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不吹白不吹!
  • 我的景区爆火了
  • 吃藕会变丑
  • 4180字
  • 2021-11-30 15:20:24

杨福林入座后。

沈雪莉又招呼服务员加了四道菜。

之前点的菜她和孙艳芝吃过了。

不能叫人家杨校长吃剩菜。

“够了够了,不许再点了,点多了吃不了,浪费。”

孙艳芝见菜不少了,赶忙阻拦。

“第一次请师公吃饭,自然要叫师公吃好喝好。”

沈雪莉笑着问杨福林:“师公喝点什么?啤的还是白的?”

“我也来点饮料吧,开车过来的。”

杨福林一句话说完,自己拿起饮料瓶给自己倒了一杯,倒也不客气。

“那好吧,安全第一。”

沈雪莉也不再多劝,微笑举杯道:

“我先敬师公一杯,感谢师公百忙之中抽空出来。”

杨福林举杯笑道:“沈同学客气了,你是艳芝的学生,就相当于是我的学生,大家一块儿坐下来吃个饭而已,谢来谢去的就太生分了。”

孙艳芝笑着招呼两人道:“都是自己人,就别客气来客气去了,吃菜吃菜,一会儿凉了不好吃了。”

沈雪莉和杨福林喝杯饮料,简单认识一下后,少了一些生分,多了一些熟悉。

有孙艳芝从中调节气氛,三人聊的很是热络。

就像是多年不见的忘年好友。

今天之前,沈雪莉和孙艳芝这对师生之间少有联系。

只有在教师节、春节之际,群发短信的时候才会相互转发一条短信。

今天见面之后,孙艳芝一听沈雪莉现在是一家景区的经理,事业有成。

孙艳芝对沈雪莉这位学生的重视程度一下提高了好几个等级。

倒不是为了趋炎附势巴结沈雪莉,从她哪儿得到什么好处。

主要是有这样一个学生,说出去了自己有面儿啊!

一个办公室里办公,老师们经常聊的“月经话题”就是自己的某某学生,现在多么多么厉害。

自己的某某学生在那个那个牛逼的公司任职,一个人挣多少薪水。

今天突然多出了一个在景区当经理的学生。

说起来,这也是一个“谈资”。

闲聊几句后,孙艳芝主动说道:“老杨,雪莉现在是黑龙山景区的经理,咱们学校刚好不是正在讨论秋游的事儿吗,所以她想跟你谈谈这方面的合作。”

“哦?这么年轻就当上经理了,沈同学厉害呀!”杨福林听到孙艳芝对沈雪莉的职业介绍后,不由有些惊讶,朝沈雪莉竖起大拇指。

沈雪莉是15届的学生,到目前,好像才刚刚大学毕业一年多?

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这么年轻就能在一家景区当上经理。

属实是很厉害了。

“没有啦……只不过运气好点罢了。”

沈雪莉笑笑说:“我们景区的总经理是我的大学同学,刚好他那儿缺人,就邀请我过去了。

这不,我今天才刚刚上任,拿到景区给我的优惠政策后,第一时间就想到孙老师和师公您了。”

杨福林笑着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还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孙艳芝笑道:“雪莉,你们总经理都给你啥优惠政策了,你跟你师公说说,让他参考参考。”

沈雪莉朝孙艳芝点点头,扭头看向杨福林道:“是这样师公,如果咱们四中去我们景区秋游,首先可以赠送全体师生一张我们景区价值30元的门票一张。”

“免费送门票?”杨福林听到这个优惠政策后很是惊讶。

换句话说,这不就是白嫖吗?

四中有3500多名师生,3500张门票就十多万块钱了!

不得不说,这个优惠力度还是很大的。

杨福林已经有些心动了。

沈雪莉见杨福林有所心动,一点也不意外。

这么大的优惠力度,不心动才奇怪呢。

沈雪莉继续抛出自己的筹码:“而且,每位师生还可以获赠我们景区提供的价值20元的‘尊师重道关怀礼包’一份。”

当然,这份所谓的“尊师重道关怀礼包”,说是价值20元,但这里面有一多半的水分。

这份礼包的成本,顶多也就6块钱左右的样子,有夸大其词的嫌疑。

就像罗某人把几万块钱的娘娘庙吹成几千万的超级工程一样。

这很罗竸宁。

不过,白给的东西,应该也没有那个铁憨憨去较真儿这份礼包的真实价值吧!

