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开荒扩地
  • MC的异域领主生涯
  • 红尘谪仙li
  • 4157字
  • 2021-09-07 12:37:37

不过当周仁打开这本书时,却发现里面的东西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是一串串的指令,而是一个个能够开关的选项以及一些留着空白的人名。

实际上这本书更像是一本权限手册,他身为领地的主人,可以通过这本书来操控整个领地的使用权限,包括但不限于:进出、攻击实体、破坏方块、放置方块、开关门、使用箱子、与实体交互等。

理论上来说,只要他不同意,就没有任何智慧生物能够进入他的领地,周仁一下子就拥有了特别充裕的安全感。

他直接将所有的权限全部拉满,再按动书上的权限的时候,他甚至都能感觉到这足足两百英里大小的土地上,所出现的奇异变化!

一股淡淡的排斥力量出现在了领地上,一些本来在这片区域中闲逛的路人,也突兀的发现自己出现在了领地边缘,随即有些惶恐的举步离开。

周仁自然不知道这一点,他收起了领地权限的书籍,现在外边任何东西都不可能进来了才是,根据他之前研究的领地的细节,所有强行进入领地的人都会被传送出去,这下子安全系数拉满。

他也总算是可以喘一口气了,从背包中摸出了个苹果,边吃边看。

这个领地实际上很是荒芜,一条来自远处的河流贯穿南北,而来自松叶镇的一条土路却在领地门口突兀的断掉了,刚好截停在周仁领地门口。

而刚刚他摆下来的三个木头方块,就刚刚好形成了一个简易的双向通道。

周仁想了想,将三个木头重新敲了下来,接着在自带的工具栏中,分解成了十二个木板,然后重新摆了出来。

之前的那棵树还真是一棵橡树,有些发黄的木板出现在周仁手里,被他在门口简易的搭出了一个大门,顶上还别出心裁的做了两个出挑,用来给流浪的鸟儿挡雨。(因为人类没有权限进不来)

然后他将自己手中剩下的所有木头都变成了木板,用四个木板合成一个工作台,再用两个木板合成四根木棍,在工作台里用木棍和木板做了一把木斧、一把木镐和三个告示牌。

一个告示牌被他写在大门旁边,写上“私人领地,切勿擅闯!”(他写出来的依然不是自己熟知的语言,而是一种奇怪的字符)

一个告示牌被他放在大门顶上,单写一个“周”字,这回反而是非常正经的中文了,也是很是神奇。

最后一个告示牌则被他放在另一个方向的入口,省得有人为了图方便,想要穿过自己的领地。

周仁干完了自己的事情,发现太阳已经在往天边滑落了,“这是一个好消息,”周仁自语道,“至少我知道这个世界似乎还遵循万有引力!”

他顺着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继续前进,这里的确是一块荒地,那个书记官明显数学不过关,他圈的地图只说了长度,却没有说宽度,到这里周仁才发现,这是一个20英里长,差不多10英里宽的巨大方形领地。

“两百平方英里,这么想的话,似乎也没有问题?”周仁有些自嘲的想着,路过了一片荒芜的农田,很快他就来到了距离道路最近的一处树林。

比起远处的丘陵和黑森林,这里明显更像是有人居住过的地方,这里有着一些已经接近坍塌的房屋,不远处的树上,还有着一些藤条和树屋的残骸,看起来至少在很久以前,这里都是一个良好的居住地点。

周仁想到了他在村子里看到过的一些半精灵,有了一些猜想,当然这些其实都不重要,既然书记官敢将这里卖给自己,想必整个区域都是无主之地才对。

他举起了手中的斧头,对着树干就是一次用力的劈砍,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他倒是不需要装装样子,让人以为自己是在使用魔法什么的。

