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 我的景区爆火了
  • 吃藕会变丑
  • 4177字
  • 2021-11-29 18:59:34

梁丁香被罗竸宁灌了一肚子鸡汤。

此刻,彻底化身为黑龙山景区的“死忠”。

和罗竸宁谈完事情出门后,一刻也不耽误。

兴冲冲地骑上电动车出了景区。

直奔村妇女主任刘桂香家。

下午四点半。

梁丁香把电动车放在刘桂香家门口,抬腿进了家门。

进门后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刘桂香在家吗!”

刘桂香听到院子里有人喊自己,一出门看到当院站着的梁丁香,赶紧笑脸相迎。

“哎呀!什么风把丁香妹子出来了啊!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快进来坐。”

梁丁香有任务在身,也不跟刘桂香客气。

跨过院子进到屋内。

大大咧咧地坐到了客厅的大沙发上。

刘桂香赶忙端了一盘瓜子放到茶几上,笑着说:

“妹子吃瓜子儿,家里也没啥招待你的。

早知道你来,我去超市里买点水果什么的了。”

“那倒不用了,我来是有正事要跟你说,说完就走。”

梁丁香目光看向刘桂香,面无表情地说:

“你家罗兵跟我们家慧慧搞对象的事儿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我也是今年刚知道,你说这两孩子,瞒着咱们大人谈了三四年,这么不懂事儿呢!”

刘桂香还以为梁丁香是来找家长算账了,赶忙陪着笑说:

“妹子你别生气,回头我狠狠教训我们那兔崽子!

等十一他放假回来,咱俩家往一块儿坐坐。

去城里的饭店吃顿饭,好好说道说道。

俩孩子都不小了,也到了搞对象的年纪了。

你说是不是……”

“呼~”

梁丁香深呼一口气,说:

“你和我们老罗在村委会共事这么多年。

咱们又都是一个村里生活了几十年的乡亲。

按理说,只要是两孩子愿意,我这个当妈的不该挑你们什么。

但是吧……”

梁丁香说着,扭头环视房子一周,咂咂嘴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家这房子盖了有二十多年了吧?”

刘桂香神色微微有些尴尬道:“呵呵……刚好二十年。”

梁丁香继续道:“两孩子将来要是结婚,不能在这房子里吧?

我们家慧慧好歹也是个大学生,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段有身段。

别人家现在嫁姑娘都是在城里要房要车。

我们家慧慧自然也不能委屈了。”

刘桂香陪着笑说:“那是,那是,慧慧是个好姑娘,肯定不能叫慧慧委屈了。

俩孩子要是结婚,我们肯定给俩孩子在县城首付一套房。”

“首付一套?你的意思是到时候叫她俩还房贷呗?”

梁丁香一脸不高兴地说:“我说刘桂香,你是嫌俩孩子压力不够大吗?

一个月几千块钱的房贷,她俩上哪儿挣去?

这么大压力,她俩还敢不敢要孩子?

还有,你们家罗兵那专业,要是毕了业能干什么?

一个月能挣几个钱?”

“这……”刘桂香被说的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但又不敢跟梁丁香翻脸。

自家孩子好不容易才把人家姑娘追到手。

自己这个当妈的没帮上什么忙,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帮倒忙。

“好了好了,我今天来不是来挖苦你们家了。”

梁丁香感觉时机差不多了,这才道出此行的目的:

“我们罗总看在我为景区做出卓越贡献的份上,给了我两个景区的工作指标。

一个我打算给我们家慧慧。

还有一个,正好给你们家罗兵。

我们罗总说了,只要是景区的员工,出了实习期都给上五险一金。

工资待遇三千起步。

加上奖金之类的。

一个月拿个四五千块钱不成问题。

在景区工作离家近,花费小,能攒钱。

以后他俩要是正能走到一起,咱们两家凑凑,给她们全款买套房。

省的她俩每个月为了还房贷发愁了。”

“丁香!你说的,你说的是真的?没……没开玩笑?”

刘桂香听完梁丁香一番话,神情变得有些激动。

这么明事理,办事还这么敞亮的丈母娘还是很少见的!

