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人走茶不凉!
  • 我的景区爆火了
  • 吃藕会变丑
  • 2046字
  • 2021-11-16 18:51:06

叮铃铃~

叮铃铃~

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罗竸宁掏出手机一瞧,看到来电显示的备注名字是“陈爷爷”。

看到这个备注名,罗竸宁有些意外。

自己老爷子去世后,罗竸宁就再没见过这位陈爷爷了。

“对呀!怎么忘了陈爷爷这层关系了!”

罗竸宁突然眼前一亮,脑海中豁然开朗,蹦出一个往自家景区拉人的好办法。

陈爷爷全名叫陈江平,是委班子成员兼任县总工会主席。

这会儿全国都在推行工会制度。

稍微有点规模的企业都要加入到工会组织当中。

工会组织经常会给加入工会的会员发放各种小福利。

夏天发一些解暑的饮料,花露水。

冬天发一些护手霜,擦脸油之类的。

聊胜于无。

罗竸宁想到的是,给总工会送自家景区的门票。

然后再由总工会以发放福利的方式,发给工会的会员。

十一假期期间,这些拿到景区门票的会员,多多少少会来一些吧?

我怎么这么聪明呢!

罗竸宁想通其中关节后,手指一划接通电话,笑着问候:“陈爷爷您好,好久没去看您了,您身体还好吧。”

“哼,你小子要是还惦记你陈爷爷,不会一年多了连个电话都不打。”

陈江平语气有些严厉地说:“怎么,你爷爷走了,咱们爷俩就成路人了是吧?打算断了你陈爷爷这门关系了?”

“陈爷爷言重了,言重了,是我不对,我错了。”

罗竸宁一听老爷子这话,赶忙陪着笑说:“这样陈爷爷,择日不如撞日,今儿晚上,我亲自去您家当面道歉,您看这样行不?”

“你小子现在接了你爷爷的班儿成总经理了,怎么还跟以前似的,嘻嘻哈哈,没个正形。”

陈江平听到罗竸宁一番话后,语气顿时缓和了许多,笑着说:“我不管你是不是开玩笑,我可当真了,今晚你要不来以后就再也别来了。”

罗竸宁笑着说:“陈爷爷您放心,今晚就算是天上下刀子我也去,您叫我奶多炒两辣菜,我喜欢吃辣的,下酒。”

“你个小兔崽子,这会儿倒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陈江平笑骂一声说:“跟你爷爷一个德行,人菜瘾还大,无辣不欢,行吧,一会儿叫你奶多买点辣椒。”

“这就对喽,今儿晚上我不回市里了,陪陈爷爷多喝两杯,咱爷俩不醉不归。”

几句话的功夫,罗竸宁感觉和陈江平之间的关系又拉近了不少。

原本他还以为自家老爷子过世后,他跟陈江平这层关系也就到此为止,画上句号了。

这世道,人走茶凉,甚至人还没走茶就凉,再正常不过了。

罗竸宁是真没想到,陈江平老爷子这么念旧,还记得自己这个晚辈。

甚至,放下架子,主动打电话给自己,拾起这段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的人际关系。

闲聊几句后,陈江平语气欣慰道:

“刚刚我在咱们万山县的公众号上看到黑龙山景区的报道了。

竸宁,你做的非常不错,没丢了你爷爷的脸。

尤其是你们景区和卓业集团联合举办的那个关爱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活动。

我看了非常感动,很有你爷爷当年的作风。

你年纪轻轻就能有这样的觉悟,也不枉远山从小耳提面命地教导你。”

罗竸宁谦虚道:“陈爷爷过奖了,一点小事而已,不足挂齿。我爷爷一直都是我学习的榜样,和我爷爷相比,我还差的远呢。”

“你爷爷一生乐善好施,为你们二河乡捐了十几座学校,还给村里盖了养老院,唉!好人不长命,你爷爷这个人可惜了啊……”想到自己曾经的至交好友,陈江平一阵感慨。

“……”聊到自家老爷子,罗竸宁心里也不由地一阵伤感。

“好啦,先聊到这里吧,一会儿把嗑唠完了,咱爷俩今儿晚上就该干瞪眼了。”

陈江平笑着结束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我在家里等你,没别的重要的事儿,就赶紧过来,一年多没见过你小子,我和你奶都想你了。”

罗竸宁笑着说:“好好好,我这会儿就在景区这儿,正准备走呢,这就出发过去。”

陈江平开玩笑说:“还记得家门吧?”

“记得记得,瞧您这话说的,好像我十多年没去登门了一样。”

“那就这样,等你过来。对了,不用买东西了,家里酒菜什么的都有。”

“行嘞,我就带张嘴过去。”

“小兔崽子,挂了。”

嘟嘟嘟……

结束通话,罗竸宁抬手看了一眼手表。

这会儿已经下午六点十八分。

夕阳下上,晚霞映红了天际。

罗竸宁见时间不早,便也不再耽搁,拉开车门上车,启动车子朝着县城驶去。

老捷达抵达县城后,兜兜转转,停在了一家橱窗上挂着“收老酒”广告牌的烟酒店门口。

罗竸宁把车停在门口,推门下车,进到店内。

“哟!竸宁!你小子可是有日子没来啊!”

罗竸宁一进门,柜台后面正在计算器上噼里啪啦算账的一个烫着大波浪卷的中年女人笑着和他打声招呼。

罗竸宁笑着回应说:“杨姐这新发型可真漂亮,又干练,又有气质,改天叫我女朋友也烫个。”

“哈哈哈~你小子这小嘴可真甜,说话怎么这么中听呢。”

杨瑞华被罗竸宁一个彩虹屁拍的舒服了,笑着说:“难怪我们老周说你上高中那会儿班里所有女生都喜欢你,长得又帅,又会哄女孩儿开心,这辈子不知道要被你骗多少女孩儿呢。”

罗竸宁对杨瑞华的话不置可否,转移话题问道:“周老师最近还好吧。”

杨瑞华笑呵呵地说:“除了越来越秃,别的哪儿都好。”

“呵~男人嘛,都有秃的那天……”

罗竸宁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这会儿已经六点四十多,便不再耽搁,直奔主题问道:

“杨姐这儿有收上来的飞天茅台没?”

杨瑞华说:“有4支,你要几支?”

罗竸宁笑着问:“都给我行不?”

“行,给谁不是给啊,都给你。”

杨瑞华笑着说了一句,一扭腰,朝着柜台后面一个小门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