随着斧刃接触到树干,肉眼可见的裂纹出现在周仁眼前,他又一次用力的劈砍,白色的裂纹更加的清楚也更加的明显,只劈了三下,这块木头就已经掉落,悬浮在空中。

周仁再接再厉,又一次举起了手,将那完全违反牛顿定律的第二块木头也砍了下来。

很快这颗七八米的小树就在他手中木斧头的帮助下,变成了七八块木头方块,进入了周仁的物品栏里。

他还发现了斧头的一个好处,自己用手撸木头,大概在五个左右就再也撸不到了,但是用了斧头,七格的木头都可以很轻松的砍下了来。

剩下的树冠也并没有像之前的那棵树一样轰然掉落,而是和游戏中那般,缓缓地消失在空中,不时的掉下来两个水果或者树苗。

“苹果我可以理解,这个柠檬为什么会从树上掉下来?”周仁疑惑不解,他可不记得,有哪个模组是掉落柠檬的,但是就算是到了1.16,橡树还是只会掉苹果和树苗。

但是有多的东西掉落,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至少周仁可以知道,自己的MC,应该不止是原版。

他继续砍树,这片树林的树本来就不多,除了那几棵特别高大,还挂着些树屋残留的树他不准备动之外,其它的区域周仁都计划着清出来。

本身在MC中,周仁就是一个极度强迫症的人,所有的东西必须分门别类的放好,一切的房屋建筑和树木都要规律整齐,就连农场都是分隔好的方块,自然忍不了这里的情况。

他继续勤勤恳恳的砍着树,一直砍到身边所有的小树都消失才罢休。

不得不说,砍树真的是有一种奇怪的魔力,周仁明明已经觉得自己够累了,砍不动树了,依然在不停地挥动着斧头,他连续砍断三把斧头了,这才罢休。

“呼、呼!”周仁喘着粗气,看着背包中接近两组的木头,擦了一把手上的汗,满意的点了点头,“收获不错!”

他砍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的面积,也把看起来比较杂乱的地面好好地清理了一番,现在他面前的拦路虎,就只剩下那些断壁残垣了。

这些房子像是由泥土和石头拼接而成的,看起来不像是大人物住过的房子,倒像是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临时搭建的容身之所,这样看起来的话,拆除起来还是很简单的。

周仁掏出了自己的木镐,对着这些废墟就是一阵努力猛刨,还好,挖掘这些土石混合物比起砍树要轻松得多,即便是周仁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也还是相当轻松的完成了废墟的清理工作。

与此同时,他也获得了一些泥土和圆石,看起来,等会的房屋建筑材料有着落了呀!

天色逐渐昏黄,他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没有急着清理其他地方的废墟和杂草,而是将之前做出来的工作台重新摆了出来,用八个圆石做出了一个同样方正的熔炉,接着将一部分木头放于熔炉中,用几块木板进行燃烧。

这是为了烧制木炭,松叶镇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城镇,自然也就没有专门贩卖煤炭的地方。

周仁也问过,富豪们基本上都用魔法灯或者炼金灯具进行照明,当然,在这个镇子里其实并没有人用得起,这也只是一种传言。

他做完这样的工作之后,继续投入了划分土地的工作中去,刚刚这片树林进行规划之后,依然要种树,但是他会限定好树的高度,同时也会限定好这些树的成长距离,做到横平竖直。

而之前的一些地方,也就是从大门处到这片树林的位置,刚刚好就在那条大河边,周仁计划着将最初的农牧场都摆在那里,也好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之前那顿饭对于他来说,的确是想不到的折磨。

现在天色还未到黄昏,他从背包中取出一个苹果,就着中午还未吃完的白面包,一口一口的吃下去。

他现在需要思考一下有关睡觉的问题了,刚刚在镇子里的时候没有注意,现在他忘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羊毛,也没有办法做床。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现在的天气情况不错,并不是什么阴雨天,晚上的气温应该不会太恐怖才是,至少他在领地中的感觉,就是不冷不热,很是舒适。

趁着夕阳的余晖,周仁三两下的吃完了手里的东西,MC的苹果还是有好处的,比如说,没有苹果核。

另一个白面包依然透着些温热,看起来物品栏完美的继承了游戏中的特性,也就是时间静止的特性,无论什么时候取出来,都是刚刚被放进去的状态。

今天似乎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不过想想也不是不能理解,这毕竟是一个魔幻的世界,这样说的话,也许空间装备已经烂大街了也说不定呢?

