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不就是20万吗!
  • 我的景区爆火了
  • 吃藕会变丑
  • 2548字
  • 2021-11-03 17:48:57

下午5点。

水淼淼神情忐忑一脸愁容地敲门进到罗竸宁的办公室。

罗竸宁见小助理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不由笑着问:

“怎么了这是?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对不起老板,你交代的事情我没能好好完成,我太笨了,你,你降我职吧。”

小助理一句话说完,眼眶一红,差点儿没哭出声。

罗竸宁一阵哭笑不得:“有话好好说,多大点儿事儿啊,你是我亲自提拔起来的副总,怎么可能说降职就降职。”

“今天下午我按照老板的吩咐……”水淼淼一脸委屈地把今天下午的事情和罗竸宁叙述一番。

今天下午得到罗竸宁的吩咐后,水淼淼马不停蹄地骑着电动车跑了附近几个乡镇的5家养鸡场。

这些养鸡场都有固定的供货渠道,每天的鸡蛋都送到县里以及镇上的各家大超市,根本不愁销路。

虽然水淼淼的订购量不小,但也没人肯为了这么一个临时单子而且得罪合作了很长时间的固定渠道。

跑了一下午,水淼淼最终也只从几家超市订到了300斤来斤的鸡蛋,再多没有了。

各个超市里的鸡蛋是刚需,不愁卖,但也并不怎么赚钱,主要是用来引流。

多多少少都要留一些在店里卖。

按照目前景区的需求量,300斤鸡蛋显然是不够的,还有很大的缺口。

“对不起老板,我太笨了,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

水淼淼说完,一副泫然欲泣的小可怜模样。

“这事不怪你,事发突然,太紧急了一些,鸡蛋不够,我们可以先换别的东西代替一段时间呀。”

一下午的时间,罗竸宁也早已为今天的突发状况有了备选方案。

“选其他东西代替一段时间?”

水淼淼不禁眼前一亮,欣喜道:“老板,你太聪明了!我怎么没想到呢。”

罗竸宁一脸老道地说:“鸡蛋不够,就先找水生订一些大米,小米,鸡蛋送完了送大米,送小米,一会儿你去跟水生联系一下。”

“嗯嗯,好的老板,保证完成任务!”事情完美解决,水淼淼心里一下轻松了不少,欢快地点头答应。

感恩回馈活动的本质,其实说白了就是靠“小恩小惠”吸引村民来景区打卡。

就像是钓鱼的鱼饵。

送鸡蛋和送大米送小米,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效果也差不多。

打发走小秘书,罗竸宁也跟着出了门。

出门后,开车直奔罗二旦家的养鸡场。

罗竸宁和罗二旦从小一起玩到大,又合作了这么长时间。

罗二旦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罗竸宁左思右想,感觉还是得过去看看。

即使帮不上什么忙,过去慰问一下也是好的。

养鸡场在罗家庄村西,占地约有4亩,规模不小。

远远地,罗竸宁便看到养鸡场外面几个带着口罩人影来来回回走动。

用小推车推着死鸡出来,倒进门口刨好的一个大坑里。

罗竸宁把车停在了距离大坑20米开完的地方。

从车上找到一个口罩戴上,这才推门下车。

走近一瞧,罗竸宁看到大坑里面一层一层的,全是死鸡。

“竸宁,你来啦。”

罗二旦看到罗竸宁来了,放下手里的推车,上前和他打声招呼。

“节……节哀顺变吧。”罗竸宁伸手拍拍罗二旦的肩膀,安慰一句。

一句话出口,却又感觉那里有点儿别扭……

“对不住了啊竸宁,影响了你们景区的活动了。”

罗二旦一开口,嗓音都有些沙哑了。

这次养鸡场损失惨重,估计这一家子没少哭。

“景区那边没事儿。”

罗竸宁安慰一句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想再多也没用了,在这件事当中吸取经验教训吧,什么时候鸡场的鸡开始产蛋了,继续给我送。”

“唉!是啊!血的教训啊!”