梁丁香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道:

“刘桂香你什么意思?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刘桂香赶忙赔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嘴笨,不会说话,丁香你别往心里去。”

梁丁香最后道:“景区的工作指标,是我好不容易跟罗总争取下来的。

你们家千万别给我捅娄子。

要是惹得罗总不高兴了。

别说俩孩子的工作了。

说不定我的饭碗都保不住。

到时候,咱两家一起喝西北风。”

刘桂香赶忙说:“不会,不会,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梁丁香已经提示的再明显不过了。

刘桂香不是榆木脑袋,瞬间便明白了她话里话外的意思。

“肯定跟今天下午罗志强召开的那个村委会会议有关!”

刘桂香拍着胸脯保证道:

“丁香你放心,以后我在村委跟你们家海峰同进退,绝不拖你的后腿。

绝不去招惹罗总,不给你惹麻烦。”

梁丁香语重心长地说:“刘桂香,你是聪明人。

别跟着罗志强那老孙子犯糊涂。

景区好了,对你对我。

对村里都有好处。

目光要放长远一些。

别老是盯着眼前一点蝇头小利。”

“是是是,妹子说的是,以后肯定不会了,是我短视了。”

刘桂香虚心接受意见,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

梁丁香起身告辞道:“该说的,我也都说给你了。

往后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你自己掂量着吧。”

刘桂香再次点头:“我明白,都明白了。”

梁丁香一顿大棒加一根萝卜,彻底把刘桂香的立场拉到罗竸宁这边来了。

“那我就不废话了,你坐着吧,我回了。”

梁丁香说完,抬腿出了门。

“我送送妹子。”刘桂香自然不会傻到真坐着,赶忙跟着出门,把未来亲家母送了出去。

两人在门口闲聊几句,梁丁香骑着电动车走了。

走出一截后,梁丁香这才掏出手机,拨通了罗竸宁的电话汇报任务。

“罗总,事情我给您办妥了,该说的都说给刘桂香了。”

“不辛苦,不辛苦,能为景区尽一点绵薄之力是我的荣幸,也义不容辞!”

“您放心,以后她肯定是向着咱们景区、向着罗总的。”

“行,行,行,那您小心开车,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

回市区的路上。

罗竸宁听到梁丁香汇报的情况后,嘴角露出微笑。

这个结果,他早想到了。

罗兵和罗慧慧搞对象的事情在村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用未来丈母娘去对付男方母亲,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且,他给出的条件,也由不得刘桂香不心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至此,罗家庄村委会,可以说是被罗竸宁渗透地透透地了。

明年换届的时候,再把罗志强一换,换成自己人。

那个时候就万事大吉了。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这招是罗竸宁跟老爷子学的。

当初抄底商业区那会儿。

他就料想到有一天村委会那帮人会反水。

嗯……应该说,只要有脑子都能想到。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合约精神都是扯淡。

合同就如同厕纸。

所以,当初景区招人的时候。

他有意把李秀秀、梁丁香、罗黑山这几人招到景区。

就是为了应对这一天。

害人之心不可有。

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

傍晚六点半。

罗竸宁开车回到天苑小区。

在小区外面找了一家炒菜馆。

点了两个菜,一份米饭,解决一下晚餐。

与此同时。

在万山县四中旁边的一家饭店里。

沈雪莉也邀请到了自己的高中老师。

两人点了四个菜。

一瓶1.25L的果粒橙。

沈雪莉的高中老师叫孙艳芝。

今年四十多岁。

穿着一身黑色蕾丝连衣裙。

带着一副玫红色镜框的眼镜。

烫着大波浪卷发型,画着淡妆,喷着香水,打扮紧跟潮流。

“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呀。”

孙艳芝看着面前的沈雪莉,笑着说:

“刚刚要不是你跟我打招呼,老师都有些不敢认你了呢。”

“孙老师过奖了,在您面前,我永远是丑小鸭。”

沈雪莉笑着说:“我最喜欢的就是您这样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女人,知性、优雅,落落大方。”

孙艳芝掩嘴笑笑说:“瞧这小嘴甜的哟!。”

