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抵达奥国

“这不是码头吗?乔治,我们可没准备这么早离开。”

陈潇难得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逗乐了乔治。

乔治印象中的陈潇,那可是无所不能的,没想到,也有他不会的东西啊!

“哦,Luis,你误会了。我是带你们来买票的。”

陈潇一脸黑人问号,他寻思着,不是要晚上才出发吗?怎么大白天的就来买票?

“Luis,你刚来不久,没带过要坐船的旅行团,可以理解。”乔治笑着点了点头,“由于布达佩斯到维野那和布拉格的航线是热门航线,所以需要提前买票。”

“哦!”陈潇身后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想起来了,三十年前我在金色大厅演出以后,就是坐船去了布拉格。”徐雅此刻的眼神里充满了伤感,似是在缅怀逝去的豆蔻年华。

“徐雅姐,没事儿,你还年轻,以后肯定还有机会去那里演出的。”陈潇安慰道,“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是啊,小陈说的没错。徐雅姐,我们还年轻着呢!”庚子俊也劝慰道。

“走吧,我们买票去,再不去买票的话,晚上我们还是只能坐火车。”乔治催促道。

徐雅抹了抹有些酸痒的鼻子,迈出了脚步跟上了大部队。

售票站窗口里站着一个笑容可掬的中年妇女。她的节奏不紧不慢,不会因为人多就乱了阵脚。

“女士,我们需要九张船票。”

“Oh~这位先生,你长得真帅气!你是华夏人吗!”

女子抬起头来才注意到这些亚洲面孔,尤其是站在她身前仅一窗之隔的陈潇。

“谢谢你,女士!我的确是华夏人,我后面的他们也都是华夏人。”

“那么多人,你们要不要考虑包舱?”

“包舱会很贵吗?”陈潇想到了干瘪的钱包,还是得问清楚。

“不贵的先生,我们的船票单价是17欧,包舱可容纳12人,优惠价只需要150欧元。”

陈潇心里轻嗤一声,真当他不会算数啊。单价17欧,9人153……嗯,确实是有那点蚊子腿优惠,就是面前这位售票员表演过于浮夸,让他受不了了而已。

“包舱!”

“好的先生,请在票据上写上你的名字。”售票员递了一张纸质的票据。

陈潇大笔一挥,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同时心里感叹道,华夏已经全面普及了电子票据以及凭证,而匈国却还在用手写凭据。

“这条巨龙离彻底觉醒的日子不远了啊!巨龙腾飞之际,定当震动四方,响彻九霄!”陈潇在心中默念道。

……

“现在距离上船还有三个小时。”陈潇低头看了看手表,“我们去附近的城堡逛一逛吧,听说布达佩斯的城堡也是一绝。”

“Luis,我有点事要回家一趟,三个小时肯定能赶回来。”乔治有些担忧地说道。

“祝你顺利。”陈潇微笑着说道。

“导游!我看乔治的眼神似乎很担心的样子,我们为什么不去看看呢?”宁晓兰说道。

宁晓兰改了口叫陈潇“导游”,说明又多了一个人认可了陈潇的“导游”身份。

“我们是出来旅游的。”陈潇继续说道,“乔治想要离开这里独自处理事情肯定有他的原因,我们何必跟上去呢?”

“王导,在这里等得好无聊啊。可不可以把手机还给我,玩会儿手机也好啊!”

云依斐本身就是甜美挂比较幼女的长相,这一撒娇,把王先军一个女儿奴的保护欲给激发出来了。

“好嘛!好嘛!你别哭!接下来这几个小时暂时不拍了!”

王先军哀叹道,家里有老婆孩子已经够他受的了,来到外面他又要照顾“孩子”。

……

“请游客们按照次序登船。”

“9号,陈潇!”

“10号,庚子俊!”

……

“16号,云依斐!”

“17号……”

“等等!”迎面冲来一个白人男子,正是乔治。

在最后时刻,他赶上了!

“17号,Edward Geogre,请登船。”

乔治气喘吁吁地上了船,脸上的愁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往日里阳光的笑容。

陈潇见乔治这模样,就知道他没有什么问题了,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或许,这就是男人的默契吧。

……

夜里的多瑙河没有白日里的那般波光粼粼,七点半出发,也没有赶上布达佩斯的落日余晖。

但此刻的多瑙河上却有着一种别样的美。

此时正值八月中下旬,多瑙河上吹来的晚风竟然有了些凉意。

两岸居民的烟火气取代了金灿灿的阳光,成为了这河面上唯一的光源。这光线不刺眼,还有了些许柔美。

出了布达佩斯,居民楼出现的频率也变得低了起来,只剩了这艘客船孤独地漂在多瑙河上。

此情此景,倒真有几分“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的意思了。

他们已经进入了最放松的旅游状态,即使徐雅再怎么端着,望向岸边金色大厅的那一瞬间,足以让她心里泛起许多涟漪。

那是她向往了三十年的梦幻殿堂,三十年了,她多想再次实现自己的梦想啊!

“徐雅姐……”邵子珊不合时宜地喊道。

陈潇没有吱声,只是用眼神示意邵子珊,让她赶紧闭嘴。

随后喇叭里响起了英语广播。

“各位旅客们晚上好,维野那已经到了。请尽快下船。”

大概是对经费不足心里有数,这一次开的三个房间。

四个男生住一个房,剩下两个房间五个女的分。

对于的陈潇安排,谁都没有异议。也不敢有意义。

先前陈潇把话说得很明白:“我的安排你有异议我可以理解,这三个房间你想选哪个我都不拦你。但如果你想再开个房,你可以选择睡在酒店的一楼大厅里。”

这话一出,倒是没人敢造次了。陈潇见他的目的达到了,只留了庚子俊在那,其他的男生一人占了一个沙发睡觉了。他可不乐意陪这些大明星熬着。

果然外面的争吵声还是络绎不绝。

她们又在为了争大小床沙发吵了起来。

陈潇只觉得有些好笑,旅行里面冲突是必然的,但如果都是这样的冲突,只会给人留下一种小心眼的印象。

他也不希得管这些,导游又不是负责劝架的,哪有睡觉香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