅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对那里的向往,十分激动地对大家聊起了关于她和金色大厅的往事。

陈潇不想打断,也从未准备打断她讲故事。

“对嘛,这才像个人,是么?”陈潇在一旁自言自语道。

所有人都卸下了内心的防卫,露出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不论是讲故事的人,亦或是听故事的人,在此刻,仿佛都成了故事里的一个角色。

“导游,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下去啊!”尚英豪的肚子有点饿了,便直接问道。

“等会,我们在这上面拍个合影纪念一下吧!”陈潇答道。

“好!”庚子俊应和道。

陈潇从节目组那里借来了相机,然后指挥他们的站姿:“你们一排站好了。”

“茄子!”

……

“走吧,该去吃饭了,我也饿了。”陈潇低头看了看自己干瘪的腹部。

“小陈,你也进来我们拍一张啊!”邵子珊向陈潇招手,示意他过来。

“我只是个导游,有什么好拍的……”

“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其中的一员,导游,你也得进来拍一张。”陆倩倩也说道。

“好吧,好吧!真没办法。”

最终,在圣斯蒂芬大教堂的塔顶上,还是留下了陈潇来过的踪迹。

陈潇带着一拨人走下去,又有一波人爬上来。

教堂里人来人往,世界级的旅游景点从来不缺游客。

在教堂下面,还有一群街头艺人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徐雅姐,你要不要去试试,给我们团队挣点儿经费什么的,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吃顿大餐了!”陈潇打趣道。

“小陈,你帮我跟他们沟通沟通吧!我还真是许多年没有感受过这种街头演出的热情了。我还真想试试!”徐雅笑道。

陈潇是真没想到徐雅竟然真的答应了。毕竟她功成名就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她上哪街头演出过,演出的地点不是大礼堂就是国际型的场所。

“好!既然徐姐都这么说了,那就交给我了。”

陈潇在并不宽敞的马路两边四处找寻着能够沟通的对象。最终他锁定了一个衣衫褴褛,在路边大口啃着汉堡的日耳曼面孔的男子,在他的旁边放着一把吉他和一个简陋的音响。

“您好!”

陈潇蹲下来,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十分亲切地看着面前衣衫褴褛,满脸污渍的男子,用德语问候道。

男子结束了先前狼吞虎咽的动作,转而注意到了面前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亚洲面孔,有些疑惑地问道:“您好,先生,您有事吗?”

“我的姐姐想要借用您的摊位表演一首歌曲,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先生。只要您愿意付给我租金,那么今天一整天都组给您也是可以的。”

白人男子看起来脸色有些阴沉,但陈潇却看不出他有丝毫拒绝的意思。看了看他身前空无一文的储蓄罐,他便明白了。

“我付给你10欧,你的摊位可以暂时租给我们用一用吗?”陈潇从兜里掏出一张十欧元的纸钞。

男子点头如捣蒜,生怕陈潇会将这钱收回去。

陈潇将钱放入他身前的铁罐中,然后男子十分识趣儿地站到了很远的位置去。生怕他身上的难闻气味驱赶走了原本自己摊位上的顾客。

“徐姐,沟通好了。你要唱什么歌想好了吗?”

“我要唱的就是三十年前,我在金色大厅里唱过的那首《洛神赋》!”

徐雅此刻的眼神里充满了光,似乎又回到了三十年前她跟随高层来到金色大厅演出的时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