无论那个年龄段的女人,都喜欢听到同性的赞美。

沈雪莉一句话,再一次拉近了师生二人的关系。

两人边吃边聊,很快就聊到了沈雪莉现在的工作。

孙艳芝笑着说:“在景区工作?那倒是挺好呀,每天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看山,看看水,不要太惬意呀!比我们当老师的强多了。”

沈雪莉感觉时机差不多了,直奔主题道:

“今天约老师一起吃饭,一来是叙旧,二来是想跟老师打听点事。”

孙艳芝放下筷子,很痛快道:

“哦?有什么事儿你说,只要是能帮的,老师肯定帮你。”

在孙艳芝想来,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小老师,没什么权利。

学生既然想到拜托自己,肯定也不是什么大事。

沈雪莉放下手里的筷子,问道:

“嗯……我想问问老师,咱们四中负责秋游的是哪位领导?”

“秋游?这你可算是问对人了。”

孙艳芝笑呵呵道:“巧了,今年刚好是我们家那口子负责。

听说县一中那边已经定好秋游的行程和日子了。

咱们四中这边儿今天下午还开会商量去哪儿呢。”

孙艳芝的老公叫杨福林,沈雪莉上学那会儿,杨福利还是任课老师,这两年刚升副校长。

“呀!是师公在负责这件事呀!那确实是太巧了。”

沈雪莉也没想到事情这么巧,笑着说:

“而且,更巧的是,一中要去秋游的地方,就是我们景区。”

“是吗!一中要去你们景区秋游呀!那可真是巧上加巧了!”

孙艳芝笑着说:“雪莉你的工作能力挺强的嘛,一中5000多名师生,秋游项目少说也得几十万吧?”

“呵呵……”

沈雪莉腼腆笑笑说:“一中的项目是我们总经理亲自谈下来的。

拿到景区给的优惠政策后,我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咱们四中。”

沈雪莉话锋一转问道:“老师,方不方便约师公出来见面谈谈?”

沈雪莉和杨福林不像罗竸宁和周树民那么熟。

她只能是通过孙艳芝来约杨福林。

“这样啊……我打电话问问他回去了没有。”

孙艳芝说完,从桌上的包里掏出手机,也不避讳什么,当着沈雪莉的面拨通了杨福林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

“老杨,开完会没有?回去啦?别做饭了。”

“我跟一个学生在咱们学校旁边的家常菜呢。”

“想什么呢!当然是女学生!你过来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实在感觉不合适,来了你请客好啦!”

“好啦,赶紧过来吧,刚点的菜,一会儿菜凉了。”

“挂了啊!等你。”

孙艳芝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朝沈雪莉眨眨眼道:

“好啦,一会儿老杨就过来了,估计用不了十分八分钟。”

沈雪莉感谢道:“谢谢老师。”

“谢我干什么,我也就能帮到这里了,其他的还是要靠你自己争取。”

孙艳芝一脸认真地说:“学校几千师生秋游不是一件小事。

虽然老杨是负责人,但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出行方案这些都得是校委会开会决定。”

“嗯嗯,我会用我们景区的诚意打动师公,打动校委会。”

沈雪莉对自己手里的筹码信心十足。

十分钟后。

杨福林到了。

黑西装,黑西裤,黑皮鞋,里面穿着一件蓝衬衣。

到底是从事教育工作的,看上去很有书卷气息。

“师公您好,我叫沈雪莉,是四中15届的学生。”

沈雪莉面带微笑起身相迎,主动和杨福林打招呼的同时顺便做了自我介绍。

杨福林伸手和沈雪莉握手,微笑说:

“你好沈同学,经常听艳芝夸你是她教过的学生里面最漂亮的。

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谢谢师公夸奖。”沈雪莉腼腆笑笑,没往心里去。

对方这么一说,她就这么一听。

如果当真,就太天真了。

逢场作戏嘛。

成年人的社交就是这样。

孙艳芝在一旁笑着附和道:“这回见到真人后信了吧,你还以为我跟你吹牛呢?”

杨福林笑笑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这回信了。”

两口子一唱一和,说的跟真似的。

虚虚实实,把社交的艺术玩的贼溜。

今天之前,估计孙艳芝都快忘了有沈雪莉这么号学生了。

更不可能跟杨福林谈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