不吹白不吹!

孙艳芝一脸惊讶地问:“不仅免费送门票,还有价值20块钱的尊师重道关怀礼包?这个礼包什么有什么东西?”

孙艳芝问的问题,也正是杨福林所关心的问题,夫妻二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盯着沈雪莉,等着她的解释。

沈雪莉微微一笑,不慌不忙道:“这份礼包里面包涵一瓶矿泉水,一块面包,还有一根纯肉的火腿肠。是我们总经理对四中全体师生的一份关怀。”

“这……”孙艳芝和杨福林对视一眼,两人活了这么大年纪,什么事儿都经试过,但眼前这件事,实在让两人有些搞不明白了。

一般而言,学生出游基本上也就是带一些矿泉水啊,火腿啊,面包之类的小零嘴。

解解馋,解解渴,凑合凑合。

不得不说,这个什么“尊师重道关怀礼包”太贴心了。

不仅送门票,还送吃的,喝的,这优惠力度大的有点令人难以置信!

沈雪莉微微一笑,继续加码道:“而且,咱们四中的教职工们可以凭借教师证免费乘坐我们景区的缆车和免费游览景区的玻璃栈道。”

“这……”孙艳芝和杨福林彻底傻眼了。

这也送,那也送,这也免,那也免,这家景区这是想要干嘛?

在巨大的优惠力度面前,孙艳芝和杨福林心里反倒有些担心了。

俗话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

再结合媒体上曝光的各种旅游业的行业乱象。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自己没察觉出来的套路?

“咳咳……雪莉啊……老师多嘴问一句。”

孙艳芝语气顿了顿,一脸关心问道:

“你们景区又是送这,又是送那,不会是有购物环节吧?

学校里的学生可不比社会人士,消费能力可是有限呀。”

沈雪莉关心的问题,也是杨福林所关心的问题,他也支棱起耳朵等着沈雪莉的解释。

“不会,绝对不会!孙老师和师公请放心。绝对没有购物环节。”

沈雪莉保证道:“这次的活动,纯粹就是为了在广大师生当中推广我们景区。

提升我们景区在县内的知名度。

绝对是诚意满满,不含一点套路。”

杨福林听到沈雪莉的保证后,一颗心总算是落到肚子里了,关心问道:

“沈同学,你们景区是黑龙山景区是吧?这些优惠政策都确保真实有效?”

“是的师公,绝对真实有效。”

沈雪莉补充道:“而且,咱们县一中那边拿到的也是这样的优惠。

并且一中那边确定了27号那天去我们景区秋游。

已经和我们景区签署了合作协议。”

杨福林一听自己前面已经有同行确立和景区合作了,他心里的担心顿时少了好些,微笑点头道:

“那好,明天上午我召集负责秋游的领导们开个会,争取在中午之前给你一个准确答复。时间上允许的话,争取在十一黄金周之前把秋游这件事落实了。”

沈雪莉忍住内心的狂喜,点点头道:“嗯嗯,那我等师公的好消息啦!”

“呵呵……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我已经能猜到结果了。”

孙艳芝微笑和沈雪莉举杯道:“雪莉,提前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吧!”

杨福林心里也暗暗点头,他的想法和老婆孙艳芝不谋而合。

这么大的优惠力度,简直闻所未闻,前所未有,没人能抗拒的了。

除非是跟钱过不起!

每人30块钱的门票,再加上20块钱的“尊师重道关怀礼包”,人均50块。

3500人就是175000,将近18万块钱!

对于一家十八线小县城的二流中学来说,这18万块钱是很大一笔钱了。

“对了,还有件事忘了跟老师和师公说了。”

沈雪莉敲了敲脑袋道:“我们罗总还跟万山县一中那边联合搞了个以我们景区为主题的征文活动,并设有奖项。

一等奖5名,奖励现金1000元,二等奖10名奖励现金600元,三等奖20名,奖励现金300元。

咱们四中如果感兴趣的话,也可以报名参加。”

“征文活动?这么多名额?这么高奖励?”孙艳芝和杨福林两口子听了这个征文活动,又是一阵惊讶。

送门票,送“尊师重道关怀礼包”。

教职工可以免费乘坐缆车,免费游览玻璃栈道。

学生可以参加有奖征文活动,获得不菲的奖金。

景区的一系列政策,太有针对性了,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这是要把四中的师生“一网打尽”啊!

