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家濒临倒闭的景区!
  • 我的景区爆火了
  • 吃藕会变丑
  • 2903字
  • 2021-10-13 16:57:59

生平不识黑龙山,便称景区也枉然。

……

空荡荡的黑龙山景区门口。

铁架子上焊着的十四个方块儿大字,颜色已经斑驳。

这个字缺一横,那个字缺一撇,显得无比萧瑟。

“这家景区绝对是我游览过的最垃圾的景区,没有之一,以后再来,我就是孙子!”

“就这破景区,门票也敢要三十,三块钱我都觉得吃亏上当了!”

“我说什么来着,一开始我就说去隔壁的白云山,你们非得来这儿尝尝鲜,白白浪费一天的时间。”

“好了,好了,都别抱怨了,吃亏上当就一回,以后避坑就是了。”

两对男女抱怨着从景区出口处出来,分别上了两辆越野车,走的毫不留恋。

罗竸(jing)宁右手指缝里夹着一根燃烧着的玉溪,神情萧瑟靠在一辆银灰色的老捷达车上,用目光送别两对陌生的旅客。

别人家的景区人满为患,游客挤在厕所抱团取暖。

自家景区门可罗雀,每天只有游客三两个,走的时候还要无情地吐个槽,给个差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一年前,黑龙山景区的前任董事长罗远山,也就是罗竸宁的爷爷,因为肝癌去世。

老爷子临终前将黑龙山景区交给了刚刚大学毕业的罗竸宁。

并嘱托他无论如何,一定一定要将景区经营下去。

原本罗竸宁以为爷爷是爱自己的。

接手景区后,罗竸宁才知道景区的经营状况有多糟糕。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爷爷是不是在坑自己了。

加上刚刚走的那4位,整整1年,景区只卖出去586张门票。

门票收入17580元,其他二次收费项目收入2400元。

总收入19980元,还不到2万。

这就是黑龙山景区的现状。

一年下来别说赚钱了,连员工的工资都是罗竸宁用自己24年积攒的零花钱倒贴的。

当然,黑龙山景区也不是一直都像现在这样。

景区曾经也很赚钱,有过高光时刻。

最火爆的那几年,一年轻轻松松卖出十多万张门票。

总收入四五百万,纯利二百多万。

之所以到了今天这种日薄西山的地步,还要从隔壁的白云山景区说起。

直白一点说,就是同行竞争,随着各行各业开始内卷,景区也不例外。

白云山景区是本地龙头企业万隆集团旗下的产业,总投资30多亿。

是一家集旅游,休闲,娱乐,购物,住宿,影视拍摄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景区。

老牌儿的黑龙山景区,和隔壁刚刚开业的新贵白云山景区一比,就相当于是二踢脚和航天火箭的区别。

完全没有可比性。

最要命的是,白云山景区的地理位置还处在从市区来黑龙山景区的必经之路上。

两家景区相距不过4公里。

这就像是在一家小卖部前面开了大型的综合商超。

可想而知,黑龙山景区99.99%的游客都被前方的白云山景区截流了。

没有游客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有资金进行宣传推广。

没有宣传推广就没有游客,然后就没有收入。

黑龙山景区一下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当中。

一年多的时间里,罗竸宁一直在寻求破局的方法。

但是,面对隔壁白云山景区铺天盖地的宣传推广。

罗竸宁的很多尝试和努力都失败了。

白云山景区实力雄厚,光是一年的宣传费用都够打造几个黑龙山景区了。

这还怎么玩?

“干到年底看看有没有什么起色吧,实在不行就只能放弃了。”

一根烟抽完,罗竸宁叹口气,拉开车门准备上车走人。

“老板!等一下哈,等一哈。”

罗竸宁的手刚抓到门把手,便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转身看向来人,是个身材高挑,扎着丸子头,长着一张初恋脸的女孩儿。

一条简单的蓝色牛仔裤勾勒出女孩儿下身的完美曲线。

上身一件宽宽松松,印有“黑龙山景区”字样的红白相间POLO衫也难以封印她那令男人垂涎,让女人羡慕的身材。

女孩儿叫水淼淼,即是罗竸宁的助理,又是景区办公室主任,同时还兼任客服部经理以及售票员和导游。

虽然身兼多职,劳苦功高,但工资不高,月入1800。

水淼淼就是传说中那种,拿着卖烂白菜的钱,操着卖宇宙飞船心的敬业员工。

“呼呼呼……”水淼淼在罗竸宁身前一米开外站住,手抚胸口,一阵喘息。

“怎么了淼淼?这么着急找我有事?”罗竸宁心中暗念非礼勿视,目光尽量上移,主动开口打破沉默。

水淼淼喘息几口,缓过气后,一脸忐忑地从后面裤兜里掏出一张信封递向罗竸宁。

“老板……检票的王阿姨不干了,又不好意思跟你说,所以……”

