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恨铁不成钢
  • 乡野俏婆娘
  • 自挂东南枝
  • 2045字
  • 2022-06-07 18:24:56

第8章 恨铁不成钢

第三碗、第五碗、第七碗、第十碗……

一开始赵曼还想着凭着自己的酒量干倒张磊,不过当喝的碗数上升到两位数后,赵曼就察觉到不对了。

由于喝得太急,赵曼觉得已经有些上头了,然而再看张磊,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红。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赵曼心中暗暗想道。

她一开始是想着把张磊灌醉,然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但是按照现在这趋势,估计张磊还没被灌醉,她就先倒下了。

以这小子有色心没色胆的怂包模样,估计真的不敢对她做什么。

赵曼觉得自己得改变一下策略。

“那个,张磊,我觉得咱们这样喝没意思,换种方式,咱俩划拳,输的喝。”赵曼说道。

“划拳?我不会啊。”张磊苦笑。

听到张磊不会划拳,赵曼顿时心中窃喜。不会就对了,你要是会划拳,老娘还怎么灌你?

虽然心中这般想着,赵曼表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说道,“不会没事,姐教你嘛。”

于是乎,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两人,开始划拳拼酒。

“你输了,喝!”

“你输了,再喝!”

眼看张磊一碗又一碗地喝下去,赵曼的漂亮脸蛋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小样,看姐不灌醉你!

张磊明显没什么划拳经验,基本一直在输,但奇怪的是,不管怎么喝,就是不醉,也就中途实在喝得涨肚子了,跑了两趟厕所。

但也仅仅是跑厕所而已,压根没有任何喝醉的迹象。

赵曼一开始还狡黠偷笑着,不过很快地,她就笑不出了。

“这小子是酒坛子泡着长大的吗,怎么还不醉啊。”

虽然基本都是张磊输,但是偶尔张磊运气好的时候,还是会赢个一两把的,也就是说,十个回合下来,还有有一两个回合是赵曼在喝。

随着划拳的回合数越来越多,赵曼也喝得越来越多,渐渐地,她觉得有点晕了。

“不是吧,这都还不醉?”赵曼看了一眼满地的空空酒坛子,有种想要掀桌子的冲动。

不过现在的她晕乎乎的,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力气去掀桌子了。

要不是她咬牙硬撑着,恐怕已经醉趴了。

“不可能,这小子喝得比我多得多,我都快醉了,他也肯定马上到极限了,估计也就是在强撑着。”

这般想着,赵曼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再来!”

又是二十个回合过去,赵曼终于还是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看着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赵曼,张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可算结束了。

“这赵姐也太能喝了。”

张磊见过不少酒量不错的人,可是那些人和赵姐之间,压根没法儿比。

别说女人,估计就是男人,估计也没几个能够喝得过赵曼的。

然而就是如此凶猛的一个女人,却是被张磊这个号称“三杯倒”的家伙给喝趴了。

“奇怪了,我的酒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张磊倒了一碗酒,闻了一下,这确实是酒精的味道。

而且这酒精浓度,比一般的白酒还要高得多。

“可是就是喝不醉。”张磊一仰头,把碗里的酒给干了。

确实很辣,不过却没有上头的感觉。感觉……就像是在喝汽水……

“张磊,再……再喝……”趴在桌子上的赵曼嘟囔了一句,无意识地打了一个酒嗝。

这赵姐,梦里还要和我拼酒。

张磊笑着摇了摇头,把赵曼搀扶起来,往房间里走。

此刻的赵曼一身酒气,柔软的娇躯像一滩烂泥一样倚在张磊身上,顿时让张磊感觉一阵口干舌燥。

“赵姐,你说你喝酒就喝酒,穿这么暴露干嘛,这不是在诱人犯罪嘛。”

张磊小声嘀咕着,强压住自己的心猿意马,搀扶着赵曼往房间里走去。

终于,张磊走到了床边,小心翼翼地让赵曼躺下。

刚准备离开,赵曼忽然一把抓住了张磊的裆部,“再喝!”

张磊吓了一跳,他本来就有点反应了,被赵曼这么一抓,反应更强烈了。

看了一眼,发现赵曼并没有醒过来,张磊松了一口气,赶紧将赵曼的手挪开。

再被她抓着,张磊怕自己真的把持不住。

“赵姐,好好休息。”张磊给赵曼盖上了一张薄被子,然后轻手起脚地离开了。

当晚,赵曼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终于把张磊灌醉了,然后把他丢到了床上,衣服全部扒光。

“张磊,过了今晚,你就是老娘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梦里的赵曼看着床上的张磊狂笑着,现实中,躺在床上的赵曼也狂笑着。

然后笑着笑着,她把自己笑醒了。

宿醉的感觉顿时汹涌而至,赵曼觉得脑袋有点疼。

记忆宛若潮水般涌向赵曼的脑海,她想起来了。

昨晚她原本想要灌醉张磊的,结果没想到竟然反而把自己灌醉了。

赵曼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发现完整无比,下身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张磊,你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赵曼将枕头用力地扔在地上,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阿丘!”正在会诊的张磊打了一个喷嚏。

“大清早的,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张磊揉了揉鼻子。

今天过来看病的人,似乎比昨天还要多。很显然,张磊的名声,已经传遍了周围十八乡。

不仅治得又快又准,重点是还不收费。

于是乎,周围十八乡的村民都跑来鱼山村找张磊看病,排队的病人,从村的这头,拐了几条长蛇,绕到了村的那头。

若是一般的医生,看到这么多病人,恐怕早就吓得腿软了。

但是张磊却不同,他已经隐隐发现,似乎他治疗的病人越多,他的精气神就越足。

所以看到这么多病人找他看病,张磊非但不怕累着,反而兴奋得有些跃跃欲试。

“老伯,你的痛风我已经用针灸清除,只要抓点药调理一下身子,就没问题了。”一边说着,张磊将写好的药方递了过去。

“谢谢,谢谢张医生。”一边说着,老伯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钞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