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老板在下好大一盘棋!
  • 我的景区爆火了
  • 吃藕会变丑
  • 2217字
  • 2021-11-13 20:12:51

水淼淼出门不到两分钟。

又折返回了罗竸宁的办公室。

“有事?”

罗竸宁看着去而复返的小助理,一脸疑惑。

水淼淼神色难掩激动地说:“老板,万山县公众号的主编听说了咱们景区推行的‘感恩回馈活动’和‘秋收行动’后想要采访采访你。”

这一瞬间,水淼淼突然感觉自己又开始懂自家老板了!

老板下的好大的一盘棋哦!

自己真是太笨了,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我就说嘛!老板从小到大都是孩子群当中最聪明的那一个!果然!老板的目光太长远了,之前我一直误会老板了!是我目光太短浅了!”

“首先,通过‘感恩回馈’活动和‘秋收行动’先把景区在当地的口碑打造起来,久而久之,在村民的口口相传下,肯定会引起本地媒体,甚至是网络媒体的注意。”

“到时候,媒体再稍微宣传一下,厚积薄发,自家景区的名头一下就打出去了!说不定还能冲上热搜!”

“有热度,又有温度,还有感人的事迹,到时候,自家景区想不火都难啊!”

“高明,实在太高明了,环环相扣,老板大才!”

“到时候,送鸡蛋和秋收这些钱肯定能百倍千倍地赚回来!上次卓业集团的团建项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卓业集团那么大一个集团,为什么不去白云山?不去西柏坡,不去抱犊寨和窦王岭偏偏来了自家景区?是自家景区比别人家景区好吗?显然不是!是老板个人的魅力在发挥着作用!”

这一刻,水淼淼感慨万千,这段时间所有想不通的事情都想通了。

“万山县公众号的……主编?”罗竸宁听到小助理的话后不禁眼前一亮。

对呀!自己怎么就没想到找本地的公众号去宣传一下自家景区呢!

关注万山县公众号的大多都是本地人,意味着这个群体的人距离自家景区都不算太远。

也就是说,这个群体的人在公众号看到自家景区的广告后,选择来自家景区出游的几率最大。

毕竟,离得近,出行方便,近水楼台先得月!

“哪位主编现在在哪儿?”罗竸宁想了想其中利害,好像也没什么害,便决定见见哪位编辑。

水淼淼说:“还在接待处。”

“请他进来吧,刚好我现在不忙,有点时间。”罗競宁抬手看了一眼表,这会儿刚下午三点多,时间还很充足。

应该……不会耽误自己下班。

“好的老板。”水淼淼一脸欣喜地转身出了门。

五分钟后。

水淼淼带着一位身穿水藻绿户外运动服,头戴鸭舌帽,胸前挂着一部相机的中年男人进到罗竸宁的办公室。

“陈主编,这位是我们景区的总经理罗竸宁罗总,罗总,这位是陈元秋陈主编。”

水淼淼进门后介绍两人认识。

“幸会幸会,欢迎陈主编来我们黑龙山景区做客。”罗竸宁主动伸手和陈元秋握手。

陈元秋也毫无架子地伸手和罗竸宁握手,笑着说:“幸会幸会,没想到罗总这么年轻。咱们万山县的各家景区我都去过,罗总是我见过的最年轻最帅气的经理。”

“陈主编缪赞了,快请坐吧。”罗竸宁谦虚一句,邀请陈元秋落座。

不用罗竸宁吩咐,水淼淼很有眼力劲地给两人端茶倒水,然后安静站到罗竸宁身后。

陈元秋和罗竸宁客套几句后,直奔主题问道:“是这样罗总,我在外面听村民说到了咱们景区的感人事迹,所以想给咱们景区写一遍专门的报道,写完后会刊登在我们的公众号上,不知道罗总愿不愿意?”

陈元秋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自己将会写出一篇爆款,不论是“感恩回馈活动”还是“秋收行动”都具有大爆的潜力。

这也是他主动找上门要为景区写报道的原因。

其他景区想要陈元秋写报道,吃饭,喝酒,商务合作费用,一个都少不了。

罗竸宁笑着说:“当然愿意,乐意之至,能由陈主编亲自执笔,这是我们景区的荣幸。”

花花轿子人抬人,对方这么抬举自己,自己也要抬举一下对方。

陈元秋继续道:“那么……我能先问罗总几个问题吗?”

“陈主编请问。”罗竸宁面带微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陈元秋从包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拿到手里,调试一番后,问道:“那么请问罗总,咱们景区‘感恩回馈活动’的初衷是什么,是什么让您想要举办这么一个活动?”

”感恩回馈活动的初衷嘛……”

罗竸宁想了想,娓娓道:“就像这个活动的名字一样。我们黑龙山景区已经在本地经营了50多年,没有大家的支持,我们也走不到今天,所以,我就想着推出这样一个活动,回馈一下多年以来一直默默支持我们景区的村民……”

一问一答,罗竸宁和陈元秋就感恩回馈活动的话题聊了有半个多小时。

从初衷聊到情怀,再聊到送鸡蛋,送大米,再到现在送月饼。

罗竸宁扒拉扒拉说了一堆,陈元秋在一旁不断点头,不时插句话,或者提出新的问题。

虽然是在仓促间接受采访,没有什么准备,但罗竸宁也总能完美解答陈元秋的提问。

聊完“感恩回馈活动”又聊到今天刚刚推行的“秋收行动”。

陈元秋问道:“罗总,我听水经理说,雇用机械帮景区周边的六个村子收秋,总共要花将近20万,又是什么让您做出帮村民们收秋的打算的?”

“‘秋收行动’的初衷,要从前天早上我在田间地头见到的一幕说起……”

罗竸宁叹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那天早上我开车路过一片农田,不经意间一撇,看到一位头花白,身材干瘦如柴的老人吃力地扛着一袋玉米,步履蹒跚地朝路边停着的一辆小推车走去。

我赶紧靠边停车下去帮忙,问老人家,怎么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下地干活,家里的孩子们呢?

老人说,家里俩孩子都在大城市打工了,享受着996福报,因为赶工程进度,放假都得留在公司加班,没能回来。

地里的玉米熟了,总得有人去收,家里没青壮,老人家只能自己上了。

我又问他,怎么不用自动收割机,老人一脸坦然地笑着说,舍不得。

机器收割一亩地要80块钱,不如把这个钱省下来给自己的孙孙买牛奶……”

陈元秋一脸感动地说:“所以……老人们舍不得花钱,罗总就替他们花了?”

“呜呜呜……太感人了。”

水淼淼听着罗竸宁编出来的故事感动地稀里哗啦,哽咽抹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