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个警察?
  • 听说我是神探
  • 闲圆
  • 2391字
  • 2021-06-15 15:37:55

睁眼。

这是...一间独立的办公室?

档案柜、电脑等一系列办公用品齐全,办公桌正对面的陈列柜中,一排排奖章证书尤为显眼。

伸手。

拉开抽屉,入眼是一本工作证,打开。

一寸照上,寸头年轻人身着警服,正襟肃穆,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五官配比和谐,眉目间正气凛然。

周南瞬间惊醒。

艹!穿越了?

不,不是。

透过黑屏的电脑屏幕映照,人影不甚清晰,但显然不难确定一件事。

“我...还是周南。”

很快确认事实的周南,并没有解决当前疑惑。

略作回忆,之前...是在录音棚睡着了,但这里分明不会是录音棚,且所处环境显然并非日常任何一处。

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一间陌生办公室,还貌似...成了一名警察?

将工作证摊放桌面,一寸照中的周南与现实中的周南四目相对,后者更显懵逼。

起身,行至陈列柜前。

市局“办案能手”,

省“年度十佳刑警”,

全国“百佳刑警”......

玲琅满目的奖章证书,名字无一例外都是“周南”。

这特妹的?难道真穿了?

再一次被事实动摇的周南,快步走到窗前向外看去。

五层楼的高度,足以让其大致观察到周边环境。

这里是...

没记错的话,这里是城东分局刑侦支队?

根据熟悉的街道环境,和周边标志性建筑,周南很快准确定位,毕竟之前他的工作室就在这附近。

只不过这样一来,确定位置后的周南脑袋就更混乱了。

因为连最后一个“恶作剧”选项都被排除了!谁他么能有这么大能耐,恶作剧到国家机关来?

混乱。

说起来,周家从祖辈开始,就是混艺术圈的。

爷爷是京剧大家,父亲虽然没子承父业,到底混了个歌唱家头衔。

母亲这边倒是和音乐没关系,却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祖辈的字画那是上过拍卖会的。

只不过小辈们就“堕落”了,如周南这样“离经叛道”,去搞流行音乐的堂表兄弟姐妹,他们家也出了三两个。

所谓富不过三代,可能艺术细胞也是如此吧,反正都没搞出啥名堂来,凭着底子倒是不难混口饭吃。

但也正因如此,周南无比确信自己,包括祖宗八辈,都和警察这行业没产生过半毛钱关系!

所以现在这情况,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难道全世界都变了?

想起中二时期看过的网络小说,周南有些心神不定的拿起手机。

嘟嘟嘟...

电话顺利接通。

“妈?”

周南语带试探。

“敢主动打电话,这是给我找着儿媳妇了?”

很好,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还没睡呐,您今儿不是去教那帮老头老太太练字了?”

“哟呵,我儿砸这是在关心我?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

确定家人没变的周南,麻溜儿的挂了电话,内心瞬间镇定。

换个身份而已,他周南不还是周南么,有什么可慌乱的...个鬼啊!

自我安慰再度失败。

不然,去工作室看看?

这一顺理成章的思路,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进。”

既然一时间想不通,周南决定先“走剧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门一开,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一个身着警服的短发妹子,肤白貌...哦不,英姿飒爽。

“周队,您还在办公室,太好了!世纪华庭那边有人跳楼了,当场死亡,指挥中心让我们赶紧派人过去,您看?”

什么玩意儿?

周队?

哥们儿还是个领导?

想想那柜子奖章证书,又瞬间释然。

等等,关注点好像跑偏了!

跳楼?

说不懵是假的,普通老百姓周南,平生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

好在妹子又继续道,“刚才给您打电话没打通,尚洪波已经带队先出发了,老左也正准备出发,让我来问问您现场要不要亲自去一趟?”

emmm...刚才手机上确实有几通未接来电。

不过正处于混乱状态,周南便没有理会,没想到居然是公事。

怎么办?启用“万能备案”,直接和下属说,哥们儿失忆了?

好像不太对味儿。

尤其面对这么个漂...哦不,是飒爽的妹子,是男人都不想说不行。

索性...“去!”

与其坐在办公室尝试回忆虚无的往事,还不如出去转转更有收获。

“好嘞,那我给老左回话,让他稍等会儿。”

根本没什么好准备,在妹子出去后,拎上手机就准备出发的周南,一眼瞟到了桌上摊着的警官证。

想想这玩意儿电视里的警察们貌似每次都要出示,于是顺手揣进了兜里。

等等,要不要带枪呢?

办公室里好像也没看见这玩意啊...

不知道出任务是不是必须要带,算了以后再研究。

本就寥寥无几的警察常识用尽后,周南终于下了楼。

天色漆黑。

踏出办公大楼的瞬间,周南毫不费力找到了妹子口中的“老左”。

倒不是他认得人家,主要是就一辆警车停在楼门口,且里面身着便服的中年警察,正熟络的朝着他伸手招呼,“周队!”

点了点头,周南迈步上车。

第一次坐警车出行,感觉...有点说不上来。

就...挺新奇?

好吧诚实点,还没代入警察身份的周南,总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什么坏事儿被逮了。

“我就知道你不能这么早回家,所以让小夏去办公室看看,”老左一手方向盘,一手拉开警报器,警车开的飞起。

早?

周南看了眼手机,接近晚上十一点。

得,“工作狂魔”人设没跑,倒是和他周南本人的性格一致,否则也不可能睡在录音棚不是?

摸不准如何回复的周南,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好在老左也没有追问的意思,专注于将油门踩到底直奔现场。

得益于半夜畅通的路况,很快,周南便看到了以往电视中才得见的一幕。

进入小区后不久,一栋十六层高度的楼下,闪烁的警灯交相辉映,警戒线外,围观众不知凡几。

“别拍了别拍了,让让。”

下车后,正想着要不要亮一亮警官证,老左已经熟门熟路的挤进人群,带着他往警戒线内走去。

“周队!”

“周队来了!”

不知为何,负责维持秩序的小警察们,看到周南的到来,似乎满脸...兴奋?

周南一度以为自己看花了眼,非要来个比喻的话,就跟以前圈里看到得追星小姑娘们似得。

罪过罪过。

这是人民警察,一定是他看错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一直维持到...丫看到尸体的瞬间。

血腥!扭曲!

原本活生生的一个人,如同抹布一样丢置于水泥地面。

空气中弥漫不散的死亡气息,令人窒息!

“和电视里演的完全不一样啊!”

周某人顿觉脑瓜子嗡嗡的。

实在不能怪周南,在他看过的电影电视里,跳楼着地者多半姿势搞笑,即便纪实的,也会远景或打马赛克。

这种完全不同于影视作品的直面冲击,让他这种一直无灾无病生活在和平年代的“菜鸟”,瞬间麻爪儿。

悔!

“所以我是有多想不开非要来现场找刺激?!”

此刻周南就一个想法,回去第一件事儿,辞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