罗二旦看了一眼养鸡场前面的大坑,语气伤感道:

“为了节省一点疫苗的钱,这茬鸡选了次一点的疫苗,结果……”

罗二旦一句话没说完,蹲到地上揪着自己的头发再度呜呜地哭出声。

看着嚎啕大哭的罗二旦,罗竸宁心里也不好受。

吴明士是罗竸宁大学期间最好的朋友。

王卫东是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

罗二旦则是罗竸宁儿时最好的朋友。

这三人是罗竸宁人生当中为数不多,且最好的朋友。

罗二旦的父母听到外面的哭声后,赶忙放下手里的活儿,出来劝了。

罗竸宁在一旁听着一家人哭哭啼啼地絮叨,这才知道这茬鸡对罗二旦的重要性。

罗二旦指着这茬鸡卖完后结婚呢。

现在,鸡没了,他的彩礼钱也没了,难怪会哭的这么伤心。

这年头,城里的姑娘看不上村里的小伙儿,农村的姑娘也一个个都想在城里扎根。

这会儿农村青年搞对象,娶媳妇儿的难度可谓是“地狱级别”。

能捞到一个,实属不易。

眼看下个月就到结婚的日子了,养鸡场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

心态再好的人也蚌埠住。

“不哭了啊二旦,都怪妈,怪妈,妈不该劝咱省钱,妈对不住你。”

罗二旦的母亲哭的比比他还伤心,眼泪鼻涕一大把。

“放心吧二旦,爸去给你借钱!这个婚肯定叫你结咯!”

罗二旦的父亲同样是双眼含泪,看着小儿子哭的伤心,他这个老父亲心里也难受。

“算了爸,我还年轻,不着急结婚,等什么时候把钱赚够了再结吧。”

罗二旦用袖子擦一把泪,苦笑一声说:“三两万的找人借好接,十几万,咱家上哪儿借去啊。”

“二旦呐,等不得啊!等不得……”

罗二旦老妈一听儿子这话,赶忙劝道:“彩礼一年一个价,今年18万,明年说不定就20万了,再加上咱年级越来越大,年纪越大越不好找媳妇儿,好不容易谈妥一个,千万不能黄了啊!”

“是啊二旦!不能等!”罗二旦老爹同样的一脸紧张道,“爸这回豁出去这张老脸了,就算把亲戚门上都借遍了,也得把你结婚的钱给凑出来!”

老两口一听儿子这是不打算结婚了,一下急眼了,赶忙劝阻。

罗二旦这小子也是个很有主意的人,坚决不肯叫爸妈舍下老脸去亲戚门上借钱。

婚姻大事当前,一家三口也顾不得罗竸宁这个外人在场了,当着他的面就吵吵起来了。

二旦爸被儿子的倔驴脾气气得不轻,撸胳膊挽袖子,眼看就要上手了。

“咳咳……叔叔,婶子,二旦,能不能让我说两句?”

罗竸宁看到这里有些看不下去了,在一旁干咳两声,引起一家人的注意。

一家三口听到罗竸宁说话,这才意识到旁边还站着个外人呢,暂时停下了争论。

“对不住了啊竸宁,让你看笑话了。”罗二旦红着眼说了一句,扭头看向别处,感觉脸上无光。

罗竸宁上前拍拍罗二旦的肩膀,一脸无所谓道:

“你小子也是倔驴一个,不就是20万吗,多大点儿事儿啊,我借你,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还我就行。”

罗二旦听到罗竸宁的话后,先是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难以置信。

“竸宁,你……”反应过来自己没有听错后,罗二旦唰地一下扭头看向罗竸宁,眼泪唰地一下就下来了。

罗二旦父母也一下破防了,老两口抱头痛哭,哭的稀里哗啦。

20万块钱对于罗二旦一家来说,毫无疑问是一笔巨款。

要在短短一个月内凑齐千难万难。

但对罗竸宁来说,不过是一天的收入而已。

拿出一天的收入,帮二十多年交情的好哥们儿度过人生当中的一道大坎儿。

责无旁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