杨福林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拒绝前往的理由了。

他已经能想象到明天的会议上全票通过去黑龙山景区秋游的场景了。

一顿饭吃到将近晚上9点。

吃饱喝足,三人起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第二天。

早上9点48分。

罗竸宁来到自己办公室门口,推门进去。

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地板上一尘不染,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办公桌上放着的一盆绿萝青翠欲滴,电脑旁的文件夹整理的一丝不苟。

窗帘拉开,让窗外的阳光透进屋内,看上去很温馨。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小助理的勤劳。

坐到座位上,抬手看了眼时间。

9点49分。

又双叒叕迟到了。

笃笃笃……

罗竸宁屁股还没坐稳,办公室的房门从外面敲响了。

“进来吧。”

房门推开,罗黑山,罗主任一脸欣喜地进门。

“罗总!有水了!黑龙瀑今天早上又有水了!就挺突然的!”

罗竸宁揣着明白装糊涂道:“哦?扬水泵好了?”

罗黑山一脸欣喜道:“不是,跟扬水泵没得关系!今天没开扬水泵,但有水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没开扬水泵有水了?还有这种好事?快带我去瞧瞧。”

罗竸宁假装惊讶地起身。

罗黑山嘿嘿笑着说:“这回咱不禁保留了景点,还省了电费,一举两得!娘娘保佑我们黑龙山呀!”

“走,一块儿去瞧瞧!”罗竸宁大手一摆,风风火火和罗黑山出了门。

两人出了办公区,边走边聊来到山脚下登山的那条小路上,开始往上攀登。

黑龙山景区是私人景区没有国家财政支持,为了节省成本,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就地取材,用各种规格大小不一的石材铺的山路。

这条山路的年代可以追溯到景区刚投建那会儿,历经了几十年的风吹雨打。

见证了景区从无到有,从冷清到火爆,再到冷清,再到火爆,起起落落的几个过程。

罗黑山边走边说道:“想当年铺这条山路那会儿俺家大小子刚出生,我还是个小伙子呢。

那会儿也没有工资这一说,老罗总一天三顿玉米饼子管饱。

大伙儿都抢着来给景区铺路。

这一晃都快50年了呢。”

罗竸宁笑着说:“罗主任那会儿已经当爹了?我记得你今年才刚65吧?”

罗黑山爽朗笑道:“那会儿结婚早嘛!小学一毕业就开始相亲。

俩人相对眼儿了,骑辆自行车就带家里过日子了。

哪儿像现在这么麻烦呀!

又得买房,又得买车,还得买三金。

雇车队,操办婚礼……”

聊起当年的事,罗黑山不禁有些感慨。

两人边走边聊,用时半个多小时,来到黑龙瀑的位置。

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

黑龙瀑从高处的悬崖峭壁上翻滚着白色的浪花直泄而下。

瀑布与峭壁上凸出的岩石相撞,飞溅着似玉如银的水珠。

在阳光的折射下,这些水珠闪烁着五彩缤纷的霞光。

这会儿已经上午十点多,景区内已经有不少游客。

黑龙瀑旁边的大石头上,几波儿游客你方唱罢我登场。

众人拿着手机以黑龙瀑为背景板,咔嚓咔嚓地留下自己来过的影像。

罗黑山见周围有游客正在拍照打卡,小声道:“罗总,这黑龙瀑的水量比之前用扬水泵那会儿大了好几倍。

真奇了怪了,怎么突然就有这么多水了。”

罗竸宁目光从黑龙瀑上收回,笑着说:“兴许是积攒了十多年,水位又涨上去了吧,厚积薄发。

看看情况吧,那天要是突然再没水了,到时候再替换上水泵。

你抽空叫人来把水泵修一下,有备无患。”

“好的罗总,我知道了。”罗黑山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两人视察完瀑布,按照原路返回,回到办公区。

远远的,罗竸宁看到沈雪莉正一脸欣喜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敲门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