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医者仁心
  • 乡野俏婆娘
  • 自挂东南枝
  • 2182字
  • 2022-06-07 18:24:56

第2章 医者仁心

“大,真的好大。”张磊下意识地回答道。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不对,抬起头,这才发现赵曼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对……对不起,赵姐,我不是故意的。”张磊赶紧将目光收回来,不敢再看了。

“干嘛道歉呀,我又没说不让你看。”一边说着,赵曼竟是用手将衣服往下扯了扯。

赵曼身上的衣服是湿的,紧紧贴着她那凹凸有致的酮体,如今再将衣服往下扯,张磊的眼角余光顿时注意到了大片的雪白。

“赵姐,我还有事,先……先走了。”张磊有点受不了了,再在这里待下去,他怕真的会把持不住。

他虽然和吴小倩谈了四年恋爱,但也只是牵牵手,亲亲嘴而已,初哥的帽子,一直没能摘掉。

他可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一个寡妇。

“小哥,别走呀。”赵曼扯住了张磊的衣摆,“我头有点晕,要不你扶我回村呗。”

听到赵曼这么一说,张磊顿时停下了脚步。

刚刚溺水过的人,身体确实会比较虚弱一些,而且这太阳这么大,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很容易中暑的。

张磊看了一眼头顶上的烈日,心中顿时一叹。

算了算了,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吧。

张磊搀扶着赵曼,缓缓朝鱼山村里走去。

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饱满的身体总是挤压在张磊身上,惹得张磊一阵口干舌燥,大脑再次供血不足,因为血液全都流向了另一个部位。

他决定说说话转移注意力。

“赵姐,鱼山村的诊所室在哪里?”

“你问这做什么,诊所室都荒废好久了。”赵曼说道。

听到荒废很久了,张磊顿时一呆,忍不住心中暗骂王天伟叔侄二人缺德。

“赵姐,是这样的,我是H市医科大学的学生,这次是来鱼山村当驻村医生的。”

张磊将自己的情况简单讲了一下。

“我说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你呢,果然不是附近十八乡的人。”赵曼笑盈盈地看着张磊,“也对,周围十八乡的年轻男人我都见过,哪里有这么俊秀的小哥。”

赵曼说这番话的时候,张磊感觉那惊人的触觉贴得更紧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张磊,今晚要不要来姐家里吃饭?”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张磊总感觉赵曼在说这句话时,将“今晚”二字咬得很重。

“不许拒绝哟,你要是拒绝,姐就不带你去村诊所了。”

张磊本想拒绝,不过当他看到眼前这陌生的村子时,忍不住心中一叹。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让他自己找,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村子的位置。

最终,张磊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晚上去赵曼家里的事情。

不多时,两人便是进村了,张磊发现村里的人很少,忍不住问道,“现在这个时间点,村民们怎么都不在家?”

“他们都去孙家村看病去了。”赵曼解释道。

原来附近十八乡只有孙家村有医生,而且每周只开诊三次,今天正好是开诊日,所以村民们赶紧跑去看病了。

“村里都是干农活的,谁家不会有病有痛,可惜咱们鱼山村没有医生。”赵曼叹了一口气,“去镇里看病又太远了,所以周围十八乡的乡民,基本都是去孙家村看病的。”

“其实孙家村的那个医生黑心得很,收费贵,而且经常高价卖药,但是没办法,大家没得选。”

看到赵曼脸上的落寞之色,张磊有些沉默。

其实读医出身的医科生,基本很少有愿意去乡下当医生的,毕竟生活条件太差,而且待遇又低。

这也是为什么孙医生这种黑心医生能够通吃周围十八乡的原因,因为但凡有点水平的医生,都不愿意来这样的穷乡僻壤。

“赵姐,对不起。”张磊轻声说了一句。他想起了不久前他也在痛骂这里穷乡僻壤,鸟不拉屎。

却不曾想这里的乡民也是人,也有生病看病的权利。

医者仁心,不应因病人的身份不同而区别对待。

这是学校那位最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教给张磊的第一课。只可惜,老先生已经仙逝。

赵曼看到张磊兴致不高,还以为他是因为被分配到这里而不开心,出声安慰道,“张磊,别泄气,在这里好好干,只要展现出你的才能,你们领导一定很快将你调回去的。”

调回去?

张磊笑着摇了摇头。王天伟恨不得张磊一辈子待在乡下,怎么可能会允许张磊回去?

张磊很清楚,只要王天伟的叔叔还是科室主任的一天,他就不可能调回去。

在来这里之前,张磊确实想过用别的办法,托点关系什么的,想办法调回去。

不过现在张磊改变主意了。他决定在这里好好干,一方面是在实践中磨炼自己的医术,更重要的,则是让鱼山村的村民也能拥有生病看病的权利。

“医者仁心,不应因病人的身份不同而区别对待。”

“老师,我一定谨遵您的教诲。”

张磊抬头望天,心中暗暗说道。

终于,在赵曼的指引下,张磊找到了村诊所。

嗯……确实是十几年没人住过的地方了。

张磊把诊所的门推开,扑面而来的腐朽气味让他一阵剧烈咳嗽。

“我也来帮忙吧。”赵曼撸起袖子就准备帮忙收拾,张磊却是阻止了她。

“赵姐,你……还是先回去换衣服吧。”张磊说着,眼睛却不敢看她。

赵曼愣了愣,低头看去,这才意识到,湿身状态的她,对于张磊这样的小年轻到底有多大的诱惑力。

“怎么,姐都不怕,你怕啥呀。”赵曼的火辣身体故意挨近张磊,声音吐气如兰。

“赵姐……你,你还是回去换身衣服吧。”张磊咽了口唾沫,声音有点小。

看到张磊的脸蛋似乎有些发烫,赵曼不禁抿嘴低笑。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村里的那些单身汉早就觊觎她身体很久了,她一直防着,没想到今儿个竟然遇到一个不敢看她身体的。

“那姐回去换身衣服,再过来帮你收拾。”赵曼伸手捏了捏张磊的脸,然后哼着小曲离开了。

看着赵曼扭着翘臀走远的背影,张磊终于勇敢地抬起了头。

“敢调戏我?当心我吃了你!”张磊对着赵曼的背影扬了扬拳头。

荒废了十几年的诊所,当真是好一顿收拾。

正收拾着,忽然,角落的一尊古佛吸引了张磊的目光。

“嗯?诊所里怎么会有佛像?”张磊走到角落,拿起那尊只有两个拳头大小的古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