原来是来替别人转交辞职报告来了。

“人各有志,想走就走吧,那你先把检票的工作也兼起来吧,我尽快招人。”

罗竸宁晒然一笑,伸手接过信封,一脸淡然。

检票员王阿姨一走,景区就只剩下罗竸宁这位总经理和水淼淼这位总经理助理以及看门的罗大爷了。

“不着急招人的老板,我自己可以应付一段时间,等景区的生意好些了再招人也不迟。”

水淼淼对自家老板给自己加担子的做法不仅没有异议,反而转过来宽慰他。

有一说一,以景区目前的经营状况来说,确实没有招人的必要,少一个人就少亏一个人的工资。

景区少一点负担,也许就能多坚持一天,也许就能等来转机。

“得员工如此,老板何求?”罗竸宁被水淼淼一番话小小感动了一把,这种设身处地为景区着想的员工太难得了。

“这件事我会看着办,没别的事儿就下班回家吧。”罗竸宁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戴着的一块儿丹尼尔惠灵顿经典款腕表,摆摆手叫水淼淼下班走人。

这会儿已经下午五点四十八分,再有十二分钟就该下班了,不差这一会儿。

大白天景区都没几个游客,这会儿快下班了更不会有人来了。

水淼淼原地不动,十指纠缠,神色纠结地看着罗竸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还有事?”罗竸宁不禁皱眉问道,他心里有些犯嘀咕。

小助理该不会是要趁机要求涨工资吧?

这个其实也可以理解,水淼淼好歹也是本科毕业,1800的工资拿了快一年。

换了是自己,早把那种黑心老板炒鱿鱼,撂挑子不干了。

也就水淼淼这种铁憨憨才会一声不吭,任劳任怨干这么久。

纠结了好一会儿,水淼淼鼓足勇气看向罗竸宁,小声说:“那个……老板,我想……请天假。我在网上约了市里的专家,明天要陪妈妈去市里的医院看病。”

“哦……看病啊,那去吧去吧,一天够不够?不够就两天,算你全勤。”

只要不是涨工资,什么都好说,听到小助理只是请假陪母亲去看病,罗竸宁顿时在心里松口气。

反正现在景区一天也没几个游客,甚至好几天都没一个游客,自己完全应付的来。

“够了够了,足够了,后天我准时上班。谢谢老板!”水淼淼见罗竸宁脸色如常,提着的一颗心这才放回肚子里。

罗竸宁想了想,说:“把你的手机给我。”

“啊?哦……给你老板。”虽然满心疑惑,但水淼淼还是很顺从地从兜里掏出一只粉色的朵唯手机递给罗竸宁。

罗竸宁伸手接过水淼淼的手机后,又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一手一个,同时解锁两个手机,一顿操作无比熟练。

“叮!V信收款1800元。”

“老板……还,还没到发工资的日子呢。”水淼淼听到到账信息后,一脸惊讶地看向罗竸宁。

景区都是每月月底发工资,一直很准时。

本来工资就不多,再不准时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今天才刚刚8月12号,距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半个多月。

罗竸宁伸手把水淼淼的手机递还她,语气平淡道:“这是今年的半年奖。”

“半年奖?”水淼淼一脸惊讶地看着罗竸宁,神情很是意外,仿佛在说,咱家景区都快倒闭关门大吉了,还有这东西?

罗竸宁伸手拍拍水淼淼的肩膀,鼓励道:“对,你没听错,就是半年奖,是你应得的,好好工作,好好表现,过年的时候给你发年终奖。”

“哦,那,谢谢老板!”水淼淼不疑有他,一脸开心地点点头。

罗竸宁摆摆手道:“没别的事儿就下班吧,带我向于阿姨问好。”

“嗯好,老板再见!”水淼淼甜甜一笑和罗竸宁打声招呼,转身朝着售票厅旁边的更衣室走去。

新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求书单,感谢投票的每一位彦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