毕竟那些仙侠世界几乎人手一个储物袋,而其他的世界中,也多的是什么空间法师时间能力者,这样一个拥有着法师和能力者的世界,有点空间装备,应该不会太奇怪吧?

他又从背包中取出了一些圆石与木头,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修上一座房子吧!以后可能要在这里住上很久呢!

但是现在真的是天色已晚,山林中的树木像是一只只微微躬身的怪兽,仿佛在下一秒就要发出恐怖的嚎叫,这让周仁稍稍的有那么些紧张。

他将四个木板分解成了八根木棍,然后随意的取出了在熔炉里烧出来的木炭,一个木炭可以和一根木棍进行组合,变成四个大概人手臂粗细,火苗足有拳头大的火把。

这个火把也很有意思,抓在手里是火焰疯狂燃烧的模样,但是摸起来却没有任何的痛感,也不会烧着任何的东西,更不会燃烧自身,不过光亮度的确是不低,已经将周围的空间全部都点亮了。

他看了一眼火把,的确是和原版一般无二的东西,那一叠火把在背包里和物品栏里都不会有任何的特征,但是在手中或者插在地上,却又是会突兀的燃起熊熊大火,看上去就十分的逼真。

周仁试验了一下,果然是这样,火把在自己手上发出的亮度,七格之外就已经很难察觉了,但是照亮自己这个地方却也是将将足够。

将几个火把插在那几棵未被砍伐的大树上,周仁开始搭建一个自己今晚能够暂时安歇的小屋,他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规划的人,所以小屋也是搭建在他白天规划好了的卧室位置,这样以后就只需要扩建而不需要拆除了。

简单的用石头组了一个地基和两条窄窄的楼梯,周仁开始用实木搭建柱子,四根柱子撑起来,然后在柱子的顶上和四周围上木板,留几个用作通风透光的口子,一个简易但是舒适的火柴盒小屋就搭建完毕了!

周仁将木屋里面用火把点亮,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怪物,但是为了安全,他还是将所有的地方亮度都维持在一个范围内,避免刷怪。

最后,他把熔炉和工作台都搬了进来,开始制作最后的东西,也就是简易的床铺。

这个世界其实是不缺羊的,周仁白天就看到了不少羊被养在那些庄园的羊圈的,明天可以去跟他们买两只羊养起来,这样他就可以开始考虑有关牧场的问题了。

至于现在的话,他很是熟练的将几个半米高的木头台阶搭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简易的小床,然后拿过了一些掉落下来的枯树叶铺在上面。

周仁上去试了试,很是蓬松,这样就可以睡觉了!

他看着外边的黑色世界,摇了摇头,起身做了一扇门,将门外的黑色与风声一起阻挡在外边,这才重新躺下,安安稳稳的将黑袍盖在身上,陷入沉睡中。

而在外边,一只雇佣兵团队也缓缓地朝着镇子走来,他们身上都有着些不大不小的伤口,还扛着大大小的的包袱,在河边缓慢的前进着。

他们高举着火把,拉着自己的木板车,说着一些粗俗的笑话,兴高采烈的模样。

领头的是一个拿着巨斧的粗豪汉子,他撩了撩自己的胡须,大声喝道:“嘿!混球们!都怪你们,这么晚了,连酒馆那个老巫婆怕是都躺到别人床上去咯!”

“团长,咱们把这些东西卖了,要啥没有?大不了明天帮你加两个应招嘛!”这话一说,引得周围的雇佣兵一阵哄堂大笑。

他们闹哄哄向前走着,全然没有看到周仁写在路口的那个牌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