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谁批准你行医
  • 乡野俏婆娘
  • 自挂东南枝
  • 2139字
  • 2022-06-07 18:24:56

第10章 谁批准你行医

“你……你就算有行医资格证又如何,谁批准你在这里行医的?”孙扒皮强词夺理地说道。

“怎么,我治病救人,还需要你批准?”

“当然!你明显不是周围十八乡的村民,一个外来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

孙扒皮这些强词夺理的话语刚说到一半,再次戛然而止,因为张磊又是掏出了一张A4纸。

这张A4纸的内容,赫然就是市医院派驻他下来当驻村医生的相关文件。

下方的鲜红的印章,说明了这份文件是真的。

“我是市医院派下来的驻村医生,你有意见的话,可以去找我们院长。”张磊将手里的A4纸再次在孙扒皮面前晃了晃。

孙扒皮嘴巴张了张,不知该说些什么。

文件下方的鲜红印章,仿佛一个鲜红的耳光,火辣辣地扇在他的脸上。

更重要的是,他还不敢反驳。

开玩笑,这可是市医院下发的文件,上面还有市医院院长的签字,他孙扒皮就是一个小小的乡下医生,哪里敢和市医院的院长作对。

“张医生看起来这么年轻,想不到竟然是市医院院长特派下来的。”

“年轻怎么了,人家这叫年少有为,不然你以为谁都可以被派下来的吗?”

周围的村民们窃窃私语,看向张磊的目光隐隐有些崇拜。

乡下人没什么文化,看到张磊拿出市医院下批的文件,就以为张磊是市医院特派的医生。

殊不知,张磊的这个“特派”,是加双引号的。因为市医院之所以派他下来,是因为科室主任给他穿了小鞋。

所以说是“特派”,其实并不太对,用“流放”来形容或许更恰当。

孙扒皮没想到张磊竟然是奉旨行医,正准备灰溜溜地离开。蓦地,他的眼角余光注意到了一旁的银针,眼珠子转了转,再次计上心头。

“张磊,你的行医资格证明明是西医,但是你却用中医的针灸治病。”

“说!你的行医资格证,是不是假证!”

孙扒皮指了指一旁的银针,然后又指了指张磊手里的绿色小本本,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周围的乡民们有些愣住了。

“老王,你识字,快看看那个绿色本子上写着啥。”

被称为老王的乡民推了推自己的老花镜,仔细瞅了瞅,“上面写的,确实是西医行医资格证。”

“听到没有,乡亲们!这小子的行医资格证,是西医的!”

“但是这小子,却是在用中医的手法给你们治病,你们说,他是不是骗子!”

一边大声叫嚣着,孙扒皮一边得意洋洋地看着张磊,道,“张磊,说吧,你的行医资格证,是不是花钱买的假证?”

在张磊说这番话时,脸上的得意笑容显露无疑。在他看来,张磊的行医资格证,就是花钱买的假证。

只不过花钱买假证的时候太粗心,买了一本西医的行医资格证。

“既然你不说话,那就是默认自己是买了假证了。”

“既然是买假证,那就是无证行医。你最好现在立刻滚出这里,否则以你无证行医的罪名,只要我……”

孙扒皮叫嚣的话语刚说到一半,便是有一次戛然而止。

因为张磊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本本,那赫然也是一本行医资格证。只不过上面的字眼,不再是西医行医资格证,而是中医行医资格证。

“来,给我念念,上面的字怎么读?”张磊将红色的小本本在孙扒皮的面前晃悠了一下。

“你……你怎么可能西医中医双休……”孙扒皮喃喃自语,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他自己本身就是中医,自然一眼就看出,张磊的这本中医行医资格证,是真的。

正因如此,孙扒皮脸上才会一副如此震撼的表情。

要知道,中医和西医完全不同。中医的学习周期太长,他孙扒皮也算是在中医上很有天赋,但是却花了足足二十年,才拿到了中医行医资格证。

这小子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怎么可能拿到中医行医资格证?

而且这小子不仅有中医行医资格证,还有西医行医资格证!

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学医,也没这么快吧!

相比于孙扒皮脸上的震撼,张磊则显得平静多了。

他最开始上医科大学的时候,确实学的西医,但是后来教导他的师傅,也就是那位德艺双馨的老先生,是一名中医,而且还是中医圣手。

于是乎,张磊在学习学校里面的西医课程的同时,还跟随着老先生学习中医。

放眼整个年级,甚至放眼整个医科大学的所有学生,只有张磊是中医、西医双修的。

按理说,以张磊的成绩以及医术上的天赋,应该是留在市医院的。

奈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张磊天赋再高,也敌不过有后台的关系户,被王主任穿小鞋后,张磊以专业课年级第一的成绩,硬生生被派到了鱼山村当驻村医生。

孙扒皮自然不清楚里面的这些个条条框框,他只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中医、西医双修的大神。

然而这么一尊大神,怎么可能会来这里当驻村医生?

孙扒皮百思不得其解,同时也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他只知道,如果再不将这尊大神请走,他以后就要喝西北风了。

孙扒皮将张磊拉到了一旁,低声道,“张医生,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的,你能不能行行好,不要和我抢生意?”

“我什么时候和你抢生意了?我看病又不收钱。”张磊摊了摊手。

沃日,就是因为你看病不收钱,所以才坏事好吗!

“张医生,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一边说着,孙扒皮掏出了一个信封,信封鼓得很。

不用看都猜得到,这个鼓鼓的信封里,恐怕装了不少毛爷爷。

“我也不要求张医生离开鱼山村,只要张医生你以后看病时,正常收费,那就可以了。”

“这样吗?呵呵呵。”张磊脸上露出了笑容。

看到张磊露出笑容,孙扒皮也呵呵呵地笑了出来,“张医生,这样就对了嘛,你看病时候正常收费,收入就会提高,日子也会过得滋润不少。”

一边说着,孙扒皮就要将手里的信封往张磊怀里塞。

没想到,张磊却是推开了。

与此同时,张磊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看着孙扒皮,面无表情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拒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