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忠诚员工的非物质奖励!

  • 我的景区爆火了
  • 吃藕会变丑
  • 2409字
  • 2021-10-15 07:38:17

罗家庄的位置在黑龙山景区正南方。

是距离景区最近的村庄。

去往景区需要经过贯穿罗家庄村里的中心街道。

景区火爆的那几年,罗家庄村口大大小小的饭店开了十几家。

这些饭店的产权都是村里的集体产权,出租给个人商户。

租金多的二三十万,最少的也得一两万。

曾经的旺铺一条街,现如今看上去无比的衰败,萧瑟。

随着景区的衰败,十几家饭店倒闭的倒闭,关张的关张。

只剩下一家营业面积不到30平的AH板面还在坚挺了。

当然了,名字是AH板面,店主是土生土长的罗家庄人。

景区的员工食堂关闭后,罗竸宁的午饭基本上都是在这儿解决。

板面店的老板叫罗大有,今年38岁,是罗竸宁本家的一位大哥。

罗家庄不大,又都是姓罗,多多少少都能扯上点儿亲戚。

“小罗来了啊,今天吃点啥?”罗大有见到罗竸宁后,热情招呼一声。

罗竸宁进门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大碗宽面,加鸡蛋,丸子,豆皮,多放点儿辣椒,再来盘荤拼。”

“好嘞,等会儿啊,马上就好。”罗大有招呼一声,转身去了厨房。

罗竸宁掏出手机,刷了会儿新闻,罗大有把面和荤拼端上桌了,还多了一盘油炸花生米和一盘韭菜炒鸡蛋。

“小罗别跟哥客气,一块儿吃点儿,一会儿你还开车回市里,哥就不劝你酒了。”罗大有坐到罗竸宁对面,给自己启开了一瓶啤酒,并招呼他吃菜。

罗竸宁笑着打趣一句:“大有哥,你今天不太对劲啊。”

“唉,干到这个月月底,房租到期我也准备关张不干了……”罗大有叹口气,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啤酒。

“今年一年,里里外外就挣了1万来块钱,连房租都没挣出来,没了游客的生意,光靠咱村这些老少爷们儿光顾是真不行。”

“村长说今年给减1万的房租,今年只要2000,那也不干了,随便去城里开家苍蝇馆子也比在这儿死磕强。”

罗大有一边喝着酒,跟罗竸宁大倒苦水。

“以前大伙儿都靠着你们的景区吃饭,也没人惦念你们的好,感觉理所应当……”

“现在景区不行了,饭店的生意一落千丈,大伙儿才知道当初占了你们景区多大的光。”

“唉,人呐,都是这操行,身在福中不知福,福去又把泪来流,我亏的算少的,顶多就是浪费一年的时间,那几个开大饭店的去年亏了十几二十万。”

“不过,他们前几年也赚够了,一个个在市里买了房,倒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房租直接从12000直接降到2000,这降幅,比恒大都狠啊……”听完罗大有一番话,罗竸宁心里咋舌的同时,也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村口这十几家饭店的房租,现在绝对是处于历史冰点。

有隔壁白云山景区压着,别人对自家景区丧失信心,一个个卷铺盖跑路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是换了之前,哪怕房租再低,罗竸宁也不敢抄底。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绑定【超级景区系统】后,罗竸宁对自家景区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在不久的将来,黑龙山景区必将再创辉煌,超过之前任何时候。

到了那个时候,村口的这些饭店就又成旺铺了。

自己先把这些商铺打包承包下来,当个二房东,等时机到了再一转手,赚几十万还不跟玩似的?

吃了几口面压压饥,罗竸宁这才放下筷子,抬眼看向对面的罗大有。

“大有哥,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再坚持一年试试,2000块钱的房租也不高,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最后的决定还是得你来下。”罗竸宁只是点到为止,并不多说。

“再……试一年?”罗大有一脸惆怅道,“我今年都三十八了,眼看奔四的人了,时间真不多了啊。”

罗竸宁笑笑说:“物极必反嘛,我们景区在谷底徘徊一年了,我感觉也该反弹反弹了,说不定今年什么时候生意就又好起来了。”

“是嘛,哥也盼着那天呢。”罗大有听到罗竸宁的话后,跟着笑了笑。

两人说说笑笑闲聊几句,罗竸宁吃完饭后,结账出了门。

至于罗大有会不会续租,罗竸宁不关心,也不在乎。

两人非亲非故,只是八竿子才能打着的远亲,刚刚那种程度的提醒已经足够了。

拉开车门上车,摇下窗户后点了一颗烟,罗竸宁这才启动车子,朝着水淼淼家驶去。

罗家庄不大,一根烟没抽完呢,车已经停在了水淼淼家门口。

罗竸宁把车停好,推门下车,径直上前伸手推开一扇半掩着的黑漆铆钉木门抬腿进到院里。

一进门,罗竸宁看到水淼淼正蹲在院子里的井口旁洗衣服,具体来说应该是内衣,青色的。

“老板?你,你怎么来了。”水淼淼一抬头看到罗竸宁,手忙脚乱地从旁边的洗衣篮里扯过一件待洗的衣服盖住正在洗的内衣,赶忙起身迎接。

罗竸宁看着女孩儿手忙脚乱的样子,笑着打趣一句:“怎么?不欢迎我?怕我吃你家饭?”

“不是,不是,欢迎,欢迎老板来我们家做客吃饭。”水淼淼一脸紧张地解释一句。

“好啦,开个小小的玩笑,别当真。”罗竸宁直奔主题道,“我是顺路过来通知你一声,景区全体员工放假3天,8月16号那天正式上班。”

“啊?全体员工放假3天?”水淼淼听到罗竸宁的话后一脸懵圈。

不过年不过节,无缘无故地怎么还放上小长假了?

水淼淼愣了一下,联系到之前罗竸宁给她发的那1800块钱的半年奖,难道是给自己的遣散费?

“老板,你……你是不是生气我请假,所以要开除我?我以后再也不请假了好不好,不要开除我呀。”不由自主地,水淼淼开始往不好的方面想了,眼眶一下红红的。

罗竸宁被水淼淼脑补的能力逗笑了:“想什么美事儿呢你,我吃饱了撑的要开除你?开除你我上哪儿去找像你这么勤快又便宜还听话的员工?”

“真的……不是要开除我吗?”水淼淼一双无辜的大眼楚楚可怜地盯着罗竸宁,不是开除自己干嘛给自己放小长假?

“我刚刚已经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吧……3天后正式上班。”为了打消水淼淼的顾虑,罗竸宁不得不再现场编一个放假的理由,“这次假期呢……是对景区忠诚员工的一次非物质奖励。”

“对景区忠诚员工的……非物质奖励?”水淼淼一脸迷茫,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奖励。

罗竸宁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对,只要忠于景区忠于我,以后带薪休假的机会还多着呢。”

“哦……”水淼淼暗暗松口气,只要他不开除自己就好。

罗竸宁想了想又加了一条规则:“记住了,休假的这3天不准去景区,好好在家陪陪你妈。如果被我发现你不好好休假,偷偷跑去景区上班,抓到就开除。我这人最讨厌公私不分的员工了。”

“哦,不会的,我一定听话。”水淼淼被罗竸宁唬得一愣一愣地,赶忙表明自己的态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