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此一时彼一时!(求收藏,推荐!)
  • 我的景区爆火了
  • 吃藕会变丑
  • 2060字
  • 2021-10-15 18:14:24

给水淼淼放完假。

罗竸宁出门后又调转车头朝着村书记罗志强家驶去。

罗志强家就在水淼淼家前面一排,是前后邻居。

两家的直线距离不到10米,开车的话,真是一脚油门儿的事儿。

“呀!这不是小罗吗!稀客,稀客呀,快请进,快请进!”

正在门口黄瓜架上摘黄瓜的罗志强见到罗竸宁后,热情招呼他进门。

两人进了门,罗竸宁给书记递了一支烟后,直奔主题到问道:“罗叔,我来是想问问,咱村口那些商铺还对不对外出租?”

“租租租!怎么不租呢!小罗你想租吗?租那个?村里现在正推行优惠政策呢!”罗志强听到罗竸宁的话后,两条眉毛高兴地快要翩翩起舞了。

自从黑龙山景区的客流量一蹶不振后,村口那些商铺就闲置在哪儿吃灰了,罗志强为首的罗家庄村委正为这事儿发愁呢。

罗竸宁试探着问道:“如果整租呢?整个儿都租下来。”

“整个儿都租下来!”罗志强闻言又是一阵激动,还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听错了呢,和罗竸宁确认道,“小罗,你要把村口那些商铺全都租下来对不对?”

罗竸宁点点头说:“对,有这个想法,但要看租金合不合适了,合适的话就租,不合适就算了。”

“这个,这个……”罗志强又是兴奋,又是紧张,搓了搓手,说,“小罗啊,这件事兹事体大,虽然我是咱们的村支书,但我自己还真做不了主,我得召集一下咱们村的几个干部坐一块儿商量商量,这样吧,今晚,今晚十点之前我给你个准确答复行不行?一会儿我就去找他们几个商量,绝对给你一个真心实意的实在价!”

“那行,我等罗叔的好消息。”罗竸宁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从座位上起身。

罗志强也跟着起身,把罗竸宁送出门后,在村干部的微信群里发了条语音信息把几名村干部叫到了家里。

罗竸宁开车进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傍晚七点多,正赶上晚高峰堵车。

一个路口经常要等三四个灯才能通过。

往常十来分钟的路,硬是堵了半个多小时。

回到天苑小区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

罗竸宁是这里的租户,不是业主,所以没有固定停车位。

随便找了个不碍事马路牙子把车停好。

步行去到外面常去的一家苍蝇馆子解决了一下晚餐。

回到家的时候,刚好晚上九点。

进门后,换上拖鞋,一下瘫在沙法上。

“先给老高打电话吧,她睡觉睡得早。”从兜里掏出手里,从最近通话列表里面找到老高的电话拨了出去。

嘟嘟嘟……

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对面传来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

“今儿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我们罗总竟然主动给他亲妈打电话。”女人吧‘亲妈’两个字说的很重,着重强调一下自己和罗竸宁的关系。

罗竸宁笑笑说:“老高同志,差不多得了啊,我估摸您这会儿肯定要准备睡觉了,为了不打扰您正常休息,我就不跟您废话了,借我30万,年前还你。”

高敏道:“罗总?咱这是借钱的态度吗?您好歹叫声妈吧?”

“麻麻~”罗竸宁模仿小baby的声音满足了一下老高同志。

“咦~你恶不恶心!”高敏咔地一下挂断了电话。

结束通话还不到10秒钟,罗竸宁的支付宝上就收到了高敏30万的转账。

罗竸宁在V信上给高敏发了一个飞吻的表情,老高同志回了一个恶心呕吐的表情。

母子俩日常互动结束,罗竸宁随手把手机丢沙发上,踢着拖鞋去洗澡间洗澡。

洗完澡换上一身清爽的睡衣,刚从沙发上捡起手机,准备回屋睡觉,手里的手机响了。

罗竸宁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是“罗书记”,随手接通了电话。

“小罗,没睡呢吧?”电话接通,对面传来罗志强的声音。

罗竸宁一屁股坐回沙发上,笑着说:“没呢,这不是等着罗叔的好消息呢吗。”

“是这样小罗,我们几个村干部认真研究了一下午,研究出了一个真诚,合理,极富诚意的价格。”

罗志强说:“咱们村口商业区那块儿,除了罗大有的板面店还没到期外,还剩12家空置商铺,面积最大的是原来的黑龙山大饭店,上下三层,使用面积1000平米,最小的也有30多平,所有商铺的使用面积加起来有2260平米……”

“罗叔,咱俩就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直接说价格吧,整租的话年租金多少?”不等罗志强啰里啰嗦把话说完,罗竸宁赶忙打断一句。

罗志强啰里吧嗦的本事,罗竸宁和他接触过几次,深有体会。

如果任由他把话说完,少说也得一小时起步。

罗志强顿了顿,语气真诚道:“8万,8万一年,小罗,这个价格真是低的不能再低了,想当初,也就是两三年前,光是黑龙山大饭店一个地方,一年的租金就得20万,现在整个商业区打包8万块钱一年,谁承包谁合适,咱们全国境内都没这么合适的地方了。”

“罗叔,你这就太没诚意了,此一时彼一时,咱罗家庄商业街那边的情况,咱俩都心知肚明,现在拿什么跟两三年前比?我们黑龙山景区两三年前一年赚二百多万玩似的,现在呢?一年连两万都赚不到。”

罗竸宁一句话说的罗志强自闭了,令他无言以对。

罗竸宁俯身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一边道:“如果价格合适的话,我还想着一次性承包个30年,罗叔这要价太高了,我怕是租不起。”

“一次性承包30年!”罗志强听到罗竸宁这话顿时吃了一惊。

他还以为罗竸宁是短租,没想到一租就是三十年。

就算租金再便宜,三十年的租金加一起也还是有点小钱钱的。

罗志强试探着问道:“那个,小罗,你给叔透个底,你想出多少钱?”

“我这人不喜欢弯弯绕绕,那我就直说了,30年,100万,租金分三年付清,可以的话我就租,不行就算了。”

罗竸宁直接给出了自己的心理价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