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和泽法的电话(多谢,langking的打赏~)

随着卡洛斯的离开,两人再次沉默起来。

许久耕四郎开口:“夜深了,我就不留龙先生你了。”

“耕四郎,这次麻烦你了!”龙的神情有点失落,没招揽到卡洛斯他真的觉得很可惜。

龙起身离开,耕四郎没有相送。

看着回身关门的龙,耕四郎摘下眼镜轻声开口。

“龙先生,小女古伊娜已经找到自己的夫婿,我也找到合适的传人,今后我不再关注大海上的事,准备专心教导道馆里的学员。”

正在关门的龙闻言身体一顿,“那我以后就不打扰耕四郎你了...”

见对方没有再说话的意思,龙关门离开。

耕四郎不想在和他来往,在他刚进门耕四郎称呼他为龙先生,他就有心理准备了。

...

卡洛斯感受到龙气息的消失,耸了耸肩没有在意。

对方应该不是专门为他来的,应该是为了送自己的儿子一程。

拿上两把大业物,向着老爷子的院子走去。

庭院走廊上,耕三郎温着小酒,几碟小菜,一个人看着月色,哼着和之国的小调自娱自乐。

“哈~”

“还是老爷子你这的酒味道好啊!”

“那些茶味道太淡。”

卡洛斯端起已经温好的小酒瓶,一口干了。

“你这小鬼!老夫珍藏的清酒,你就这么一口干了?”老头脸色一下就变了。

“别在意。”卡洛斯摆了摆手,直接躺在榻榻米上。

“臭小鬼。”老头嘀咕了一声之后,就专注的研究那两把大业物。

“不愧是金狮子的佩剑,不比老夫的作品,和道一文字、阎魔差。”

“可惜似乎没有被很好的对待。”耕三郎一脸的惋惜。

名剑也需要养,比如黑刀就是主人的武装色孕养出的。

“金狮子用这两把名剑代替双脚,我和他战斗初时,明显感觉到他连自己纵横大海的剑术都拉下了,怎么可能在意这两把剑。”卡洛斯躺在那随意的说道。

“哼!所以他才被你这个小鬼打败,一个剑客放下自己的剑,他还能干什么!”

老头作为一个铸剑大师,见不得人糟蹋名剑。

两人闲谈着,在等耕四郎的出现。

片刻后,耕四郎到了。

“走了?”老头问道。

“嗯。”耕四郎回答。

“在你刚和他接触时,老夫就不喜。”

“老夫离开和之国,在此定居近50年,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要安稳的生活。”

“结果你和这么个麻烦的人物接触。”老头还是有点不爽。

当初他也是为了耕四郎的事头疼不已。

“我已经和他说明了,以后不会再接触了。”耕四郎轻声说道。

“哼!你还不如这个混蛋小子看事情明白。”老头话中随意的误伤他人。

卡洛斯不满的起身,一口将桌上的几碟小菜吞下,不顾身后老头的骂声,拍了拍屁股直接走人。

回到他的房间,古伊娜还在等他。

“没有事了吗?”她抬起恬静的脸看着卡洛斯。

她也感知到了,家里出现了一个强人。

“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我,都会处理好的。”

“不要说这些不相干的人,夜深了,休息吧!”

说完一把抱起对方,开始做一些爱做的事。

已经停了半个多月了,今晚要好好复习一下。

一夜的恩恩啊啊,第二天一早,卡洛斯神清气爽。

接下来几天他要安置好浮空岛人,村子里突然多了三百多号人,必然会引起摩擦,不安置好会很麻烦。

这些年来霜月村的人对于他卡洛斯,也是颇多照顾,他也不想让这些人苦恼。

同一时间,海军本部,元帅办公室。

“泽法,老夫已经和你说明白了,你的想法是?”头顶帽子上一个海鸥模型的本部元帅,佛之战国问道。

“老夫能有什么意见?别人解决了金狮子史基,只需要这么点东西,难道老夫还能不同意?”泽法无所谓的开口。

现在的他对于海军的事,不怎么想关注,他还留在海军不过是因为习惯。

一生奉献给了海军,他的一切都和海军有关,离开了海军也不知道干些什么。

这是个苦情的男人,人生两次悲剧,先是妻儿被杀,后来学生被杀。

让这个不杀大将,渐渐的在沉默中走向极端,只差一个引子,他就会爆发。

“波鲁萨利诺,你和他近距离接触过,你对于黑龙卡洛斯有什么看法?”战国对着一旁一直在修剪指甲的黄猿问道。

“一个很可怕的男人。”

说了和没说一样。

“哼!”

这让一旁的泽法不满,对于这个已经做到大将的学生他始终不满意,导致两人这几十年来关系越发差劲。

“元帅,我还有事先走了。”黄猿歪了歪嘴,和战国打了个招呼,无视了泽法转身离开。

这让泽法的脸色更加难看。

黄猿离开元帅办公室,直接前往了和他同为大将的赤犬办公室。

“萨卡斯基,你还真是忙啊!”看着对方桌子上堆得老高的文件,忍不住感叹。

“哼!”赤犬不想搭理他。

“泽法同意了黑龙的要求。”黄猿没话找话。

说到黑龙,这引起了赤犬的兴趣,“你觉的有可能把黑龙拉入海军吗?”

“不太可能。那不是一个可以被约束的男人。”对于赤犬,黄猿没有敷衍,思考了一下说道。

赤犬丢下手中的钢笔,脸色阴沉:“大海上就是太多这些不能被约束的人,才会这么混乱。”说着看向了圣地的方向:“特别是那些人!”

“还真是可怕啊!”黄猿看着赤犬又说出了他的标志性台词。

“那些麻烦的海贼还不够你忙吗?”

“有些事不是我们海军可以管的!”

黄猿语气轻松,他看的开,不在意这些东西。

他和赤犬不同,赤犬极为主动,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他黄猿是被动的,只有麻烦主动找上门,躲不掉了,他才会处理。

不过两人有一点相同,就是一旦下定决心了,就不会因为其他的因素退缩,手软。

这也是两人为什么能相处好的愿意,从本质上来说,两人很相似。

不同的赤犬是每天都下定决心,黄猿的次数屈指可数。

...

霜月村,在安排浮空岛人的卡洛斯接到了一通电话。

“黑龙卡洛斯!老夫是泽法。”电话虫变成了一个紫色头发的男人。

这让卡洛斯一愣,“可以接到您这样的人的来电,真的是荣幸啊!”

泽法没有和他客套直接开门见山:“海军六式和生命归还的修炼方法,会通过传真电话虫发给你。”

“至于老夫的感悟心得,老夫会直接口述给你,给你五分钟准备一下。”说完直接沉默下来。

卡洛斯找到娜美,交待清楚让她记录。

两人一个说一个记花费了半天时间。

“多谢你了,泽法先生。”卡洛斯说的很诚恳,以他现在的实力见识,也看的出泽法没有忽悠他。

“嗯。”泽法平淡的回应。

“希望未来有机会当面感谢你。”

“会有机会的。”泽法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虫。

看着安静下来的电话虫,心中思索着。

对于泽法这个人他很敬佩,不过他改变不了对方的未来,这是个心智非常坚定的男人。

他未来的疯狂,现在就已经注定了。

卡洛斯想的是,在泽法死了之后接收他的学生,特别是那个时间类的果实能力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