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张医生很快的
  • 乡野俏婆娘
  • 自挂东南枝
  • 2169字
  • 2022-06-07 18:24:56

第12章 张医生很快的

一边说着,孙扒皮伸手指了指张磊治疗的七十五个病人,冷笑道,“半个小时,治好了七十五个病人……”

孙扒皮话语刚说到一半,张磊便是伸手打断了他,“不好意思,不是半个小时,是二十五分钟,因为我让了你五分钟。”

“你!”孙扒皮张了张嘴,却是不知该如何反驳。因为张磊确实让了他五分钟。

孙扒皮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不管你是半个小时,还是二十五分钟,这么短的时间,看了七十五个病人,绝对不可能。”

“你以为你是华佗在世么?再说了,就算华佗在世,也绝对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孙扒皮冷声说着,话语中充满了质疑之意。

张磊还未答话,一旁的赵曼忽然开口道,“你懂什么,张磊本来就很快。”

赵曼话语刚落,旁边的不少村民立刻开口附和,“没错,张医生快得很。”

“是啊,张医生确实很快。”

周围不少乡民都是亲身感受过张磊的医术的,第一时间开口声援张磊。

只是这些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奇怪呢。

“孙医生,愿赌就要服输,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难道你还想赖账?”

“赖账?我呸!你根本就没有给人看病,只是胡乱写下病症,这样的治疗,谁不会?”

闻言,张磊眉头挑了挑,“你的意思,是我耍赖了?”

“难道不是?”孙扒皮冷笑。

“孙医生,原本我是不屑于向你证明的,不过为了让你输的心服口服,我就当着众多乡亲们的面验证一番。”

一边说着,张磊从刚刚看的七十五个病人中随手拉出了一个,这位病人的症状和相应的治疗方案,我已经写在了他手里的药方上,你现在也给他诊断一下。

“哼,好,老夫就不信了,几秒钟一个的病人,能够诊断准确。”说话的同时,孙扒皮伸出了食中两指,开始给病人诊断。

五分钟后,孙扒皮开口说道,“这个病人的病症是胃热。”

张磊看了一眼那个病人,示意他把手里的药方打开。

“哼!”孙扒皮两手环抱胸前,一脸冷笑地看着病人手里换换打开的药方。

他就不信,几秒钟一个的病人,能够诊断准确。

一会儿发现诊断出错,看你怎么收场!

心中这般想着,孙扒皮脸上的冷笑愈发浓郁。

然而很快地,孙扒皮脸上的冷笑便是僵住了。

因为那张打开的药方上,赫然写着“胃热”两个字。

而且药方的下方,还注明了相应的治疗方法。

对于胃热,孙扒皮也有自己的一套治疗方法,然而此刻的他却是忽然发现,和张磊的治疗方法比起来,他所熟知的那套治疗方法,实在是弱爆了。

孙扒皮喉咙滚动了一下,一时间说不出话了。

“幸好刚刚我没有将治疗方法说出来。”孙扒皮心中暗暗想道。

若是他刚刚说出了他的治疗方法,结果发现张磊的治疗方法完爆他的,那他还怎么收场?

“咳,刚刚这只是个意外。”一边说着,孙扒皮又拉出一个病人。

刚刚那个绝对是这小子瞎猫碰到死耗子,只要再诊断一个,一定可以让他原形毕露!

五分钟后,孙扒皮的诊断结果出来了,病人手中的药方摊开一看,竟然又是一致的。

而且药方下方所写的治疗方法,依旧比孙扒皮所知道的治疗方法要好得多。

“这……这不可能……”孙扒皮已经开始流汗。

不信邪的孙扒皮又是拽出了一个病人。五分钟后,孙扒皮说出了诊断结果,病人摊开药方,又是一致的!

“不……不可能,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孙扒皮喃喃自语,魔怔一般地伸出手,又拽来了一个病人。

第五个,一致。第六个,一致……

连续诊断了十个病人之后,孙扒皮已经开始有些心力憔悴了,然而每一次诊断结果,都是一致的。

“孙医生,还要继续吗?”张磊笑眯眯地看着孙扒皮。

看着张磊脸上的戏谑笑容,孙扒皮忽然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这混蛋,得了便宜还卖乖!

他当然想要继续诊断,然而连续诊断十个病人后,孙扒皮已经有些体力不支,精神也集中不起来。

外加上内心的紧张和绷紧的神经,孙扒皮觉得此刻的他光是站着就有些吃力了。

“孙医生,既然你不打算继续复诊病人,那这一次比试,就是我赢了。”

“现在,请你离开,不要妨碍我给乡亲们看病。”

张磊话语刚落,周围的乡民们同样跟着喊了起来。

“孙扒皮,赶紧滚吧!”

“没错,孙扒皮,我们鱼山村不欢迎你,赶紧滚!”

“十八乡被你剥削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以后我只找张医生看病,至于你孙扒皮,有多远滚多远!”

群情激愤,全都喊着让孙扒皮滚。

孙扒皮摇摇晃晃,觉得真的有些站不稳了。

想他行医二十载,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想不到今日却是栽在了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

想到这里,孙扒皮顿时觉得胸口很闷,脑袋更晕了。

“对了孙医生,按照赌约,你们医馆的药材,从今天起,全部归我们鱼山村诊所的了,你先回去把药材打包好,我改天再亲自登门,把这些药材全部取走。”

张磊的这番话,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孙扒皮终于是支撑不住,两眼一黑,直接栽倒在地。

“师傅!”一旁的小跟班吓了一跳,赶紧伸手过去搀扶。

眼看孙扒皮昏厥倒地,张磊脸上却是没有一丝怜悯之色。

他虽然来这里时间不长,却也知道,这几十年来,孙扒皮一直在吸乡民们的血。

明明是个医生,却从来不懂什么叫做医者仁心,仗着周围十八乡只有他一个医生,就高价开药,收黑钱。

杏林之人的名声,简直都要被这个孙扒皮给败坏了。

如今仅仅是把他气晕而已,简直是便宜他了。

“小兄弟,你师傅的心理素质不太行啊,这样就晕了?赶紧把他带走吧,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张磊摆了摆手,淡淡说道。

张磊此话一出,周围的乡民们尽皆哄笑一片。

这里的乡民,有哪一个没有被孙扒皮吸过血?然而过去明知道是被吸血,却也只能陪着笑脸,默默承受。

因为周围十八乡,只有这么一个医生,你想不被吸血都不行。

而且如果你不赔笑脸,孙扒皮心情不好,还不给你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